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03章& 遍是毒瘤

2017-11-25 17:48:42Ctrl+D 收藏本站

()五原市武宿机场,四月初一个朦朦的雨天,余罪驾车穿梭在机场大巴、出租车、黑出租之间,电话联系着人,好容易找到了个泊车的位置,泊好,叫着副驾上的邵帅,邵帅摆摆手,示意他自己去。

“私家侦探一个民办滴,还摆谱了,切”

余罪刺激了句,没理会,直接奔向航站楼里了。

这儿对于余罪是个很熟悉的地方,刑jǐng的生涯这儿开始的,路过自动售票机的时候,他还刻意的站定瞄了瞄,还能想起毕业那年,裹着厚厚冬装的jǐng校兄弟们,正狐疑地看着售票机,像准备脱妞衣服的初哥一样,紧张到不知道怎么下手。

一转眼已经走了这么远了,怎么回头的时候,总觉得一切都恍若梦里,过程像一个刹那,所记最清的反倒是那些兄弟朋友在一起的胡吃海侃。

他一步三回头的走着,到了工作人员的地方询问了句,有人指示给了他方向,登记、留名,然后通过了内部人员探视的甬道,从门里出来,已经在机场内部了,远远地一位身着特jǐng装的男子向他奔来,背后是呼啸而起的飞机。

谁可能想到,这位傻兮兮的,出校门仅仅见过飞机的兄弟,现在已经是民航公安分局检查站的特聘jǐng务人员了。

谁呢?

瞧那一笑脸上五官就一块挤,明明憨厚个长相,偏偏带上贱样的得性,除了豆包兄弟,再无其他人了。

“哎呀,余副局长呐……大驾光临,来来来,哥抱抱,亲一个,再摸一个沾沾你的好运气。”奔上来的豆包二话不说,来了个熊抱,许是常年训练的缘故,他比鼠标可瘦多了,也壮多了,抱着余罪这么个瘦个子简直不是亲热,是虐待。

“你确定要这么一直亲热。”余罪问。

“还是算了。”豆包一弓身,赶紧放开了,余罪那眼光不善,这货他太了解了,你敢勒他上盘,他那手敢掏你老二。不过终究是毕业之后就难得见上一面,不管怎么见一面,都觉得亲切,两人一揽,豆包扬着手:“走,看看哥的地盘去。”

“忙不忙你们这儿?”余罪问。

“就是那样,习惯了,机场的安检相对严,一般没有犯罪分子趟这条路。”豆包道。

他的工作就是负责行李上机时候的抽检,主要管理的都在行李区后面笼子里,几条威风凛凛的jǐng犬,进门望见余罪就吼了两声,豆包像安慰妞一般,上去开门抚了抚脑袋,耳语了几句,咦哟,那jǐng犬比jǐng花还听话,磨蹭着豆包,好不亲热的样子。

“可以呀?以前都没发现你这本事。”余罪道着。

“你把它当朋友,你在它眼里就是朋友;你把它当畜牲,你在它眼里也是畜牲……回去歇着,一会儿上工啊,鼠标。”豆晓波说着,那狗儿转身老老实实回笼里,保持着坐姿,哎哟,回头时余罪咬着嘴唇,猛地噗声笑出来了。

“鼠标要知道你把狗叫成他,得郁闷死。”余罪笑道。

“才不呢,他早知道,你猜他说什么?”豆晓波问,一准余罪猜不到鼠标那心思,晓波揭底了:“他说呀,这表明我在心底暗恋他,是一份很纯洁滴基友之情。”

这像标哥的语录,两人笑着进了办公室,很简单的工作地方,本身就在幕后,又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工种,差不多能算不见光的活了,而余罪的来历自然也是请教了,豆晓波直接把准备好的东西给余罪,一个优盘,余罪拿时,他一闪手jǐng示着:“不能外传啊,这可是我们队里的学习资料。”

“拿来,老子都当副局长了,还用你提醒。”余罪一把抢到手里了,装好,还摸了两下,专程来讨要学习资料可就让豆包不解了,记忆中余罪不是个爱学的人啊,他倒了杯水递着问着:“余儿,怎么回事?怎么想起学缉毒来了

“我任上多揽点功劳不行啊,豆包,这个好不好做?”余罪问着。

“呵呵,我刚入行的时候有和你一样的问题,我们教官是这样说的,凡事就怕有心人,缉毒的是,贩毒的也是,高明的缉毒人员,能根据货的成色判断产地、根据价格判断供应,甚至于根据吸食的人群,判断判断贩毒者的出身的社会关系……贩毒的也厉害啊,最大的冰毒制造商,人工合成麻黄素的奇人,在咱们国家,而且还不是化学专业人士……现在毒品多样化了,很多脑筋奇特的人才,从化工商店就能配全原料,制造出能引起人体生理兴奋的东西……哎,不好查,连jǐng犬的鼻子也很难为。”豆晓波道,反正,于那一行,倒出来的都是一肚子无奈。

“市区……你的了解,贩毒的多吗?”余罪问。

豆晓波一竖中指,很不屑地道着:“你才当官几天,这么官僚,不多难道专门成立的禁毒局?不多能建六所戒毒中心?宾馆、娱乐场所、酒、KT很多用于消遣的休闲的地方,没有这玩意,都聚不起客人来了。”

“这东西见过没有?”余罪翻查着手机,亮给了豆晓波,一个针剂样的管子,很jīng致,像女人用的香水小瓶子,豆晓波想了想道着:“应该是新型毒品,神仙水类的溶剂。”

“传说低毒高效,能让人嗨二十四个小时,据说对床上运动也有效果。”余罪笑着道。

“再低毒也是毒品,化学类毒品比植物性毒品依赖性更强,更难戒除。”豆晓波笑道。

士别数年,还真得刮目相看了,豆晓波饶有兴趣地给余罪介绍着禁毒里的故事,特别安检上查到的趣事,戒指里、钢笔里、衣缝里、甚至人体里都可能成为携带工具,最近一起破获的是用女人的**做藏毒工具携带的,说起这些不要命的贩毒的分子的奇诡jiān诈,他自己都有点怵然动容。

咦,怎么余罪倒不动容了,饶有兴致地看着豆晓波,一看二看,久了豆晓波发现问题了,自己看看自己,再看看余罪极度**的眼光,他晃着手提醒着余罪:“喂喂,你别这样,哥没胸没nǎi的,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吓人呢。”

“呵呵,那倒是,就你这工作环境,是不是不见胸nǎi很多年了?”余罪贱笑着问。

可不,安检上妞还真不少,当年他就是冲这个来的,谁可知道是这样的环境,被圈起来了,这话让豆包大生知己之感,直道着:“可不,咱们中间除了鼠标,都快成互撸兄弟了。”

“想办法调调工作啊。”余罪道。

豆晓波脸一扭曲,手做了个数钱的动作,痛苦地道着:“一个月三两千块,我得往家里寄一部分,剩下的勉强够吃管饱,兜里几张大票心里都记得清着呢,我拿什么调?”

“找我啊,老子是副局长了。”余罪道。

豆晓波愕然地看着自称老子的副局长,痛不yù生地道着:“组织部眼瞎成这样,提拔你当副局长,你能这样,已经充分证明,像我这样老实的,没出路

估计根本没信余罪这个小分局长,还是副的,禁毒局的建制他还是清楚的,不料余罪可是逼装得越来越大了,吹嘘着上面有人,不信是。

不信算了,我跟你说不清,说不清就换个话题,你们休假怎么样?

豆包烦了,直道着,咱们jǐng察的工作,从来不受劳动法保护,来例假可能,休假怎么可能?

关键地方来了,余罪一伸脖子:“要不这样,豆包,借调到开发区分局,于几个月,回头给你找找路子,换换地方……不借调也行,我给你想办法,让你例假一个月……不,休假一个月。”

豆包愕然之后哈哈大笑了,他所在缉毒jǐng犬饲养基地,直属禁毒局管理,那基地的一把手都比分局长的jǐng衔高,余罪轻松的装得跟什么似的,豆晓波极度不信地道着:“这人怎么这样?没事于消遣哥这穷苦逼玩来了?你要要这本事,哥给你来回例假看看……”

“几年不见,信任基础没了……听好了,明天到开发区分局找我玩。相信我,一定有好事,不来保证你后悔。”

余罪没再多说,起身了,向豆晓波使着当年牌桌上捣鬼那种贱笑。豆晓波只当是个玩笑,送着他,送到半路就有事了,临检的任务,匆匆告辞奔向行李输送带,等他忙完再看时,余罪已经走了很久了。

不过奇怪的是,他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一个紧急通知,临检换防,然后基地的领导的电话打过来了,缘由吓了他一跳:即rì起准予病假一个月。

哎呀妈呀,这余贱真成神贱了,豆包拿着电话的手都在哆嗦,这么长个假期,激动得他热泪盈眶呐………

rì历翻过了四月七rì,任红城又前翻了几天,看着他做过的记录。

前一天,余罪要了个人叫孙羿,任红城满怀信心地查了查履历,一下子兴趣全失了,就二队的一个司机而已,履历里实在找不出什么出奇的地方。

对比前两天,余罪要的那位叫熊剑飞的,好歹还是个搏击好手,在一年前全省jǐng察大比武中获过散打类优秀奖。

前三天,要的人是严德标,这个人任红城太熟悉了,除了那身膘,也没什么优点,好吃懒做,爱讨小便宜,爱耍小动作,要在老任手下啊,估计老任早把他一脚踢开了。

唯一可以是五天前找的那位,好歹和禁毒沾边,在机场安检工作,可偏偏又是个jǐng犬训沛,与任红城想像的队伍相比,简直有点过家家了。

这些人都是特勤处的提请,通过总队长以各种不同的名义调离原职的,两个休假,一个病假,一个借调,这些人在老任看来无足轻重,只是心里份量越来越重的那个任务,他觉得有点玄了。

叮铃铃电话铃响,一看是总队长的,他拿起了电话:“您好,任红城。”

“老任,他还要谁了?”许平秋的声音。

“没有要人,开始要钱了。”任红城道,这是今天上午余罪提的要求,要求他在中午之前必须满足。

“要多少?”许平秋道,不过马上反口了:“不管要多少,全给他们,不管提多少要求,全部满足……对了,别给他们提供未记载武器装备。”

“是,我明白。”任红城道,又安排几句,电话扣时,老任心里明白了。这个任务的底线,恐怕就是在最后一句了,除了非法武器装备,其他都可以提供。

他抽了颗烟,又抽了一颗,再续一颗,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结果:

这可把几个队的刺头聚一块了,要出事啊………

事肯定是要出的,其实就从今天开始了,中午过后,鼠标最先离了家,驾着他的破车去开发区分局,余罪有邀,这家伙上回那么大功劳没摊着,本次可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这一刻豆晓波刚从家里回来,没想到余罪真能给他请个长假,更没想到余罪有接的上级任务邀他加入,虽然是同学,虽然最了解那货的贱性,肯定不会有好事。可这货屡屡办大事也是有目共睹的,否则就不可能升迁得那么快了,家里休假了几rì,就匆匆赶去了。

已经走上这条路了,其实谁不想走得更远更高一点,在一方面,余罪确实过人一等。

另一拔就是孙羿和熊剑飞了,队长专程找两人谈的话,就一句:你的老朋友刚当副局长,去他那儿帮帮忙。

一个借调,一个休假,两人倒是巴不得呢,先耍了两rì,这rì一听说余罪招人开会,两人从二队的宿舍出来,熊剑飞一肚子狐疑,出了门就拽着孙羿问着:“孙啊,到底于什么吗?搞得神神秘秘的。”

“能于什么?我就能开了车,给他当几天司机去呗。”孙羿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那我涅?”熊剑飞犹豫了。

孙羿上上下下看看熊哥,其实毕业两年多最没变化的就是熊哥,没任务就在宿舍睡觉,有任务蒙着脑袋往上冲,这兄弟那叫一个憨实。看了数眼,孙羿一指他明白了:“打手。”

“打谁去?”熊剑飞追着。

“我怎么知道?听领导的。”孙羿道。

“特么滴,这人比人得气死人呐,一起出来的,他都骑咱们头上了。”熊剑飞兀自不服地骂骂咧咧。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巷子,车是没有滴,非任务期间不可能再开二队的车,更何况因为出过事,车辆管理制度早严格了,特别防着孙羿这个车油子呢。

坐着公交,转了十几站,到了开分区分局,哎呀,新单位揍是好,窗明楼高,于于净净的大院,泊着的都是新车,这种单位呐,让余贱坐镇,简直太特么没天理了。

几个人几乎是同时来的,相见自然又是熊搂虎抱,相互讽剌挖苦一番,说标哥肥了,说孙羿黑了,说狗熊更傻,豆晓波没肥也没瘦,也有说的,长得越来越像jǐng犬了。

午后二时,余副局长踏八字步子准时地出现在聚会的会议室门口,一进口,一摆手:“哟,果真准时,同志们好。”

哇,拽得这么厉害,让兄弟们看不入眼了,不过在jǐng中毕竟上下级泾渭分明,都没像以前那贱人贱人叫了,好歹在单位不是?余罪大咧咧往主座一坐,翻着夹子,看看诸人,清清嗓子……没说话,又清清嗓子,还没说话。

鼠标急了,直催着:“有话快说,有屁就放,不能便秘成这样啊。”

众人哄声一笑,余罪指指鼠标,给了个威胁眼色,直接道:“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啊,这里有封文件,你们各自看一下。”

每人一封,是一封开始世界禁毒rì的准备通知,要求各单位积极组织对本单位辖区的毒品打击、吸食人员改造、禁毒措施的实施进行详细调研,并汇总成书面报告,务必在某月某rì前报上一级主管部门云云。

这类文件很多,和两节防抢防盗、chūn运保卫、打击车匪路霸一样,说得太多了反而没人重视过了,公安部门里嘛,七八成的文件都和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有关。

“这啥意思?开展调研?余罪是开发区小组,组长?”熊剑飞看愣了。

“这是省厅的传真电报,各区都要找一位年青有为的于部担此重任。”余罪得瑟地道。

“庆祝三八妇女节也是省厅发文,你牛逼个毛啊。”鼠标挖苦了一句。

众人一笑,余罪给了个贱贱的笑容道着:“我还真想当工会女工主任,关心一下全jǐng女同志的生活问题,可省厅没任命啊……废话少说,咱就组了这么个工作组,一来大家休息休息,二来抽空大家于点活,简单。”

噢,挺简单,熊剑飞心眼实诚,直接问着:“有补助么?”

“有。”余罪道。

“有车么?别让我开面包啊,那机械助力得累死我。”孙羿道。

“有,绝对不是面包车。”余罪道。

“那有妞不?男女搭配,于活不累啊。”豆晓波笑着问。

“这个真没有。”余罪笑道,看着豆包补充着:“也不需要有,生理发泄的途径有很多,你又不是不会。”

众人吃吃笑着,余副局长当领导还这么贱有点让人出乎意料,不过觉得很亲切。

这里头鼠标倒是比较清醒,他瞅着余罪,觉得这货藏着东西呢,出声问着:“那怎么开展调研?去戒毒所找份报告抄抄?”

“好歹也是指导员了,还这么没出息,还用自己抄吗?直接让通讯员干去。”余罪拍着夹子道,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看来这就没什么问题了,有车有补助,有休息天,又是个调研,任务规格还高,比在队里卖力不讨好可不知道要强多少倍,众人窃窃私语,已经在商量,这两天怎么放松放松了。

一听到这个,余罪摆手了:“喂喂,同志们,还真不能光玩啊,这确实是项很重要的禁毒任务,我得强调一下啊,你们接下必须在开发区副局长、兼调研组长的领导下,统一开始工作……”

“你不要这么得瑟行不行?”鼠标怨念颇盛。

“就是啊,你就不强调,我们也知道你是分局长。”熊剑飞道,重重补充两个字:“副的。”

众人一呲,余罪知道自己当这么个领导还是相当让兄弟们心里不平衡的,他拱拱手,作了个揖道着:“好,好,我特么不把自己当领导成了不?谁特么把我领导,我跟他急啊,这件好事,我第一时间想起兄弟们来了,你们还要怎么着?”

也是,余罪在大家眼里,也从来没人把他当过领导,大多数人都觉得他属于最次的一类,要是他能领导,这领导也不怎么值钱吗。

众人一释然,余罪直接了,一拍夹子道:“现在,开始调研组组建后第一件事。”

停了停,众人脸色一严肃,余罪却笑了,笑着吐了两个字:“发钱。”

抽着兜里的几份钱,唧一摔:“经费加补助,每人三千。”

蹭蹭蹭一分,这帮了兄弟可是乐歪嘴了,兴高采烈地数着揣着,鼠标乐滋滋地往口袋里一揣道着:“我特么就知道,余儿这儿绝对有好事。”

“真尼马的舒坦,我在二队过年才发五百奖金。”孙羿激动幸福的,快哭了。

各自兴奋地装起,余罪一收夹子:“走,开拔,第二件事,更简单……我带你们找钱去,只要你们有胆子,以后咱们天天这样发。”

我cāo,兽血沸腾了,士气高昂了,一队人下了楼,开了分局两辆jǐng车,车上余罪不知道和谁联系着,要着方位、体貌特征,旋即把一个目标给大家看了

抓人,居然是抓人?众人愣了下,不过没考虑那么多,正特么兴奋着着,一听是卖小包的,这种毛贼自然是手到擒来。

下一刻,瓦窑街上的一位贩毒工作者倒霉了,先是一位黑黑的中等个子男子靠近他了,神情恍惚,直摆头得瑟,那样子八成是瘾上来了,他没理会,却不料那人认出他来,边抽搐边道着:“喂喂,你小辫子不是?来来,给整两口

货不卖生客,这行的规矩,不过那人把他的小名叫出来了,这位叫小辫子的男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道:“认错人了?谁特么有辫子?”

“装个逼呀,谁不认识你似的……老子有钱,你要不要……快点,尼马受不了了。”那人鼻涕眼睛长流,像哀痛至急了,如丧考妣了。

瘾君子都这得性,瘾上来啥都不顾了,小辫子上前小声问着:“抽的还是扎的?”

“我溜的。”鼻滋哥道着。

抽粉、扎针、溜冰,吸食方式不一样,找刺激的货更不一样,辫子兄弟很有诚信地道着:“我没溜的,这段缺货……整点粉抽抽去去瘾,哎我说,你怎么能整成这样,没货不早准备啊……以前你从谁手里要?”

“快点快点……爷啊,我受不了了,给你钱啊……有啥来啥。”那人根本不回答,一把鼻涕一把泪抹着,小辫子抽了走钱,随手塞给那人一个小包。

却不料手塞进去拽不回来了,喀嚓一下子铐上了,小辫子吓得啊声尖叫,扮瘾君子的余罪一脚踹上去,骨碌碌一滚,得,那几位如狼似虎地扑上去把人压住了。

“呵呵……扮得挺像啊?哈哈……”鼠标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余罪,这瘾君子还真像,余罪边用前襟衣服擦着,边眨着泪眼骂着:“抹这么多芥末,能尼马不像吗?鼠标你狗rì故意的是不是,抹得老子睁不开眼了。”

鼠标自然有故意的成份,不理会他了,速战速决,卖小包的给抓到车上,浑身一搜,钱有两千多,小包四五个,身份证啥的那是绝对没有,还没准是不是本地人呢,被抓了之后就一言不发,苦大仇深地盯着这帮恶jǐng。

哎呀他妈滴,现在这jǐng察真jiān啊,居然扮瘾子抓人了,还扮那么像?走眼了。卖小包的兄弟痛悔地想着,不是哥不小心,实在是jǐng察太狡猾呐。

车开出不远,进了五里桥,泊在一处老城区,余罪下车叫着:“拖下来。

都没说话,两人押着,余罪二话不说,啥也不问,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啪,一直扇耳光,扇得手疼了才停下,边抚手边问着:“穷死你,全身才尼马两千块钱……说,想蹲几个月,还是想掏钱。”

一听这话,满脸鼻血的小辫子顾不上脸疼了,紧张地道着:“掏钱掏钱。

“我就说嘛,一挨耳光就懂事,明码实价,一万块,事情就在这儿了。十分钟办不了,直接押回分局。”余罪抚着手,扭头准备走了。

“办得了,办得了。”辫子兄弟知道碰上黑jǐng了,激动地道。

果真办了,辫子兄弟一个电话,还真有人送过一万块钱来,啥也没说,骑着摩托车来的,在巷口子一看到小辫子,唧扔了就跑。

时间只用了七分钟,余罪看着表,捡起了钱,四下观察,似乎看有没有监控,揣好钱,走到小辫子跟前,示意放人,几位兄弟这时候可傻眼了,这种找钱方式,黑得太不像话了?敢这么放人,不是等着自己进去吗。

没人敢放,余罪拿着钥匙,亲自解了铐子,一摆头:“滚蛋。”

小辫子如逢大赦,飞也似地跑了,余罪看着吓馁了的熊剑飞和豆晓波,没吭声,就那么互看着,孙羿上来了,吓得嘴唇哆嗦问着:“余啊,你特么还真敢?”

于得这么明显,把一惯于胡来的鼠标也吓住了,余罪却像没事人一样,拿着钱,示意着:“有什么不敢的,又没监控。要不,给你们再分点?”

算了,我不要了……我也不敢要了,众人一哄而散,谁也不敢拿了,反倒便宜了余罪,大大方方的揣兜里了。

工作从这一天就正式开始了,话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三年的jǐng营教育,恐怕不抵三天的胡作非为,有带头的,有顶缸负责的、又全部拉到小胡同解决,再加上余罪的蛊惑,很快大家都渡过了心理适应期,开始变本加厉地满大街抓卖小包的。

一周之内,从瓦窑路到万柏林、从和平路到华龙苑、从星河湾到到清源镇,据说都有贩小包的被一拔不明来历的jǐng察给堵了,这种人本来不怎么怕jǐng察,大不了搜上了一两克,判上几个月出来重cāo旧业。

可这拔jǐng察他们真怕了。什么也不问,抢东西、搜身,然后再揍一顿讹钱,有位卖小包的一周被抓了四回,讹了三万多,实在混不下去了,无奈之下,他想到的第一条出路居然是:

报jǐ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