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5章& 一语破局

2017-11-25 18:00:47Ctrl+D 收藏本站



熊剑飞根据鼠标提供的方位,到达了长安区以北、环城高速以南3公里的新华旧街一带,街道积水、数处施工工地、处处竖着隔离,标准的拉链工程以及城建后遗症,大多数时候会成了警务工作的盲区。车行驶的相当艰难,足足用时四十分钟才看到了车斜在路边,水已经浸了半个车身的一辆破桑塔那。

“是鼠标么?”熊剑飞摇下车窗,准备下去看看。

“应该是了,这货不会被冲走了吧。”骆家龙拔着电话。

还没拔,倒有人奔出车前,张着双臂,大吼着停车,众人一看乐了,可不是标哥是谁呀?淋得跟水里煮了带毛老母鸡似的,衣裤贴在身上,显得狼狈无比,几乎是爬着上车的。

“走……前行两公里,绕环城高速。”骆家龙指挥着孙羿,高手就是高手,还没等骆家龙问能不能过去前面积水,这货一加油门,冲上了人行道,劈劈砰砰撞了了几个垃圾桶,从斜面绿化带,通过了积水段,他得意地道着:“咱哥们从来就不走寻常路,不可能过不去。”

吧唧吧唧,带队的熊剑飞、骆家龙一人给了他一巴掌,权当奖励了。

让这狗日开车,保不准那天咱们非交待在他手里。

熊剑飞骂咧咧地道,上车的鼠标被队员灌了两口酒,这口寒气总算是缓过来了,长嘘一声,骆家龙问了:“标哥,你怎么能把主目标跟丢了呢?”

“租的那破车哑火了,你以为我想啊?”鼠标欲哭无泪道。

“几点失去目标的。”熊剑飞焦虑地问。

“给你们打电话那会,商小刚乘坐了一辆长安之星,应该黑面包,这条路通向哪儿?老子都迷糊了。”鼠标喘着气道。

“九点二十分快,加快速度,这都快十点了。”骆家龙焦急地道。

在熊剑飞的询问,鼠标断续讲着这几日的追踪,一听用得那俩坑货、一听还用了几个外行、再一听肖梦琪和余罪根本没出门,气得熊剑飞那叫一个悖然大怒,揪着骆家龙问着:“你大爷的,这整得是什么逑事?目标已经出城了,怎么往回返?就这天气,能特么抓捕么?一淋雨,枪都要哑火……能见度这么低,怎么辨认目标?”

“别急,别急,熊哥,就几个骗子,用不着动枪。”骆家龙掰着熊剑飞的手,让这哥们放开,熊剑飞恨恨一放,骆家龙道着:“余罪已经跟进未央酒店了,咱们听命令行事就成了,你还不了解他?他要想坑谁,那肯定是雷霆万钧,势不可挡。”

“这倒是,快把老子坑死了,今天被支队关了一上午。”熊剑飞气愤地道

众队员吃吃直笑,鼠标好容易插进说话机会,哀求着道:“兄弟们,有干衣服么?给件换上。”

熊剑飞回头,有人要脱了给鼠标,他愤愤地吼了句:“没有,都别理他,光着屁股吧。”

“又不是我坑你,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鼠标跳脚嚷着,果真已经脱得光屁股了,还好,随行的有人给了他件外衣,不过怎么也穿不上,使劲憋上,哧拉一声,腋下全裂了,气得他一坐,哧拉一声,裤裆裂了,气得标哥哀伤不已、欲哭无泪。

车里嘛,差不多笑成一堆了。

绕了十五公里,进城车少,速度稍快,停车时,守在未央的蔺晨新蹿上车来了,一看闷罐车里跻跻的人头,他兴奋地道着:“哇,大部队来啦……我特么以为组织抛弃我们了。啊?熊哥,敬礼。”

熊剑飞没理会这坑货,把他撵到后头了,继续飞驰,距唐朝酒店不远的街路停车,黑暗中已经有人奔上来了,咚咚擂门,门一开,那人骨碌碌就爬着上车了,一上车就脱衣服,扒裤子,一拧,全是水,他骂骂咧咧地道着:“坑死你爹了……淋了俩小时,连根烟都没抽上……这尼马滴警察算是不能当了啊,我算是看明白了,就故意坑他爹呢……去去,别拉我……”

蔺晨新一直拉,这货骂不绝口,直到蔺晨新小声道:“车里都是警察。”

“啥?”杜雷一惊,愕然一瞅,哇塞,昏暗的车厢里,影影幢幢十几个人脑袋,十几双绿莹莹的眼睛,近处还有熊剑飞的恶脸摆着,他吓得一抽,赶紧表白着:“我就发发牢骚,我不是要脱离组织啊……咱就一协警,思想水平不高可以理解哈。”

车厢里又被新上的坑货逗乐了,熊剑飞哭笑不得地踹了他一脚,直把他和鼠标赶到最后一排,不过三个坑货凑一块,戏份更足了,眨眼就听到了杜雷大惊小怪的声音:

“哇塞,标哥,你怎么不穿衣服坐这儿?这胸这么大,我以为摸着个妞了……我说吗,咱们这么纯洁的组织,不能有这福利吧?”

轰然声笑,熊剑飞指挥着车辆停到指定位置,他问着骆家龙,两人对着电脑屏幕,车厢里再热闹他们也笑不出来,相顾皆是愁容了………

“他们全部汇合了。”

肖梦琪轻声道,仅仅这一个会合,就用时一个小时,这一场大雨把抓捕的难度无限制地扩大了。

商小刚失去踪迹,三个女嫌疑人各司一处,现在手里加上驰援的十人,也就一辆车,根本无暇分心同时去抓这四个地点的嫌疑人。

“你听到了吗?

肖梦琪又问,两人在一个小时里,跳跳舞、品品香槟、观察观察那位众星捧月的女嫌疑人,心里别提多窝火了。

“听到了。”余罪看到姚瑶又被一位男子邀走,他似乎是一个艳羡的眼光在看着。

“点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肖梦琪提醒着,一直未见余罪实施下一步方案,总不能傻等着吧?

“离上床的时间还早,我在想……这种天气,商小刚似乎没有时间回来接应这三个女人,咱们也没有发现,除了他们四位,还有另外的同伙,对吗?”余罪问。

好像是,虽然监控那几位不咋地,可确确实实把这三位女人日常起居给拍下来了,就逛街、下馆子、做美容,除此之外,就是窝在家里睡觉,商小刚虽然上蹿下跳,可活动范围并不大,也就是案发前,突然消失,又碰上鼠标车坏,这才失去线索。

“没错,最起码在长安没有,这种事,应该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说不定这三位女人彼此都不知情。”肖梦琪道。

“那她的离开方式,就非常有限了。”余罪倚着窗边,眼光的焦点,聚集在姚瑶的身上,他像魔症了一样,以一种近乎下流的口气道着:“高跟鞋,十公分;那条**修长,连丝袜都没有穿;裙子好薄,我能看到她的裤裤形状……胸确实很大啊,怪不得鼠标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人是肩胸齐露、衣服一半见肉,呵呵……”

笑着,他不经意看肖梦琪,肖梦琪像看怪物一般盯着他,好责备的眼神,轻声问:“你这么下流,你老婆知道不?”

“她不用知道。”余罪道,笑着凑上去回了句:“她永远只会嫌我不够下流。”

“耶,你少恶心我。”肖梦琪难堪了。

“不,我…

是告诉你,她不管怎么千变万化,都必须在这个雨夜里离开作案地,而离开作案地,这身行头恐怕不行,就即便变化,也不可能准备厚重的雨具或者户外装啊?或者就有准备,这么好吃懒作的,可受不了那罪。”余罪道

“她会乘车走的,现场你问那一个能不开辆几十万的车。”肖梦琪道。

“你说会不会有万一,她们不乘车,改变作案方式,或者步行逃离、或者在路边等上几十分钟拦辆出租、或者,商小刚回来一个一个接走?”余罪连续排了三种可能。

“绝对不可能,这天气步行走得了吗?拦出租?你去试试,这种天气有出租才见鬼呢,让宾馆叫车,最少也得等半个小时吧……接吧,恐怕就更不可能了,我怀疑商小刚早离开长安市了。”肖梦琪道。

“你觉得,一点可能都没有?”余罪强调着问。

肖梦琪把窗户拉开了一条缝,扑面而来的风声雨迹,让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这下子确定了:“绝对不可能。”

“那就好,不改变作案习惯,这是好事。我也这样想,屡屡得逞从未失手,她们可能根本没的警惕心了……跳支舞吗?”余罪邀着,像上瘾了。

“二十二点十分了,该做决定了。我看差不多了,已经有人离场了。”肖梦琪道,现场不知道是外围女,还是同行真有生意要谈的,断续已经有人离场了,果真是个操蛋的环境,很多根本就是见面未久,转眼男女成双了,离场于什么了,就肖梦琪缺乏社会经验,也猜不错。

“不是已经做了么?”余罪做着请势,好奇的眼神询问着。

肖梦琪反应不可谓不迅速,隐隐地触动了余罪的想法,她眼睛一亮道:“你是说…只有一种离开途径,车……可车有很多啊,地下地上停车场,几百辆,那一辆会成为目标?我们车上的信号源不过二十几个,还是质量最差的那种。”

“今晚离开长安,成为赃车的那辆呗,你觉得会很多吗?”余罪笑了。

“哦,我明白了……怎么盯她们吧?”肖梦琪一下子兴奋了。

“跳舞……不要显得太另类。”余罪又邀着,这回肖梦琪不介意了,扶着他的肩,余罪揽着她的腰,漫步而起,肖梦琪蓦地觉得,余罪那只咸手不老实了,在她的腰上轻轻摩娑着,她瞪了余罪一眼,没好气地说着:“你现在居然还有这个心情?”

“你指什么?”余罪享受地道。

“你说呢?手在于什么?”肖梦琪不客气地问。

“摸摸,马上就要结束了,再摸的机会恐怕没有了哎我说,你穿得也太多了吧,我摸的可全是布料。”余罪道。

肖梦琪忍俊不禁,被余罪这猴急样逗笑了,她侧眼憋着姚瑶,小声问着余罪道:“告诉我怎么盯她们,我可以不告诉你老婆,你对我骚扰了。”

“这个交换不对等……这样,反正没人认识咱们,咱们入戏再深一点如何?”余罪笑着问。

“怎么入戏深点?”肖梦琪问。

“看,十三点方向,你身后。”余罪坏笑着示意着,肖梦琪回头看,是一对貌似情侣的,贴得很近,面贴面的,几乎是接吻的姿势搂着,再回头,余罪奸笑着问:“这样的环境会不会勾起你这位独身女人的紧张烦躁情绪呢?”

“紧张?”肖梦琪笑了,左右瞥瞥眼,突然间做了一个好激烈的动作,一倾身,一搂,和余罪成了面贴面的姿势,她明显地感觉余罪全身哆嗦了一下,明显地听到余罪喘息声加粗,她几乎是在耳边说着:“自然点,又不是没搂过女人……时间不多了啊,她可能随时离开。”

“等等,让我想想……哦。”余罪心跳加速着,胸前顶着两团软乎乎的,让他喘着气下着命令道:“那个,先分开一点点,我有点紧张……别把命令下错了。”

“你少装模作样,其实你想用最简单的方式,以为我看不出来?”肖梦琪促狭似地,搂得他更紧了。

“哇哦,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那就你应该明白,我在拖延时间啊,亲近女政委的机会可不多哈,我得抓紧了。”余罪夸张地眉飞色舞道着。肖梦琪故意踩他的脚,踩得他呲牙咧嘴,却乐在其中。

是啊,暧昧是最好的降压方式,现在似乎一点压力都没有了………

“瑶啊,我猜你不是长安人吧?”秃顶的男子,笑眯眯对怀里的女人道。

温柔的舞步间,姚瑶笑着道:“猜对了,不过没奖励哦。”

娇嗔、声嗲、红唇贝齿的,近距离能嗅到一股子微微的幽香,秃顶男好陶醉地样子问着:“那,怎么样才有奖励呢?”

“嗯……”姚瑶审视着这位男人,脑大颈粗、腰肥臀壮、像饲料催起来的公猪,骚起来比女人还可爱,她往前凑凑,那男人也凑了凑,将吻时,她咯咯笑着,温柔地躲开了。

暗示,这就是奖励啊,躲开时,她看到男人腕上的表,百达翡丽,披甲黄金那一款,表比男人要可爱多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我是说,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抽时间到我公司参观一下如何?”秃顶男同样暗示道,就像女人展示脸蛋和胸器一样,男人需要展示的,是财富喽。

“好啊,不过我可没有你们这些大老板的豪气,我经营了一家很小的礼仪公司,下个月就要在长安正式营业了,生意上,张老板您……可得关照小妹哦。”姚瑶道,这个身份已经身名片确认过了,有一个这样的身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但会在对方眼中提高身价。

对,这可不是外围女可比的。

“放心吧,我的楼盘促销、接待客户,都需要和这样的公司打交道……这个圈子又不大,瞧那边那群,基本就常在一块,认识一个,就把这个圈子能认完喽。”秃顶男道,指指那边端着香槟闲聊的几位男子,他们在扬着酒杯,似乎向他祝贺。

“哦,我认识几位…不过他们一个个眼高于顶,不太好说话啊……还是张老板您随和。”姚瑶道,那一群她试过几位,很精明,不像这位这么蠢。

“那当然,和气生财嘛……小瑶啊,要不这样,你那什么小礼仪公司,我给你投点资怎么样?算入股,以后咱们就成合作伙伴关系喽。”秃顶男问,豪爽……对于没貌没相没品的男人,只能这种豪爽,才有机会赢得女人芳心。

“好啊,就怕您看不起我们的小生意,注册资金不过才二三十万。”姚瑶幽怨地道。

这差不多就是一个身价了,秃顶男看看美人雪白的胸脯、傲人的双峰、水嫩的脸蛋,哎哟,还就一个字:值。

“那就说定了,改天你去我公司,会计经理和跑腿都是现成的,注册的事交给他们就行了。”秃顶男根本不在乎地道。

“赔了钱别后悔啊。”姚瑶道,给了一个挑逗的眼神。

“咱们一起做生意,想赔都难啊……呵呵。”秃顶男豪爽地道,手慢慢的摸下了美女的翘臀,他悬着心抚摸了几下,好惬意的表情呐,而且紧张地看着美女,美女似乎并不介意…

,只是以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他。

他妈的,有戏。秃顶男心喜不已了,他判断准了,这女的光挑钱,不挑人,能日

他妈的,有戏,姚瑶也在窃喜了,她也判断准了,这男的很有钱,够蠢,能骗

于是于柴烈火,于是水乳交融,这个剧本终于找到合适的主角,两个人舞罢一曲,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什么,然后姚瑶羞答答地挽着秃顶男的手臂,两人相偕离场。

一般这种财富聚会,压轴的戏就是最后的奸情速配,两人勾搭离场,一点都没有引起注意。

“厉害,这案做得根本不动声色啊。”肖梦琪赞叹道,她要站直,却发现还和余罪紧紧地贴在一起,她警告着余罪道:“人已经走了啊?要开始了。”

“紧张什么,他们和咱们一样,只**,没机会发生奸情,呵呵。”余罪笑着,放开肖梦琪了,拔通着电话,一刹那声音低沉、严肃、急促地道着:

“外勤注意,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撤换未央、唐朝、皇城三所酒店的停车场保安,原计划更改,谁也不准进入酒店,酒店门口不要拦截……重复一遍,不要拦截,二十分钟后会合,会合点在未央酒店门口………细节已经发到你们的手机上,重复一遍,不要惊动、不要拦截。”

两人在安排上看样子已经达成了共识,发布完命令,余罪装起手机,表情肃穆而威风,落在肖梦琪眼中,她小声地赞了句:“我比较喜欢你这个样子,像个指挥员了。”

余罪蓦地笑了,笑着道着:“为毛我喜欢你刚才的样子呢?像个外围女啊

“是吗,好像有人很紧张啊。”肖梦琪得意地道,那紧张的情绪,让她莫名地有一种满足感,如果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才叫失望呢。

呵呵,余罪笑着,舌头轻轻地舔着嘴唇,然后又意犹未竞的咬着下唇,期待地看着肖梦琪,肖梦琪不容分说地挽起他的胳膊道着:“快,给个嫖客的表情我看看,否则一走再没机会了。”

“你太过分了,那有你这么流氓的。”余罪生气了,教育着肖梦琪。

“直白,也叫流氓?”肖梦琪笑着问。

“对呀,现在文明开房,礼貌**,一夜情那叫时尚,你这么光撩拔人家,不让上的,都是耍流氓。”余罪道。

肖梦琪抿着嘴,憋着笑,头倚着心有不甘的余罪,就那么出了酒会厅,还真像一对文明开房,今夜耍流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