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3章& 轻巧之极

2017-11-25 18:00:47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也没有发生

当姚瑶拉着行李,出了家庭酒店的大门,坐上了出租车之后,她回头看,又两侧张望,除了哗哗如泼的雨水,便只有冷冰冰的钢筋水泥建筑,这些建筑不会给她留下什么印像,生活就像一个又一个酒店的换房,相伴的是麻烦和琐碎,很少有值得让她记住的东西。

“开车,去未央。”

姚瑶道,她坐在后座,惬意地靠着,此时盛装已换,她有期待今晚的收获如何,会碰到什么样的男人,会出现什么样的丑态,然后,他们又会如何的刻骨铭心地记住今夜,记住她。

很可惜,也许并不是她。

她摁到了小小的化妆镜,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额前做了一个发弯、眉毛加粗了一点点,眼影很淡,而睫毛却浓,这样显得整个人似乎要成熟了一点,妩媚了一点,不过并不是她喜欢的妆色,只是刻意地,让她的锥子脸不要显得那么明显。

很快便到了未央酒店,车直停在门厅,她塞给了司机车钱,有门童殷勤地给了提行李,她礼貌地拒绝了,优雅地提着拉杆箱,放开,拉好,回头。

依然是空无人迹的行道,只有一辆遍地可见的面包车晃悠悠地驶过,她笑了笑,觉得商小刚疑心过重了,这种天气,又是这种地方,谁会注意一个匆匆的过客。

那怕你是个美女

优雅地进了未央,她抬腕看看表,时间指向八时整,天色已黑,进了电梯,她飞快地打开箱子,在出电梯的一刹那,已经戴上了一只宽沿的凉帽,她款款地通过甬道,到了一间房门前,刷卡,门应声而开。

又过了不久,从房间里出来了一位红裙曳地、肤如凝脂的女人,她慢慢地走在甬道里,静静地侧耳倾听着,慢慢地,走出了安全出口,准备换一屋登上电梯。

出了安全口,她拔着电话,轻声道了句:“没事,我准备进去了。”

“好的,一切小心,我等你。”电话里传来了商小刚的声音。

她步行上了两层楼,又一次等在电梯入目,背对着那个讨厌的摄像头,不过这次没关系,只能摄到她的后脑,她知道自己走步,都避开了摄像头的正面

进梯,有人,她礼貌地说了声:“19层,谢谢”

是位男士给她按的楼层,好优雅的男士,卷蜷的长发,高挑的身材,像个玩音乐的艺术家,这男人殷勤地和她搭讪,她矜持地躲开了。

玩艺术的穷鬼她可没有兴趣,她兴趣在层,这个开发商和投资商的酒会,那些腰缠万贯、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下三滥,才是她的目标所在。

出了电梯就是了………

确实什么也没有发生

十六层的这一间,肖梦琪正郁闷着呢,关门就脱衣服吓她一跳,不料却只是洗洗澡,换上了商场买了一身衣服;话说和他独处还真有点紧张,她还真怕这货淫心大动胡来,可这家伙除了口花花啥也没于,她又觉得心里似乎有股子莫名地怒意。

她现在领教到余罪这个贱人的贱性了,不急不躁,洗完澡催着她去,直说窝了几天,都快发馊了,洗澡的时候她甚至怕偷窥,在卫生间半天没脱衣服,不过什么也没发生,她又觉得失落了,于脆把浴室门开了一条缝,她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态,既害怕那样的事出现,却又期待那样的事发生。

可仍然什么事也没发生,洗完澡出来时,余罪已经泡上了两杯清茶,悠闲悠哉地在抽烟,看到肖梦琪吹头发的样子也没的眼睛亮一亮,等她吹完头发,换上衣服时,故意只背着身,没有躲闪,露了好大的一片后背,可等穿好都没有见余罪赞一句。

没说话,她坐下时,呷了口水,再看余罪,余罪贼忒忒的眼光瞄着她,这像个准备偷糖吃的小屁孩,她刺激道:“你看什么?又没有贼胆。”

“告诉我,你刚才是不是期待我扑上去?”余罪兴奋地道。

呃,肖梦琪被反刺激的两眼直凸,愕然问:“何以见得?”

“洗澡门没关严,又当着我面换了衣服,这是期待被非礼的节奏啊,嘎嘎。”余罪奸笑道。

肖梦琪被揭破,脸红,眼冷,咬牙切齿道:“呸,去死啊你。”

她有点生气地端着茶杯,喝了口却不是滋味,特别是有点受不了余罪这种语气和那痞相的刺激,她气咻咻地起身,在起身的那一刹那又克制住了,坐下来,平复着心态,看着余罪。

对,是自己有点失衡了,相比而言,余罪的平静才是此时应有的心态,凝视半晌,她好讶异地问着:“你故意这样调戏我,有意思啊?”

“有啊,缓解一下压力嘛。”余罪道。

“我没什么压力啊。”肖梦琪道。

“那就缓解下我的压力嘛,我这几天一直在摸似这些嫌疑人的心态,都不知道死多少脑细胞了。”余罪道。

“你还会有压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除了吃就是和兽医来酒店遛达。说不定还去三层按摩了。”肖梦琪道。

余罪笑了,肖梦琪突然喷出这话来,连她也有点脸红,两人讪讪一笑,却是不敢心有旁骛了,肖梦琪换着话题道着:“未央这个酒店,有可能成为她们的目标……可是,我刚才在想,她们三个人如果都在今天于活,而且不在同一个地方,那怎么控制?”

“急什么,马上就见分晓了,她们差不多该出门了。”余罪抿着茶水,若有所思地道。

“如果商小刚有你这么贼,那是不是说,他很可能在前几天,已经在酒店给这三位办好房卡了?”肖梦琪问。

“你看到了,很方便的。”余罪道。

“如果有另一个落脚地,那就复杂了,假如她们得手,根本不走,仅仅是换一个地方,那怎么办?”肖梦琪有点忧虑地道。

“不不不,不会这样,应该是这样,房间肯定有,但应该仅仅用做躲避监控,改换形象之用,假如这样,进门是一个形象,出了电梯是一个形象,回房间一换,你绕开电梯走出安全口,再换乘电梯时,又是一个形象,假如这样的话,从有限的监控上,我们都无法回溯她们的活动轨迹,而且很容易错失这种形象不同的目标。”余罪道。

“可能吗?”肖梦琪想了想,要真这样于,那监控岂不是形同虚设了。

“呵呵,相信我,你到监狱里走一圈,连偷东西的都会告诉你好几种躲开监控的方式,别说这些天天混迹在酒店的外围女了,商小刚、楚湘萍、候迎春,可都是监狱大学毕业的。”余罪道。

这是余罪的长项,在总队除了负责特训丨就是走访各所监狱、看守所,建立犯罪档案,他有关服刑人员的特训丨课程,在刑警里是小有名气的,肖梦珍没有怀疑,就即便有怀疑,刚刚拿到房卡的也打消她的疑心了。

“其实,你根本不用焦虑,他们的身份信息已经暴露了,随时都可以抓,只不过没有人赃俱获麻烦点而已。”余罪提醒道。

哦,是啊,就即便今晚错失,明天任何一个时间点,不管在什么地方抓到,肯定也不会一无所获啊。

想到此处,肖梦琪一下子心宽了,她摊手道着:“好吧,一切听你的,实战为王,我们这些理论派,顶多会写报告,会纸上谈兵。”

“哟,第一次见你这么谦虚啊。”余罪呲笑了。

“我优点这么多,你就发点了谦虚?”肖梦琪笑着问。

“还有,漂亮、性感、有气质。”余罪心痒难耐地道,肖梦琪一下子得色上脸了,傲娇出来了,可不料余罪没好话了,他补充着:“就你这个子,这身条,一会儿上层整个色骗,一点问题没有。”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肖梦琪斥了句,电话响时,她起到了蔺晨新的短信:

目标,进了未央酒店,稍等片刻,照片也发过来了。

他起身从窗户上看看,有点担心蔺晨新暴露意图,可瓢泼的雨色中,根本看不到小如豆点的街景人迹,她说了句:“果真来了,看来这里是她们的首选目标。”

“走,去酒会,玩会儿去。”余罪道,穿好鞋,整理好的西裤衬衫,勉强像个样子,他胳膊弯成圆形,肖梦琪会意,笑着挽上了他,两人个俨然如一对情侣,在八时整出了房间。

“酒会好像不能随便进去啊?是不是有保安守着。”肖梦琪问,这是主办方邀请开发商和投资商的见面会,会开了两天,酒会主要是联络感情,加强双方的沟通,肯定会屏敝不相于的人等。

“当然要守着,要不乱场了。”余罪道。

“要不,找来记者想办法混进去。你这样好像不好进去吧?”肖梦琪笑着问,在这方面,女人可能要有天生的优势。

“打个赌,你不要开口,我三秒种把你送进去。”余罪道。

“赌什么?”肖梦琪有点好奇。

“输了的拍luo照给对方怎么样?”余罪坏笑着。

“好啊,等着我把你的luo照贴到内网上。”肖梦琪不屑道。

“那事又没报酬,我要赢了,把你luo照卖给兽医,那货肯定愿意出高价。”余罪笑着道,肖梦琪抬腿膝撞,撞得吃疼,直揉胯部。

进了电梯,自动打开严肃模式,出了电梯,余罪像肖梦琪示意着,不走正门,转悠着回廊绕到安全出口,再走几步,却是后台传菜运酒的货梯,服务人员通道,有两个保安驻守,看样子看得挺严,而且,这里除了穿着工作服的人员出入,别无他人。

“就从这儿进去?”肖梦琪有点不信了,这种高端酒会,不动声色从这里混进去,那难度好像不小。

“闭嘴。”余罪训丨了句,好霸气,肖梦琪瞪了瞪眼,咽下这口气了。这种环境,她可应付不来。

刚走到两位保安的身前不远,其中一位伸手拦着:“喂喂,这里是员工通道,请走正门。”

“自己人,三楼美容美发的。”余罪随口道,口音已是刚学的长安风味,肖梦琪一听心开始抽了,三楼的,那美容美发里的……妞。

可不,人家保安淫淫地一瞧肖梦琪,然后警惕地道:“没见过哈。”

“这不见了么?那天哥们你去玩玩哈,芳芳是我妹……”余罪说着,把三层姑娘的名头抬出来了。

保安很严肃地道着:“啧,今天不行啊,包场,来的都是有头脸的老板,出了差池……”

不说了,保安滞滞地看着余罪的手,面对面的,卷了一个小卷的钞票,塞到到保安胸前的口袋了。保安迟疑时,余罪解释着:“这妞新人,没人认识。

肖梦琪气得憋一肚子气,在他背后掐了好几把,没想到余罪这么恶心。

余罪却恍然未觉,指指肖梦琪道着:“让她进去见见世面,照顾一下,改天陪哥哥你爽哈。”

这么殷勤的,又是酒店里熟人,保安贼贼地盯了肖梦琪好几眼,不知道是妞起作用,还是钱生效了,嘴一斜,一挥手:“成,她可以进去,你别进去拉客啊,那影响不好。”

“好嘞。”

余罪一推肖梦琪,肖梦琪就这么懵头懵脑地,进了这间富丽堂皇的场合,几台水晶吊灯,把这个偌大的餐厅洒满了柔和的光线,喁喁私语的人声、玲珑剔透的酒塔、笑意盈然的男女,对于蜗居的数日她,顿是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回头时,余罪早消失了,不过她一点也不担心,那鬼东西指不定会用什么方式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