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0章 千障遮眼

2017-11-25 18:00:44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成了嘟嘟的盲音,卞双林手僵在耳边,神情已滞,似乎十年等待,一朝复仇,给予他的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多快感。

一只手伸上来,拿走了他的手机,然后扔在地上,重重地一脚,跺碎了,卞双林回头看看,是一位满脸横肉的矮胖汉子。当然,恐惧的不是他,而守着门口的一位,面无表情,样子普通的中年人,每每审视,那精光犀利的眸子总会让卞双林心里一凛,以他的经历,他知道这是一种什么人。

此时,身处的是一间地下室,白得刺眼的灯光,像监狱里的氛围。而这两个人,仅仅是跟班的角色,屋中间踱步着一位白额疏的老人,蓝色绸衣,不时地拢拢型,似乎是惴度着一件什么让他纠结的事。是啊,当然很纠结了,做了这么大事,越到最后越不敢有任何纰漏,否则卞双林就不会被软禁在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外面的阳光了。

不过他并不着急,很坦然地坐着,陈瑞详进去之后,他后脚就进来了,之后生了什么他虽然不知道,但他知道,应该生的,都生了。

老人慢慢地转过身来,面老牙黄,其笑可怖,他像有点顾虑卞双林一样道着:“老卞啊,这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我这一辈子,犯过多少罪我都记不清了,六几年饿得慌,盗窃;七几年倒卖点粮食,走资本主义路线……八几年又是流氓,又是伤害,又是投机倒把,严打差点把老子毙了。出来不久又是黑涩会组织罪,又特么继续进去……都说我是五原黑道教父,其实算个逑啊,一个小屁警察,都敢拿枪指着我,把我弄进去关了半年……哎。”

“关公也有走麦城的时候。”卞双林不动声色恭维一句,没错,这位可是他依仗的对象,说五原黑涩会教父不太准确,不过监狱里有很多知名的人犯都知道这位道上赫赫有名的“马爷”。

“英雄我倒不敢自封,就是特么觉得这辈子白活了,犯一辈子事,还没有这一回整得多………哈哈,厉害,名不虚传啊。看来玩枪杆是玩不过脑瓜子啊。”马钢炉道,此时尘埃落定,他笑得格外开怀。

“总得让您觉得回报很值啊,接下来,就看马爷你的安排喽。”卞双林摊手道。

“我的安排。”马钢炉笑了笑,在卞双林面前站定了,阴笑着道:“你猜呢?你这么聪明,在这儿算的比于的还准,难道猜不到?”

抬抬眉毛,戏谑一笑,卞双林回头看看虎视眈眈的矮胖,又看看门口驻守的那位,那是接他回来的那位,他知道对方的身手有多好,卞双林笑了笑脱口而出:“灭口”

“你知道的太多了。”马钢炉笑道。

“是啊,袭警的事我都知道了。”卞双林道,他说时,背后那位矮胖子脸上明显抽搐了几下。

“这种事,不死不休,你不咽这口气,我不放心啊。”马钢炉笑道。

“也是,如果关键的证据扯到您老身上,那这事就没有秘密可言,警察会很快想通是怎么一回事……可您老的时间不多了啊,钱是不是还没有转走?身后的事是不是还没有处理完呀?”卞双林道。

“是啊,所以在走之前,我得放下这悬着的心啊……别怨我啊,老弟。”马钢炉客气地道。

“来吧。”卞双林闭上了眼,门口那位拔着枪,拧着消音器,上前几步,顶到了卞双林的额前。

这场面,惊得那矮胖子脸上肌肉直抽搐,说时迟,那时快,马钢炉转过身说了两个字:“动手。”

噗…噗两枪闷声栽倒,被杀的喊都没喊出来。

良久,屋里一坐两立,唯余三人,马钢炉慢慢回头,看到倒在墙边,瞪着大眼,已经气绝的矮胖子,似乎惊诧于卞双林仍然平静地坐在那儿,他笑了笑问:“有胆气。”

“他是货车司机吧?”卞双林回头看了眼,平静地道着:“知道太多的是他,要毁灭证据,当然得先灭他了。我顶多是道听途说,对您没威胁。”

“呵呵所以,我们的友谊还得继续啊,准备走吧,我订了一个旅行计划,从深港出境,我会带着你,境外会给你安排好下半生……放心,我还真舍不得杀你,最起码安全之前舍不得。”马钢炉笑了笑,叫着卞双林起身,三个人鱼贯出了门,沿阶而上,乘着夜色,钻进了一辆轿车里,如豆的灯光闪烁着,很快汇入了车流,不知所踪………

所有的侦破都要比案慢一步,或者,慢很多步………

出事后两日,八月二十日,经侦支队还在查浩如烟海的单据,办案地就是星海公司原址,单据、合同、协议,分门别类之后,放了满满的五张大桌子,支队的二十一名经侦人员分别对凭证、电子账务、合同协议进行细细查究,这项庞大的工作要持续多久,谁也说不清楚,只是排查出来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多,账目不清、支出混乱、原本用于特定项目的蓦资,被分割到数个不明去向的账户里,有的甚至进了私人户头。

还更奇怪的事,星海最大的pp平台,连起码的工商注册都没有到位,开户在全国数个城市,而在多地都有吸呐公众投资的分站,究竟有多少账户、这些账户究竟进出了多少钱,恐怕要是个天文数字了。

经侦支队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冻结资金,冻结所有查到涉案账户、关联账户的资金。

很快,支队追踪到资金额才现,远不止个亿………

车祸事故调查组还在追查那位失踪的司机,货车是从火车站一带偷回来的,交通监控比对出了这个人的全貌,查到了案底,姓王,名军胜,有伤害前科,事故调查组根据现场的斟查,定性为故意伤害,申报了通缉令,只是这个人案后就消失了,而太行融投公司的法人孙迎庆,已经查到了事前的出境记录,所有的线索,中断了。

重案队仍然在四处追踪着袭击五名枪手那个神秘人物,用了几天时间,警中技侦恢复出了一个完整的袭击经过,那位神秘的枪手根本没有走正门,从后院攀上围墙,踩着空调的出风机进了二层,从容地向吃饭的数人开枪,连开十四枪,火力压制的五个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两人跳窗逃跑,这一位也未做停留,同样是从二楼跳下,消失在与后厨门相联的胡同里。

对了,似乎他的出现并不是为了杀人,就是为了让这些枪手显出原形,无处藏身,否则以他的身手,猝不及防枪杀几个人太容易了。而他却很奇怪地,逃得很快,很专业,现场的目击是一位大师傅,只看到了一个身影从窗后跳下来,等他去看时,早不见影了。

重案队调查越深入,现这个枪击事件里的疑点越来越多。这个人像个幽灵,查不到出身,甚至查不到体貌特征,典型的黑涩会手法。

但最大的一个疑点仍然没有解开,即便在宋家姐妹落网后,这个疑点似乎还是一个谜,星海集团京城的总部和五原的财务资料,根本对不上号,两位刚刚控制的女嫌疑人,自己都讲不清楚星海投资的财务情况,而对她们的查证,居然不是诈骗案,而是与此案无关的其他案情:洗钱。

晚上二十一时,省厅机关事务处在机场直接接到了京城来的一行办案人员,阵容很庞大,二十余人,各类设备就拉了一车,车队风驰电掣直回省厅,在高度保密的条件下,召开了一起案情分析会议,肖梦琪被要求出席,向与会展示了重点嫌疑人戈战旗住处搜查以及现场勘察的现。

这个现,让远道而来的办案人员做出了一个直观的判定:重点知情人,或已被灭口

仅仅是做了一个介绍,会议她是没有资格参加,做完介绍就退场了,会场里很安静,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她严重怀疑事情可能比他想像中大,但她无从知道大到什么程度,而且,对于被排除在专案组之外,她有点怨念,辛辛苦苦查到了证据,一句封存,就把所有努力都抹煞了。

身处集体里就是这样,如果你越来越习惯于服从,就会越来越抹煞自己的个性。

这一点无可厚非,但值得置疑的是,那些初来乍到,直接接手的国办经侦局大员,难道比亲身参与者看得还清楚?

她默默地下楼,刚下一层有人追出来了,是市局负责会务的吴主任,叫住了她,把她带到了许局在省厅的办公室,让她等着,一直等到开会的间隙,才见得匆匆抽身而来的许平秋,进门直接道着:“事态比想像中严重,对于把你扔出调查组不要有意见,是我建议的。”

“啊?”肖梦琪有点愕然。

“不要奇怪,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现在经侦局同志准备彻查宋家姐妹在五原的数年非法经营情况,就以这个集资诈骗案为契机,我担心时间来不及,动静太大,疏漏可能难以避免,万一再向上次你们屡屡提建议,而没有重视,那就后悔也晚了。”许平秋道。

“许局,您下命令吧。”肖梦琪挺身道。她知道,明暗两条线,要同时推进了。

“没有命令,这个时候,最有资格下命令的不是我。你知道是谁。”许平秋道。

“他?可是……”肖梦琪踌蹰了,她明白余罪每每胡来的原因,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上级的纵容和默许。

“如果他也不行,你就凭着感觉走,我知会邵万戈一声,你可以以督察的身份,随时调阅各个调查组的进展……就这些,头绪太多,现在连诈骗的具体金额都没有搞清楚,省厅和两级政府部门正在商讨善后事宜,我得走了……”许平秋拉开门,匆匆而去,肖梦琪匆匆相送,一个上楼,一个下楼,下到院子里,肖梦琪坐到车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多头乱绪的,谁可能理得清从那儿入手。

或者,从什么地方入手也晚了。

手机震动响了,她神经质地摸着,紧张而兴奋,一看,果真是她期待的人,放到耳边,她急促地问:“你有什么现?”

“没有,不过想约你出来,有时间吗?”余罪的声音。

“有啊,但我不想出去,除非你告诉我是什么事。”肖梦琪故意道。

“男的约女的,肯定是好事,你懂的,来不来嘛。”余罪道,好暧昧的口吻。

“你作死啊你在哪儿。”肖梦琪动着了车,直接道,她知道余罪又在卖关子。

“职业技术学院门口,赶紧来哈,我已经开好房间了。”余罪道,挂了。

这谈话让肖梦琪有点脸上烧,对于余罪的感觉,可能比这个案情还要复杂一点,有时恨得她咬牙切齿,可有时候又想得辗转反侧,没结婚的时候总觉得他不会是自己想要的那种,而他结婚后,又让她有了好遗憾的感觉。

“这个坏东西,肯定又摸到什么了。”

肖梦琪兴奋地想着,她一回忆那晚在长安市那么轻松的抓捕就让她兴奋,而这个案子,余罪蹲守了这么长时间,她想,如果还有能理得清头绪的人,现在就剩他了。

匆匆赶到,路口并没有人,电话联系着,她拐了两个胡同,却到了一家高层住宅区,余罪不知道捣什么鬼,居然在其中的十七层住户里。她匆匆地乘着电梯上去,敲响了17房间,余罪应声开门,给了个准备拥抱的姿势,肖梦琪没理会,一把推开他,直接进来了。

“你这个真不懂情调,怪不得单身着呢。”余罪道。

“你都结婚了,还跟你玩什么情调啊。”肖梦琪进门看看,普通的三居室房间,像是久无人住了,沙都蒙着罩巾,她回头看关门的余罪问着:“把我叫这儿于什么?”

“幽会啊,难道你不喜欢?”余罪道。

“好啊,你先脱……我喜欢直接点,前戏就别要了。”肖梦琪刺激道。

“太……猴急了吧,还是有点前戏好。”余罪道,呲牙咧嘴道。

“是么?”肖梦琪笑着看他,问道:“我打赌你很久没有**了吧?你的g点在推理上,不在生理上。”

“太了解我了,所以我推理你寂寞难耐,给你找点刺激。”余罪道。

本就是调侃,肖梦琪剜了他一眼道着:“有事说事,不调戏我两句你会憋死啊?现什么了?”

“已经展现在你眼前了,你自己不注意而已,老被其他事扰乱心神可不好啊……前戏就是考验一下你的敏锐性,结果你根本没有,是不是刚才脑子里,一直在想生理问题?”余罪得意地道。

肖梦琪嗤鼻不屑,没理会余罪的调侃,她看了几眼,真没现,不过当她眼睛投射到窗户的时候,一下子惊省了,她惊讶地看着余罪问:“这是……观测点?”

窗户正对着职业技术学校的方向,大门口街道一目了然。

“对,我一直猜想枪击案是预谋好的,宋军只能通过陈瑞详获知卞双林家属的消息,而陈瑞详给了他这个地址,对方的来人肯定会到这一带踩点,如果要掌握准确的活动信息,那在这里建立一个观测点就非常重要了,杀手能准确袭击远道而来的枪匪,必须有双眼睛……这两天我在附近一直转悠,最后现了这个租住未到期的房间,就在你站的地方,痰迹若于、烟头少量,根据地上的残影,当时应该还竖了一个三角架……”余罪笑着道。

“那说明,这是一个针对宋军的圈套,就等着他派人来,然后出事……然后陈瑞详一举报,把火烧到宋军身上?”肖梦琪凛然道,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正确,这是所有圈套里的一环,逼迫宋家这几位忙于自保,而同时,再在事期间制造车祸,把我们目光吸引到太行融投和孙迎庆身上,可这个人刚刚证明,早在事之前已经出境……其实注视到太行融投,目的也是把火烧向宋家姐妹两人身上,太行融投和他们合伙于的黑事不少。”余罪道。

“能证明吗?不能又是猜测吧?”肖梦琪问。

余罪笑了笑,呶着嘴,求吻状,肖梦琪正要喝斥一句,不料余罪坏坏地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卧室的门,应门而开,余罪贼贼地道:“进屋,悄悄说。”

这下糗了,屋里有人呢,肖梦琪捂了捂脸,好一阵脸上烧。鼠标、熊剑飞、李二冬、李航、董韶军几个人吃吃地笑,不过旋即她又忽略这些了,屋里墙角蹲着一个人,长、胡子拉碴的、反铐着,嘴角还有血迹。

又没于好事,肖梦琪看了这群人一眼,不过她看到找到证物时,怔住了。

“是根据小区出入监控挖到他的。在这儿租了半年房,住的不到半个月。

“别可怜他,专业狗仔,平时就拍女人的裙底卖。底片里全是这玩意。”

“找他可费了不少功夫,躲到襄汾县去了,刚抓回来。”

“枪击案生前四十分钟,他就在这儿,车号,人物等信息都是他传出去的。”

“这单生意,他挣了五万……”

几位重案刑警,有一句没一句介绍着,嫌疑人张辉,业余摄影爱好者,月初有人找上他,花五万雇佣他在这里监拍,这家伙的装备着实不赖,有夜视装备,甚至还拍到了余罪到学校的画面。

“出来吧,现在总没人怀疑我胡思乱想了吧。”

余罪在门外招着手,把众人叫了出来,李航重重地给了他一个大拇指,服了,这家伙比嫌疑人可贼多了,愣是从物业那儿刨到了这么个有价值的消息。

“如果就是一个圈套,那说明,雇佣这个张辉来偷拍,并把消息传出去的,应该就是一直很神秘的那股势力……能查到吗?现在星海已经东窗事,戈战旗有可能也被他们灭口,这种情况下,有可能已经人去楼空了。”肖梦琪道

“根据支援组俞峰的判断,他们应该暂时还没有离境,如果从星海投资的账户的拿到了数额不菲的资金,既要安全转移,又要防止留下让警察追踪的线索,这个过程很繁琐,而且需要很专业的人来做,肯定不会是一次交易,而是分割成小额转移,我们讨论了一下,掌握资金的人,应该还在国内,这么大的事,牵涉这么大案子,他不敢假手于人。”李航道。

“能查到是谁吗?”肖梦琪问。

鼠标道着:“肥姐正在缩小范围,根据马辉的通话记录以及联系人的描述,应该很快能划定范围……五原能做了这事的,不多。”

“从哪儿开始?”肖梦琪问,她果真被刺激到了,这些人在底下没闲着。

然后,一帮子刑警都看向她了,她愣了下,恍然大悟,这个突破口只剩一个方向了:陈瑞详

“他被滞留在支队,可能经侦局的很快要找他问话……陈瑞详可能不太清楚全盘计划,但他肯定知道谁设计让他被抓,谁设计让他交待宋家这么多的违法事实,他没有交待的隐情就是关键所在,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还能追回一部分资金,他们肯定已经离开五原了……如果正常渠道申请提审,最快也到明后天了,帮我们确定一下追捕方向。”余罪道,看着肖梦琪时,她有点踌蹰,这明显是违规的事,陈瑞详是支队的重点保护知情人,不可能让这帮混小子折腾的。

“而且要保密,我们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还留着眼睛。”李航补充了句,他环视着,能相信的,只有这些出生出死的兄弟了。

“肖政委。”熊剑飞看着她道:“如果您为难,我们自己来,告诉我们他关在哪儿就行了。”

肖梦琪被逼到了进退维谷的角落了,她看看余罪,余罪也严肃地看着她,曾经抗命、曾经自残,直到现在还是毁誉掺半,也直到现在,仍然初衷未改,在以他自己的方式追寻着被隐瞒的真相。

“你一定会答应的,否则以后就只剩下委,这个称呼了。”余罪淡淡地道。

“我怕我答应了,连政委这个称呼都得丢了。”肖梦琪蓦地笑了,直接道着:“跟我走,有兄弟命都丢了,我还在乎这个,大不了和你们一起出现场去

众人相视一眼,跟着肖梦琪,直奔支队。

几个小时后,一辆救护车风驰电掣驶进支队,接走了羁留室已经昏厥的嫌疑人陈瑞详,之后很快传出刑讯丑闻,鼓楼分局政委肖梦琪、重案队代队长李航以及参与此事的数人被齐齐停职,隔离审查,连许平秋也受到了此事的波及,因为集资诈骗案事前未引起警觉,事后未采取有效防控措施,加之支队生刑讯一事,他被省厅党委要求在会上作深刻检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