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6章& 初到贵地

2017-11-25 18:00:48Ctrl+D 收藏本站



一把汗,又一把汗,袖子都被擦湿了一片。

骆家龙挥汗如雨的盯着电脑屏幕,鼠标、肖梦琪站在身后,不时的揉着眼睛看看。

汽车轱辘追飞机,晚了足足几个小时,到长安市就马不停蹄地联系机场公安,从落地监控寻找嫌疑人的去向,找到出租,又接着到市公安局交通指挥中心,追查这辆进入市区的出租车落脚地,居然还不是坐了一辆,市区换乘了两次车,让骆家龙头上的汗多冒了几两,生怕错失目标。

现在肖梦琪更确信要来作案的判断了,上飞机后,已经查到的两人手机号码,再没有开机,肯定是已经换号,由于人家去机场才发现动向不对,追得迟了几个小时,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现在她最怕是,两人用假身份消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那可不好找了。

陪同的地方jing察很客气,老规矩,给三人搞了点外卖,也就鼠标有思吃点,同行的来文记者看几位jing察满头冒汗,她估计着这可能要掉链子,没追没问,只是剪辑了几个场景,先安排报社同行去安顿了。

几个小时后,就剩肖梦琪三人了,汪慎修留守五原,他提议了,余罪同意了,至于跟来的那俩坑货,不是jing察、又没有什么正式身份,带到外地同行面前总是不合适,结果让余罪带着,去逛长安的夜市了。

开局就有点不利啊,肖梦琪有点急躁了,在交通监控辟出的休息室,一步一步踱着,这人影在面前晃晃去的,晃得鼠标消化也不好,他吃了一盒,把骆家龙那份消灭了一半,吃得急了,有点噎着了,肖梦琪瞪了他一眼,得,惊得标哥开始打嗝了。

这算是真把肖梦琪惹毛了,她不顾形象了,拽着鼠标,走走走,外面去,别在这儿影响家龙工作。

拽着出了满是设备的房间,出门要训丨着,鼠标嗝着道:“我真饿了,吃饱了好于活嘛。”

“有点形象好不好,这出门在外的,也不怕人家笑话。”肖梦琪小声斥道

“饿着肚子,要那形象于吗?早知道我就和余罪去逛了。”鼠标不服气地道。

“你……”肖梦琪被这家伙的惫懒样子气着了,生气地道着:“你好歹已经是指导员了,不能和兽医、杜蕾丝一个水平吧?”

“嗯,那倒是。”鼠标点点头,好容易肖梦琪觉得有点认识了,却不料鼠标诚恳地道:“我水平还真不如他们。”

算了,气得肖梦琪全身都是无名之火,她焦躁地踱着步,几步之后,鼠标又打一嗝,她瞪时,鼠标却说了:“你离开一线太久了,沉不住气了,这不是着急的事。”

嗯,肖梦琪奇也怪哉地看了鼠标一眼,突然想着,就再惫懒,这位也是经历了不少大案的刑jing,否则就不至于破格到那种地步,能坐到指导员的位置了

“你以为余罪去玩了?他带着那俩肯定也在摸查,加上骆家龙这个技术宅,内外夹攻,他跑不了,除非这里是中转站,而不是终点站。”鼠标道。

继续把肖梦琪惊呆了,是啊,她离开一线是很久了,久到失去了起码的判断和耐心。

“有消息了。肖政委、鼠标……”

有人喊着,是骆家龙,两人急匆匆进去了,骆家龙终于不再满头冒汗了,头仰在椅背上,描出来的行进了路线,在电子政区图上画了一个红圈,最后消失在距离市区以北,长安大道附近。

“从机场到市区,绕这么大个圈,有什么意思?”肖梦琪不解道。

“反追踪吧?看看有没有可疑迹像?”骆家龙道。

“啊呸,笨鸟……这是熟悉路线,看……南北四个街道,通市区以外,绕的两个圈,中心地点都在长安区,这里接近市中心了,是酒店、商铺密集的地带……很可能就是做案点。他怎么不往南遛达,那儿是是老城旧街还有旅游区。”鼠标直观地判断道。

“对,应该是熟悉路线。”骆家龙说着,拷贝着这个发现。

两人没注意到的是,肖梦琪愣愣地看着鼠标,着实被他的快速反应惊了一下下,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她安排着联系余罪,消失点汇合,接下来,可能还要继续忙碌,尽快找到那两位神出鬼没的骗子。

“喂……余儿,你在哪儿,肖政委通知你到………什么?你怎么知道汇合点?什么?你们正搁那儿吃烧烤呢?嗨,你大爷的……”

骆家龙边走边骂,完事扣了电话,瞠目结舌看着肖梦琪道:“邪了,余罪带着那俩坑货在民乐园小区附近吃烧烤……那儿就是出租车的最后消失地点。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在哪儿?”肖梦琪愣了,这可是骆家龙动用交通监控,三个多小时的追踪结果。

“他让赶紧去给他埋单,掏了饭钱再告诉我。”骆家龙笑着道,知道这个贱人,但凡有籍口,总不介意坑谁一下。

“习惯就好,余儿越来越邪了,有时候错得离谱,可有时候,准得吓人。”鼠标道,看着目光发滞的领导一眼,和骆家龙并肩走着。

可把肖梦琪郁闷的,一路上不服气,把所有知道的情况都想了一通,可就是没想通,余罪是怎么猜到消失地的…………

“猜准了吧?酒钱,你付;烧烤钱,你付”

余罪啃着羊肉串,坏笑着道。

左边蔺晨新,嘴里咬了半颗羊蛋,震惊得忘吃了;右边杜雷,咬了半截羊鞭,震惊地也忘吃了,直在舔。两人面面相觑一眼,眼里的震惊更浓,本来被撵出核心之外很不高兴,好在余处顾忌两人感情,陪同着先下车,坐了两站公交,又雇了辆人力三辆,遛了一圈夜景,坐下吃时就开始打赌了,余罪说他打了个盹,梦到嫌疑人就在这一带落脚,一起遛达的哥俩自然不信了,别说赌顿饭钱,赌都不在话下。

还好,没赌。

“余处,您是怎么猜的?”蔺晨新倒着酒,殷勤地问。

“就是啊,这么拽。回去我也打盹,猜猜我爹手里还存了多少钱。”杜雷谦卑地直给余罪敬吃的,羊鞭,他说了,多吃点余处,回头对您交公粮,很有帮助。

拗不过这两人,余罪且吃且喝,玩笑似地给两人讲着:“兽医你想得太复杂,所以事倍功半;我呢,尽量往简单处想,所以事半功倍……其实案子里十有**都不复杂,只是在你未知道真相之前,觉得它复杂而已。”

也是,蔺晨新想想找到线索的过程,他太专注于从xing格、服饰、品位去揣摩那位女人,谁可想余罪直接是想办法掏走星海自留的现场监控,又从随行的男人直接找到了目标。

有人不同意了,杜雷支着脖子问:“我想的也简单啊,为啥就没想着。”

“你都没经过大脑,那能叫想?我都能判断出来,你现在脑子里想的,一定是长安这个市区,哪儿找妞最方便。”余罪笑着道。

杜雷大惊失色景仰道:“哇,这你都知道?神了。”

“去,你除…

了这个还想什么,不神都知道。”蔺晨新斥过一边,问着余罪道:“那这次呢?怎么可能推测到,落脚地在这一带,蒙的吧?”

“错了就是蒙的,对了就不是了………我问你,这一带周边是什么地区,什么建筑最多?于什么最方便。”余罪道。

一问这个,蔺晨新赶紧掏手机,看了几眼,有点恍然大悟了:“哦,周边有几所酒店,最近三点六公里,最远八公里稍多,上档次的酒店都在这一带……难道,这不是落脚点?是做案点。”

“简单点想,就是方便做案而已,你查查,近期肯定有土豪聚会,一般这种大型酒店的涉外业务都有这个类型。”余罪问。

“我ri……好几家呢,房地产财富峰会、证券业**年峰会、西部能源论坛……”蔺晨新看着搜索到的结果,虽然不知道哪一家,可很明显,是冲这些聚会来的。

“所以就住周边,那不住远点,更安全?”杜雷不信了。

“交通,大哥,这老城区还是四门城,最长交通堵塞四个小时,真碰到点上,那不连作案也误了?”余罪道,惹得杜雷又是直竖大拇指:“高见。”

“可是,他们到这儿,换手机卡、说不定连身份证也变换了,要在这一片,好像还真不好找啊……”蔺晨新看着地图,又看看这时路边嘈杂的环境,那连绵的灯海和黑暗里,你可能知道有多少藏身之地。

“还是往简单处想,第一,要出行方便,门禁太严,遍地监控的地方他们肯定不会选择,以防万一走水,擦不于净手脚;第二,高危地区不能选择,比如环境复杂、人员复杂的地方可以不予考虑,那种地方jing察盯得紧,一有大型会议,为了城市形象,肯定要定期清理;第三,考虑到他们的经济实力,太差的地方也不用考虑,最起码不住百把十块钱普通酒店;这一片把这种地方清理一下,也就没什么地方了。”余罪道。

这听得兽医那叫一个醍醐灌顶,杜雷更是佩服无比了,两人殷勤地劝着酒,又烤几分肉食,再行请教时,余罪却是淡淡地道着,这根本没啥啊,老侦察员都是凭着经验和感觉判断,就像兽医你对女人这么有研究,没什么奥秘,看的多了而已啊。

“惭愧惭愧。”兽医小脸有点酒红,不好意思了。

杜雷抓住这个难得地机会了,打着酒嗝,握着余罪的手,旧事重提了:“余处,我跟你说啊,我真想当jing察啊……到时候,你得帮帮忙啊。”

“我这能力真解决不了你们的就业问题。”余罪讪笑道,对蔺晨新说着:“兽医,劝劝你这位兄弟啊,别光见jing察威风,不见jing察受罪受气啊,亏是你们俩在哈,没你们俩,我们出门,顶多敢吃盒饭。”

崇高的理想从来和享受是不沾边的,而且有了崇高的理想,往往会忽视其他方面的,兽医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着:“余处啊,其实我也想当jing察滴,这和想泡jing花真无关啊……人这辈子那谁说的来着,要有一次想走就走的旅行、有一个想于就于女人、有一件想做到事,就拼命做到的疯狂,对不对,杜雷?”

“对,下个月公开招聘jing察,我们俩一起报名去。”杜雷信心百倍,估计已经志在必得了。

余罪这一次一点也没有惊讶,也没像以往那样老泼凉水,而是提前和两位祝贺了一番。

一个血xing、侠义、勇敢、无畏的英雄之梦,谁能没有过呢?梦想,值得追求,也值得尊重

两组人员汇合后,开始了连夜排查,这两位协jing真是揣上梦想了,于得老拼命了,就是喝得稍多,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走着走着就走错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