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2章& 临时起意

2017-11-25 18:00:47Ctrl+D 收藏本站



夏天的天气像善变的孩子脸,前一刻艳阳方在,转眼间大雨倾盆。

骆家龙是乘着报社的采访车,绕城高速口接到了火速驰援的熊剑飞一于人,司机显得比警察们还兴奋,透过重重的雨幕,拍着这一队显得疲惫的小伙子们,还有那辆被雨水冲刷,显得几处锈迹的特警装备车,那车轱辘花纹都快磨没了,真不敢相信他们是飞驰了数百公里赶来的。

车上的人正在吃,榨菜、面包、矿泉水,熊剑飞在吼着:“先垫巴垫巴啊,办完事我请兄弟们下馆子……咦?你是谁呀?”

来人不认识,那人报社的司机,骆家龙赶紧地解释了几句,熊剑飞那叫一个不高兴,咧咧说着,把你们能得,还记者随行?不过又是省厅又是市局同意,这倒没说的了,他们几个跳下车,熊剑飞要问情况的进展,驾驶室的司机也蹦下来了,咦?熟人,孙羿啃着面包嚷着:“哎,他们几个呢?”

来来来,骆家龙招手,几人同上了采访车,外围的情况一介绍,得,熊剑飞那叫一个牙疼,一号目标商小刚,鼠标一个人盯着,剩下三个嫌疑人,居然都用的是兽医和杜蕾丝那俩坑货,人还不够,居然用两女记者代劳,听得熊剑飞大眼瞪小眼,咧咧骂着,老子好歹当了几年警察了,就没见过你们这么操蛋的,那有这么于的?

这还不算最惊愕的,骆家龙讲了,熊哥,那可是在星级宾馆作案,用你去啊,都不用抓人,直接就把大多数人吓跑了。

这一说,听得熊剑飞抽了抽,那种作案地,他带来的人手也不足啊。再一听说,要外围布控,人赃俱获,熊剑飞不吓了,快哭脸了,他骂着骆家龙道着:“一看你狗日就是坐办公室想出来的,这么大雨天,这么大地方,路有多少条你知道不?别说十个人,十个中队拉过来都不够。”

真正外勤出身的,知道外勤的难处,熟悉的地形、准确的信息、压制性的火力以及快速的反应,而现在看来,任何条件都不具备了。

“别骂我啊,我是后台支撑的,任务是保障通讯畅通给你,你给余罪说话吧。”骆家龙提着手机,递给熊剑飞了。

熊剑飞得到消息又傻眼了,手机里余罪安排是:让兄弟们先吃顿饱饭,好好睡一觉,还早着呢。

“尼马滴,敢让兄弟们这几百公里白跑,回头先把你蛋黄捏出来。”

熊剑飞扔了手机,愤然道着。

瓢泼的大雨来得猛,街上的车人像被瞬间冲刷走了似的,显得空空荡荡的

余罪带着肖梦琪吃了晚饭,又逛了一趟名饰汇,买了几件打折衣服,出门就碰上这场大雨了,看看时间,一个小时过去了,未央酒店的酒会即将开始,肖梦琪看余罪这么磨蹭,她都有点吃不住劲了,咬着下嘴唇,几乎是牙缝透着声音道:“你能不能快点。”

“离上床时间还早呢。”余罪道。

肖梦琪一瞪,余罪又笑了,补充解释着:“我是指嫌疑人和受害人,三个妞还刚出门,你急什么?”

“可商小刚一直在郊区,这么大雨,很容易出意外啊。”肖梦琪有点紧张地道。

“妞还在,钱还没到手,放心吧,他舍不得走。”余罪道,出门,一摁,打开了伞,示意着肖梦琪到伞下,肖梦琪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钻到伞下了。

距离未央酒店已经不远了,雨中能看到亮起了霓虹和流光溢彩的大字,这是个凹形的双面楼建筑,三十九层,上千间客房,今晚有投资商和房地产商的酒会,三个女嫌疑人之一的姚瑶,已经两次被商小刚带到这里,肖梦琪也判断得出,肯定在寻找下手目标,只是……这么大的酒店、这么多的客房、还有满满的停车场,你可知道,那一辆将成为嫌疑人侵害的目标?

“咱们现在于什么?”肖梦琪问余罪。

此时蔺晨新正盯着姚瑶,杜雷盯着楚湘萍,另一位候迎春根本就没法盯,她住进了距离未央四点四公里的欧杰假日酒店,余罪于脆放弃了,扔给记者猎奇去了。对于判断在这儿做案,余罪是基于姚瑶和商小刚数次出入这里,但临到最后关头,肖梦琪却是免不了有点紧张了,万一判断失误,那可就全盘皆输了,何况跟踪用了两个半吊子协警。

“我问你呢,咱们现在于什么?”肖梦琪又说了一句。

“你前后问话间隔三秒,好像显得很紧张啊。”余罪问,他伞往她身边凑了凑。

“能不紧张么?”肖梦琪道,太过尊重余罪的感受,现在怎么想怎么觉得处处纰漏。

“所以我就带你出来,缓解一下紧张情绪啊,让你等几个小时,不得等疯了?”余罪笑道。

“你正经点好不好?”肖梦琪斥了句。

“好,正经点就是,我带你做个游戏,尝试一下,怎么样在这种五星级酒店,不用任何证件开出房来,然后绕过监控,大摇大摆地走进酒会现场?你相信么?”余罪问。

“我相信你行,可别人得到你那手上的本事啊。”肖梦琪道,知道余罪的贼性难改,那只手比银行卡还好使。

“错,不用任何附加技能,任何人都可以办到。”余罪道。

“没那么容易吧?”肖梦琪不信了。

“要不容易,嫌疑人就没有这么潇洒地作案了……试一下,我告诉你,他们是怎么不露面不用证件开房的,再告诉你,他们是怎么轻轻松松出入这种场所的,你要有兴趣,我还可以教你在这些地方赚钱,太容易了。”余罪蛊惑道,肖梦琪翻了他一眼,没搭理,不过被蛊惑的也怀疑上了,难道真有那么容易

如果真有那么容易,作这种案的难度似乎不大啊?

两人进了门厅,人来人往的星级酒店显得忙碌非凡,精美的石材总台在巨大的水晶吊灯下能辉映出人的影像来,台上恭立着数位职装的服务生,一眼扫过这种高档的环境,肖梦琪对余罪的话又生疑了

余罪没理会,带着她直上三层,出了电梯,一边是餐厅,一边是标着美容美体美发的隔间,透过玻璃门,能看到装潢考究的厅里,几位模样可人的女服务生。

“等着,一会儿开个房出来。”余罪道,扔下肖梦琪,大摇大摆朝那里面去了。

难道是?肖梦琪脸上的惊讶慢慢成了愕然,她看到有位姑娘领着余罪,余罪脸凑得很近,说什么那姑娘咯咯直笑,两人在一秒钟内变得像情侣,她吃惊地暗道……这是传说中的特服

这个流氓,肖梦琪脸红心跳地骂了句,好难堪的感觉。

理发的座位上坐了片刻,转眼余罪带着那位姑娘进里面了,刺激得肖梦琪心跳加速,血液倒流,她知道余罪很不检点,可也不能不检点到这种程度吧……还好,一小会儿,那姑娘出来了,匆匆下楼,她都搞不清什么情况,胡思乱想,又没过多大一会儿,那姑娘去而复返,进屋又磨蹭了一会儿,余罪迈着八爷步,遛遛达达地出来了,临出门,还很流氓地在那姑娘的脸蛋的轻掐了一把

哎哟…

,这个祸害,肖梦琪气得直有想上去扇他两耳光的冲动了。

走过近前,余罪一声口哨,眼色叫着肖梦琪,和他站到了电梯前,进梯,直上十六层,肖梦琪又问话时,余罪的手一翻,肖梦琪惊讶地道:“房卡?什么时候开出来的?……噢,我明白,那姑娘去办的?”

“对呀,还打折呢。她们前台熟人。”余罪笑道。

“她凭什么给你办?”肖梦琪问。

“你不觉得我比较帅?”余罪以问代答。

“你别恶心我好不好?到底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肖梦琪惊讶地拿着房卡,有点不敢相信了,如果这样也行,那就意味着商小刚或者三位嫌疑人,早就有了第二个落脚处,而且这个落脚处,很可能就在这所酒店里,且根本无法回溯。

“其实很简单啊,这就是个小窝点,专给客人提供美容美发的,这是附业,主业不解释,你懂的……不管是你在这儿想开个房,或者想找个女人,都非常容易,我告诉里面那妞,给哥开个房,一会儿到我房里嗨皮去……她就同意了。”余罪笑着道。

“不能吧?你这生面孔,她们能一点防范意识没有?”肖梦琪不信了。

“脸不必信,可她们信这个。”余罪拍拍口袋里的钱,还一捋袖子,胳膊上一片纹身,吓了肖梦琪一跳,余罪解释着:“贴上去的,一会儿洗掉就行了,她们的眼光毒着呢,生打生肯定不行,不过表现的既色且淫荡点,就没问题了。比如这样,顶多像黑涩会特派员,他们不会怀疑的。”

肖梦琪翻着白眼盯着,余罪笑得直抽,出了电梯,进了甬道,果真是回廊式的甬道,这样的地方,恐怕你不知道准确的房间信息,根本无法建立监视,余罪根本不想这些似地,直到一间房门前刷卡,应声而开,进了门,他随手关上了,然后开始脱衣服。

“你于什么啊?”肖梦琪一下子零乱了。

“嘎嘎……终于被我骗来开房了,哈哈……”余罪裸着上身,淫相毕露,飞身扑上来了。

啊肖梦琪捂着眼睛,惊恐地护在胸前,叫喊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