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3章& 百密有疏

2017-11-25 17:48:31Ctrl+D 收藏本站

“根据我们近一个月来的缜密侦查,汇报情况如下……”

史清淮作为省禁毒局临时主持日常工作人员,和总队万政委向国办九处来人,详细汇报着:

整个汇报以羊城新型毒品案侦破为分界岭,在此之前,新型毒品吸食在五原发生过十一起致命案件,在羊城以沈嘉文、傅国生为首的贩毒团伙被打掉之后,五原及邻省毒品市场,新型毒品案发量整体呈下降趁势。

不过这个好势头维持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又死灰复燃了,而且是一种低毒、高效、微量的配剂及粉酚颗粒,到现在市场上已经流传神仙水、大力水、嗨**等数种售价低廉,样式不一的含毒制品,据省法医鉴证中的化验,大部分含毒制品均含有高纯度的伽玛-羟基丁酸、氯胺酮,相比于大案之前的样品比对,无论从纯度上、作工上、包装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对,进步,这个褒义的字眼虽然不怎么恰当,当恰恰是事实,晦明晦暗的屏幕光线中,省厅多功能会议室林散地坐着十数位,没人对这个用词提出异议,屏幕上一页一页放过,从两年多前粗制的玻璃瓶、管剂,已经发展到现在的铝管封装,做成香烟、嗅盐、香水瓶子等等十多种样子的含毒制品,极具伪装性和隐敝性,据说在现在会所,像这种类似伊奈尔香水瓶子的玩意,售价不菲,而且仅供会员。

这是所有警察都不愿意看到,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那就是:打击的力度越大,犯罪的升级越高。

“接下来,我大致汇报一下我们接手禁毒局工作的情况。”

万瑞升给了各位一个缓冲的时间,缓声道着:“……在省厅的统一部署,市局的大力配合下,加上昨天晚上的清扫行动,我们总队近一个月累计对全市进行大的扫毒行动,计九次,抓获各类涉毒人员13名,缴获各类含毒制品累计九点四三千克,种类不一,植物类毒品占百分之十七点三,与以往相比,呈下降趋势,不过总体看来,化学类毒品的状况依然堪忧,全市大部分娱乐场所都有或多或少的涉毒行为,这个情况,和国办同志预计的相差不远,我们也怀疑,在五原周边地区,可能存在一个制贩一体的毒品加工厂………”

都有这个怀疑,但都无从查起,总结了近一个月来的行动,对市场的清扫,对贩吸人员的排查,对全市部分环境的取样调查,结论是:继续深入调查。

万瑞升的汇报水平许平秋从来不担心,从政工到政委,玩得就是嘴皮,是位深得屡败屡战精髓的人物,果不其然,他滴水不漏的汇报,以“基本属实”、“可能存在”、“深入调查”等等为字眼的措辞,让国办那几位也大皱眉头

听取汇报间,许平秋不时地看着时间,此时的时间已经指向九时,他在想,外面行动应该已经开始了。

可仅仅是一个开始,离结束还有多长路程,他却无从揣度,这个谜面刚刚托出,谜底还有多深,涉及的人员还有多少,可都还是个未知数啊。

“……此次前来,部里对九处作出了三项要求,大致如下:”

“第一,要尽快查出内部泄密人员,查清犯罪事实,给予严惩。”

“第二,要尽快追捕潜逃人员,那怕他曾经是我们的人,也不得有任何的姑息和迁就。”

“第三,要尽快查出毒源的所在,争取在第*个世界禁毒日之前,为此案作一个圆满的了解。”

国办的那位处长,在总结之后作着指示,言辞凿凿,明显对西山省厅的拖延和迟缓动作不满,与会的市局长王少峰,有点同情地看着老同志一样,这种狗拿耗子的事,他真想不通,为什么许平秋总是愿意揽着。

许平秋失态,他人在会场,心却不知道飞什么地方去了,居然下意识的掏着烟,在这个很不适宜的场合,点上烟开始吞云吐雾,直到崔厅长猛咳了几声他才惊省,赶紧地掐烟。连声说对不起。

等对不起说完,把有点忿意的国办李磊处长气得再继续讲话,却把词给忘了,他忿忿地把稿子一扔,直接脱稿开始发言了,强调的一句是:各参案单位务必令行禁止,不要搞小团队那一套,在必要的时候,第九处将在人员、装备上,给予地方全力支持……

这一句明显地让王少峰也有点反感,一个泄密事件把禁毒局正常工作都停了,本身就让业内颇有微词,而现在,又有伸长手搞桃子的嫌疑了,他默然地瞥眼看老许时,老许的脸上泛过一丝狡黠的笑容,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想到了这样一种可能:

老许的小动作应该早开始了,以他这样言行不一的人,场面上汇报的话,千万不能相信……

会,仍然在没有结果地继续着,不过新东西还是有的,最起码第九处带来的移动式毒品检测装备,还是很受地方欢迎的………

九时整,载着余罪的一辆车,驶出了市区。

昨天持续到凌晨的扫毒行动余罪参加了,开发区又网回了一批瘾君子,搜了一大堆瓶瓶罐罐包包,全部收押开审后他回去休息,已经是四点多了,八点多上路,一路上直打哈欠。

五一节呐,市里的庆祝活动不少,广场上组织了一场工人音乐会,据说晚上还要有活动,这节日过得可怕啊,那里都是人,驶车出行不比步行快多少,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转出市区,上了高速,车速提起来了。

开车的居然是李冬阳,这个匪恶分子对余副局长那叫一个恭维有加,毕竟是人家把他捞出来的嘛,马铄坐在副驾,偶而回头看余罪,似乎被他那哈欠感染了,也觉得老困了。

“余副局,您这……不会真有瘾了吧?”马铄终于忍不住了,出门询问道,这哈欠鼻涕齐出的,真像犯瘾了。

“没有,昨晚扫毒行动,忙了大半夜,哎哟喂,这活真特么不是人干的。”余罪叹道,靠着车座,好疲惫的样子。

马铄和李冬阳犹豫地互视了一眼,这行动知道,又折进去不少认识的人,马铄刚要询问,余罪却开口了,直道着:“别开口求情啊,那帮特么的太不长记性,这才放出去多少天,又犯了,再让我说情,我都不好意思张口了。”

“那能呢,真犯事那怪他们运气不好。”马铄笑道。

那些卖小包、吸食被抓的,不管是警察还是毒贩,都不会同情这种炮灰的,只要有钱有货,从来就不缺这类前仆后继的。

“余副局,今天是这样安排的,大槐树影视公司投拍的一部古装剧今天开机,场面肯定不错,我带您观摩观摩去,只当给曼兰捧捧场了……然后咱们到南寨高尔夫球场里玩玩,中午呢,一块吃个饭……赶着天黑一准回来,您看怎么样?”马铄回头问着。

“古装剧?”余罪愣了下,和想像中相去甚远。

“嗯,宫斗加武斗,很吃香的,怎么了?”马铄愣了下。

“又不是黄片,有什么看头?”余罪不屑地道。

马铄一愣,然后和李冬阳相视哈哈大笑,余罪也笑了,其实吧,男人间真没那么生份,这不,找到共同爱好了。

一路前行,安安稳稳,到了距离南寨高尔夫不到七公里的拍摄地,那场面着实让余罪震惊了一下下。

去了稍晚,已经开拍了,姚曼兰挥着本子,在场上似乎像个剧务类的人物,两台摄像机,一高一低,还架着吊车,剧组围了一圈,服装窝了一堆,演员站了一群。

剧目一:狭路相逢,一女侠和一猥琐老头相逢了,拍摄场面没配音,不知道因为啥,就于上了,哦哟喂,一个使拐,一个使剑,使拐的虎虎生风,用剑的武姿曼妙,拼了几招,吊绳一架,哇塞,那女侠飞起来了,一招天外飞仙,把猥琐老头刺了个透心凉。

剧目二:仇人相见,两个门派于上了,刀叉剑戟、男男女女、砰砰嘭嘭、在一处山谷打得不亦乐乎,一剑,戳死个女的,那女的捂着肚子,比**还激动的表情;一刀,砍死个男的,那男的像被强暴一样惊恐大叫,打着打着打到最后,跑上山包的人急了,端着好大的石头砸人,却不料那位武功高强的女侠,蹭蹭两剑,剁石如切菜,把比她还大的石头块,削成几掰了……

余罪看得耷拉嘴唇了,这尼马神剧实在挑战人的理解力了,怎么就从头杀到尾,揍没看明白呢。

不对,他好像看明白了点东西,那逼真的石头块,怎么着尼马就被削成两掰了,这假做的,现场都不太看出痕迹来。

对,假的,都是道具……他脑海里意外地浮现起了那次走麦城,替毒贩运货的经历,如果用道具的手法制作成藏毒的工具的话,可能吗?似乎非常可能,一车几十吨炭块,有那么两三块非常逼真的假,谁可能发现呢?

一念至此,他头脑一下子兴奋了,影视、大货司机、煤炭运销、制毒藏毒,似乎那关键的节点,可以以一种想像不到的方式联结在一起,毕竟运输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而西山省外运的,煤炭每年数以几千万吨计,再细致的查毒,也查不到那儿啊。

咝……余罪开始吸凉气了,一种莫名兴奋袭来,每每他接触到真相的时候,似乎都有这种感觉。这一次寻觅的时间最长,他无数在脑子里想过,最终的毒贩可能是个什么样子,可能以什么匪夷所思的方式贩运,每次也均以失败告终。

而现在,他感觉自己快触摸到真相的边角了。

“嗨,余副局……”

“怎么了?”

马铄凑上来了,连问两句,吓了余罪一跳,紧张间赶紧收敛形色,笑着道:“你说怎么了,被你们这古装戏雷到了。”

“现在啥剧都不卖座,就闹剧还有人看看,热闹呗。”马铄笑道,递给余罪一听饮料,余罪拧着盖子抿了口,很不解问:“我说,就这剧集,能挣到钱

“靠这个剧,可能挣不到钱;可没有搞剧集的草台班子,那是肯定挣不到钱,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既然存在就有他的合理性,否则谁疯了,往这儿烧钱啊。”马铄道。

现在这个环境,不是内行,你看不懂的事太多,或许这玩意里头玄机不少,余罪没细问,笑了笑,他看到了古装戏里的一位妞,正拿着听雪碧喝着,周围一圈人补妆,那样子说不出来的异样,但更没想透的是,此行的目的好像很不明确,他问着马铄道着:“马铄啊,你叫我出来,就看看这玩意?还不如在家睡觉呢。”

“别介甭光看剧啊,看剧组里,那个妞能看上回头我介绍给您。”马铄笑着道,给了余罪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刺激得余罪噗声喷了口,哭笑不得地道着:“哟,除了古装戏,这儿还真搞肉戏?”

“这样说吧,这里的女人,上镜,得靠演技;但要上位,就得靠床技了……她们还真不介意,绝对服从剧组的安排。”马铄得,声音几不可闻,几乎是附着余罪耳朵讲的。余罪呲笑得眯着眼了,笑了半晌摆着手道着:“得了,你以后别操这歪心了,好像我自己解决不了生理问题似的。”

“呵呵,这不是给你找点孝敬啊……嗨,余副局,千万别生气,那我不搞这个了,这样,回头咱们到高尔夫球场,给您介绍几位大佬认识一下,他们个顶个关系都不简单,没准那位将来就帮得上您了。”马铄道,拉着稍有不情愿的余罪,和临场休息的姚曼兰、薛妃几人聊了几句。

不得不承认,这里的女人床技不赖,演技也不错,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侃侃而谈,姚曼兰算是知情达意,还把高个子的薛妃安排着,送马铄和余罪两位到高尔夫球场,说是中午会餐后,下午还有个联欢活动,一定邀着余罪赏光。

这咋就怎么这别扭呢?

对呀,别扭,就特么一位小分局长,还是副的,一个小科级于部,在市里,随便扔块砖头砸几个人,身份职务都不比科长差。可偏偏就这身份,在这儿受到尊祟,让余罪有点受宠若惊。

车上吧不用说了,薛妃变着花样逗余副局开心,还暗示着留个电话啥地,下车的时候挽着余罪的胳膊,宛如一对情侣,直进了高尔夫球场那个显贵名流的圈子。

更别扭的来了,碰到熟人了,魏锦程在场,逮了个空小声问余罪,哟,可以啊余局长,什么时候和潘总拉上关系了?余罪诚实地道,我根本不认识那位是潘总。魏锦程不信了,指着余罪说又装,余罪直接回敬:滚

打发了这位,又发现一熟人,陪着父亲的栗雅芳居然发现余罪了,惊得酒杯差点摔了,她放开父亲,凑到了余罪身边,审视着薛妃,然后酸酸地问:哟,余局长,女朋友啊。余罪愣了下,故意刺激一般一指薛妃道:炮友,刚认识没几天。

气得栗雅芳可不客气,哗声半杯酒直泼到余罪脸上,然后蹬蹬蹬走了,生气了,把马铄和薛妃吓了一跳,赶紧上来替余局擦着,关切地问怎么回事,余罪轻描淡写地道:没事,我砸过他们家车,光砸没赔钱,记恨着呢。

这话听得薛妃一愣一愣的,马铄却是知道余副局的风格,直竖大拇指,他说了呀,还是余局霸气,这事也就您敢于。

“你少拍马屁,我特么霸气?我生气行不行啊?大过节的,到这地方扯淡,有什么意思?”余罪真是有点生气了,马铄陪着笑脸,又是认错,又是安抚,还使着眼色,让薛妃处处小心陪着,余罪却是不好驳人家的殷勤,只得硬着头皮支撑着。

在高尔夫休息区足足呆了两个小时,大部分时间是看别人聊天,小部分时间是吃饭喝酒,席间余罪才晓得,这是给古装剧赞助的各位投资商,居然都是看在京城来的潘孟老总身上,这当会余罪可认准潘总了,又一次颠覆他心里能富人的描述了。

就一位二十郎当、三十不到的年轻小伙,穿着球服,穿梭在显贵的人群中,一边敬酒,一边致谢,至于余罪自然是不够格的让潘总敬一杯酒的,余罪有这种自知之明,默然躲在角落里和薛妃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对马铄的搭理也不多,他一直觉得别扭,那种别扭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

“马铄,我说你今天是故意消遣我是不是?”余罪放下盘碟时,稍有不悦地问马铄。

边吃边道歉的马铄仍然是诚惶诚恐的表情,轻声附耳道着:“我怎么敢呐,您说吧,想攀结那位土豪,我帮您介绍,那位,燕登科,报业老板,和你们局长能说上话;那位矮胖子,周森奇,咱们省有名的煤焦老板,给闺女一个亿嫁妆的就是他……那位魏锦程,桃园公馆的幕后老板,是位低调富豪,我和他最熟悉……这些人,在你们公检法里,大部分都有关系。”

“去去去……我往上升,还需要脱裤子放屁找他们?”余罪不屑道。

马铄惊省了,点头道着:“哦,也是,余局这么年轻有为的,还真不多……其实就是场面,认个脸熟,以后什么时候办事说起来,那回那回在一块吃饭不是……来来,我敬余局一杯,薛啊,你也敬一杯。”

“那你到底于什么的?都认识?”余罪端着酒杯,随意问了句。

“对,我是他们的供货商,当然都认识了。”马铄神秘一笑,碰了碰杯,和余罪一饮而尽。

吃完饭,继续聊天叙旧,有玩场地高尔夫的,有姚曼兰带来的一群姑娘,陪着客人在二层三层玩保龄、打台球的,余罪这回可是难入戏了,坐在椅子上休息的时候,糊里糊涂就睡着了。

一睡着,端回饮料的薛妃可哭笑不得了,别人求之不得的攀附机会,这位副分局长还愣是睡着了,她蹑手蹑脚找到了正和魏锦程、姚曼兰几个聊天的马铄,悄悄示意了下。

哦哟,余副局头一点一点,睡得那叫一个香,连砰砰嘭嘭的保龄声音都听不到,马铄愕然回看薛妃时,薛妃撅着嘴,似乎尚有不悦,陪这种客人,可真没什么指望,马铄笑着示意着:“这个客人比其他人都重要,今天的主角是他

薛妃愣了下,似乎不信,马铄却是不多讲了,直催着:逗他玩玩,放心,保证你吃不了亏。

纵是不愿,薛妃勉为其难的又和余副局坐一块,可连她也纳闷的是,别人在忙着递名片,叙旧,忙着结伴玩,特别是那圈打高尔夫的,陪着潘总那叫一个热闹。可马铄口中的这“主角”倒好,就那么坐着睡了两个小时,等醒来一抹口水,这个私人小聚,已经接近尾声了。

然后就到回程了,薛妃回到了影视圈那群姑娘里,余罪知道她是位媒介的角色,没有在意,只是一天了都没看清,马铄在这其中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似乎还真像他所说的“供货商”,好像和在场大部分土豪,都熟悉。

“请请余副局,实在对不起,招待不周,不知道您不喜欢这种场合。”马铄把余罪往车里请,殷勤地邀着:“要不,您试试我这车?剧组新购的奔驰商务,手感相当好……试试?冬阳,下来,让余副局试试,要喜欢就开着玩去吧。”

那秃嘴暴牙的李冬阳赶紧跳下车,点头哈腰请着余副局上座,男人嘛,看到靓车和美女,都忍不住手痒想摸摸,余罪坐到了宽敞的驾驶位置,副驾上的李冬阳殷勤地给放着音乐,后面的马铄已经递过饮料来了。

果真是好车,起步强劲,动力澎湃,过个坑洼根本没有什么感觉,高速不经意轻踏油门就飚到一百四了,比分局最好的那辆现代越野不知道强出多少倍,舒适性就更不用说了,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就到市区边上了。

绕着进市区,已经晚六时了,马铄安排到桃园公馆,吃完饭再把余罪送回去,李冬阳打着电话订餐,余罪仍然是别扭的感觉,这特么屁事没说,就吃吃喝喝了,总不能黑涩会这效率,什么时候和官场一样了,净扯淡么。

不过这个时候只能客随主便了,心揪的事还没有什么下文,他觉得马铄似乎要趁饭间跟他谈事,于是也按捺下去了,一路驶回桃园公馆,门厅口子马铄示意着李冬阳下车到厅里等着,示意着余罪把车往地下停车场开去。

“我说,马铄,你今天逗我玩了一路啊,嫌我工作太忙,给我找消谴。”下停车场的时候,余罪笑着道。

“瞧您说的,我还真不敢消谴您,找您,肯定是商量正事。”马铄笑道,指着停车位:“往后走走,37号停车位,那儿安静,谈点正事。”

“就吃吃喝喝了,什么叫正事……哎对了,你不是说,要谈什么生意?”余罪直接问。

“哦,这事啊。”马铄笑道,车停稳时,他抿抿嘴,呵呵笑了几声道着:“这事不已经办了么?”

吹了声轻佻的口哨,然后嗒声开门下车,车后相对的一辆车,毫无征兆地启动,后厢大开,这边的马铄拉开了后盖,刷声一抽盖着遮布,成包装的数箱东西赫然在目。

一个口哨,一个手势,下来了两位小伙,飞快地卸装的货,等余罪下来时,傻眼了,他看着这二十几件小包装箱子,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一指马铄悖然大怒道:“马铄……你狗日让我给你运货?我他妈…”

嗒,一声轻响,马铄随手一甩,一支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余罪脑门上,笑吟吟的马铄一瞬间凶相毕露,枪顶着余罪,眼光凶厉,丝毫不怀疑他根本不是威胁,余罪下意识地慢慢地举起手来了,慢慢地靠着车背,那种极度的恐惧袭来,让他这一时间,尿意甚浓。

千算万算,仍然漏算了,所有消遣都是逗他玩,就是为了回程这一趟危险的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