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1章& 后院火起

2017-11-25 18:00:47Ctrl+D 收藏本站



叮…铃…铃…办公室电话急促地响起,许平秋抬了抬眼皮,看看号码,他认识,是新闻媒体的,只是瞟了一眼,根本没有准备去接的意思。

正烦着呢,他的手里现在拿着一封铜版、彩印的、像广告一样的函,文字配着几张女嫌疑人的照片,加盖着开化路刑警队的公章,以他多年老刑侦的眼光看,这文字纯属扯淡,“据调查”、“基本属实”、“正在进一步深入调查”等等字眼,都是应付新闻媒体,模棱两可的字眼,那嫌疑人的照片更是扯淡,对外公布,根本不可能用全貌,可这张协查函,是清清楚楚、活灵活现的一个女人肖像。

他知道,是协办那拔人查不到嫌疑人,出的损招。

不挖出来,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现在这张协查函放到他办公桌上了,那就有事了。

函是省厅转回来的,省厅是收到晋中公安局的汇报转回来的,晋中公安局,又是从几个刑警队收到的函,懵头懵脑向上一级请示,这才知道是个子虚乌有的故事,敢情是开化路刑警队擅自搞的,那刑警队连个大队算不上,顶多一个小中队,连派出所的编制都不如,愣是向全省十一个地市的刑警队发函了。

这么出格的事啊,许平秋知道熊剑飞那笨脑瓜于不出来,是谁他很清楚,副作用有多大,他可不太清楚。

目前看来不小,这个扯淡函告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解读,那可能就是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啊,“诈骗犯罪团伙”、“麻醉抢劫”、“主要侵害各类展会的商人”、“作案十数起”,这字眼怎么这么吓人呢?

这可是省城啊,省厅里不少大员过问此事了,可哭笑不得的是,开化路刑警队都讲不清楚来龙去脉,说是协办的案子,一问那边没人在,负责的余罪处长隶属总队,暂时找不到人,于是这黑锅扣到万瑞升总队长脑袋上了,老万咬牙切齿地在四处找余罪,都两天了,愣是没找到下落。

这不,状告到许平秋这儿了,拿着函半晌无语,坐在沙发上的万总队长气鼓鼓地道着:“许局长,您看看……太不象话了,无组织无纪律,这么大的事,居然敢假借开化路刑警队的名义给全省发函……我早问过了,他们别说嫌疑人,一根人毛都没有,现在好了,省厅追着我问责呢,这么破坏和谐、破坏城市形象的言论,我成罪魁祸手了。”

许平秋没吭声,慢慢地放下了那张函,他思忖着,对于警务工作,大部分东西是不能向外透露的,特别是有关一些恶性的、反社会的、反人类的罪行,都会被视作机密深藏,就这种案子,那怕是真的,也不可能向公布的,否则那些利税大户,会因为破坏企业形象把状告到了市政府也不一定啊。

“那你说怎么办?”许平秋突然问。

“不能袒着护着啊,这几个害虫太出格,就没有他们不敢于的事。”万瑞升火冒三丈地道。

“是啊,就像没人敢去协办一样,也像没人敢啃那些硬骨头一样。”许平秋黯然道,每每把麾下小警赶到那些不可能的任务上,他心里总是免不了有歉疚的成份。

“可事情不能这么办啊?现在是地方联系到省城,省厅都知道了,偏偏他们又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可怎么交待啊?连新闻媒体也嗅到风头来,追着要我们搞个新闻发布……哎哟,您是不知道开化路那个熊剑飞,三棍揍不出个闷屁来,他就瞪眼睛,一句话也不说。”万瑞升道着,对于麾下这个小团体,他是独力难支啊。

许平秋默默起身,倒了杯水,思忖两步,他停下了,狐疑地问着:“好像有人在兴风作浪啊,我都接到了两个电话,是我上学时候警校的同学,都快退休了,他委婉地问我这位老同学,是不是有这么回事,我还发懵呢,告诉他,根本没这回事,要有,这么大的事情,我不可能不知道。”

万瑞升看着许平秋,琢磨着领导的话,不知何意,许平秋接着道出原委了:“你觉得这事,是真是假?就是专门针对商人色诱、然后欺诈或者勒索?”

“这个让我怎么下定论?”万瑞升懵然道。

“很容易嘛,要是子虚乌有,没人当回事;可要是确有其事,恐怕就有些人坐不住了,万一真抓到这些嫌疑人,恐怕有些不上台面的事就要曝光了……我想啊,是有人不想看到案情往纵深发展吧?”许平秋如是判断道。

好像是,这么危言耸听的故事,不管是警方高层,还是相关部门,自然是能捂就捂,何况这种事的背后会牵涉到什么人,用脚趾头想也想得出来,查到那一级也是丑闻啊。

万瑞升想着想着就苦脸了,讪然道着:“您这么说,我现在倒希望是假的了。”

“你了解他的风格的话,就应该知道这事假不了了,否则他们不可能齐齐消失啊。”许平秋坐下时,脸上泛着奇怪的笑容,他几乎是很确定的口吻道着:“要有大案发生了,马鹏殉职他一直没有走出心理阴影,这一次,应该找到感觉了。”

那是个奇人,和罪犯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在警队还长,在总队他的常规任务就是每周走访各所监狱里关押的各类嫌疑人,万瑞升对这个人不太感冒,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在对付犯罪上,确实有独到的一面。

“那现在怎么办?如果是有人兴风作浪,那肯定是通过地方公安试探上面的态度,偏偏现在都拿不出说服力的东西。”万瑞升道。

“老规矩,不解释、不发言,保持缄默,让他们闹去吧,不就是个小刑警队吗,大不了吃不住劲,把队长撤了吧……呵呵,这都有人坐不住了,要是出点案情,那他们等着哭吧”

许平秋如是道,他惬意的靠着椅背,根本没有当回事。

这时候,电话响了,他又看了看,是霍州市的区号,他在想,应该是同行或者以前认识的人,这个电话他接了,没错,是市政法委的,曾经在省厅会议上有过一面之缘,万瑞升听到了许平秋对此事的处理态度:

“……啊?楚老弟,我说句官僚话啊,我每天最少有一次会议,部里、省厅的,省厅向下面的,治安、刑事、消防、交警,那头不得操心啊,这么点小案子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您本行里的,还不知道现在的侦破水平,最难抓的就是这些骗子……哦,你的一位老同学就被敲诈过……好好,我亲自过问一下,有这种事,我派人查到底……啊?哦,明白,您放心……千万别客气”

挂了电话时,许平秋脸上蕴着笑眯眯的表情对万瑞升道着:

“这位领导,想知道进展,想打探案情,却又不想追着查到底,你说这事蹊翘不?”

两人相视都笑了,这笑得好蹊翘啊

有道是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上面跺跺脚、下面累断腰。

开化路刑警队发得这个函,持续发酵了几天,终于像爆开的马蜂窝了,在刑警队碰壁之后,有地方告到了省厅,省厅一瞅这案子吓了一跳,麻醉抢劫、二次诈骗,又是针对各类商务会议,真要有那还了得,得多破坏城市形…

象和社会和谐呢?

于是就查,一查出笑话了,熊剑飞把这回事都忘到脑后了,协办里没人,汪慎修见机不对,溜了。问肖梦琪吧,肖梦琪含糊其辞,编了套在外地出差的说辞,一查,政委的说辞也是假话,这可把省厅几位官不大,职不小的人物气着了。

啊,屁大点的刑警队,居然还向全省发文。

啊,屁大个小科长,还牛逼了,不把省厅放在眼里。

笑话就这么出来,省厅督察的调查人员到了开化路刑警队,对熊剑飞进行了询问,熊剑飞这么个老实疙瘩不怎么会说话,后来就于脆没说话,督察没治,又是省厅刚刚表彰的人员,只能向他的上一级反映,于是熊剑飞光荣地接到支队通知,让他停职反省,回支队交待问题去。

这边没查清,不知道督察组在那儿得到了消息,又摸到协办了,一查没人,好像集体出差了,再问分局长,那个不怎么管事的分局长张如鹏傻眼了,哆哆嗦嗦,就是向省厅解释不清楚这是怎么个回事。

从四号到五号,查了一天,尚无结果,问题似乎反映在那个松散的反欺诈的专案组身上,可查到这儿督察处的也不敢查,再往查肖梦琪政委,就得通过专案组组长询问了,而专案组组长是许平秋,省厅副厅长、市局的局长,有名的黑脸,只听他捋别人逆鳞,就没见过谁敢捋他的虎须。

于是这一纸调查,最终放到了省厅李绩优厅长的办公桌上,看得厅长那叫一个牙酸腮疼,刚上会上表扬了开化刑警队是法制建设的楷模,这倒好,转眼就成了破坏制度的害群之马了,跨级越位的事对于任何一级领导部门都是无法容忍的,何况这个小小的刑警队,几乎是代替了省厅职能,向全省发函了。

“这事下面有解释吗?”李厅长正反看看那张不知道传了多少手,到他办公桌上的东西。

“没有,开化路刑警队,队长啥话也没讲,我通知他们支队处理了……据调查,应该是反欺诈专案组搞的这个,还没有得到许副厅长的回应,不过我想,应该是下面人擅作主张,市局和分局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根本没有发生这种案子。”秘书处长道。

“五原的奇葩就是多啊,反欺诈的搞欺诈了。”李厅长盯着看看,眼皮抬抬随意问着:“影响有多大?”

“是地市反映到省厅的,影响不算大,可也不小。”秘书长道,他心里很清楚,这可能是内行人看到后,直接越级反映,将了主事的一招,也许刑警队的出发点是好的,想找到类似的受害人,可惜方式不对,这种案子的受害人,谁愿意站出来?

沉吟片刻,李厅长犯难了,这种事无法定性了,他为难地扶扶额头,询问着秘书长道着:“这种事应该怎么处理?”

违纪轻了点,违法又重了点,就像农民工冒充联合国驻华司令官一样,徒增一场笑料,秘书长思忖道着:“各基层单位应该于好本职工作,而不是越位搞这种事,就即便是个真实的案例,也应该通过上一级单位,用正确的方式来办这件事……特别是警务工作,更应该有证有据,不能凭空猜测就搞得人人自危,这对我们的工作是极其不利的。”

这是官腔,领导岂能不懂;不过用正确方式能做多少正确的事,作为纪检于部出身的李厅长更清楚,他想了想,东西递回去道了句:“发个传真电报吧,让市局和总队、支队,查查这事的来龙去脉。”

淡淡一句,似乎并不准备深究,秘书轻手轻脚退出来,揣摩着领导的用意,似乎在省厅和市局的平衡之间,看得出厅长对市局的依重,并不想拿着这件事说事。

四日当天,以省察察处向市局及刑侦总队、支队,可数的几个部门发了这个传真电报。

那张像模像样的函,复印件就附在发文之后,行内人一看就笑得肚子疼,那刑警队的责任片区才多大,这都管上全省了。

在单位,就即便不准备当件事,可事情毕竟是事情,而且是传到省厅的事,作为支队长的邵万戈就不能不管了。

这不,五号一大早就把熊剑飞通知了支队了,支队长和政委惯例办事,先让他头脑冷静一下,怎么冷静呢,去,那审讯室安静,把情况从头到尾写一遍,说清了回去上班,就不清就呆着。

一呆就是一上午,快到中午,邵万戈、李杰,支队两位领导踱步到一层的东头,却看熊剑飞,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爱将,大棒和胡萝卜得并用。政委还拿着饭,看邵万戈脸上像自己犯错的表情,他笑着道:“打个赌,熊剑飞绝对写不够一页纸。”

“这能赌么,他从来就没写够过一页。”邵万戈笑笑道。

“那再赌一个,这馊主意,绝对是余罪或者严德标那两货给出的。”政委道。

“这个也不用赌啊,剑飞人太直,谁对他好点啊,他跳火坑都不带眨眼。可这孩子就像被驴踢了,就不觉得咱们是为他好吗?”邵万戈无奈地道着。

“角度不一样,他们是一个盆里搅食的兄弟,而咱们高高在上,一直把他当下级看嘛。”李杰政委道。

警中的兄弟情谊大多数时候是背靠背换来的,谁也无法阻止他们成为一个小山头,有坚强的攻守同盟。这让他们蔑视一切,甚至包括上级。

到了审讯室门口,邵万戈停了下步子,脸上的表情敛起来了,轻轻推开门,一推,熊剑飞正慌乱地往起装手机,这一下子把邵支队长的同情给刺激得丁点不剩了,他沉声问着:“写了多少?”

“忘带笔了,还没写。”熊剑飞翻着眼敛,逆反地道。

“是不准备承认错误吧,熊剑飞呀熊剑飞,这是一个纪律队伍,你觉得你做得很对,我们都错了?”邵万戈愤愤不已地道,熊剑飞站起来,低下头了,知道错了,但是这表情,绝对不准备认错。

“好好……坐坐,你也是队长了,不能像个小学生一样,天天挨训丨是吧,饭打来了,吃吧嗯…吃啊,我说这一上午,应该挺难熬的吧。”李杰政委坐下来了,在熊剑飞的身边,拉着他坐下,这时候,熊剑飞兜里的手机嗡嗡作响了,他没吃饭,也不敢接电话,尴尬地看着两位上级。

手机响声停了,熊剑飞舒了一口气,却不料邵万戈很生气地道着:“让你写情况汇报,你在这儿坐一上午,让你当个队长,你蒙着眼睛胡来,看你成什么样子啊,这下好了,有不知道省厅换厅长的,怕是没有不知道你开化路刑警队的……我问你,是不是你那几个狐朋狗友出的馊主意。”

熊剑飞抬抬眼皮,然后宁死不屈状,一有这表情,邵万戈基本就放弃,知道这货又是横着一条路走到黑了,刚要说话,电话又响了,这时候邵万戈注意了,他看看熊剑飞难堪的表情,出声道着:“哟,又是余罪来的吧,快接呀,他是你领导啊……连接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哼熊剑飞被刺激了,直接掏出手机,接听了,不料一接听,他愣了,把手机递给邵万戈道:“找你的。”

“什么?”邵万戈一愣,接下,然后面色慢慢地凛然了,…

他侧着身听着,好大一会儿,摁了电话,有点惊讶地回过身来了,李杰知道这是出事了的表情,惊声问着:“怎么了?”

“还真有这种案子,他们追到长安去了。”邵万戈愕然道,他寻思着,如果案情属实,那牵涉出来的故事,可就够讲一段时间了。李杰却是担心地问着:“他们才几个人,就跨省追踪去了?”

“呵呵,你太小看他们了,他们是准备抓捕了。”邵万戈张嘴合也不拢,又愕然地看着熊剑飞,不悦地道着:“为什么不早说?”

“你连信都不信,早说你能同意啊?”熊剑飞这时候不准备隐瞒了,呛了支队长一句,邵万戈直接要扇大耳光的姿势,他一闪道着:“从函发出来几天,找开化路刑警队打探案情就不下十家,我就觉得这事假不了。”

“那你也应该向支队汇报一下啊。”李杰道。

“那支队能同意么?”熊剑飞反问,一下子把政委给气乐了,这个逻辑是,你同意就于,你不同意,我偷着于也得于。政委顾不上和他打嘴官司了,直问着邵万戈道着:“现在什么情况?他们需要人手支援?”

“对,这家伙小心过头了啊,临门了才叫人……”邵万戈回头看看熊剑飞,他故意要走,熊剑飞面色一愁,他却吼着:“熊剑飞,组织两个小组,佩戴武器、通讯器材,马上出发……晚上十八时以前赶赴指定地点。”

“是,保证完成任务。”熊剑飞一下子兴奋了,敬礼,乐滋滋接过手机就跑,跑了几步,又奔出来敬礼,笑吟吟地道着:“谢谢支队长、谢谢政委。”

“少嘻皮笑脸的,回来再写检查。”邵万戈训丨了句。

“少来了,余罪于的,又不关我的事。有本事你处分他去。”熊剑飞掉头,嘟囊了句,飞也似地跑了。

饭凉了,政委笑着拿到手里,拍拍支队长道着:“走吧,反正你也舍不得真处分他。老队长更舍不得处分余罪……没见上面都没表态吗,省厅发文,连抄送单位都没有。”

“这个人有点邪啊,有些警察从警一辈子,碰上一次两次大案,他倒好,刨出来一准就是大案,没跑,你看着吧,又得来回小地震了。”邵万戈笑笑道,这种真愿意在罪案窝打滚的悍警,那一层的领导都不愿意处分啊,那怕他浑身毛病。

“你别听他危言耸听,兴许就是想借支队伍呢。”李杰政委道。

“错,不是他。”邵万戈道。

“难道是?肖梦琪?”李杰愕然问,邵万戈点点头,这下子他也严肃了,要是肖梦琪借兵,那这案子,十成十没假了,而且只要浮出水平,牵扯出来的,恐怕没好事………

“队伍快到了,现在是十七点一刻,他们距市郊还有七十公里。”

肖梦琪看看表,道了句,又坚持了两天,监控很松懈,一对一跟着,家里就剩下她和骆家龙、余罪了,实在是捉襟见肘,连两位协警也用上了,她看余罪懒洋洋地吹电扇,好奇地问了句:“你怎么知道,邵万戈在熊剑飞身边。”

“不敢接电话,除了支队长在,还能有谁?”余罪道。

“那你怎么知道,他会同意?”肖梦琪问。

余罪侧侧脸,笑着道:“案子之于警察,就像美女之于流氓、金钱之于奸商一样,是挡不住诱惑的。”

看电脑的骆家龙噗声笑了,肖梦琪不理会这货了,坐到了骆家龙的身边,他看着从外勤发回来的照片,通讯极端落后,仅仅是手机图片的传输,不过能看得清,今天中午像同时约好一样,姚瑶、楚湘萍、候迎春这三位,都进了美容院,等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焕然一新了。

三个女人各自回到了住处,监视的tou拍到了她们整理行装,换上衣服的场景,三个不同的形象,姚瑶摇身一变,穿了一身富贵紫裙,像准备盛装晚宴;而候迎春却是一身职业装,像要出席商务谈判的白领丽人。年纪最大的楚湘萍,选择了一身白色夏装,蜷发,远远看去,像一名贵妇。

这时候,骆家龙和肖梦琪互视一眼,又齐齐看看余罪,连续两日,这家伙像中魔一样,在猜测这些人要于什么,然后一步一步印证,比如他猜测,三个女人会在前一天逛街,购物,应证了;他猜测,商小刚不会和三个女人在一起,应证了;他又猜测,商小刚一定会去郊区,邪了,又应证了,现在在郊区还没有回来,鼠标盯着;几个人分开了,而就在中午,他猜测,这些女人会去美容,化妆,变换成一个全新的形象……结果,刚刚应证。

“神贱,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有点摸不着头脑,线头太多。”骆家龙道。

“后援到了,你负责联系,应该就带着等在郊区,三环路一带……离上床的时间还早,肖政委,有兴趣一起会会骗子去吗?”余罪从沉思地省过神来了,安排着道。

“好啊,就等你这句话呢。”肖梦琪笑着起身了。

“让他们盯住了啊,一定看准是进了那家酒店,我们俩直接吃这完饭直接去未央。”余罪道。

肖梦琪追着他的脚步,随口问着:“为什么是未央?”

“反正又不开房,你紧张什么?”余罪笑着道。

“少得瑟,真开房,紧张的是你。哼。”肖梦琪得意地刺激了他一句。

两人言不合拍,一前一后,完全不像情侣那般,步行着,遛达着朝四公里外的案发现场去了。

对了,那个案发现场,也是……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