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9章& 忌器投鼠

2017-11-25 17:48:26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是以天计算的,而且越是大的行动在事前越显得波澜不惊。

5日,一队戴着环保检测臂章的制服男女出现在大东河流域,沿河走的,分批提取水样和土样化验,流域内的榆社地区是煤焦、化工、水泥等重工业的集中地,这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污水、土路、雾霾重重的环境,却有着装饰考究的小洋楼以及遍地行驶的高档轿车。

这就先富起的一部分人,是以重度污染为代价的,现在当地销路最好的不是什么工业产品,而是纯净水。短视和贪婪让这时原治污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老百姓说了,越治越污。

不过此行的目的却不在于此,大量的检测水样,土壤样本化验结果,从省环境检测中心,从市公安局法医监证中心,雪片似地飞往一个加密的ip地址。

这是国办第九处提供的,他们正在用最先进的检测手法,定位装置,逐步缩小着毒源可能存在的范围。

七日,从京城传回来的检测消息,根据浓度的稀释、渗入的程度,数条污染源指向了大东流上游的阁上乡一带,数据不会说假话,最重的污染源,就应该在这里。

可这里是个什么地方啊?

沿路而建的乡村已经被煤渣和矿渣包围,**年代的炼焦炉,污染了一批;焦炉被取缔后,炼铁的土高炉又林立起来了,土高炉也被取缔后,靠近高速的这里又找到了新的致富途径,煤价涨了,于是遍地的洗选煤厂又如雨后春笋般起来了。

反正就是使劲的污染,土地又不是自家的。

这一日下午,阁上乡精睿洗选煤厂迎来一群视察的豪车,据说老板要把洗选煤厂卖掉,开价六千万,就这价格,据说还是友情价。

乡长听说过老板是谁,五原城一位很低调的富豪,姓魏名锦程,因为老婆娘家在阁上村的缘故,早年就在这里建了个洗选煤厂,不得佩服人家的商业眼光啊,当初的投资也就一两百万,现在都涨了几十倍了。

买方来头也不少,传说是京城来的金主,还带着五原不少小富户来参观,这些年煤价一个劲疯涨,城里人可是越来越看好山沟沟里的那些煤窑,最起码浙商里,就有近一半在煤矿上有投资。

占地四十余亩,防尘网总高15米,场里堆着成套的洗选设备,轰轰作响时,近处的人说话都听不清楚,老魏是卖家,详细的账目、资产,已经递到了几位富户的手里,特别是京城来的那潘孟、潘总手里。

“老魏啊,你开价有点黑了啊。”矮胖的燕老板,附耳吼了句。

“真不贵,光我这套全手续,现在你没有三两百万办不下来。”魏锦程道

“要不,你下下价,咱们别卖了,兄弟几个入股经营着?”戚润天小声道,只觉得卖给京城的潘总,实在有点亏。

“兄弟之间呐,宁共妻,不能共财呐。”老魏笑着道,把戚润天给噎回去了。

反观那位年纪尚轻的潘总就大气多了,指摘着场里的设备、附属设施,细细问了一些经营上的事,伸手握着,很大气地道:“行了,我两周内付你百分之十五,工商手续更名之后,一次付你尾款……魏总,您看什么时候签约方便,可以安排了。”

“哦哟,还是京城来的痛快,行,我一两天我们办一下。”魏锦程乐呵了,高兴地握着这位小年轻人的手。那潘总似有其他心思凑上来问着:“要不,咱们再亲近亲近,你的桃园公馆也不错,开个价?”

“那地方真不卖。”魏锦程回绝了。

“入股也行啊,你搞个小娱乐能挣多少钱,那么大一块地,直接改成商业住宅,就现在这行情,三五年就回本,怎么啊,魏总,是舍不得分兄弟们一点吧。”潘总淡淡地道,在五原谈了数桩大型投资,都是举重若轻的态度,而且一个收购晋祠山庄的手笔,没人敢怀疑他的能量。

“这个咱们从长计议,您看怎么样?办了一桩说一桩成不?你这一下甩出这么多钱来,我们小城市里的,可都没地方花呀。”魏锦程谦虚地道。

“呵呵,我们可就面上光,魏总您这底子还是厚啊。”潘总不无羡慕地来了句。

老魏自然是打哈哈了,商人如果不想做这一桩生意,他总有一千种办法绕走,此事谈成意向,来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回车里了,这才多大一会儿,白衬衣已经成了灰的,鞋里已经厚厚的一层渣了,上车魏总前车带路,先送了乡里的于部,一路直驱高速。

买方车里,戚润天和潘总走得比较近,背过人说小话了:“潘总啊,老魏可是商场个不倒翁啊,铁快贩铁、煤好贩煤,很少失手,而且这家伙精得很,有名的铁公鸡,只要有好生意都是吃独食,等他转手时候,基本就剩点汤了,不赔钱就不错了。”

“那戚总您看我是一定要赔喽?”潘孟笑着问。

“那我不敢说,以潘总的能力,撑这么大摊还不跟玩一样。”戚润天道,他期待地问着:“桃园公馆,潘总您真有意向?”

“您有什么建议?”潘孟道。

“他不会卖的,现在涨得最快的是地皮,这家伙只会囤积居奇。”戚润天有点羡慕地道,那块地在谁手里,都是块黄金宝地啊。

“那不一定,有机会可以抓住机会,没有机会也可以创造机会。相信我,机会很快就来了……到时候,还得借助戚总您家老岳丈的影响哦。”潘孟道,两人似乎已经有了默契。

“那没问题,可潘总我那件事……怎么您介绍的那人吞吞吐吐,一直没给我啊。”戚润天问。

“他很快会给你的,放心吧戚总,我说过话,从来都算数。”

副驾上潘孟回头笑了笑,很亲和,尽管年纪少了一轮,那气势让戚润天可是深信不疑。

这一行车落在了一个交通检查站的摄像头里,实时传输的。

图像已经分成很多帧,出现在支援组的电脑屏幕上,分析、去阴影,很快把所有人分离出来了。李玫的任务是把时间轴定位,标识好每一个人物的简介。之所以把他们都摄进来,是因为这个煤场流出的洗选废水里,羟基丁酸的含量相当高,疑似毒源的所在。

露头的这一行人,很快又出现在省刑事侦查总队特勤处的电脑上,此时,总队和禁毒局数位正在商议泄密事宜,举报马鹏涉案的信息来源是匿名举报,九处在初查时曾经要求禁毒局相互揭举问题,并留了手机号和邮箱,很长时间都没人消息,谁可知第二次却莫其妙的接到信息了,而且反映的还很确实,一查就着。这个能证明两件事,马鹏肯定有问题,那些钱来路不明,但那些钱最早的存入时间已经长达四年,那时候还没有新型毒品。于是就有第二个证明:那个举报的人同样有问题。

万瑞升、史清淮早被禁毒局的事搞得焦头烂额了,正好这个确切消息来时,大家换了换思路,看看这个新情况,一看老许就皱眉头。

又是他?

魏锦程可算是个名人了,桃园公馆涉毒已经勿需置言,现在毒源指向又到了他家,这家伙你就想给他清白也难呐。

“看……马铄这个重要人物,似乎和魏总的关系不浅啊。”任红城拉着一组照片,是在煤场里,马铄殷勤给魏总开车门,两人站在一起嘀咕着照片。

“难道这家伙真是个毒枭?”万瑞升狐疑地道,侧头问:“清淮,你看呢

“桃园公馆的涉毒问题已经数年了,理论上,有大宗的现金、有洗钱的渠道、有销售的渠道,应该具备这些犯罪的条件,而且这个人深居简出,不像其他富豪那么张扬,如果清查他的产业,可能都无法想像他在数个行业领域都有投资,很低调,但很成功。”史清淮道。

“那还是非常有可能,从这里积累资本。”万瑞升道。

“证据,不能靠想像……你们说,这儿能抓到证据吗?”许平秋盯着偌大的煤场照片,直觉告诉他,尽管找到这里不容易,他觉得似乎还是简单了一点

这个却没人敢说了,许平秋没有听到异议,招呼着任红城道:“捋捋,把线索重捋一遍现在大部分情况我根本不敢往下放啊,仅限咱们几个和九处的领导知道,这个内奸究竟是谁啊,总让我时时觉得有把刀悬在头上,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啊。”

“六号的情况反映,这儿经常有私人派对,涉毒问题相当严重,经追踪,里面这个保安可能就是供货人……我们放出去的另一位,被拉下水也在这儿,一次交易也发生在这儿的地下停车场……目前进入视线的嫌疑人,马铄,姚曼兰、李冬阳、孙笛,和这儿都有密切的关系…加上今天的线索,总不洗选煤厂也会有羟基丁酸吧?而恰恰洗洗煤厂的废水,因为含硫较高的原因,正好可以掩盖羟基丁酸和其他化合物反应形成的废水气味……目前来看,没有比这儿更适合的制毒地点了。它本身就是个不毛之地,根本不怕污染。”

万瑞升被案情刺激了一下下,要派进入侦查的话差点就脱口出来了。史清淮也是莫名地兴奋,种种线索已经汇聚到此处了,看来离揭开真相的时间不远了,只是他看许平秋时,副厅长眉头还紧锁在一起,似乎仍然没有舒展开。

怕线索有误?还是怕官难斗富?

“这个……把沈嘉文的信息捋一下,她被杀之前。”许平秋思路跳跃了。

任红城找着资料,把一堆影映、录像排出来了,不知道该放那一个,许平秋若有所思地指着:“……凡事不会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费尽周折,协迫杜立才枪杀这位关押了两年多的嫌疑人?如果她和这个团伙有交集,那么她就应该和魏锦程有交集……有吗?”

“好像没有。”任红城道,放开了一帧画面,是一位女嫌疑人被审录像,他解释着:“根据九处的信息,沈嘉文当时对罪行已经供认不讳,量刑肯定是死刑,专案组赴羊城也是因为她参与组织过新型毒品的贩运案,所以才重新提审她……人临死时候的求生**总是特别强,她又交待了两个贩毒团伙头目,其中一个叫金龙,来往于港澳和内地间的,九处设局以金龙的名义联系这种生意,没想到这招很奏效,钓到了几个毒贩,抓捕归案后发现价值相当大,其中有几个都证明了,新型毒品的制作,是从内地回流出去的而且他交待了上线,供货的就是金龙,这样的话,沈嘉文的重要性就无限制地提高了,只有她见过金龙,不过这个女人咬得也很死,据此给专案组谈条件……不料条件还没有谈妥,肖像还没绘制,她就被杀了。连给禁局部门提供大量翔实消息的驻港禁毒联络官也被枪杀。”

“那这就恰恰证明了,很可能九处本身也有问题,否则审讯这么保密的事,怎么可能传到外界?”许平秋锁着眉头道。

“是啊,他们清楚这一点,所以使劲想在咱们这儿挖到消息,现在能挖到的也只有这里了。”任红城道。

“那能证明,沈嘉文和魏锦程,生活轨迹曾经有过交集吗?”许平秋道。

“无法证明有。”任红城道,补充着:“可也无法证明没有,魏锦程经常出入港澳以及国外多地,不排除有交集的可能。”

“我觉得就是他,否则不可能这么多线索,都指向他。”万瑞升甩着指头道,公安于部的老毛病了,其意自明:抓回来再说。

“再等等……再等等……机会可能只有一次,时机还不到……”

许平秋摇摇头,嗫喃地道,他总觉得,种种线索,仍然是碎片化的,看到了很多,但缺乏一条主线把所有线索联系起来,他试着串了一下,结果是颓然长叹,那似真似假的线索和联系,让他根本无从判断…………

“应该就是他,特么滴”

马鹏重重捶了一拳,桌嗡嗡直响,吓了旁观的邵帅和杜立才一跳。

余罪有专案组专供的pda连结电脑,可以有最新的实时消息,在看到马铄、魏锦程,以及对比检测的发现时,这个结果已经不用再动脑筋了。

“难道,制毒机械真在洗选煤场里?”邵帅狐疑地道,工业用电,拉一根线就成了;废水废料,直接和煤泥水混杂一起排出,根据九处抓到这类制毒工厂的经验,有两到三个人就能全程操作了机械,放这种地方,恐怕也噪音都没人注意,只需要找几个得力就行了。

“太像了……会不会有问题?”杜立才狐疑道,他提醒着:“周边类似的地方也不少啊。这个地区都是不毛之地,整个都利于隐藏。”

“可不是所有地方都能检测到高含量羟基丁酸的。”马鹏道,拔出枪来,试了试,腰里一插,一起身,杜立才吓了一跳,把他吓回了座位训丨着:“喂,你发什么神经?你一个人顶用啊。”

“总比坐这儿强啊,快憋死了……能有几个人,进来撂倒再特么说。”马鹏恶狠狠地道。

“马哥,您歇会儿,现在那地方不知道有多少监控盯着呢,您一出现,那得先抓您呐。”邵帅劝着道,这话没假,马鹏一听,一抹嘴巴,气无可泄的哎了声。

没死心,找帮手去了,一拧关了电视,把看动画片的余罪挡住了,余罪摆着手:“喂喂,快开开啊,看动画片多益智。”

“咱们去一趟怎么样?”马鹏直接道。

“哎哟,马哥,您有一个打十个的身手,我不行呐……歇着点啊,那地方既然被支援组盯上了,别说煤场,恐怕你一下高速,信息就传回总队了。”

“这个我有办法,化妆一下,保证谁也认不出来。”马鹏道,很有信心。

“你可想好了,如果没有还好说,可如果有就麻烦了。”余罪道。

“怕死成这样?有老子给你挡着呢。”马鹏不屑地道。

“我倒不那么怕死,只是抓到制毒证据……也就仅限于那么一点证据,顶多有设备、产品以及几个连上线都不知道是谁的工人这边打草,那边惊蛇,后台是谁,可就抓不到喽。”余罪懒懒地道。

这句话管用,马鹏郁闷得一拍脑瓜,坐回到沙发上了,邵帅递给他一瓶酒,劝着道:“喝吧,喝多了继续睡吧。”

还是睡着省心,马鹏接着酒,瞪了邵帅一眼,吓得邵帅激灵了下,那眼神真特么凶,他凶巴巴地问着:“怕老子跑是不是?看老子像逃兵是不是?”

骂了一句,拧开盖子,仰脖子一灌,喝上了。

对于马鹏的观感,邵帅不怎么好,相比而言,杜立才比他要稳重多了,拍拍马鹏的肩膀安慰了下,回头和余罪坐到一起,凝视着,像是等着余罪开口,余罪却是看着动画片入迷,半晌杜立才问了:“别告诉我,你真能看进去。”

“还真能,这个不需要动脑筋,很轻松,我算发现鼠标这狗日为什么喜欢动画片了,还真有利于思考,你不必有代入感,反正都是看个热闹。”余罪道。这话听得邵帅牙疼了,看喜洋洋和灰太郎都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余副局的水平确实够逆天了。

“那你就准备看热闹吗?”杜立才问,很和霭,也很看重余罪的想法。

“不……这就像打猎,猎人要善于隐藏和发现,把握最好的开枪机会。猎物和猎人也是一样,也需要善于隐藏和发现,这个时候,谁要是盲动,谁肯定失误;谁要是露头,谁肯定也会失误。”余罪道,目不斜视,看着电视,杜立才向他竖了竖大拇指,这涵养功夫不是谁也能有的。

“怕死就别找尼马那么多借口。去。”马鹏打着酒嗝,不屑道。

“哎哟,我是既怕马哥去寻死,又怕余儿这么深沉地犯贱啊,基本到这一步啊,就应该没有咱们什么事了。”邵帅道,斜靠着沙发,看着这一群犯愁了,两个被通缉的,一个犯贱的,都是警察,就他一外人掺合进来,这算是什么事嘛。

可他又舍不得走,不知道是几位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召了他,还是他好奇心促使他想看到最终的结果,他反正是不想走,而且每每都在思索着,怎么样为这两位争取一个更好的结果。尽管他知道可能是徒劳。

叮铃铃电话响了,余罪的电话,余罪懒懒地一摸手机,吁了声笑道:“看,露头了。”

让众人噤声,他接着电话,脸上带着淫笑,像调戏娘们的口吻道:“喂,兰姐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想你所以就想起给您打个电话啊,余副局说话方便吗。”软软的声音,甜得发腻。

余罪骨头有点发酥,奸笑道:“还真很方便,于什么都方便。”

“几天都没见您了,明天一块吃饭?上次您请我们,这次该我请您了。”姚曼兰道。

“好啊,美女邀请,我巴不得现在就去啊。”余罪很流氓的口吻。

“……呵呵,是吗,有这么想我吗?余副局,我几位姐妹可挺想你的,明天要不叫上谁陪您?”姚曼兰在轻声软语了,话暧昧了。

“行啊,我可是年轻于部,相当有开拓精神。”

“好,那您养精蓄锐,明天再来开拓啊。”

“哈哈……好嘞……”

余罪很入戏,或者不是入戏,本色如此,他乐滋滋扣了电话,那几位侧耳听的一下子全散开了,邵帅朝他竖中指,老杜直撇嘴,马鹏直咧嘴,对于余副局自甘堕落的这么厉害,都有点受不了,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嗨,给什么脸色,我这也算为事业献身,虽然不纯洁,但是高尚的。切

余罪哼着鼻子,给自己的贱行辨护着,也是徒劳的,没人搭理他,各自回房间休息了,就躺沙发上的邵帅也不理他了,埋着头睡觉。

哎,曲高和寡呀,都看到了余副局的淫荡,谁可能理解他心里藏的高尚啊,尽管所剩不多,可仍然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