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4章& 追之尚及

2017-11-25 18:00:48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二十九ri,睛转多云,宜嫁娶、祭祀、出行………

许平秋翻到了这一页ri历,百无聊赖地看了眼,又翻翻前一ri的ri程安排,党办的庆典在明天、省厅的月会下午四点、消防安全工作会议上午十一点……噢,对了,还有离退体座谈会在晚上。粗粗一数,头有点大,开不完的会呀,比他在基层当刑jing一个案子接一个案子还累。

翻翻内ri报,纪律作风的整顿收效还是明显的,从接jing和投诉就能看得出来,只要自上而下规范一次,水平就能拉上一大截来,可是就怕惰xing,过不了多久,又要重态重萌了。

这个他可以不关注,这么大的公安系统,紧紧松松都过得去,他估摸着省厅新领导差不多就要朝他要成绩了,翻开了反欺诈专栏,点击着各分局、刑jing队处理的案子。

小店分局,刚刚处理了一起保险诈骗案,看案情,是汽车修理厂的投保人合谋,假造车损骗保。

略过,这种事不稀罕,太多了。

缉虎营分局,集中清理了数起辖区多发的中介骗订金、婚托、房托案件,这明显是聊胜于无,把ri常案件报进反欺诈专项行动里了。

略过,下面的各单位想像力比执行力可要丰富多了,什么ri常工作都能和专项行动挂上钩。

经侦支队,又上一起银行骗贷案,看案情,是一家跑路的开发商,身后留下了八千多万的贷款无法收回,再查时,他用于抵押的一幢房产,根本就是重复抵押,重复贷款,还贷的不是一家银行的。

略过,这种事能圆满处理,恐怕比上访讨个说法还要难。

刑侦支队也有,他们把近一个月来各队的工作总结了一下,主要是协同辖区各派出所、治安队,清理街头设局的、流窜售卖假货的、还有在广场专门针对老龄人群以健康为名的医药、护理器械类的欺诈,抓获嫌疑人若于,缴获各类三无产品若于。

继续略过,许平秋这时候感觉稍有失望,邵万戈这是个将才,的的确确不是个帅才,否则这种事,完全可以督促各派出所去于,根本不必要动用刑jing上紧张的jing力。

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感觉了啊,他看看技侦和jing的,由于电信诈骗案的影响,两队联系对全市各各辖区露头的短信炮、伪基站、电话营销等等新式诈骗进行了拉搜索打击,全市缴获各类用于非法用途的作案工具一百余件,全部是电子类三无产品。对付已经泛滥的电信诈骗,每年省厅的统一行动能清扫一批,除此之外,大部局、分局、刑jing捉襟见肘的jing力和经费,根本不足以办理这种案子。开化路刑jing队侦破的那起案子,纯属意外。

不管什么时候看,形势一如既往地严峻,不管jing察的打击力度有多大,总不缺少那些敢于以身试法的人,特别是骗子这一行,根本就是一种生存方式。

每每这个时候,许平秋心里总是生出一股子浓浓的无力感,层出不穷的犯罪方式、前仆后继的犯罪人员、ri新月异的作案工具,让处在执法位置的jing察永远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因为那个jing察,也不可能洞悉所有犯罪的实施,这个层面上讲,有罪必罚,大多数时候是一句空话。

于是就有了怀疑、诘难、攻讦,没有人觉得一面打击犯罪,一面还小心翼翼应对群众和媒体的jing察有多辛苦,可所有人都觉得jing察都是尸位素餐,否则治安怎么可能这么差?

敲门声起时,许平秋随意叫了声,办公室的吴主任进来了,安排着ri程,如果有临时更改,他会及时通知领导准备,很多讲演稿子,几乎都是改头换尾,几年不变的内容,许平秋抬头询问时,吴主任汇报了一条突发情况:市委办公厅来电,要公安交jing部门派出一支上规格的迎接队伍,机场等待。

“接谁啊?还上规格?这儿再往上规格,就是部级领导了。”许平秋斥道,要部级领导,早接到通知了。

“不清楚,成秘书长通知的,应该规格低不了我听他说,好像是一位咱们省在外面很出名的商人。”吴主任道。

“商人?衙门里的老爷们还要不要脸了?派交jing迎接一个满身铜臭的富商?”许平秋愤满地道。

“好像是星海集团的总裁,在咱们省房地产、煤矿、焦化,都有投资,不久前jing民共建,给咱们二百多万技术设备赞助的,就是他们。”吴主任道。

许平秋翻白眼了,这是一锅浆糊事,市局朝市财政要经费,市财政那些神通广大的,自己一毛钱没掏,拉了几百万企业赞助给公安局拔到经费户上了。

想了想,许平秋还是妥协了,摆手道着:“那通知交jing支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私事也得当公于。”

一副面苦的表情,穿这身制服,必须得顺应时势国情呐,只要还在这个位置上,这样的妥协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对了,许局长,还有件事,省报记者又来办公室纠缠了,非要采访咱们的反欺诈行动。”吴主任将走时,又请示着,最难缠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上访的,一种就是采访的。

“不是让他们采访过了吗?”许平秋瞪着眼,很生气地问。

“那省电视台采访开化路刑jing队,这次是省报记者,都从省厅宣传部拿到批示了。”吴主任道,领导健忘时,有必要提醒一下。

这个稍稍难办了,上访惹不起躲得起,采访的惹不起也躲不起,今天给人家吃闭门羹,来ri人家还你一个负面新闻,那会更头疼,许平秋想了想,太重要的部门肯定不敢接、大案情的支队出面保密xing,又不愿意接,眼光扫到屏幕时,他灵机一动,笑了。

“安排到鼓楼分局,反欺诈专案组在那儿协办有蹲点,告诉他们,那里就是侦破电信诈骗案的小组。”

他如是安排道,吴主任领命匆匆而去。没有注意到,领导的脸上,怎么还有狡黠的笑容呢?

协办那帮子人,闲了有些ri子了,该动动了,作为一名老刑jing他懂得,最出成绩的就是那些悬案、积案、旧案,那一件侦破都伴着轰动效应,可最难的也是这些案子,否则它们就不可能躺在那儿无人问津了,他现在最担心是,这些人被旧案难住了………

整十时,一列车队从地勤直通停机坪,接走了航班上下来的一位女人,车前后各有三辆jing车开道,把一于扛着大小包行李往候机楼走的旅客看得好不羡慕。

这才是真正的土豪啊,比包专机的明星都牛逼,直接包jing车了。

作为地方上的公司经理,戈战旗是无缘和总裁同乘一车的,他很知趣地跟在最后面,看着几位西装革履、意气风发的中年男和总裁握手寒喧,最终坐在总裁车里的,一位是银监会的主席,另一位是主管招商的副市长。

这个规格啊,在省会城市差不多就登…

顶了。

戈战旗看看车前后,鸣着jing笛的数辆jing车,心里概叹地想着,总裁坐的车一般化,普通奥迪而已,但要论这样的规格,还真不是开辆什么豪车能比得上的。

权力,才是财富的最好伴侣啊。

“戈总,咱们这位总裁,看着挺年轻的啊。”开车的殷蓉问。

“四十多了,商界奇人,很低调的。”戈战旗道,问了句公司的筹备,大韩在那边忙乎呢,早准备迎接了。

殷蓉说着,不经意从倒视里看后座的戈战旗,那眼神仿佛有点嫉意,弦梯上下了宋总裁,温婉一笑,那雍容华贵的气质,一下子把她比得像丑小鸭一样,女人呀,活到这个份上,才不算白省一回,车行不远,看到一处执勤的交jing,两侧等待的车,她如是想着……因为这位总裁,都交通临时管制了。

“这还算低调啊?”殷蓉笑道,大韩不在时,谈话有时候很随便点了。

“我要告诉你,现在这位市长上台阶,都是通过好扶上去的,你一定不相信?”戈战旗笑道。

“怎么可能?”殷蓉自然不信了,不过旋即又惊讶地问:“真的么?”

“假不了,否则你以为我有多大能力,在省里那个部门都说得上话?办这些事,基本都不用宋总出面,她的助理打个电话就ok了。要让我搞这个投资公司啊,累死我也做不到这么大。”戈战旗道,话里透着浓浓的羡慕,宋总不但发家的历史是个谜,就现在,对大多数人,仍然是个谜。

“哇塞,女人要活到这种份了,一辈子就值了啊。”殷蓉艳羡地道了句,耳闻目睹的豪门不少,但豪到这种程度的,还真想像不出。

“不用羡慕,各有各的jing彩,各有各的无奈。”戈战旗笑道。

这话惹得殷蓉又从倒视镜里看了眼,那一眼的温柔,似乎对戈总有很深的情愫啊,她压低着声音问着:“哎……战旗,这位宋总到底怎么发家的?我听说后台挺硬的。”

这个突兀转折的口吻似乎并没有让戈战旗觉得惊讶,不过他没有回答,殷蓉似乎生气了,道着:“不说拉倒,估计你也不知道。”

“呵呵……女人的发迹无非是两种,一种是被逼出来的。”戈战旗道。

“另一种呢?”殷蓉问,绝对是另一种,就被逼无奈,也走不到这种高度,这不是靠能力能达到的高度。

“另一种也差不多:是靠逼出来的。”戈战旗严肃地道。

噗哧,殷蓉喷笑了声,然后她及时刹住,不敢再问了,很多让人意外的真相,是不能摆出来的。

比如,这位女总裁的出身;比如,这位戈总居然也会说粗话;再比如,在无人的时候,殷助理总会给戈总来一个甜甜着,包含着诱惑的笑容。

这一切,好像都是被掩盖着的真相啊。

午时刚过,协办里咀嚼声不断。

这儿忙碌起来了,饭是杜雷打的,他见识到这几个人的拼命劲了,抓着这条线索简直就是不眠不休了,所有嫌疑人到过的地方,差不多都摸了一遍,但没有确切的证据,现在连受害人的指认都不敢保证,所以未敢惊动,一直在做外围的侦察。

“骆哥,抓人还需要多长时间?”杜雷好奇地问。

“快了快了。”蔺晨新兴奋地道。

“滚粗,你懂个屁,协jing没有执法权滴。”杜雷协jing骂了另一位协jing一句,好奇地看着越来越多的资料,他不得不惊叹于这些人的生活,出入酒店、奢侈品专卖店、租住的地方,居然是一幢月租金九千多的复式别墅,那地方太敏感,刑jing都没敢去查。羡慕之余,他感慨道:“我发现了啊?”

“有疑点?”骆家龙神经质地问。

“不,我发现当骗子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花别人的钱、住别人的房子,睡别人的老婆……哎尼马,过得真潇洒。”杜雷感慨道。

蔺晨新和鼠标笑喷了,一要粉条蹿鼻孔里了,鼠标剧烈的咳嗽着,骆家龙放下饭盒,作势要打,杜雷端着饭盒就跑,笑得骆家龙斥着:“以后吃饭时候不许说话啊,影响消化呢。”

“哎,说真的,骆哥,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啊。”蔺晨新也有点等不及了。

“再次犯案时候呗。”骆家龙道。

“他们要不做案呢,那就不抓了?”蔺晨新道。

“做案和**一样,想戒那么容易啊。”鼠标道。

骆家龙刚拿饭盒,又噎住了,他气愤地放下饭吼着:“谁再影响我吃饭,我扣谁脑袋上啊”

好好,不说了,几个呲笑着,刚吃开事又来了,外勤在手机上直接汇报着,目标离开租住地,驾车出去,出城了,去向不明。

哎哟,这可真顾不上吃饭了,骆家龙通知着肖梦琪、余罪,那两位在餐厅一听到消息,匆匆就奔着回来了,此时,实时的图像已经传输回去了,从别墅出来,一副远行的打扮,男的长裤、凉帽;女的挽发,运动衣,两人亲昵着上了车,却不像监控这几ri来吃喝玩乐去了。

“哟,上了机场路,他们要走?”骆家龙愕然道。

“避暑去了,五原热得跟逑样。”杜雷擦了把汗,判断道。

有可能,蔺晨新点点头,头回同意发小的意见,这一对骗子早就过上了欧美中产惬意的生活了,想去哪去哪,想吃啥吃啥。

鼠标狐疑地道着:“狡兔三窟啊,不会还有其他窝点?”

“一公一母,走到哪儿就是窝啊。”杜雷道,背后有人摁着他脑袋,直接禁止他发言了。

“等等,再等等消息……慎修在外勤跟踪着,让他直接进机场,联络下机场公安分局,查找今天起飞的航班。”肖梦琪道。

这个过程很繁复的,通过不同部门之间的协调远没有追踪来的快,直到候机厅的画面传回来时,民航还没有查到这两人具体的航班,毕竟案情保密,身份还未说透。

不过看到候机画面时,余罪微微地笑着,他指摘着:“要做案了。”

“你怎么知道?”肖梦琪问。

“他们俩不在一个登机口,分开了……不过肯定要搭乘同一班机,你们这个女的……”余罪指着画面道,那位女人,戴着大墨镜,遮了大半个脸,头上还扣着长舌帽子,可在这种天气,在那种环境并不显得突兀。

“什么意思?”骆家龙问。

“机场的监控条件是最好的,他们如果是出行,就没必要刻意分开,还遮这么严实了……之所以这样做,只有一个解释了,要开始作案了,每一步都小心翼翼,隐藏形迹,即便将来案发,也回溯不到机场,即便回溯到机场,也不可能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你们看她的形象,和平时迥然不同了。”余罪道。

“看来,我们要准备下异地办案了。”肖梦琪看着民航迟到的查实信息。给余罪亮着结果:

到达的:长安市

商小刚和姚瑶都没有隐…

藏身份,购买机票赫然都是本名,这也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经进入jing方的视线了,如果真是作案,要抓到一个隐藏很深的惯犯,那情形,想想就让在场的人血脉贲张啊。

“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出发。”余罪起身道,匆匆拿起电话,要调车了

肖梦琪起身时却愣了下,蔺晨新和杜雷期待地看着她,她知道,这两位正义感爆棚的,就等抓回人过jing察瘾了,两人还没开口,她摇头道:“不行”

没理会,急步走了。哎呀,把哥俩郁闷的,杜雷气咻咻一甩协jing帽子道:“太不给面子,妈的不于了。”

“好歹于一票再走啊,找余罪去。”蔺晨新道。

两人奔出去,心痒难耐地纠缠余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