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9章& 疑云重重

2017-11-25 18:00:46Ctrl+D 收藏本站

《五原市爆大规模业主维权事件》

《维权事件演化成打砸事件,警方拘捕涉事人员数名》

《五原维权事件涉事房地产商星海集团大起底》

《五原市小产权建筑的前世今生》

郑健明随意拔弄着平板,浏览着网曝的家乡新闻,因为这起维权事件,星海一夜之间名噪一时了,不过在他看来,名声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在内地这种环境下,又做得是这种放不到桌面上的生意,他好奇的看看星海集团的大起底,意外地笑了笑,新闻曝出了星海拿地的吊诡过程,五年前拿地,拿的却是十五年前的价格;拿地的并不是开商,而建成后销售,他们又反客为主,这种光怪6离的事不太考验人的智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经办部门,于是就有了当地政府已经成立调查组,深入调查此事的结论。

不过自古以来都惯于痛打落水狗,恐怕没人敢轻易动官家犬啊。他轻轻地关上了平板,惬意地靠着车座,轻声问了句:“还有多远?”

“二十公里。”司机道。

他微微吁了声,有点紧张和心跳的感觉,此次转道香港回到内地,他是瞒着家里人的,他掏着口袋里的皮夹子,在打开之前,又下意识的抚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回味着在天主教堂那次庄严的婚礼,太太就是澳门商人之女,婚后膝下又添一对儿女,曾经的逃亡生涯教会了他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包括生意、包括家庭、包括……那些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财富。

他一向很谨慎,这次回内地连家里都没有告诉,太太对他的事一无所知,包括前身、包括曾经的未婚妻、当然也包括那一段虐情。他轻轻地打开了皮夹子,一张小小的照片夹在花花绿绿的钞票中间,他真不知道,此事该如何处理

不独是这个未谋面的儿子,还有他失联二十几年的旧情,他记得匆匆留了张纸条就走的,前脚走,后脚公安的三轮摩托车就停到家门口了,那时候的执法就是一场噩梦,白衣白帽的警察会把五花大绑的犯人押着游街,那是个一人犯法,一家抬不起头的年代。

他看到父母被带上三轮摩托警车带走了,他差点就从藏身的地方冲出来……父母对此一无所知,正忙着给他置办婚礼用的新房,他溜到了陶瓷厂看了一眼,不出他所料,没过多久,未婚妻就被带走了。

他躲在厂外的荆棘丛不敢稍动,直到天黑才溜进厂区,下班的厂里空荡荡,他想见未婚妻子,一直窝在厂房后角落里,直到有人醉醺醺出来小解,差点尿到他身上,被他一把摁倒,那人吓得浑身直哆嗦,连连求饶,等看清是谁后,那人愕然问着:“郑…健…明…公安局正抓你狗日的呢。”

“别喊别喊,余兄弟,我不害你……我…我无路可走了,我……”郑健明紧张、惶恐、又狰狞地放开了这位陶瓷厂的工人。是余满塘,五短身材的,根本没有威胁。

“我说你特么就活该,啥事不能于,于犯法的事?你这投机倒把比挖社会主义墙角还严重,再往前推几年,非批斗死你。”余满塘训丨着这个坏分子,怎么说也是大义凛然。

却不料郑健明二话不说,扑通声跪下了,痛彻心肺地哭求着:“余兄弟,我是一时糊涂……我不想坐牢,我害怕啊,我爸妈都被抓走了,我媳妇也被带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余满塘被惊得酒醒了一半,这平时趾高气扬根本不把厂里穷工友放眼里的货,他是从来不假言辞的,可人沦落到这地步,又能怎么样,他苦着脸道着:“你……你走吧……我,我,我不举报你……要不你去自吧,总不能自己犯事,让你爸妈扛着啊……你狗日可把寒梅害苦了,她…她今天才给我们的结婚喜糖啊……”

“余兄弟,不不,余哥……我求你一件事,帮帮我帮我照顾寒梅,让她再找个好人家,我可能短时间回不来了……我这儿有块表,你卖了给了她……拜托了……告诉我爸妈,我走了,要是有天我能回来,再给您磕个头啊……”郑健明把表捋下来,唯一值钱的东西塞到余满塘手里,余满塘推托着,急切地道着:“喂…喂…这不行啊,包庇坏人是犯法滴……哎别啊……你别跪我啊,这不折我寿么?”

郑健明却是不容分说,咚咚磕了几个响头,转身快步消失在黑暗中………

这就是二十六年前那天生的事,之后,家乡之于他就成了一片空白。

郑健明手抚着左腕,似乎还能感觉到那个撕心裂肺的时刻,很多年后,当他敢尝试着派人去老家看看家里时,带回来的都是噩耗,双亲已经亡故,老房子破败无人打理,早被拆成了公共厕所,时过境迁的,连曾经花前月下的情人也无处可寻了。

于是他慢慢地放下了,慢慢地合上了旧的一页,在那个全新的环境,他有新的生活。

他从来没有想过,年过半百,还会被几十年前的旧事牵挂。还会在那个遗弃的地方留下一个血脉。

就像他从来没有想过,年过半百,还要为几十年前的风流偿债一般,他觉得自己有点无颜见人。

“郑老板,到了。”司机道。

车停了,在距深港十公里的太阳岛别墅区,一幢红色的连体别墅,巨大的铁艺门,院子里围着一个小小的游泳池子,他知道内地的房价,他估摸着,就自己购置这地方,都应该考虑一下。真想不到,她一个女人,是如何走到这个位置的。

对了,要见的是南方纸业的女总裁,冯苑美。

助理兼司机却敲门了,是乘的清晨的航班,此时刚过七时,应该在家,他让助理拿着名片去敲门,从车窗上看到有保安看着,在步话里通知着,等了好久。助理返回来了,隔着车窗难堪地告诉他:“郑老板……冯总,他不想见您,让您别来打扰她。”

“这样,把这个递给保安,让他送进去,如果不见,我们就走吧。”郑健明递出来的笔记本、照片。

东西递进去了,大户人家,主人没那么好见的,不过这好像例外了,很快便见到了,一位尚穿着睡袍的中年妇人,匆匆从门厅跑出来,尽管微微福、尽管容颜已老,郑健明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她匆匆奔向门口,看到来车时却踌蹰了,眼睛像惊恐、像难堪、像憎恶,郑健明下车,远远地迎上了出门徐徐而来的冯苑美,相隔二十六载,两个人都老了。

“是真的吗?我走的时候,你已经有了身孕?”郑健明郑重地问。

冯苑美一瞬间抽泣了一声,然后甩手,狠狠地、咬牙切齿地给了郑健明一个响亮的耳光,她咬下嘴唇泛着失血的白色,似乎在压抑着一种极度的愤恨。

“看来,是真的。”郑健明捂着脸,讪讪道。

这就是真相,当真相摆在面前时,失联二十余载的两位,唯余尴尬………

同样在这个清晨,一辆警车呼啸着出了小区,接走了睡眼朦胧的余罪,刚起床,还打着哈欠,都没来得及洗漱,又叼着根烟抽上了。

“少抽点,你媳妇就不管你啊。”驾车的肖梦琪斥了句。

“幸亏你不是我媳妇。”余罪抽着,摁开了车窗。

肖梦琪没搭理他,只是车驶得更快点,事紧急,她是刚得到的消息,那位疑似在业主维权事件中组织打砸的大鼻豆,嫌疑人毕福生,居然被三大队找到了,从邻省平度市抓捕回来的,得到消息,肖梦琪就找余罪来了。

“不可能啊,孙天鸣什么时候也成神探了。”余罪纳闷地想想,搞不清了,理论上,这种人应该很会躲风头的。可这才过了四天就被提留回来,等于是撞枪口上了。

“你就见不得别人比你强是不是?”肖梦琪取笑道。

“我是见不得这些人太差。”余罪道。

“懂了,太差的对手,较量没有快感?”肖梦琪问。

“错了,对手太差一定有原因,这原因恐怕是有意外,而侦破中,意外最不可控。”余罪道。

“你把判断失误,都叫意外?”肖梦琪继续取笑,余罪判断,这个人是抓不到的,结果很快就抓到了。

“导致我判断失误的原因,才是意外,躲开警察太容易了,大鼻豆也是个老痞子了,这么快就抓了,不可能没有原因。”余罪道。

两人争执不下,只能事实说话了,一联系孙天鸣,他让到市中医院见人,这下子让肖梦琪感觉还真有意外了,等匆匆赶到现场,哎呀妈呀,这意外,就连余罪也惊得合不拢嘴了。

人在ITh重症监护室躺着,右臂和左腿短了一截,三队长孙天鸣介绍了,被人砍了,是地方核实身份后,通知我们去拉回人来的。

“砍了?”肖梦琪听得后背一阵麻。

“不但砍了,还把他扔在街上报案了,就装在麻袋里……啧,真他妈的嚣张啊。”孙天鸣愤愤道,他介绍着,这家伙躲在平度一朋友家,仇家不知道怎么摸到了地方,直接一个蒙头给带到市郊,殴了一顿,砍手剁脚,居然还再把他装麻袋里扔回街上,报案说有人被砍了,在什么什么地方,让警察去善后。

“立案了没有?”肖梦琪问。

“平度立了,这种涉黑人员之间的仇杀,不那么好查,这家伙也不是个善主,惹了多少人,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孙天鸣道,两人讨论着,却是莫衷一是了,现在的情况是啊,连审都不能审了。平度方面也是没办法,才让原籍警察把这家伙接了回来。

两人商量着,余罪却是站在玻璃墙上,仔细地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高个、长脸、裸着的臂膀匀称结实,是个好打手的材料,可惜了,君以此兴、必以此亡,横行街头最终横尸街头,这就是江湖人的宿命,只是可怜的,恐怕连他们自己也讲不出是怎么一回事。

“看什么?”肖梦琪悄悄问。

“这是一个危险信号啊,五号出的事,今天是十一号,他是八号被砍的,能说明什么?”余罪问。

“泄密?你太神经质了吧?”肖梦琪道,总不能警察仇杀他的吧。

“不不不,我不是说咱们内部汇泄密,就泄密也不可能知道他的藏身地方啊,我是说,很蹊翘啊,比如甲乙两个对手,大鼻豆是被甲方收买办事,威胁到乙方利益,进而被乙方追砍,不管乙是报复还是向甲方示威,都说得通,可说不通的是……乙方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棋子的藏身之地?前提是,乙方一直在明处,而且在被动挨打的位置。”余罪道,他隐晦地告诉肖梦琪。

“兴许不是那事啊,他的仇家很多。”肖梦琪道。

“真敢雇亡命徒的,能有几家;他触及到别人利益的,又有几家。”余罪问。

“你们说什么呢?神神叨叨的。”孙天鸣插进来了,疑惑地问着:“你是指,他有可能……被星海雇人砍成这样?”

“你说呢?”余罪回头看了眼。

对于警察而言,这并不算一个很匪夷所思的故事,涉及到切身利益的地方,财富聚集的地方,诉诸于涉黑手段解决问题并不鲜见,星海生意受挫这么狠,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悍然动用极端手段。

“说不清。”孙天鸣摇摇头。

“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余罪叹道。

不一会儿,医生出来了,示意可以进去了,近距离的场面更让人心生怵然,右臂和左腿,裹着厚厚的绷带,全身大面积於伤,在问到案情时,这位也算是条汉子,浑身裹着绷带,咬牙切齿地,一言不,看这恶相都让人后背生麻

铁门当啷声响,一位西装革履,国字大脸的年轻人用钥匙开着门,进了一幢独幢的小院。

北郊,柳林村,距离火车站两站路,这里永远是人来人往的热闹,早市可以直接摆到巷口,他一直觉得这不算个安全的地方,可事实证明,没有比这种喧闹再安全的地方了。

院子里,他接回来的卞双林老板,正慢悠悠地打着太极,他穿着一身丝质的练功服,头和胡子已经留起来了,老是花白色的,乍看时要比实际年龄大得多。

“有事了?”卞双林问。

年轻人关上门,指指屋里,卞双林就着院子里的水龙头洗了把,跟着进来了,坐到沙上,那年轻人,直接甩给了他一摞照片。

是大鼻豆毕福生的照片,几乎就是个尸体照、断手、断脚,人躺着像块烂肉,卞双林看得脸上的肉抽搐了几下,就听年轻人介绍着:“够狠啊,直接断了一手一脚,回头把这些照片扔回到鼻豆的家里了……八号出的事,我也是刚知道,这是警告啊。”

“应该是宋军的手法,他以前经营的煤矿机电,没少于过这事。”卞双林扔下了照片,看着年轻人问着:“人呢?死了?”

“没死,家属被通知到医院交费用了,应该是已经接回来了。”年轻人道

“他不敢杀人。”卞双林意外地笑了,他微笑着思忖着,似乎这是一件大好事似的,年轻人看不太懂了,他轻声问着:“卞老板,我和他们打了几年交道,星海要比我想像中黑得多啊,上次接到您,是打了他们个猝手不及,要真是硬碰硬,我们没多大胜算,真出了事,他们摆得平,我们可能压不住啊。”

“那就搞点他摆不平的事嘛,几千业主,看他们怎么交待啊。你不用高看他,宋军以前是个混球,现在不过是个有钱的混球。这种事都敢于,能成什么大事。”卞双林无所谓地道,那是旧人,太了解了。

“现在这事沸沸扬扬的,连我们也抽身不了这事啊……下一步……”年轻人有点期待地看着卞双林,这位被倚为智囊的人物,每每出招,都让他这个也算百毒不侵的人物感觉到手脚冰冷了。

“下一步警察会找上你的。”卞双林揶揄地道。

“我……是不是躲躲风头?”年轻人道。

“躲得过警察,躲得开星海吗?”卞双林反问。

“那怎么办?”年轻人道。

“尽尽义务,配合警察办案是公民应尽的业务。”卞双林笑着道,那笑让年轻人觉得有点毛骨怵然的味道。

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掣肘的心态,这位年轻人并没有反驳,不久从院子里出来,独自驾车回返市区,一路心事重重,在没有理清头绪的时候,却验证了一个让他瞠目的消息:

警察,果真找上门来了。

半个小时后,这位年轻人匆匆进了刚刚开门的公司,标着“瑞详”房地产开公司go的前台,一眼望去是整顿的办公场所,租了五一大厦半层楼,年轻人明显身份不菲,前台恭立的向他指示着会客室的方向。

“您好…您好…,我是瑞详房地产公司的陈瑞详,二位是……”

排出了身份,年轻人并没有从来访的两位警察眼中现艳羡,一男一女,男的精于,女的很有点气质。

看看证件,一位是鼓楼分局的政委肖梦琪,另一位是总队的余罪,两人收回证件时,陈瑞详还愣了,弱弱地问了句:“二位,我们……没有招惹警察吧?”

“别误会,别误会…其他事。”肖梦琪请着人坐下,排着照片,眼光征询着:“认识吗?”

“不可能不认识吗,他是你们警察的熟人啊。”陈瑞详道,大鼻豆的照片

“怎么认识的,方便透露一点吗?”肖梦琪客气地道。

“真没什么不方便的,拆迁啦、补偿啦,免不了要用上这号人嘛,认识他有些年了,不过我们不打交道也有些年了,楼只要一修起来,就不和他们打交道了。”陈瑞详道,这是房产商的潜规则之一,肯定要用些烂人解决难题,这不,连警察也不意外。

“这次打砸星海房地产公司,您有耳闻么?”肖梦琪问。

到正题上了,陈瑞详不敢乱说话了,点点头,他看警察来者不善,一摊手解释着:“你们怀疑受益最大的一方就是嫌疑人对不对?真不是我,我和星海是合作伙伴关系,不瞒您讲,我们都是靠人家星海混口饭的。”

这老板,细细罗列着和星海的友好合作关系,始于数年前的楼盘开,当年,人家有批文有地才是主角,瑞详一直扮演着配角的角色,那怕在售楼的收益上,根本不是合同所讲二八分成的,瑞详根本就是挣了点辛苦费,大头基本都在星海公司,可现在产权办不下来,让他们瑞详解决,也解决不了啊,那,账目都是很清楚的,建楼时我们根本没开商资质,这块只能找星海解决。

关系是有的,但责任要撇清,商人的智慧,说来说去,倒让肖梦琪觉得有点同情这人了,她看看一直一言不的余罪,余罪却像个街头无赖一般问着:“那为什么没砸你们公司,把人家星海砸喽?”

“嗨,这话怎么说的,总不能被砸了才能证明我们清白吧?”陈瑞详火上头了。

“那倒不必,被砸了也不清白。”余罪道,陈瑞详脸色稍好,却不料余罪又问着:“以前跑腿,没少支使大鼻豆去砸别人家吧?别否认啊,我就不信你能顺顺当当拆迁把楼修起来。”

“这……呵呵。”陈瑞详苦笑道,一撇嘴,不解释了。

“瞧这样都是于过专业打砸的,够黑啊。”余罪看着他道。

“你……你把话说清楚,说谁呢?”陈瑞详生气了。

“你说呢?这个屋子里还有别人吗?”余罪剜着道。

陈瑞详盯着余罪,眼皮跳了跳,他压抑着怒气,忿忿道着:“这位警察兄弟,我劝你说话注意点啊,谁也不是被吓大的,有证有据你带我走就行了,废什么话?怎么着,你们警察就是凭血口喷人办案?我还告诉你啊,想往我们头上扣屎盆子,什么叫够黑啊?你那只眼看见我黑了……”

飚了,毕竟也是个老板了,对着余罪叫嚣着,肖梦琪劝也劝不住了,不料余罪伸手拦着肖梦琪,对着拍案而起的陈瑞详莞尔一笑,一指道:“别激动,陈老板,我是说他是专业打砸的,够黑”

嗯,这火得。陈瑞详视线所及,正是他刚刚看罢放在桌上的照片,一下子有点力没处使的感觉了,余罪慢条斯理地收起了照片,对他笑笑道:“感谢您的配合,我觉得您是个合法商人,肯定没参与过打砸,。一点都不黑,走了

一言而走,陈瑞详咀嚼着这位警察的话,愣了半晌,心跳加,手足颤,那坏坏的眼神,总让他感觉到一种不详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