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7章& 奇葩之极

2017-11-25 18:00:48Ctrl+D 收藏本站



“卞双林,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一位司法jing察,温和地道。

“没有。”卞双林机械地道。

两位司法厅的jing察。专程从省城赶来,询问在押人员卞双林请假期间的具体情况,还有在狱中的表现,似乎是这位“改造”相当成功的服刑人员,让他们严肃地脸上,难得地多了几分笑容。

不过,惯于yin暗思维的卞双林可不这怎么想,他正襟危坐,双手扶膝、目光平视,不过思维早飞了很远了,监狱管理局的老爷jing,专程到监狱拜访的犯人,那肯定非富即贵,大部分时候,就即便有大事,以现在的通信手段,一个电话就解决了,何至于跑这么大老远,就为了核实他在狱中的表现?

他隐隐地嗅到了一丝yin谋的味道,心里暗道了句:福兮,祸所依

这个想法让他心揪起来了,他知道起效了,可绝对不是他期待的效果,可能他有点小觑那位jing察了。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给予减刑的奖励,根据我们调查,你完全符合减刑条件,你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吧?”法jing问。

这怎么可能有异议,卞双林笑着点头示好:“感谢zhèngfu宽大处理我这个有罪人员。”

“认真改造,好好表现……减刑通知会很快下来的,我们是做一个前期调查。”另一位法jing道,看看时间,询问时长不短了。

两人交换了一下意见,让卞双林浏览了一下询问笔录,签名留印,那两位法jing示意:你可以走了。

卞双林连连鞠躬,慢慢退出了询问室,临走时,好复杂地回瞥了一眼,入狱十年,他莫名地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他在想,也许小觑的,不止那一位jing察

一切都是例行公事,法jing告辞了狱方,连夜赶回五原,上车坐定,无人之时,司机百无聊赖地驾着车,且行且牢sāo着:“高哥,怎么回事啊,就个犯人,至于咱们来回几百公里询问点这些淡事么?”

“领导安排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肯定要减刑了呗。”另一位道,话里似乎也有点怨气。

“就不剩几个月了,还减什么刑啊。”司机道,有点违反常规了,像这种犯人,都没几天可坐了,家属才不愿意花那冤枉钱呢。

“就减一天,也是体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法治jing神啊,别说啊,这老骗子表现还真是不错,特么的都有双学士学历了,我搞了函授,都快累死我了,还没拿上文凭。”另一位笑着自嘲道,无论谁看看这个人十年的狱中生活,都会感动惊讶的。

“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就再多学历还有什么用?好像也不对啊,他没什么家属嘛,怎么可能关系通到省里。”司机问。

“你看你这人,想不通的事,于嘛一直费脑细胞呢,赶紧回去,还能赶上宵夜呢。”另一位打着哈欠道。

这辆载着特殊使命的车急速地回返,两个小时的连续行驶回到了市区,单位,询问的录像上交,简要地电话向上一级做了个汇报,匆匆离单位了。

很快,单位又去了一辆车,似乎是领导的司机……似乎很快又离开了,这辆车在市区转悠了几个地方,听凭着电话里的指挥,最后停在广场,司机在林立的泊车里找到一个京牌的车号,敲敲车窗,把对方要的东西递进去,头也不回地走了。

于是这份无关痛痒的录像又易了一次手,车上播放着卞双林交待的画面,声音被关掉了,只是前座的人拿着dv,一直让后面的随从认真地看:

“多看几遍,记清楚了,就是这个人……”

他如是交待着,没说原因,后面的人喏喏应声,没问要于什么,更不问原因。

对了,这是规矩。

做什么,怎么做,什么时候做都可以问,唯独原因,从来都不问。

月高风黑,处处黑影,这时间段出来的,非jing即匪。

还好,是jing察,时间渐渐指向零点,两位嫌疑人还没有下落,骆家龙和肖梦琪跑了一趟辖区的派出所,从中小旅店人口记录上提取资料,范围扩大了方面十公里,所有的酒店。

不过效果打折扣了,根本没有发现。

换,马上换思路,根据余罪的思路,很可能住进了高档酒店,这两人的消费水准,不会进小店。

找,几个分头找,一个小时连跑数家酒店,在出租车消失的时间段,查到了数字酒店的监控。

又傻眼了,根本木有见人。

特么滴,难不成上天入地了,几人头碰头,钻在采访车里研究,

骆家龙说了,会不会虚晃一下,住其他区去了。

不可能,余罪马上反驳,他根本不知道咱们追到他后面了,虚晃等于脱裤放屁。

鼠标提想法了,会不会狡兔三窟,在这个城市,也有个窝?

可能,哎呀妈呀,众人齐齐拍脑门,那可惨了,这周边尚林、光华、幸园等等七八个小区,尼马那得多少户啊?就查也来不及啊,等查着了,案也做完了。

不可能有窝,绝对不可能。余罪越到急的时候,脑筋反应更快,他排着判断:这个房价比五原高,一平米小两万,一套房得二百多万吧,这男的至于还需要置业么?何况还带着个那么能花钱的败家娘们,绝对不可能,他就挣够这么多,也供不住花销,光五原一个月得花多少钱?

那可能是什么?

有可能租的,像五原一样,临时落脚点,在这种旅游城市里,真租一套房,比住店绝对安全。

这一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于是就查,可派出所就剩个值班的,租住房屋的登记都提取不出来,只能从联网的信息上查到一个地址和房主名称,这对于查嫌疑人,几乎形同虚设,尼马太多了。

这时候有个神转折了,兽医翻着手机大惊小怪地道着:“你们说这样有没有可能,临行前一天,订个房间……这儿的家庭旅馆很发达的,统一有个公司经营者,信用卡直接可以交订金……哇塞,几小区里都有幢楼,专为对外出租

众人一愣,余罪抢过手机,眨巴着眼看着,对比着电脑上的行政区图,眼睛越来越亮,兽医紧张地问:“余处,可能么?你不是说往简单处想么?这就是个最简单的方式嘛。”

“神探你也能当神探了,走,往前走,到吃烧烤那地方……离出租车下车的地方,500米就是幸园小区入口,说不定就特么在眼皮底下……不对,肯定就在。”余罪道。

群情激动,驱车绕了个圈又回原点,半路骆家龙直拍额头,后悔不迭地道着,应该就在这儿,你们看他们两走去的方向……西北方,虽然很快出和监控范围了,但那儿的去向,正是幸园小区入口。

靠现在才说。

那几位跑得腿酸脚疼的,齐齐朝骆家…

龙竖中指。

有时候就是这样,踏破铁鞋无觅处,只缘身在此山中啊,骆家龙网上查找了小区内建的家庭旅馆,五原方反查着联网的付款记录,前一天还真有五原六位旅客入住,都是网上付款,就即便两位嫌疑人隐瞒身份,可银行的双向结算记录是做不了假。

结论是:很可能就在这儿。这个离出租车消失地不到一公里的地方。

这个氛围肖梦琪也被刺激得一点疲累没有,她安排着骆家龙和她一起再到派出所请位民jing,以查房或者其他名义,到这幢小区里转一圈,最好能尽快查实落脚地,否则睡都不安生。

对了,还真麻烦,小区有保安看着,估计门都不好进,可真拿着jing证进去,一查鸡飞狗跳的,又担心打草惊蛇,这时候很敏感,就像鱼儿咬钩那一刹那,真发现危险脱了钩,那可惨了。

肖梦琪一下给吓住了,反倒不敢按常规的方式来,她瞪着余罪问着:“可这大晚上的,能怎么办?”

“我有办法。”余罪一把揪着骆家龙,耳语几句,直撵着骆家龙下车,装模作样的背了个背包,以住店的名义进这个小区了。

“什么意思,这光景应该早睡了吧?”蔺晨新不解道。

“热逑成这样,睡个屁。还不到零点,没看好多房间亮着灯。”余罪抹着汗道,其他人问,他不说,反正一会儿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骆家龙又背着包屁颠屁颠跑回来了,说着里面的电话多少,内线怎么拔,然后房间一共而十七层,每层都有六个房间,今天登记入住呢……他翻着手机,tou拍了一张记录,给余罪了。

残缺不全的,到底怎么办呢?余罪和骆家龙像是同时热恋一般,脉脉含情地看着肖梦琪,肖梦琪讶异地直看自己,傻眼问着:“怎么了?”

“打sāo扰电话怎么样?问里面要不要特服。”余罪道。

“声音咱们采集过,可以对比。”骆家龙道。

肖梦琪气得眼一瞪,兽医、杜蕾丝、鼠标一听这办法,蓦地喷笑了,笑得弯腰蹲在车里,咚咚擂得车身直响。还有随行记者都不在,要在恐怕得笑翻了

面红耳赤的肖梦琪可接受不了这个提议,她摇着头道:“你们就不能想点正经办法……至于么?”

“可是这三更半夜的,就地方jing察也来不了人啊,何况保密起见,我们尽管还是不要和他们联系。”余罪道,刺激着肖梦琪道:“那我没其他办法……你想一个。”

“可我……我有什么办法?”肖梦琪气得跺脚了。

本来准备逼宫肖政委的,谁可知道救场的来了,兽医分开几人,站到肖梦琪面前道着:“你们别难为肖政委,有什么我来。”

“你确定你行?”骆家龙笑着问。

“小看兽医兄弟,女人的事,除来来月经和生孩子不来月经,他不行,其他差不多都行。”杜雷道,肖梦琪瞪了他一眼,他讪讪不敢说话了。

没女的,就男的将就了,骆家龙安排着众人噤声,离车头地方远一点,把电话给蔺晨新,让他试试,反正就是sāo扰,错了也无所谓。

然后,异相出现了,蔺晨新严肃地看了一眼众人,一捏鼻子,尖声细气地道着:“谁也不准笑啊。谁笑人家就不理他了。”

声音又细又尖又嫩又嗲,刺激得众人张大嘴了,那还笑得出来,众人面面相觑,这比真妞还好使啊。

蔺晨新接着拔电话,又嗲又浪地说着:“喂,先生您好……需要按摩服务吗?有的……那您要什么价位的……ur8快餐、988包夜……不贵啦,这是在市中心区……讨厌。”

骆家龙摆着手,录音一听不是,不过挂电话时,他还是笑喷了,边笑边抽,看着装腔做势的兽医,真想不出来,这货还有这本事。

继续,兽医哥剜着众人,都憋着笑,下一位又开始了:“喂,先生您好……需要按摩服务吗?……您说什么按摩,全身按摩呗……服务挺好的,您用过就知道了……”

又不是,兽医扣了电话得意地道着:“他妈的,这老头,还想要冰火双飞

众人笑着肚疼加牙疼了,第三个……第四个……第七个电话过后,兽医又问着:“哎,兄弟们,问了七个人,就有六个要特服,这特服送不进去,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sāo扰电话能查到这儿?”余罪道。

“不是,我是说这漫漫长夜的,心痒难耐地等不来妞,得多难受啊。”兽医得瑟道。

“继续问,你管他呢。”骆家龙催着。

第八个,兽医又开始了,对方一开口却是个女声,笑着问:“要啊,你上来让姐瞧瞧。”

“哎妈呀,是个女的。”兽医捂着电话对大家,一拧身子,又是很嗲地对电话道:“对不起啊大姐,人家又不是拉拉,不能给你提供服务的。”

电话里哈哈笑声不断,扣了。这边早把众人笑得东倒西歪了,现在连肖梦琪也庆幸,带了这么个坑货,这说话,比女人还像女人,比女人可浪多了,恐怕大多数jing虫上脑的男人,听声音根本不辨雌雄。

说说笑笑,直到第l个人,电话里传来了一声简短的声音:“不要”

扣了。

哦,声音很像,房间在03,骆家龙对比了几遍,轻声说着不能确认。

“看我的。”兽医又来办法了,拔通,嗲声嗲气道着:“大哥,你别这样吼人家好不好,人家好怕怕呀。”

“大半夜的你sāo扰什么呢?”男子很生气地道。

“长夜漫漫,大哥你难道不想让小妹安慰安慰你孤独的心灵。”蔺晨新道

“滚再打sāo扰电话,信不信我报jing啊。”对方的电话,在电话将扣的时候,又听到微微的一声:谁呀。

这边扣电话,那边忙起来了,骆家龙把在五原盯梢采集到的几个音频放一块对比,相似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他兴奋地直朝兽医竖大拇指:“03房间,应该就是他们。”

“看看,说什么来着,兽医哥这水平,专治各类妇科疑难杂症。”杜雷笑歪嘴了。

“厉害,厉害,真尼马厉害。”鼠标愕然道,这本事,全jing都找不出第二个来。

兽医这xing子,你说胖就喘,他一耸肩,一摸胸,yu火焚身的样子喊着,哦…耶…呀蔑嗲那涅一阵**蚀骨的**,把鼠标几个听得,直接笑趴在车上了,肖梦琪那叫一个面红耳赤,她看看表,神人的神技呐,十分钟就找到准确的房间了。

还真没错,第二天清晨,设在对面楼层的观测点捕捉到了03房间的景像,正是换了手机卡、换了身份,消失在长安的两位嫌疑人:

商小刚、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