看书屋小说网

第61章& 着眼大局

2017-11-25 18:00:49Ctrl+D 收藏本站



嗖……袖子带着轻微的风声,手快的几乎只能看到残影,把一个在阳光下闪耀的银色物体抓到了手心,那手,仿佛根本未动一样。

左手,摊开了,空的,双手互动,交叉时,都摊开了,都已经的成了空的。又一次交叉,转眼摊开,手心却多了两枚硬币。

楚慧婕笑着,她微微地笑着看着余罪,讶异地问着:“大上午来学校,就为了给我炫一下?”

“呵呵。”余罪一笑道:“有长进不?”

“快到一定程度,越往后越看不出长进,越高超越要玩得不露痕迹,我爸说,到一定程度,你就会不自然地慢下来,慢比快要难,慢得不露痕迹,要更难。”楚慧婕道。

她已经成了一名光荣的事业编制教师了,在这里苦守的几年终也修成正果了,此时再看,那整洁的服饰、别着校徽的工装、还有灿烂的笑容,谁可能想像得出,她曾经会是一个袖里乾坤的女贼?

“你看我现在能达到什么程度了?”余罪好奇地问。

这话听得楚慧婕哑然失笑,她在刻意地忘记过去,而面前这位却没有什么变化,那些江湖人赖以生存的偷技,这么多年他可一直没放下,楚慧婕可放下了,她摇摇头道着:“我看不出来,三天不练手生,何况我已经三年多不再动手了……你离我爸还差点,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余罪好奇了。

“他缺了两根手指,技艺却更炉火纯青了,他告诉我,手指轻柔度是这样的练的,刀刃上染墨,用指尖划过刀刃,不伤指尖,却染上墨线才算入门,闭着眼睛能毫发无伤地划过,才算小成。”楚慧婕笑着道。

这法门听得余罪直咧嘴,非常之人的非常之法,很多恐怕是你普通人打破脑袋想像不出来的。楚慧婕听把余罪吓住了,这才笑着道:“你当jing察,老练这贼本事,有用么?”

“当然有啊,没这本事都当不反扒第一人了。”余罪得意地道。

仿佛冥冥中报应一般,这位黄三去世前觉得最有灵xing的人,恰恰是和他背道而驰的一位,楚慧婕触及心事,脸上笑容少了,却是多了一份戚然。

两人漫步在cāo场上,余罪没有发现楚慧婕的表情变化,说着此番的来意,他说碰到了一个江湖高手,把她的手法学了一遍,咨询着楚慧婕知不知道,这种手法的出处。

是殷蓉换酒杯的手法,一直让余罪觉得有点新奇。

楚慧婕听到时却笑了,指摘道:“你入魔了,那不是扒手的手法。”

“不是扒手的手法,那是什么手法?很快,我都没看清楚。”余罪问。

“笨蛋,那是魔术。”楚慧婕道,教着余罪道着:“两种手法虽有异曲同工之处,但差别还是很大的,贼技是无中生有,偷别人的东西;而魔术是有中生有,偷自己的东西。”

“偷自己的东西?”余罪没明白。

“对,其实就是道具,藏在身上的某个部位,叫有中生有……大部分是表演用的,有变化而没有轻柔度。比如你刚才,把硬币夹在腕下、指缝里,就是有中生有,这种煅练的目的是为了偷别人东西的时候利索点,所以叫无中生有。”楚慧婕道。

“哦,我明白了,玩小把戏,吓了我一跳,还以为碰到高手了。”余罪笑道,释然了,回忆了一下殷蓉在答谢宴会、在宴请时那眼花缭乱的手法,越觉得和楚慧婕的判断相似了。

这就是此行的目的,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两人压着cāo场的跑道,话题乱跑着,问问她那几位哥哥,除了还蹲在大狱的,另外两位已经在另一座城市安家了;楚慧婕却是关心他的生活,余罪一言以敝之,就那样吧。老婆不管娶谁,娶回来的都是后悔。

这话听得楚慧婕露齿一笑,转眼间数年过去,她想想曾经对这位jing察都有过那么点情愫,不知道为什么都有点脸红,而且很可惜的感觉。

“马老呢?这老头不好好于活,怎么我路过两次,都没见老头清理小广告了。”余罪笑着问。

“也清理,你没碰上,他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名誉校长了。”楚慧婕笑着道,说着马老出了两一本书,一本《手语》,一本《聋哑教育》,都被市教育局钦定为特种教育的选修课程了,现在马老不但是聋哑学校的名誉副校长,而且是周边几所小学的安全教员,经常被请去授课,就在年前,省电视台有一个最美夕阳红的节目闻名来采访,老头却躲起来了,死活不上镜头,吓得一连几天没到校。

这故事听得余罪咧嘴直乐,笑着评价道:“正常,当过jing察的都这得xing,坏事都敢扛,好事不敢上。”

“也不都是,他说他喜欢这儿,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他还有个愿望,你想知道么?”楚慧婕笑着问,不经意地回过身来,倒着走着,那么阳光地看着余罪。

“应该是个很震憾的愿望吧?这老头越老越不走寻常路了啊。”余罪惊讶地道,都这份上了,居然还不满足。

“他说,想建一所学校。”楚慧婕道。

呃……余罪脖子猛抽,这愿望可真不小,最起码对几千块退休金的老jing察,属于大于天方夜谭的水平。

“还没说完,你就震惊成这样啊。他想建一所专门收容流浪儿和服刑人员子女的学校,那些孩子,因为生存所迫,大多数将来会走上犯罪道路,他说,有些责任,总得有人担着………就像我和几位哥哥一样,如果没有被遗弃,如果有一个正常的环境,可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楚慧婕轻声说着,停下来了,有点羞涩地把玩着手指,她看到余罪滞滞的眼神,凝着她,她勉力笑笑,自嘲地道着:“虽然有点异想天开了,可我支持马叔叔的想法……如果早一点遇上他,我爸爸就不会那样……死不瞑目了……”

悲从中来时,楚慧婕蓦地清泪满眼,抽泣着,一下子伏到了余罪的肩上,余罪拍拍她柔弱的肩,安慰着:“你想错了,要能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会高兴得合不拢嘴的。”

喁喁细语安慰着,楚慧婕止住了眼泪,猝来失态让她觉得有点尴尬,铃声响时,她有点留恋地看着余罪,要去上课了,余罪挥挥手,笑着再见,然后看着她,羞涩地快步奔走了。

阳光,青草凄凄、绿树荫荫,直看着楚慧婕抹于了泪水,在走向教学楼时,一群欢快的孩子,从涌出来,围着她,拉着她,她在用手语说着什么,说得那些孩子欢呼雀跃。这个无声的世界,处处充满着看到见的欢乐。

余罪是怀着一种好感动的心情离开的,没有见到马老,不过余罪感觉到了马老给这里带来的变化,那怕是很小的变化,他也做到了,而且一直在做。

开车时,才接起了一直在响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了熊剑飞骂骂咧咧,大煞风景的声音:

“快尼马来,余贱,就等你了……你于的什么cāo蛋事,又让支队长骂老子

得嘞,想消停没那…

么容易,估计是寄出的那些通知函起作用了………

“根据你的想法,兽医和杜蕾丝一共付印了一万份,加彩印照片的,寄出……今天是第四天了,我们主要选择的,就是来省城参会的各类人员,有通讯方式的、有邮箱的、全部通知到了……”

汪慎修从开化路刑jing队跑出来了,迎接着车泊在路边的余罪。

不是不开进去,而是根本开不进去了,院子里停着七八辆车,有外地牌照的jing车,有普通的民牌车,一看就是有事了。

“出什么事了,这是?”余罪瞠然问。

“这就是那一万份出去的效果啊,昨天来了三个地市的、今天来了四个,七辆车,还有县刑jing队专人来的。”汪慎修道,脸上开始有坏笑了。

“你笑什么?”余罪问。

“我笑的是,你这法子,要把熊哥逗哭了,从昨天开始,有三个分局长、包括咱们支队长、还有市局数位科长,都打电话问熊哥,抓到的骗子在哪儿呢,到底什么案情,掌握了多少。”汪慎修道。

“这个一句保密不就完了?”余罪道。

“对别人行,对支队长不行啊,支队长还不知道有没立案。熊哥给逼急了?把这事说了,结果……”汪慎修笑着道:“你猜什么结果?”

“被骂了一顿?”余罪笑着道。

“不光骂了,还让他在支队大会公开检讨。”汪慎修道,挨骂挨打熊剑飞可能都不在乎,可要站到那种讲台上说话,还是检讨,这对于熊哥,岂不是逼大公鸡下蛋、逼老爷子怀娃?憋死熊哥呐。

“可这是……来报案情的?”余罪指指院子里停的车。

“不是,来打探案情的,而且有个县煤炭运销公司来的,要给咱们提供经费。”汪慎修笑道。

“这不好事么?”余罪道。

汪慎修又是坏坏一笑,贼贼地口吻告诉余罪:“可他提供的经费的意思是,能不能让咱们别查这事了。”

呃……种种意外,饶是余罪智计百出也想不出会有这种结果。

“走吧,熊哥快支持不住了,都缠着熊哥打探消息,真话熊哥不敢说,瞎话熊哥不会说,快憋哭了。”汪慎修拽着发愣的余罪,直上楼了。

“熊队,抽烟……”

“熊队,咱们都穿官衣的,我也是县局长给派的任务,真有这种事,我们说不定帮得上忙。”

“熊队长,我们经理说了,给你们提供经费,您要有兴趣,到我们公司一趟,开销都算我们的。”

“熊队长………”

**个男子,两位还是地方jing察,坐在会议室,左一个熊队、右一个熊队,你拉出你单位领导,我拉出省城的熟人,憋得熊剑飞面红耳赤,实在没法解释了。

不能解释啊,那女骗子还没见影呢,那来的案情?

余罪进门时,熊剑飞如逢大赦,一指余罪道:“你们别找我,找他,这个案子他负责……省总队特训丨处长,余罪同志。走……咱们到外面去。”

熊剑飞祸水东引了,拉着汪慎修就走,而且怕余罪溜似地,把门给碰上了,碰上门,长舒了一口气,和汪慎修躲在门外,他恶狠狠地小声说,这些人尼马能把人缠死,上厕所都跟着,让余贱也尝尝这滋味。

两人偷听着,听着会议室人声乱起,偷乐了。

“余处长,我是沁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这是我的证件……

“余处,这是我的名片,我们公司领导派我来的,昨天刚收到了你们寄的信件,今天就来了……”

“余处,我是繁峙县经贸委的……”

“余处……”

四家,围着余罪迫不及待地介绍,然后都痴痴的看着余罪,来的人多,总不好当面说吧。

余罪可是吃惊了,难不成这么多领导于部都被欺诈过?

这岂不是说,这些领导于部,进省城都尼马没于好事?

坏了,案情中可能还有隐藏的地方,这些女骗子可能针对地方小领导动过手,那些人手里的钱比商人的估计还好骗,都尼马公款。

“你们中间,谁被骗了?”余罪突然问。

没有,在场的没有,两位jing察的其中之一发话了,说是他们县有家典当行老板被骗了,收到消息就到刑jing队打听了。

“这就不对了,来也是当事人来,你们来管什么用?问你具体案情,你们知道啊?”余罪反问着,有点火大,烧根请仙香,把牛鬼蛇神给招来了。

“这个……”有人难于启齿。

“这个……”一位公务人员模样的,估计是给领导当司机的人,压低了声音道着:“余处,是这样,我们领导的工作也忙,再说遇到这种事,也不好意思出面不是?毕竟他也是受害人嘛,毕竟在我们那块大小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这种事,总不能摆到桌面上讲吧……”

此言一出,众人附合:“对,就是。”

“呸,就是个屁。”余罪拍案而起,知道这事不当流氓吓不走狗腿了。

众人皆是凛然,省城这领导,怎么比县里的还差劲,看样子还是年轻了点

余罪却是怒气冲冲吼着:

“你们真是糊涂啊,这种事怎么可能代劳,案情要绝对保密。”

怒气刚过,慷慨又来,他痛心疾首地道:“而且你们这种做法,是对事业、对领导,极不负责的做法,这样做是要坏大事滴。”

慷慨一句,恐吓又来了,他挥手指摘着:“你们想想,那些骗子是根本没有底线的,万一她们留下你们领导的照片怎么办?万一这照片上,领导没穿衣服,怎么办?别嫌我说话难听啊,来尼马省城开会,那个不是白天吃喝、晚上piáo赌……”

恐吓一句,陈词开始,他对着被吓愣的诸人道着:“……你们再想想,这些女骗子就是蓄意诈骗,真要留着领导的果照,给你发到网上怎么办?明星人家一脱上位,领导一脱可得下台啊……这种事万一发生,你们说多破坏社会和谐、多破坏家庭和谐……作为下属,你们这样,是不是对领导的极不负责?”

好像还真是啊,来跑关系,打探消息的被惊懵了,余罪继续爆着猛料道着

“我可以给你透露点消息,最新的进展,已经查到了几处女骗子出没的监控图像……这个团伙很快就会覆灭,不怕到时候找上门协查,你们就搁家等着吧?协助办案个正事,一个个羞羞答答的不好意思,脱衣服办事,怎么没见不好意思?……我们办案已经声明,是保密的。她们可是一群犯罪分子,还指望她们维护领导形象?”

雕堡了,几句雷倒来人,个个哑口无言了,而且人家所说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现在网络暴力可比刀枪还狠,发个果照捋你下台的事,真不稀罕了。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声拉关系,走后门问点消息了。

“愣着于什么,赶紧回去,通知当事人,把详细情况提供给…

我们,或者直接到地方刑jing队报案……捂不住的事,千万别捂,之所以已经给你们去函了,那是已经有眉目了,这还需要打探吗?用不了一周,就有省城的jing力挨个下去核查案情去……还不快走。”

余罪吼着。

那些人像被摁了行动按纽一般,匆匆起身,离座,有的紧张告辞一句,有的再见也顾不上说了,嗖嗖嗖就奔着下楼,发动着车,疾驰而去。

哎呀,把熊剑飞给郁闷的,两天解决不了的事,余贱几句话就给全打发了,汪慎修却是惊愕地看着这场景,凛然对熊剑飞道着:“熊哥,不服不行呐,你政策水平确实离余贱差一截。”

余罪早恢复了贱笑的模样,出来叫着汪慎修回协办,说是又有新进展了,一块商量下,而且这帮子来公关的,全记下来,说不定就有和骗子打过照面的

两人且说且走,匆匆离开了,不忘给熊哥做个鬼脸。

“这狗ri货,能当支队长了。”

熊剑飞咬牙切齿对两人的背影道,他看着余罪如此轻松地处理,好一阵子羡慕嫉妒恨,不得不服啊,这厮连领导不穿衣服于的事都能推理出来,确实比他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