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8章& 有果有因

2017-11-25 18:00:47Ctrl+D 收藏本站



五年前的一天。

商小刚下了火车,初到五原,他是刚刚从看守所释放,工作丢了,家庭毁了,是因为无颜在老家呆着,才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想找一条出路。站在车水马龙的车站,摸着身上仅剩了几百块钱,他迷茫、他恐惧、他无助,不过还是咬咬牙,背着破旧的行囊走进了陌生的城市。

很遗憾,这里不像老家医院当医生,每天能收到红包,不但没收到,他刚出车站,背包就被抢了,幸好,那里面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

三天后,他在建筑工地找了份翻砂的活,只于了三天,手磨破了一层皮,一分钱工资没拿到,被撵走了,没身好体力,想当民工啊,没门。

三周后,他找了份发小广告的活,好歹结束了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商机,那些贴在电杆上的老军医、老中医,他严重怀疑这样广告都有生意,于是又重操旧业,用攒的钱租了间小旅馆房间,自贴广告,专治各类妇科疑难杂症,他比普通人精明地方在于,制作了不少卡片式的小广告,在五原各大kt桑拿、酒吧发放。

这个始于他的从医经验,而且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入,由于确实懂医术,而且有临床经验,治妇科炎症的小姐、堕胎的中学大学生络绎不绝,三个月后,他已经能租得起像样的住处了。

不过好景不长,同行如冤家,他这个正牌前医生抢了不少假医的活,没多久又被举报,查处的结果是,积攒的行医器械全部被没收,并被课以两万元的罚款。

刚看到点阳光,又被摔到了低谷,他又一次绝望了,不过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行医的口碑还在,那些娱乐场所免不了有这样那样问题的女人,还是习惯找他,处理些炎症、轻微感染之类的私处问题,而且有几位关系处得相当不错,那些已经和他亲密无间的走江湖姐妹们,因为信任的缘故,偶而拉他去做一次两次讹钱的活。

很简单,老式的仙人跳,勾搭一位外地男子,领到出租房欲行好事,然后这时候扮作女人丈夫及亲戚的众男破门而入,“捉奸”正着,问你私了公了?

屡屡得逞,他越来越享受这种把别人玩弄于股掌的感觉,直到有一天,他觉得千儿八百已经玩得很没有意思了,于是牛刀小试,配了一份挥发性很强的麻醉药,教一位和他亲密的姐们如此如此……结果,一把赚得钱,足够辛苦半年了。

往后就简单了,作案方式的不断进化,从单纯的诱骗、麻醉抢劫,发展到二次欺诈;从不起眼的小酒店,渐渐发展到星级大酒店;从五原市,渐渐发展到三省七座城市,成功的次数越多,越让他们肆意妄为,先后有五个女人成了他的作案工具,几年的时间里,他在七座城市作案累计达到二十九起,麻醉抢劫及二次诈骗的案值,已逾千万元。

有因必有果,结果是五年后的今天。他成功地把自己送进了五原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仓。连提审都是重镣双铐,面前的隔板和脚底的钢环,把四肢固定得严严实实,想动分毫都难。

支队的预审员在记录着,案情越刨越多,交待的二十九起,二十四辆各类高档车价值已经超过千万了,其中还有十一位商人及单位领导被他们以曝光等手段欺诈,金额也有两百多万元。这个案子已经成了本年度支队抓到的重点案件,二十天里,分批次投入的警力,已经有四十多人了。

询问无非是某次案件的细节,销赃的渠道,这些对于余罪已经提不起什么兴趣来了,多两起少两起差别不多,他只是有点好奇,这个人的审讯一点难度都没有,像竹筒倒豆子一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完成这件丰功伟绩一样,原先他以为这是避重就轻,不过交待出来这么案情之后,他觉得不是,就这案情,差不多到极刑了。

问话间隙,商小刚突然叫了声,要抽烟,对于很配合的嫌疑人,警察是不吝给点这种实惠的,余罪起身,点了支烟,抽了一口,上前,夹着放到他嘴边

那人吸溜着鼻子,叼着烟,扑哧扑哧抽着,一副很吊的得性。

“商小刚,认罪态度不错啊,我能问个问题么?”余罪小心翼翼地道,这种敢交待爆头罪行的货色,肯定够吊,没有什么再让他在乎的事,包括他自己

“别问了,我懂,你要问还没有隐瞒,真没了,不信你们查;以前讹千儿八百的事我就懒得说了,没意思。你要问为什么这么痛快,很简单,整这一次和整十回,差别不大。”商小刚不屑地道,脸上肌肉抽抽,根本没把警察放在眼里,或者,他故作如此,想保持着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尊严。

“也是啊,虽然你没有机会攀上医学巅峰,可在诱骗以及欺诈领域,你也算登峰造极了啊。”余罪赞道。

商小刚笑了,微微向余罪一点头道:“谢谢”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实施二次诈骗的?而且成功率还这么高?”余罪问,这是一个小小的疑点,有悖于作案嫌疑人的心态,骗到手巴不得远走高飞呢,谁可能再想起继续诈骗。

“这个嘛……得看机会了,有身份的嘛,他们最怕败坏名誉;有生意的嘛,他们最怕生意出岔子;有家庭吧,最怕家庭破裂,这些事我都经历,如果有千分之一、那怕万分之一的机会,我都愿意挽回,不过很可惜,没有”商小刚道,说起自己的经历,他是一种玩味的口吻,既不怨天尤人,也不自叹自艾

“于是,你就有选择地进行二次诈骗?”余罪问。貌似很敬重这种命苦不怨政府,自己找出路的人。

“对,单位当个领导的钱最好赚,修文做的那次案子,那位领导先后给我们汇了三十五万,哎呀,搞得我们都不好意思再张口要了。土豪的钱不太好赚,你打电话吓唬他,他敢骂整死你,呵呵……遇上这种愣鸟,我们也没治,只能卖了车,赚个小钱。”商小刚笑着道。

“赚得也不少了,想过停手吗?”余罪问,商小刚似乎愣了下,余罪补充道:“比如,在你有重新开始的能力之后,想过吗?这种能力你应该有啊,被捕后我们查了下你的资产,老家刚买了幢单元房子还没装修,车子也有,其实你随时都可以收手。”

“呵呵哈哈”商小刚突然笑了,像看傻瓜一样看着余罪,他笑着道:“你要是有一天挣几十万的本事,难得还会倒回去挣一个月几大千,我试过,好像不行。”

“没有恐惧感?”余罪笑着问。

“有,那种恐惧、紧张、刺激也会上瘾的,就像你在海上颠簸惯了,一上岸,会很不适应的。”商小刚道,解释着自己异于常人的心态。

“男人骨子里都有冒险的因子,我理解。那些女人呢?他们在不同的时间段是你的同谋,你这一次,可把她们倒埋进来了。”余罪问,这骗子从另一角度讲,实在没点江湖道义,把同伙全供出来了。

“嘎嘎……老子带她们享受过天堂的滋味了,下地狱总得陪着吧,要不我一个人多孤单啊。”商小刚奸笑着,如是道着。

余罪没有意外,这是真实的,骗子人格里的自私和卑劣,除了自己,再不会有别人。

“据我所知,你并不孤单啊,好像……还有父母,还有一个妹妹。”余罪轻描淡定地道,明显地看到商小刚削瘦的脸色变了变,也许,那是能牵着他人性的最后一根线,余罪提醒着:“一点也没牵挂?”

“啧,都这样了,你非让我回忆纯真年代有用么?”商小刚微微变色,那点不适转眼即逝,他像是很生气地道着:“谁没有纯真过啊?可社会上打滚几年,纯真的还有谁啊?我其实刚参加工作也准备悬壶济世的,可却成了害群之马,难道收红包乱开处方的就我一个人?我丢了工作真想自食其力的啊,我比小诊所那些庸医假医强多了啊,嗨,一查下来,还就我这没靠头是非法行医……我不期待你同情我这种生存方式啊,可是我这绝对不是最应该痛恨的生存方式。我骗的都是贪官土豪,没坑过好人。”

“所以啊,我是非常欣赏你的,最起码在这所监狱里,你比大多数嫌疑人的智商都高,否则不可能五原刑侦支队对你这么重视了,说不定案例会上新闻头条啊。”余罪道,很快挽回了想挑起这位人性的想法。

“谢谢”商小刚面露喜色,很绅士客气地道。

余罪摆摆手,示意着问话可以继续进行了,本来觉得是个无关紧要的插曲,预审有点听不懂两人对话的意义何在,不过很快他懂了,商小刚使劲在回忆着细节,说说有条有理,从预谋到策划,到怎么组织人员、怎么踩点、得手要怎么分辨身份,再进行二次诈骗等等,听得预审记录都来不及,这时候他明白了,嫌疑人巴不得显摆一下,他比这所监狱大多数人的作案智商都高涅。

可笑吗?好像不可笑。

问话的时候,余罪一直在盯着这个人看,什么样的地长什么样的苗,商小刚这类能长毒草的,可以和他的环境也是息息相关,家境一般,工作接触的都是黑医生,出来打工遇到的是那些身染脏病的小姐,事业又屡屡遭难,缺乏认可,缺乏尊重、缺钱,最终促使他通过这样极端的手段,去寻找已经迷失的自我。

那,现在找到了,坐到高度戒备的刑椅上,换着一拔又一拔的警察问话,他肚子里装的那些案子,为他赢得了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尊重,甚至恭维

这份满足感,几乎让他忘了可能要受到什么刑罚。或者他根本不在乎,那个已知的结果。

“谢谢,现在轮到我们说谢谢了,感谢你的配合,省了我们不少事。”余罪在问话完毕后,平静地说了句。

“不客气,我喜欢和聪明人讲话,监狱里很难找到同路人了。”商小刚笑着道。

“可我们不是同路人啊?”余罪道。

“差不多啊,你们客客气气,这么尊重,那不也是个欺骗人的假面具么?其实你心里想着,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我吧?”商小刚道。

预审员也笑了,这娃还算有自知之明。

“知道是欺骗,为什么还这么配合啊?”余罪问。

“嗯,我喜欢看警察巴结我的样子,呵呵。”商小刚眯着笑道,好满足的样子。

“警察巴结你,是要置你于死地啊,这你应该清楚吧?”余罪刺激道。

“知道,就像我们笑颜相迎,是为了人家的钱包一样,这个世界,谁又没戴这么一张假面具啊?”商小刚道。

“这个观点很好,我不否认,很难得我们彼此有这么坦诚的对话啊,有几句题外话想问问,关于女人的,介意么?”余罪道。

“问吧。”商小刚根本不介意。

“有关你的五位同案嫌疑人,女人,从最初的楚湘萍开始,到现在和你一起的姚瑶,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让她们死心塌地的?”余罪道。

“这个不对,她们不是对我死心塌地,而是对钱死心塌地,肥桃……噢,就楚湘萍,她十八就结婚了,二十就有娃了,你知道他们一家来五原于什么,老公看孩子做饭,老婆在ktv陪唱,偶而出台,挣得就是皮肉钱,他们一家就靠她生活呢……只要有钱,于什么都成。这是现在大多数人信条,我们也不例外。”商小刚道。

“除了钱之外,一点其他因素都没有?”余罪问,这个话题似乎俗了点,让商小刚思忖上了,余罪提醒着:“据姚瑶讲,你们的感情不错,她是在上学时候就被人包养,之后又被抛弃,之后在堕胎的时候认识了你……她说,你答应娶她。”

商小刚笑了,笑得全身直抽,晃得刑具直响,笑了半天才道着:“都是男人,那话能信不?哈哈……女人最善于制造谎言,却又最容易相信谎言,哈哈……特别是相信男人说的谎言,比如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我爱你,那个爱绝对是*的爱,你同意么?”

余罪斜着眼,好震惊地一指道:“同意,金石之言。”

那货又哈哈奸笑起来了,却不料余罪突然道着:“最近一起长安作案,姚瑶是不是没告诉你,她迟到的原因?”

啊?商小刚一愣,果真如此,他征询地看着余罪。

“原因是,她色诱受害人进卫生间没有成功,无奈之下之只得假戏真做,陪那位男人xxoo的一次才脱身,战况很激烈啊,床单都没来得及收拾,好几处液体和精液残留,你是医生,你懂的,这个很容易提取到。”余罪四平八稳地道,他瞥着嫌疑人。

一瞬间,这个人悖然大怒了,怒目圆睁,盯着余罪骂着:“胡说,你胡说……骗子,你特么在骗我。胡说……都特么是骗子。”

失态了,心理失衡了,他拽得刑具铛铛直响,骂着余罪,把狱警惊动了,余罪摆摆手,两位狱警挟着,把人带走了,走了老远,还听着这位嫌疑人在咧咧地骂着。

“啥意思?余处?”预审不明白了。

“没啥意思,探探他的底限有多底?”余罪道。

“他们还有底线?”预审更不明白了。

“当然有,他们的底线就是自我,或者叫自私,恨不得把天下都据为己有,比如他很喜欢姚瑶这个女人,骨子里看不起她,但自私的心态,又促使他试图把这个漂亮女人变成私有财产,谁要碰到,他就会悖然大怒的……这个也是姚瑶涉案最少的原因,他舍不得拿喜欢的东西做代价。”余罪若有所思道。

“既看不起,又喜欢?这不自相矛盾么?”预审问。

“他心理有点变态,自相矛盾有什么稀罕。否则正常一点的,能把这么的案情,这么快就兜底交待出来,有些连受害人都死活不承认了。”余罪道。

“呵呵,也是……这家伙不冤枉了啊,因为他的事,已经有两个科长、三个小处长落马了,那些人可真有意思啊,公款付嫖资不说,被人骗了,还用公款支付,呵呵,有咱们查的了,光被盗抢走的车辆,现在追了一半都不到,估计不少早成零件了……啧。”预审概叹着。两人起身离开。所谈话题,也无外乎这个骗子怪异的行径。

出了两道电动门、一道厚铁门,这才到了看守所的外面,…

余罪回头看看,高墙上的岗哨林立,每一次来此地都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多年了,这种感觉总是挥之不去,他真无法想像,在这种环境里呆上一年、十年、会成为什么样子?

“张哥,你说……就说这个家伙,得判个什么罪?”余罪问。

“麻醉抢劫、诈骗、数额巨大,团伙作案,又是惯犯,就即便认罪态度再好,数罪并罚,也够得上极刑了……不过现在死刑判决很难的,需要通过高院核准,判下来得一两年,大部分情况下,就是个死缓吧,现在都讲人权了,咱们的死刑也越来越少了。”预审道,对于这个变态的人渣,真不介意判上个极刑。

“假如是死缓,假如蹲上十几年大狱,你说……这种人能改造成正常人吗?”余罪问。

“呵呵……改造你也信啊?这里面关的,一多半是二进宫的,我于这么多年了,我反正是没怎么见过,有些出来是确实做不动案了,条件不适合再做案了、或者他们想做什么也力不从心了……但从主观上,脱胎换骨重新做人,那例子好像不多前段时间邻省发生的绑架强奸杀人案,三个嫌疑人,刚从大狱里放出来不足三个月。哎……还是关着安全。”预审道,他看着若有所思的余罪,随意问着:“怎么问这个?你关心这种人的下场?”

“不,是因为有位关了十年的,快放出来了,你猜会是个什么样子?”余罪问。

预审驾着车随意道着:“妻离子散、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然后逼不得已,过一段时间又重操旧业呗……要于不动就不在此列了,有些服刑人员回去,街道办还得救济。”

“可这个很特殊啊,他在监狱里拿到了双学士的文凭,中文、法律;懂音乐,写过词做过曲;懂书法,监狱系统的文化展,他获过名次;人嘛,很高雅,就跟那讲坛上那些学者一样。”余罪道。

“呵呵……”预审笑了,直道着:“不是我有偏见啊,要为了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问题;要为了钱犯罪,那这个人就有问题。你说的这种,绝对不是为了面包犯罪的那类,能做到这种程度,那说明他有更高的追求,但我不觉得是好事……再说了,就真是学者,有几个好东西?”

“是啊,我同意你的观点,单纯作案的犯罪分子不可怕,但有追求、有理想的犯罪分子,那就可怕了,啧……”余罪叹了句。

车慢慢地走了,此事未了,心事又起,余罪没有告诉同伴的是,真有这么一位骗子,要出狱了,遗憾的是,还是余罪给了人家一个立功减刑的绝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