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6章& 天网成狱

2017-11-25 18:00:47Ctrl+D 收藏本站



一辆加长的,十七座依维柯缓缓地驶进了唐朝酒店的停车场,看场的保安都缩在门厅的檐下,他们看到了这车歪歪扭扭,一直没有找到车位,两人还呲笑呢,车窗里伸出来脑袋吼着:嗨,哥们,给看着点,擦别人的车我们赔不起哈

也是,这也算保安的一项职责了,一位胖子,拎拎雨衣,跑到了车后,看着几乎与车等宽的位置,在车后比划着,却不料车后门轰声洞开,几只手毫无征兆的把他揪上车了。

片刻,这保安像被挟持了,伸着脑袋喊了:老张,来一下。

那一位迎着雨奔上来,以为和司机又发生口角了,要是蹭车可麻烦了,走到车前还没看清呢,也被车门里几双手揪上车了。

“警察办案,配合点。”

黑暗里,亮着个昏黄的电筒光,一圈脑袋,几个寸头的,这么恐怖,是不是警察都得配合啊。两人赶紧机械地点点头。

下一句傻眼了:脱了,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快点,赶时间。

两位保安动作稍慢了点,已经有人开始扒,转眼间,两位穿着保安服,披着雨衣的新“保安”,悄无声息地把原保安替换走了,骆家龙在车窗里瞄了一眼,还行,像模像样地在指挥出入车辆呢,尽管这时间段已经没啥车了。

对了,那两位保安咋样了。

也不对,好像不是两位,两位脱得只剩衩裤的保安战战兢兢,手抚胸前,被带到车座中央,却发现还有几位和他们同样装束的,隐隐幢幢间似乎认识,两家酒店隔得不远,都是挣最低工资,还搁一块喝过酒呢,新来狐疑地问:“你是二毛?”

“啊?老张?你也被……”

车上相见,意外连连,老张紧张地问:“咋回事?”

“不知道啊,上来就把衣服扒了。”二毛道。

“不是抢劫吧?”老张紧张地问。

“不可能啊,咱穷得,衣服都是宾馆发的,抢啥?”二毛道。

是啊,不可能性太大了,老张有点紧张地对上来的一位恶汉道着:“大哥,这到底咋回事啊?我们,没啥……可抢的啊,衣服都给你了,也不放人啊。

二毛也的讨好地道着:“大哥你抢车不?车场里好车多呢,你抢吧,我们不吭声。”

“警察办案,别罗嗦。看老子像抢车的?”熊剑飞吼了声,不多解释。

此时后座笑声起来了,几位保安回头,看到了也是几个光着身子的,笑得直得瑟。

这诡异的场景,真个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哦。

车驶出了酒店区域,保安才发现他们想错了,这些人根本就是故意的,那车在积水的路面上开得飞快,连连超车,而车却非常平稳,这驾技可不是装的……而且,有人开始后悔了,怎么一看那警证就相信了呢,现在喊也误了啊…

下一站了,未央酒店,如法炮制,又挟上来两位保安,扒衣服,换人。换完车就走,大雨成了最好的掩护,没人注意到,停车场那些辛勤的保安,早换人了。

二十二时二十五分,置换完毕。

又过五分钟。车驶到了未央酒店的出口,接到了冒着雨奔来的余罪和肖梦琪,转眼,车消失在茫茫的雨幕中…………

“来姐,是不是……快要动了……”

助手快坐不住了。来文没吭声,悄悄调整着胸前的针kongtou拍。

小型的拍卖会,和唐朝酒店的名字一样,充满着浓浓的文化韵味,书画、旧籍、笔墨、纸张,外行无法想像的是,一摞明清年代的明八行宣纸,都可以拍出数万元的价格,成交价都不算大,可相比于所拍物品那么偏门的玩意,就显得价值不菲了。

来文和助理穿梭在这个相对公开的拍卖会上,可以随手取阅的册子,可以随时坐下慢饮茶座,可以和工作人员商量,随时进去商讨的雅间,服务生都是汉唐仕女风格,这时候来文也明白为什么楚湘萍那身并不耀眼的打扮了。

她那身在大街显得有点土气的印花上衣扮相,放到这个环境里,却成为回头率最高的的形象,素色显得端庄娴淑,外衣大花大花妖娆妩媚,小花浪漫可爱,那繁复的、复古的旧式着装,似乎更体现女性妩媚,让她在这个场合,比袒胸露背的辣妹还抢人眼球。

此时,她正和一位胡子拉碴,颇有艺术风范的男子在品着茶,那可是位不声不响的低调土豪啊,刚刚拍卖上,花四十万拍到了一枚镇纸。很不幸的是,财露白,要招灾了。

“来姐,怎么还没动静啊,他们要走了。”助手吃不住劲了,看到两人起身,她问着一直躲着角落,扮做外行人的来记者。

是啊,还没动静,来文看看表,已经快十点半了,她亲眼目睹了这位女人从进场到换装、到钓上一位男土豪的过程,假如是案子,那就不虚此行了,可要不是案子,那可就的跑一趟了,今晚这环境呀,她估摸着,成就一夜情的男女不在少数。

“他们走了。”助手提醒着。

茶座上,那位男士起身,似乎彬彬有礼地说了句什么,楚湘萍笑吟吟挽起了他的胳膊,俨然一对地亲昵走着,片刻消失在门外。

来文再也不淡定了,她摸着手机,不管和余罪的约定了,直接拔电话,却不料还没拔出去,电话进来了,她匆匆一接,拉着助手就跑。

快跑出了门,进了电梯,几十层的酒店,你可知道那对到那个房间办事去了,助手小声问着:“咱们接下来于什么?”

“到外面,架监视……那边说,如果她们得手,会通知我,在抓捕时候,会让我们剪取一些镜头。”来文小声道。

“可他们知道……在哪儿抓人?”助手纳闷了。

“不要老问行不行?你问我,我问谁去,快走。”来文训丨了句,敢情也是心里没底。

两位女士奔出了酒店大厅,上了泊在车场外的采访车,驶离,驶出去足足数百米,几乎到了拐角,夜幕和雨色遮敝着,从开的天窗里,伸出去了长达一米的防水摄制器材,两位记者坐在车里,开始从门厅出来的人里,寻找那个消失的目标了。

十分钟过去了,没有,连出去的人也很少……

二十分钟过去了,没有,有出去的客人,有离开的车辆,但都没有看到那位女嫌疑人,雨幕是最好的掩护,不仅仅掩饰的是偷窥者,还有被偷窥者,厚厚的遮盖雨具下,远距离tou拍失效了。

三十分钟过去了,还没有……

捕捉新闻的激情,开始慢慢地消褪,剩下的是怀疑和焦躁在慢慢的滋长,这时候,来文拔电话,也没人接了。

雨中在执勤的保安、车里在焦灼等待的来记者、还有在雨幕着疾驰的那辆运兵车、或者还有一位,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焦急等待着消息的商小刚。

误了,都因为这场不期的大雨,延误了,商小刚在拔着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叮铃铃响着…

,却没有人接。

铃声响在一个豪华的大床间里,装饰考究床桌墙台,厚厚的地毯上零乱地扔着几件衣服,雪白的床上,一个丑陋的肥胖身躯在耸动着,*着,那位姚美女几乎要被挤得变形了,她状似痛楚地喘息着、娇啼着,不过这样只能激起她身上压着的那位胖子更强的*。

事情纰漏太大了,本来想把这胖子勾回房间,可不料人家非要到自己房间,本来她洗白白之后,要邀请胖子进去洗的,可不料这胖子色急难耐,出来就上,没来得及催,她的嘴就被一张臭烘烘的嘴给堵上,然后又被人被强xx了。

也罢,谁插不是插呀。

色骗这行,*正常。

姚瑶只得勉为其难,扮着*角色,还伪装着很快就到*了,她觉得胖子就这体格来不了几下子,可谁成想又错了,这个死胖子酒后忒能于了,摸挑捻舔插居然是个床上全才,搞得她都香汗淋淋,全身发颤了。

啊……哦……一阵狂颤,*要来。

饿……呀……姚瑶猛迎,知道要结束了。

啊……一阵爽舒,这胖子终于一泄如注,倾肉山、倒肉柱一般,侧身躺下了,大喘着气,兴奋而惊喜地看看被折腾的花容失色的小美女,真不敢想像哈,无意中居然认识了位极品。

耶,下面真紧啊,绝非卖淫女那种享受。

“讨厌、讨厌……你欺负人家……”姚瑶撒娇,移开了胖子的咸手。

那胖老板嘎嘎奸笑着,安慰道:“刚才还叫哥了,这都生气了……别生气,哥养你,以后你啥也不用于了。”

“那我于什么?”姚瑶看看手机,娇嗔地问。

“陪我于就行,哈哈。”胖子又搂上来了,却被姚瑶拍打掉手,嗲声道着:“去洗洗啊,臭死了,一身汗……我男朋友的电话啊,这可怎么解释哦。”

越是说这种话,越是显得无助,似乎越能勾引男人怜香惜玉心思,那胖子却也豪气,直道着:“解释个屁,蹬了。”

“讨厌,别说话,去洗澡……乖……”姚瑶又哄又撒娇,那胖子围着单子,进了尚未关水的卫生间了。

姚瑶拿着电话,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她看着手机屏幕,是商小刚约定的号码,看看时间,在这里耽误了半个小时,肯定等急了,就在她犹豫接不接电话时,听到了呼通一声……然后她笑了,起身走到了卫生间门口,轻声喊着:哥,一块洗不?

应声开门,她下意识屏住呼吸,然后看到了,水汽氤氲的卫生间地上,直挺挺倒着那个胖子,肚子凸起了一大块,已经……晕了。

关门,穿衣,收拾房间,现成的行李箱、摘的表、首饰、片刻间她把房间里值钱的东西收罗一空,只留下了衣服,想了想,这个被强xx的意外可能导致出事,她卷起了被单,直接摁进了卫生间的洗脸池子。

收拾妥当,从女包里刷声抽出一条布单……不,纱质的料子,肩上一披,红裙美人又变成了蓝色魅惑。

摁了排气的开关,摁了房间的灯光,她慢慢地擦拭着痕迹,最后退出了房间,薄毛巾在头发上一挽,又成了一位束发的女人,眼镜架上鼻梁,沿着甬道一侧,悄无声息地从安全出口消失了。

又过一会儿,准确地说是已经到二十三时了,姚瑶从一层的电梯出来,太多的变故让她显得有点零乱,不过还好,终于到手了。

“喂,我出来了。”她对着电话说,下意识地压压女帽边沿,往厅外走。

“怎么这么久?”商小刚问。

“遇到点小麻烦,回去再说。”姚瑶道。

“那好……我等你。”商小刚道。

“她们怎么样?没出事吧?”姚瑶问。

“她们比你快,已经到路上了。”商小刚道。

“好,我离开酒店了,一会儿就到。”姚瑶道。

顺手扣了电话,但保持着这个打电话的姿直出了门厅,手臂是掩饰面部的最好遮挡,这些小技巧有时候很有用的,最起码不会在这里的监控里,留下你的全貌。

没人,背后没有,身前没人,她摁着车钥匙,停车场西北角一辆车灯闪了闪,她心里窃喜,还好不在地下停车场,省了不少事,急步匆匆地奔向车,只看到了两位守场的保安,她一紧张,那保安赶紧向她敬礼:“您好,出去啊……视线不好,倒车小心点。”

“谢谢。”姚瑶心情大好,谢了句,上了车,一摸方向盘和档杆,心里又是狂喜,一辆雷克萨斯,她在车展上摸过。

启动,精美的车仪表,耀眼的灯光,车后穿着雨衣的保安,在向她挥着手,往后倒,瞬间移位,车前不远,又一位保安,给她指示着出去的方向,五星服务这么好,让她全身心放松,平稳加速,驶出了停车场,长舒一口气,踩着油门,转眼急速冲进了雨幕。

“是不是这位啊?”保安凑一块了,小声交流。

“看不清。”另一位道。

“我怎么觉得就不可能呢?搞这么一辆车走,得判十年八年吧?”保安道

“有什么不可能,逼急了什么不敢于。”另一位道。

“也是,这些逼,真是什么都于得出来啊,刚才还有在车上于的。”

两人小声交流着,现在发现最后的放弃拦截还是正确的,否则这天气人脸瞧不清的,真抓错了,又是身家不菲的人,那可该着小警察们哭了。

二十三时二十分,从宴会消失的女嫌疑人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

这时候,肖梦琪正单身只人进入长安市的交通监控中心,这里已经乱作一团了,因为暴雨骤至的原因,凸显出了不少城建的问题,数条街道积水,交警全部拉到一线,维持城市里脆弱的轶序去了,她是通过支队的联系的,陪同她是长安市刑侦支队长,专辟了一个坐席,当全部的大屏幕闪出各个交通路段的实时画面,谁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意外地笑了。

“肖政委,北站往北,要是上包茂高速还成,如果走gu国道,十公里后我们就看不到实时监控了,这大下雨天的,就市区的监控估计都要坏不少。”这位支队长提醒着,他不知道是什么案子,但像这样不要配合,不要警力的行动,让他很不舒服,提醒的目的在于,出了市区进了国道,那就鞭长莫及了

“没关系,咱们行动不便,他们照样跑不远。”肖梦琪仍然晦莫如深的笑着。

五原的邵万戈也要来了,乘坐的最后一班航班,就为了来看今晚的表演。

也在这个时候,一直窝在唐朝酒店的外围,拍了无数中雨中画面的来记者,接到了离开的通知,给了她一个不确定的地点:沿gu国道向北行驶。

她不解,不过还是依照肖梦琪给的信息,让司机向北,循着导航,驶上了gu国道。

同样在这个时候,唐朝、未央、古城三家酒店,谁也没有注意到,停车场的保安,已经齐齐消失了,他们乘上了当地来的一辆警车,也开始向gu国道行驶。

时间似乎都要回归到一个点上。

此时行驶在gu国道上的姚瑶,却是一点危险的感觉也没有,她听着音乐,随手取用着车上小冰箱里的啤酒,全身耸着跟着节奏在飞快地行驶着,偶有警觉前后看看,也看不到车辆行人,就即便有车,也是那种轰轰作响的重卡,对于她,是没有危险的。

电话来了,她关下了音乐的声音,放慢了车速,接听着:“喂,小刚……还有多远?我到……我不知道我到哪儿了……等等,刚过草滩镇的标识,啊,还有二十公里?”

“开车小心点啊,路上有的地点积水了。你前后看了看没有?没事吧?”商小刚在电话里道着。

“没事,鬼影子也没有一个。她们到了没有?”姚瑶道着。

“肥桃回来了,春儿也比你快,你怎么这么慢?”商小刚问着。

“够快了好不好,这鬼天气往乡下跑,你以为老娘是玩速度与激情的啊。”姚瑶火了,被那个胖子强行xxoo的事,却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好好好……小心点回来,就等你了。”商小刚口气软了。

她愤愤扔了手机,一踩油门,车如离弦之箭,冲破着雨幕,飞速行进。这种事对她来讲一点都不难,酒店里麻翻个客人,卷走随手东西,再开走他的车,太容易了,即便她保持一百个警惕心,不时地瞄瞄车的后视镜里,能看到的是一片黑暗。

是啊,这鬼地方,她都不知道在哪儿,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跟着。

又行十几分钟,她依着约定的地点,放慢了车速,看到新义村的界牌时,打着方向,上了水泥村道,车的左前方不远处,三台明亮的lpd灯向她指示着方向,她踩着油门,拐了几拐,驶进了一处没门的破旧院子,院子里的房间里亮着灯,已经泊着两辆开回来的豪车了。

一辆奥迪一辆昂克雷,新款那种。

泊好车,嗒声开门,刚下车浑身寒毛倒立,一刹那像第六感特别灵敏一样,她觉得那儿不对劲。瞬间又钻回了车上,发动着。

晚了,亮灯的屋里,已经出来的一排人,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院外轰鸣声起,一辆黑色的依维柯,倒着车,半个车身堵在门中间。

此时她刚刚倒车,然后省悟已经无路可逃,她重重地拍在方向盘上,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