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0章& 两面三刀

2017-11-25 17:48:20Ctrl+D 收藏本站

事件在持续的发酵着,每个案子都会有意料之中的收获和意想不到的发现。

其中一个关键的证人谁也没料到是马铄.更没料到的是.这位貌似悍匪的嫌疑人交待的很利索.没费什么劲就让专案组得到大量有价值的信息。

比如以制药厂为掩护的制毒.这个创意来自于潘孟.他就是金龙.在做外贸进出口生意屡屡受挫之后。转而开始做毒品的贩运.进口新型毒品又一次遭到打击之后.他突发奇想.搞了个内销转出口.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料到.居然奇迹般地做成了。

据马铄的交待.他所用的手法真没有什么稀奇.无非是钱贿加色诱.以很低的价格便拿到了第二制药厂的经营权.甚至于他神通广大的.还拿回了很多处方药物生产批文.某种意义上讲.他几乎是在合法地“贩毒”。

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在操纵的.此时才发现.终级目标不是金龙.而是顾晓彤.原市委领悳导之女.她入股参与经营的药厂.恐怕就非法经营也会是一路绿灯吧?更何况.她身边还围着一群强有士的工商企业人士。

马铄开口之后.本以为杜立才是他的下线.可没有料到.真相恰恰相反.马铄是听命于杜立才行事的.这其中的意外在于.谁也没料到杜立才居然和顾晓彤的关系菲浅。他在这个团伙里的身份.甚至比九处的内奸郭鹏广还要高出不少。

沿着这些渐渐明析的线索.抓捕进入的加速度……

案发后两日.在申城抓到了一直负责贩运中介的申均衡。

案发后第五天.禁毒日前一天.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回来了.潘孟在香港落网.被九处派驻海外的外勤秘密解押归案。

在案发后的两周里.五原不断有各类的官员被纪检.被禁毒局.被公悳安部门请去“喝茶”.据说都是和姚曼兰有点牵扯关系的人.这位神通广大的女人成功的在五原给潘孟张罗起了人脉大网.据说他们差一点点就洗白了.潘老板正准备拿下煤厂、桃园公馆、高铁信号等业务.如果不出事.很可能不久之后就会塑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冒险都能得到同等的回报。

两周后.通向五原市第一看守所的路上.许副厅长的专车在行驶着.是看守所的方向。车里肖梦琪在简要地汇报着支援组和九处的协查案情.进展比想像中要快。

许平秋显得漠然.在说到马铄时.肖梦琪有点奇怪这个人比想像中好审讯得多.许平秋不屑笑道.这种人是生不惜命.死不悔改那类.知道活不了于脆图个痛快。又说到申均衡.还提到那些尚未归案.或者不可能归案的嫌疑人.许平秋撇嘴道.老话讲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要是资本主义喜欢这些人渣.我倒不介意他们都过去。

这像一个玩笑.每年外逃的贪官已数以万计了.现在省府下令.处级以上登记、厅级以上上缴护照.下文后才发现不少人民公仆全家都是外籍.甚至有的自己都是外国人了.又为官场凭添了一场笑话。

车泊在看守所停下了.下车时.肖梦琪追着许平秋的步伐.笑着问道:“许副厅长.我有两个疑问.能请教您吗

许平秋侧头瞧了瞧.在警营女人有天生的优势.而漂亮一点的.可能优势会更大.比如肖梦琪就是.要算上性别的成份.省厅里已经数得着了。

“说吧。”许平秋不动声色道.递着证件.进看守所。

“为什么我觉得您在听案情的时候从来都很简要.但恰恰关键的部分.别人看不到想不到的地方.您却做得到呢?”肖梦琪问.闪烁着忽灵灵的大眼.毫无疑问.这种眼神是所有男人都不会拒以千里之外的。

“我不看案子.我只看人.找最合适的人去做它就行了。”许平秋道.瞥了肖梦琪一眼.背着手头也不回地道:“比如我就看得出.你刚才这话有拍马屁之嫌。”

肖梦琪哧声.羞赧一笑.许是真有.她讪然又道着:“那我就继续拍许副厅的马屁.第二个问题是.我们来这儿见杜立才.还有什么意义?”

许平秋停下了.踌蹰片刻.审视着肖梦琪.突然问着:“你怎么看杜立才?”

“死有余辜。”肖梦琪道。

“那马鹏呢?”许平秋又问。

“死得其所。”肖梦琪想想.大胆地道。

“不全对.杜立才的资历比马鹏还老.他明知是死路还走到现在.也许在他自己看来.自己就是死得其所。”许平秋道:“反观马鹏.如果从法律的角度讲.他又何尝不是死有余辜呢?我们当警悳察不排斥有人情的成份.可不要让人情主导你的思维。”

“哦.我好像明白了。”肖梦琪肃然道.明白领悳导的良苦用心了。

“那你告诉我.意义何在?”许平秋问。

“让更多的人.不要重复他们的路。人治终究还是要用法治替代。”肖梦琪道。

“对.防微杜渐.从坏人身上能学到的东西更多。你快学会当领悳导了。”许平秋转身走着.边走边道着。

“那什么时候.才算真正学会了呢?”肖梦琪大胆地追着问。

“什么时候不近人情了.就学会了。”许平秋回头看了眼.轻描淡写地是如是说:“尽管我很痛心.但我不得不承认.从法治的角度看.马鹏和杜立才都该死.只是我们人为形容死有余辜和死得其所。”

一言而走.好像这是事实.肖梦琪踌蹰了下.意外地想起了余罪.他的处理意见迟迟未出.似乎在下面看来确实不近人情.可如果站到领悳导的角度来看.对这么一位出名的“黑警悳察”进行嘉奖.又将把法与理.置于何地呢?

她有点纠结.就像看到杜立才堕落一样.甚至有点不敢相信。

不过她依然强迫着自己接受.跟着许副厅长的步子.进了监区。

两年前……

载誉归来的羊城6.23跨省贩毒案专案组着实风光了一时.时任专案组组长的杜立才在那时达到了事业的巅峰.不过随即又掉到了低谷.在竞聘副局长人选的时候.他出局了.一位年轻、有为的于部后来居上.坐到了分管副局长的位置.曾经向他敬礼问好的属下.现在颠倒过来.他需要站着向这位汇报工作。

他记得.那一夜他喝了很多.醉醺醺地回去.巡梭在家门口的时候.最终没有进门。

家、单位.生活中最重要的两个地方.都无法容纳下他了。

生活就是熬着.特别是缺乏激情时候.就那么熬着.他很刻板.刻板中带着颓废。

不过在不久之后他遇到了一位让他重燃激情的女人.一位有身份、有地位、有钱而且也有花容月貌的女人.他记得是在一次下班的途中偶遇的.天下着小雨.那位女人的车蹭到了他的车.然后他有点忿意地下车质问.再然后……却发现这是蹭出火花的一次邂逅.那位女人不但赔了他车钱.还几次登门道歉.然后两人认识.相约.在她温婉的、带着醉意的眼神中.讲了很多家庭的不幸.两个人像知己一样.从饭局到约会.从陌生到亲密无间.仅用了很短很短的时间。

他叫顾晓彤.后来他才知道.她是市委一位领悳导的女儿.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仕途上.都让他发现了重燃激情的机会。

她很有钱.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把他打扮得很帅.帅得年轻地好多岁。

她说她喜欢他阳刚的样子.于是心态也跟着年轻了。

她说她要把他打造成一个成功的男人.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入股第二制药厂投资的事.尽管他隐隐觉得里面有很大问题。

不过在拿到额度很大的分红后.其他都不重要了.他知道主宰这个世界的并不是公道和正义.就像他积功升不上去一样.有很多寸功未建却仕途得意的人.有一千种办法能达到目的.最起码他知道.顾晓彤能轻松拿到很多畅销的处方药批文。

两个月前……

那个突来的电话打破了宁静.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那么严重.他更没有想到.认识的潘孟老板.就是九处专案正在寻找的“金龙”.当顾晓彤把一切都和盘托出的时候.他苦思冥想了一夜.他知道败露的后果.自己会走上绞刑架.而那些幕后会有很多种办法脱身。

于是.他炮制了那样一个绑架的故事.自己却悍然举枪杀了重要知情人沈嘉文。

接下来就剩下最后一件事了.药厂只要搬迁走.他就可以逍遥法外.和那位心仪的女人双宿双飞了。这是她答应过的.她和戚润天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戚润天有多少情妇.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事情比想像中难缠.如果仅仅对付九处并不是那么难.那些人捂着都生怕出丑.正便于行事.可意外的是禁毒局工作被全部停了.接手的刑事侦查总队不按常规出牌了.数次大规模清扫和重点打击.几乎就要险险摸到要害了。

他知道这种手法出自何人.更清楚这个人会借谁的手.于是他又突发奇想.用另类的方式接近着原来的队伍.而且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很接近、很接近成功了。

可在最后一刻却功亏一篑。

钢筋封闭的甬道里.铁镣拖着哗哗的声音.杜立才在一步一趋走着.仿佛一步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漫长得他有时间来检点自己所有的疏漏。

两周前……

门响时.他知道谁来了.上前开门.然后一只枪.一只黑洞洞的枪顶上的他的脑袋.是马铄.两人演戏.可没想马鹏的拔枪速度更快.在第一时间已经抽出了枪.马铄枪的威逼下.马鹏慢慢地放下了枪。

他知道马鹏不会妥协.在放下的一刹那.两人同时拔枪射向马鹏.即便是那只右臂中枪.马鹏依然向他开了一枪.然后恶狠狠地对他说:“杜立才.老子一直就觉得你不对劲咱们两个黑警悳察一起死吧。”

他腿部中枪.不过更让他恐惧是马鹏那愤怒的眼光.那一刻.他很后悔。

而现在……

手铐、铁镣.他最熟悉的东西加诸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才发现这东西居然是如此的沉重.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感觉到.自由面前.一切东西都显得微不足道。

他觉得自己错了.也许该早点同意离婚.给那个背叛他的女人自由.那样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年的怨气。

他觉得自己错了.也许不该同意顾晓彤的邀约.那些在名利场上打滚的女人.床上的话怎么可能相信.她们最在乎的.怎么可能是感情。

他觉得自己错得很离谱.总以为自己能掌控一切.可万万没有料到.几个曾经是他眼中菜鸟的小警.就把他们折腾的灰头土脸.他甚至不敢想像.有人敢飚着一百多麦的速度直接撞向他的车。

然后.一切就结束了.他站在了许平秋的面前。

“坐吧.不必向我敬礼了。”

许平秋面无表情地道.指指被审的地方.那是个水泥墩子.有隔板.法警会把嫌疑人的手铐在水泥墩里镶进的钢筋环里.一般情况下.重大刑事犯罪嫌疑人.都享受这种待遇。

“说点什么吧。”许平秋道.点上了烟.肖梦琪打开了录音。

“没什么可说的。”憔悴的杜立才.两眼失神.满脸胡茬.人显得很削瘦.车祸里他受伤不重.被气囊蹭破的脸皮几处结痂.整个人显得有点狰狞。

“那就留点遗言.不声不响地走.多没意思。”许平秋道。

杜立才不抽烟.生活习惯相当好.印像他是个很自律的人.许平秋一直找不到和他开头的契机.审讯也不难.他全盘托出了.或者对他来说隐瞒已经没有必要.他知道越隐瞒只会越受罪。

“那您想听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是我如何从一个警悳察堕落到罪犯了?”杜立才不屑地道.现在没上级了.不需要尊重了。

“哦.这个话题其实不错.那讲讲吧.据我所知.你和顾晓彤私人关系不错.好像是她的入幕之宾啊。”许平秋道。

“是.不过光和老婆睡觉的领悳导不多吧.不能只兴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杜立才道.呛了许平秋一句.肖梦琪被刺激得差点噗笑出来。

“有道理.能管住下半身的男人真不多.继续说……我有点想不通啊.立才.不能她床上献个身.你就赔条命吧?”许平秋问。

“我想献身事业.领悳导看不上啊。许副厅长.我的经历你最清楚.二十二岁警官大学毕业.从禁毒队员于起.十五受伤七次.受到嘉奖十二次………我半条命都拼出去了.我得到了什么?科长位置上呆了十年.以前给我敬礼的徒弟.现在我得向他们敬礼汇报工作……可惜的是他们禁毒工作都不太懂.连制毒起码的化合成份都叫不出来……呵呵.我们在外面拼死拼活.就向这样的人负责。”杜立才玩味似地道着.似乎和许平秋还稍有点谈兴。

“理解.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有怨气啊……没错.我也有.往下说啊.这些就成为你堕落的理由?有点站不住脚啊.要你这样讲.咱们队伍一大部分都得叛变啊。”许平秋道。

“叛变和不叛变有什么区别.禁毒十几年.瘾君子增长了不止十倍.机构臃肿了也不止十倍.可都于了些什么?屁大点的功劳.一窝蜂上来抢。屎大点事.都避之唯恐不及……有意思吗?”杜立才问.此时褪去高级警官的面具.才是这个人真实的另一面。

“那你这样有意思吗?”许平秋道。

“有.最起码我知道了温柔乡是什么样子.最起码知道了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比我们过得强一千倍、一万倍不止.没错.我输了.你可以尽情的嘲笑我.我没机会后悔.也不想后悔.我错的地方很多.但你们所说的背叛誓言和忠诚.我不觉得那是错。”杜立才道。

“是吗?我没有心情嘲笑你.我只看重真相.可能你撞车前后发生的真相你都不太清楚。我可以告诉你.在你出事的三天前.顾晓彤已经离境.你们这对露水鸳鸯的感情不那么深嘛.你在前方为她拼命.她在国外等着数钱呐。”许平秋道。

杜立才皱了皱眉头.似乎不相信。

“还查到点细枝末节的事.顾晓彤本身就吸毒.她的私生活很靡烂啊。”许平秋又道。

杜立才撇撇嘴.尔后狠狠地咬着下嘴唇。

“她是不是答应你.要给你提拔、升职什么的?是不是在床上很开放?是不是给你塞得钱不少?是不是一步一步把你引到沟里.你自己无法回头了。是不是在羊城的时候威胁你.大不了玩完.玩得是你完.她完不了.她有她爸护着……而你.就无路可走了?对吗。”许平秋道。

杜立才侧过头.不敢直视许平秋的眼光了.那如隼如炬的眼光.几乎能洞悉你的心里阴暗。

“在我面前.你没有得意的机会.就像你说的.你输了.我可以选择任何方式对待你……你不但输给了我.而且输给了顾晓彤.你已经输得一文不剩了.抬起头来。”许平秋两眼如怒.一拍桌子道.惊得杜立才抬头.像被揭了**一样难堪.许平秋直接命令着:“听好了.给你一次机会做一次好好的忏悔.这将作为给禁毒局的反面教材.要求是不管是真心.还是演戏.做到我满意为止.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知道我的风格.和你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表情恶劣、声音怵然、肖梦琪被吓住了.她没有想到.许平秋会以这种命令式的口吻给杜立才说话.她觉得这个方式似乎要引起逆反.毕竟对方已经是个将死之人.难道还受威胁?

“现在可以开始了.从你堕落开始讲.你要是自己哭不出来.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哭出来。”

许平秋道.又点燃了一支烟.似乎拿回了主动权一般.根本不在乎剧情的发展。

奇了.杜立才开始老老实实讲着自己的经历了.说着说着.居然真的哭出来了.哭着哭着.涕泪横流了.说到伤心处时.泣不成声了。

到底那一个才是他的真面目?

肖梦琪看到杜立才哭得这么难堪.说得其情动人.又是辜负人民培养.又是辜负组织信任.这鼻涕眼泪横流的.真叫一个其情可悯呐。有点相信他是无意中被人拉下水了。

录制进行了半个小时.许平秋看样子比较满意了.挥手叫人带走.就那么走了.头也没回一次.两人起身时.肖梦琪收拾着录音和录像问着:“许副厅长.到底那一个才是他的真面目?真没想到.您还能命令了他。”

“哼.心里只装了个升职和待遇的.格局能有多高?至于真面目嘛.有必要在乎吗?当警悳察出卖了他的同志.当罪犯又出卖了他的同伙.吓唬他两句.他出卖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许平秋背着手.前行着。

这时候肖梦琪对于这位领悳导的格局和眼光.那真叫一个佩服了.她笑了笑.亦步亦趋跟着.看来此行不虚了.这个反面教材的效果一定会让禁毒局同行震耳发聩的。

“许副厅长……我想问您一件事。”几步之后.快到出监门时肖梦琪又轻声问道。

“你憋了很久了.是余罪的事吧。”许平秋道。

“对.他会怎么样?”肖梦琪问。

许平秋回头看了眼.然后很郑重地道:“他是我唯一看不透的一个人.这也是我唯一无法确定的一件事.所以.我无法回答你。他告诉我杜立才和贩毒团伙有关联.我当时根本不信.一位受党教育十几年的禁毒局高级警官.杀人可能.贩毒我真不敢信;后来他又告诉我.马鹏没问题.是清白的.我也不相信.因为马鹏这小子是我一手带出来.也是不于不净.老招惹是非。再后来他又告诉我.制毒窝点就在市区.我那时候都怀疑他和贩毒团伙穿一条裤子了.故意传假消息啧.不幸言中啊.他是从这里面走出来的人.对犯罪的那种第六感觉.比谁都灵敏。”

走出了狱门.站到了车前.许平秋稍稍怔了下.他又想起多年前那个暗夜里把余罪送进深牢大狱的场景.他实在想像不到.在这样的地方.能学到什么东西.进而成就了一个小警员的传奇。

“那就应该让他归队。”肖梦琪鼓着勇气.把自己的想法道出来了。

“作为朋友你可以意气用事.领悳导不会。市局已经下文、检察院已经立案、偏偏这证据又太确凿.他这个黑警悳察是假戏真做啊.做得太真实了.不得不考虑舆论反响啊.估计得冷处理一段时间了……啧。”

似乎这也是许平秋唯一为难的事.以他的能量都无法妥善处理此事.现在僵着.省厅和市局都知道案情.但却苦于这个“假黑真白”的故事无法公之与众.最起码那个和众女的群p视频,谁也不敢解释。

也许只能冷处理的办法了.让这件事慢慢失去热度。

这一日肖梦琪终于脱身了.安排下告一段落的工作.她急急奔向第一医院.手机已经无法接通.她听闻余罪醒后不言不语.还真是有点担心。

不过去了却得到了失望.在医院碰到解冰、赵昂川等二队几位同事.得知消息是余罪已经出院.大早上出的院.就那么不声不响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