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7章& 一夜疯舞

2017-11-25 17:48:34Ctrl+D 收藏本站

十七时开始,余罪在办公室里有点小激动了,他对着小镜子不止一次地观摩自己的容颜,结果不怎么好,两眼稍陷,那是这些日子累的,印堂发黑,那是这些日子忧的,老实说这种大把揣钱的日子并不那么好过,得提防着那些毒贩子黑你,又得算计着别让上面真查你,那可真叫做夙夜忧叹呐。

他出了办公室,到了洗手间,就着简陋的水龙头洗了把脸,然后凑和着刮了刮胡子,同上卫生间的几位分局的小警员,向他问好,那表情有点不那么自然,余罪知道自己的恶名怕也传到局里了,脚踩分局、刑警队两个单位,遍地抓卖小包的,告状的一大堆,在外人看来,恐怕他是个狗仗人势、中饱私囊的货色。

这种人再风光,也会让普通人敬而远之的。

一个不经意的发现让他郁闷了好大一会儿,他呆呆地站在楼道上,看着进出的警察同事们,看着匆匆来去的警车,看着这个肃穆的环境,之于他仿佛是一个天地牢笼的感觉,黑与白交织的网,他再怎么挣扎,也觉得那么的无力。

回到了办公室,他慢慢暂整理着自己的东西,警证、徽章、还有钱包里,和林宇婧的照片,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拉开了抽屉,放在了一摞奖章的旁边……对啊,奖章,他拿起了一枚放在手心,熠熠生辉的奖章,轻飘飘的,还真没有那根金条子趁手,这是很多抱着理想、守着信念的警察梦寐以求的荣誉,余罪却觉得,这之于他似乎是一份,不可承受之重。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从头到脚直到骨子里,就是一个只懂得吃喝嫖赌低级趣味的人。连作梦都是能让他梦遗的低俗故事,离崇高太远了。

那怕就之于个人感情,他知道自己也滥得要命,既控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更控制不住下半身的冲动。

他轻轻地合上的抽屉,把牵挂和羁绊全部锁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角色应该怎么定位,那就是:

本色

这时候,邀约的电话来了,他接着电话,下了楼,上了车,回庄子河换上了便装,然后直驱五洲酒店。

十八时三十分,穿过了各种交通阻塞,五洲在望了,此时的余罪驾着宝马,听着音乐,穿着一身西装,腕上扣着一块他也认不清字母的名表,嘴里叼着一支烟……说实话,他一直以来很喜欢这种装逼的生活,那怕就为了兜一圈收获一路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这个梦想没想到有一天实现了,而且是在组织的安排下实现的,他嘴上虽然不悦,可心里却也是真的喜欢,可以随意调人,可以随意拘留,可以随意放人,他不止一次的尝到了那种权力的味道,那叫一个爽啊,爽特么的心惊肉跳啊。

今天不会有什么心惊肉跳的事吧。

他接近五洲时揣度着,以他的特殊经历在揣摩着,应该没有,尝试性的接触,对方应该是委婉地给你好处,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被腐蚀。

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三白领导于部是怎么当的,余罪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三白于部,白吃、白拿、白日……这个笑话让他忍俊不禁,坐在车里自己倒先笑起来了。

姚曼兰审视着同行的三位女人,最后一次仿佛是临台一般,她检视着,把高个女孩裙边,哧声,撕了五公分,若隐若现的大腿露出来了,那女孩做了个鬼脸。

第二位,青春靓丽型的,梳着清纯的挽发,姚曼兰伸手,挑乱了她几丝头发,斜斜地飘在额际,那女孩愣了:“兰姐,不就陪个酒么?这什么意思?”

“太清纯了,会让男人有距离感。”姚曼兰道,又看上了第三位,童颜、豪胸,靠这张脸蛋可是拉到不少赞助和投资,小姑娘做了萌萌的姿态问着:“兰姐,那我这样的,会不会让男人有负罪感。”

“不会,只会激起男人的发泄**。”姚曼兰笑着,把这妞的颈上的扣子,解开了两个,若隐若现,雪白一片。

“听好了,这是一个特殊任务啊,不要抱着什么目的和他讲话,就玩……吃饭,喝酒,一会儿一起到kt唱歌,反正怎么嗨起来就怎么玩……大家可以尽情地放纵一下。”姚曼兰道着,三位姑娘都来自影视公司,一般对付赞助的企业老总或者投资商,才用这种高规格的待遇,高个子的薛妃问着:“兰姐,您这意思包括献身吗?”

“看感觉吧,怎么了,你迫不及待?”姚曼兰道,惹得众女一阵好笑,那豪胸的凑趣问着:“是不是一位帅哥啊?要是帅哥我就主动献身。”

“不算帅哥,不过据我观察,应该是个猛男。”姚曼兰笑着道,后面那位刚说了句我喜欢猛男的话,她嘘了声,看到了来车,领着众女迎了上去。

哇塞,下车的余罪都忘了摁锁车门的钥匙了,婷婷娉娉摇曳而来的姚曼兰,身边还围着三位女孩,在第一视线里他注意到了一位高挑的、一位胸大的、一位好清纯的,一刹那把他心底最阴暗地方的想法都扯出来了。

组团来勾引我?我靠,这女的是个极品啊,太了解男人了。

“我就知道你见面会被惊呆的。”姚曼兰温婉地站在车前,对着他吹了个轻佻的口哨,余罪嘴一歪呵呵笑了道:“这阵势想不被惊呆也难啊。”

“我的胃口太小啊,所以就带了三位姐妹一起来吃你哦。”姚曼兰表情极其丰富说着,两眼睁着好大,水灵灵地盈盈看着余罪问:“你不会心疼吧……我说饭钱啊。”

“疼倒不疼,就是有点心跳加速啊。”余罪抚了下小心肝,既俏皮又不拘谨,完美地诠释了一个男人的贱性。

几位女孩都哧哧笑了,不过都是经过大场面的,姚曼兰一介绍,高个子的薛妃、大胸的金丽华、清纯的张青青,各自称呼着余副局长,大大方方地握手介绍,这一行呐,簇拥着余罪和姚曼兰两位,说说笑笑地朝酒店大厅来了。

挽着余罪胳膊的那只小手啊,姚美女,柔若无骨呐。另一边那位奔放的豪胸妞,对,叫金丽华来着,胸怎么老往我胳膊上蹭啊,蹭得我都快起反应了,被姚曼兰拉着张青青,清纯里带着一丝暧昧,说话好像还很腼腆,这么羞涩地看我,怎么像求射的眼神啊……哦哟,还有那么高个子的,薛妃,说话是标准的京片子,余罪瞅空搭讪问:美女,你哪儿人?美女笑眼一眯回道:你猜

哎,余罪开始理解党员于部被拉下水的那种心态了,不是革命意志不坚定,实在是美女太热情呐。

书上的话都是骗人滴,最起码柳下惠那个故事就是骗人的。能坐怀不乱啊,那是因为他没经过这阵势。

这不,姚曼兰坐东,拉着余罪坐他身边,本来余罪还稍有推托,不过姚曼兰颇是知情达意,除了称呼帅哥,其他一概不提,那几位美女嘘寒问暧,添茶的、擦杯的、斟酒的,莺莺燕燕,你说帅哥好,她说帅哥请,真个是关怀备至,温柔无边呐。

难道这是要把我灌醉?余罪一见服务员端上来的几瓶小茅台,心里暗暗地

不过马上他发现自己见识太浅了,灌酒太低级了。

姚曼兰举杯邀约,一是姐妹们前段时间辛苦了,今天凑个热闹,请请大家。二是向大家介绍一位帅哥,我朋友啊,钻石王小五,详细身份不告诉你们,你们谁有本事就追吧,保证你们追到不后悔……众妞媚眼乱飞,举杯和余罪套着近乎。

高个的薛妃说了:“帅哥,不是兰姐的男朋友吧?逗我们吧。”

余罪赶紧说不是不是,薛妃说了,那不是我就有机会了,来,先于一杯。

这杯方尽,童颜巨胸的金丽华也凑热闹了,我们几个是姐妹啊,我也敬帅哥一杯。光敬不行,薛妃拉着来交杯酒了,一起哄,余罪倒比那妞还放不开,羞答答地勉强来了杯。

又一杯方尽,张青青也来了,背后揽着,那么若即若离,酒递余罪的嘴边了,哎哟,这爷们的面子薄啊,不好意思不喝啊。

众女人嬉笑声中,余罪难胜酒力,姚曼兰拍着桌子仿佛生气了似的训丨着:“淑女啊,姐妹们,别把我朋友吓着。他不爱多喝酒。”

训丨了众女句,她又关切地问着余罪:“帅哥,不好意思啊,她们经常有这种场合,习惯了……不能喝少喝点。”

“那就少喝点,我还真不太行。”余罪谦虚道。

不过旋即他发现谦虚还是有好处的,菜方上桌,那几位吃着就开始行酒令了,话比较文雅,喝酒却相当豪放,一把骰子一盘六小杯,三圈下一瓶,几位姑娘面不改色,谈兴颇浓,这惊得余罪讶异地看姚曼兰,即便是知道她的身份,也很难想像她手下居然酒将如云。

“都是朋友,就当出来聚聚嘛,玩开点,她们经常上酒场,千万别跟他们客气啊。”姚曼兰飞着媚眼,拿着公筷,给余罪挟了只虾,笑着道。

“这个我还真不行。”余罪谦虚道,看这架势,想放开也不敢啊,他知道自己酒性不咋地,喝多了耍酒疯那就糗大了。

“那你随意喽。”姚曼兰接着姐妹递过来的骰盅,和青青猜着骰点,向着薛妃使着眼色,这个眼色是即将冷场,让姐妹火速救援的信号,两人猜酒间,那薛妃抚着玉手提议着:“喂喂,姐妹们,活跌一下气氛,天天坐办公室闷死了……下面的酒司令我来当,一个讲个笑话……不过提前说好啊,淑女啊,不能讲黄段子,即便非要黄,也必须含蓄点。帅哥,要不你参与一下互动?”

“要讲不笑怎么办?”余罪笑道,这场合,要把李二冬拽上就好了。

“讲笑我们喝,讲不笑你自己喝啊,敢不敢挑战一下?”薛美女握着拳头,鼓励着。

“好啊,没问题,不过我估计我是喝的水平。”余罪谦虚道。

那好了,众人催着从大姐开始,姚曼兰刚要开始,薛妃提醒着,必须淑女啊,有违禁字眼,马上罚酒,姚曼兰不屑地一捋袖子,开说了:“据说今年安全套龙头企业杜蕾丝厂家要请国足某某代言广告,广告词已经内定,你们谁知道是什么?”

不知道,三位美女像在微笑,姚曼兰回头问余罪:“帅哥,你知道吗?”

“是什么?”余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广告词是这样:想射,就是射不进去。”姚曼兰微笑着说出答案来了,余罪听得一噎,那几位美女呲笑,一笑姚曼兰得意道:“淑女们,喝吧。”

余罪笑着拿了酒,喝了。这情况延续的不错,张青青第二位被推上台了,她清清嗓子道着:“我刚参加工作时候是当文员,有一次给经理写市场报告,经理一看就说了:上半部较丰满,有两点很突出,可惜下半部有些毛躁,并有一个漏洞,水份太大……经理这么不高兴,可怎么办呢?”

“老套了,老套了,这故事谁笑得起来,罚酒。”薛妃明显听过了,倒着酒,她美目眨着问余罪:“帅哥,你知道答案不?”

“应该是日后说吧?”余罪道。

“哇,帅哥你太聪明了,这都难不倒你。”

众妞噗哧一笑,猜中了,张青青看都笑了,想赖酒,不过,金丽华搂着,这大杯子非灌进去,一旁薛妃向姚曼兰使着眼色,两人已经是心领神会了,看着笑吟吟的余罪,这样子嘛,肯定也是性情中人。

测试到了这一点,底线就开始放底了,金丽华的故事是医院找“13超”,结果是女医生写h超写错了,让患者大吼:你这个h叉得太开了吧。

一桌皆笑,姚曼兰直斥金丽华黄了,金丽华争辨着,是字母,不是那个部位啊。

协商结果,照罚不误,轮到薛妃时,她讲了个穿越三国的故事,传说黄盖密书降曹,曹丞相回书信盏一封,只字都无,黄盖不解,交给诸葛军师,军师翻遍信盏才发现弯曲的毛发一根,然后他捻着毛发闻之概然大叹:曹孟德回信是:这是阴谋(毛)。

那薛妃讲得绘声绘色,听得余罪喷了口饭,这个勉强过了,众女浮一大白,然后期待地看上了余罪。

余罪看出来,这其实是一个缓冲,用于消磨生份,拉低底线,这种场合倒没什么顾忌的了,他笑了笑道着:“那看来我非讲一个了,不过……”

“没有例外啊,不许讲黄段子。最起码面上不能有啊,对不对啊,淑女们。”姚曼兰提醒着。

“对呀,难为帅哥一下下,讲不出来喝一盘啊。”薛妃逗着。

“ok,我也讲个医院的段子,精神病医院,里面关了个精神病人,有狂想症,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小孩,他的理想就是拿把大弹弓子,把邻居家玻璃都打碎,什么时候医生问,他都是这样,这病没好……突然有一天,医生问他想回家于什么,嗨,这次变了,他说想回家找个女人。”

余罪严肃地讲着这个故事,众女听得好像不像笑话,余罪接着道着:“医生一听话变了,他高兴了,以为治疗有效果,继续问,找个女人于什么。病人说,和她结婚啊;医生高兴了,这说明思维正常了,又问了,你知道怎么叫结婚,病人说了,我把她领进屋里,然后把她摁倒在床上,撕了她的衣服,脱了她的裤子,然后再拽她的裤衩……问到这儿,医生觉得这个病人已经是个正常男人,准备给他办手续,打发回家……在准备办时,他又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把女人裤衩扒下来之后,准备怎么于?”

哇塞,这倒不黄,太露骨了,众女脸色讶异,看着余罪,这个男人好像不流氓,有点变态。

姚曼兰也有点尴尬,没想到余罪这么直接。

余罪笑着道着:“精神病人很兴奋地回答:我把她裤衩上的松紧带抽出来,做一个大弹弓子”

说完了,余罪笑眯眯地看着诸女,先是薛妃脸红耳赤,喷笑了,跟着几人全部哈哈大笑了,这故事讲得脸红心跳,却以爆笑收场,效果奇佳,连姚曼兰都有点意外,先自斟饮了几杯,众女心甘情愿认罚了这杯。

人到兴处,酒到酣处,就不觉得时间的流逝了,吃了一个小时,喝了一个小时,一顿饭花了两个多小时,余罪所喝不多,不过把美女们的酒兴逗得可不少,起身时,那高个子的妞薛妃可有点踉跄,姐妹们扶着,没事,她非要揽着余罪呢。

为啥啊,投缘呐。

就是投缘啊,这才几点,不到九点,要不兰姐咱们唱歌去。

是啊,唱歌去……踉跄下楼,余罪要结账时,早被姚曼兰提前刷卡,他好一阵埋怨,姚曼兰却是顺水推舟邀着,今天玩得高兴,姐妹们看样子都喜欢你,要不请我们唱歌去,反正时间还早。

于是众人环伺,你邀我请,揽着的、挽着的,余罪不知道是酒意还是惬意,抑或是男人的面子是作祟,明明知道有点不妥嘛,可嘴上说的:好啊走。

姚曼兰带路,余罪驱车跟着,车里坐了几位叽叽喳喳的妞儿,在选着地方,居然还有人很遗憾,橙色年华给封了,否则那里可就不二之选了,余罪听得心里暗笑,看来娱乐场所被封的事以后不能多于,瞧这多不方便了。

众人商量,又征询了姚曼兰,选定的地方居然是桃园公馆,又一次让余罪大呼巧合了。看来这个圈子,并不大。

“那不是会所性质吗?能唱歌?”余罪问副驾上的薛妃。

“会所肯定提供这种场合,而且他们音响效果好。”后座的金丽华道。

“哦,我还真没去过。”余罪眼不眨地撒了个谎。

“那帅哥,你去过哪儿,要不你挑一个?”薛妃道,余罪客随主便,不过这么云淡风轻的样子,仍然是引起了诸女的好奇心,三位妞咬着耳朵说着什么,旋即又是吃吃地笑着。

“几位,笑什么呢?”余罪问着。

“我们在猜你是什么身份。”薛妃笑着道。

“猜到了吗?说说看。”余罪问。

“嗯,制片人……肯定是制片人,否则兰姐不会这么上心。”薛妃道。

“错了,谁还来。”余罪笑道。

“是那儿来的老板吧……看你这条领带的品位就知道,现在越低调的越是土豪啊。”金丽华羡慕地道,兰姐身边围着的,应该大部分都是土豪。

“错了,继续。”余罪笑道。

“我觉得是领导于部,就是有点年轻了,不过应该领导。”张青青说了。

这是最接近的答案,余罪笑而不答,那两位追问着:“你怎么知道是领导于部?”

“只有领导才能这么有内涵,拽了女人的内裤,还顾得上扯皮……扯皮筋啊,哈哈。”张青青笑道。

众女一阵放肆的大笑,等走到桃园公馆,已经是亲密无间了。

不过旋即余罪又被那场合震惊了一下子,进门厅,电梯把众人直送到了九层,外面不闻丝竹的安静环境,一进去才知别有洞天,疯狂的d劲爆的架子鼓,眼花缭乱的调酒,男男女女已经有二三十人,有唱歌的、有在灯光阴影里拥着小叙的、更有舞池里拥着,贴得很紧在热舞的,来往穿梭的服务生,清一色的兔女郎打扮,端着或浅或深的酒杯,供着消遣的客人取用。

跳起来啊,跳起来啊……几位美女仿佛在释放一般,人进门已经随着音乐甩头的、扭臀的,兴奋了。

“喜欢这环境吗?”姚曼兰附耳道。

余罪笑了笑,附耳回道:“就是有点乱。”

“不乱怎么放松啊,这儿可以尽情地玩,相互间都不怎么认识,美女可多喽,看你的本事喽。”姚曼兰附耳小声道,一股子微微馥郁味道,她所指之处,不少衣着鲜艳,亮着白胸长腿的妹子,她揶揄地介绍着,不少都是找刺激来的富家女,很空虚寂寞哦。

那浓浓的挑逗味道,余罪岂能不解,这一时间多说却是无益了,姚曼兰拉着余罪,顺着滑进了舞池,带着余罪笨拙地跳着,渐渐地余罪在脂粉香阵中,找到了那种放松的感觉,其实这里舞步没有规则,随心所欲而已。

渐渐地,他在不断的舞伴更迭中找到了快感,哎呀尼马的,这地方真开放,跳着跳着摸一把,扭着扭着抓一下,那妞们一点也不介意,余罪看了几眼就学会了,摸了妃妃的腿一把,抚了丽华的胸几下,搂了青青的腰几回……越流氓还越玩得嗨似的,真特么爽。

渐渐地,放松趋向了放纵,余罪眼睛的余光扫到了,有人在舞池后较暗的角落里,激吻着,互摸着,动作幅度那叫一个大,还有玩得更嗨的妞,嗖嗖嗖把衣服直接扔了,穿着三点式,酥胸玉臂,白着耀眼。

哎呀,怪不得桃园公馆数年不倒,真特么是个好地方。

大汗漓淋的余罪兴奋到激动,这活春宫可也不多见,他稍歇时,那几位环伺的美女可没闲着,薛妃上来拉他,姚曼兰端着酒请他,清亮着鸡尾,杯沿上插着橙片,诸女跳得累,围上来一人一杯,余罪也跳得爽了,端着酒杯一饮而尽,清凉的感觉,舒爽到喉间。

“来嘛,我教你狐步。”薛妃拉着余罪。

“节奏太慢的了,哥特金属,适合劲爆点的。”张青青道。

“那甩臀舞啊,看我的。”金丽华嗨起来了。

她蹦到了t台上,翘臀做着大幅的甩动动作,惹得一阵口哨声起,金属乐的声音节奏越来越强,那舞池中男男女女仿佛听到了音乐的感召,在疯狂地扭着,在疯狂地甩着头,在疯狂地抖擞着全身。

或许不是音乐的感召,姚曼兰慢慢地靠近了吧台,向在抹杯子的马铄使了个眼色,马铄笑意盈然,他看到了,那疯狂的舞池中间,余副局长也像着魔一样,在甩着、在扭着。

两人没有交流,接下来的故事不需要安排了。

一个小时后,就有人迷糊了,一对男女,在通向卫生间的甬道里,迫不及待地要啪啪了,如果来得及,服务生会把人请到房间,如果来不及,只能等人家办事喽。这本身就是个寻找刺激的派对,用疯狂来填补空虚和寂寞,包括这种最原始的发泄。

对了,派对是马铄马老板安排的,他做服务生唯一的原因,就是防着专请来的美女也迷糊了,抱错了人。

两个小时后,马铄开始惊讶于余副局长的耐力了,居然还在跳,那挥汗如雨的样子,显得格外疯狂。

他手指勾勾,向姚曼兰使着眼色,姚曼兰进了舞池,躲闪着那些咸手的乱摸,然后暗暗地拉了拉正疯舞的薛妃,这时候已经不需要矜持了,薛妃拉着余罪,边跳边滑出舞池,贴得很近,她使着眼色,手一指角落沙发上缠绵的一对,指指他,指指自己,挑恤的眼光……来吗?

余罪有点晕头转向,抱着这位高个的妞,连摸带啃,两人向门外退去,热吻在走廊里,一个热吻挑得浑身燥热,吻间那不多的衣服的短裙已经被扯了一半,薛妃兜着余罪,整个人缠在他身上,指指一间房间,余罪抱着美人,剽悍地一脚踹开了门,啊啊几声,房间里已经然是疯狂起来了。

不多时,马铄一手揽着青青,一手揽着金丽华,这两位跳得好嗨,缠缠绵绵要抱着马铄了,揽着两人到了房间门口,一手一个,进去吧……然后马铄长舒一口气,听着房间里惊声尖叫以及啪啪啪的激烈节奏,哑然失笑了。

“便宜这小子了。”他默然听了一会儿,慢慢踱步离开了,回到环形隔音的派对舞池,吧台边上,姚曼兰斟着一杯鸡尾,看着他,相视间会心地在笑。

时间已经指向了零点,舞池的疯狂渐近尾声,可今夜的疯狂,却仍然在继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