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1章& 远离尘嚣

2017-11-25 17:48:19Ctrl+D 收藏本站

“马哥,我看你来了。”

余罪踏着疲惫的脚步,向着晨曦中的山峦踱步而上。

偶而有耀眼的光线闪过,那是草叶上滚过的露珠,晶莹的颜色,纯净得不带一丝杂质。这个少有人迹的地方,从来都是这么静谧,那怕又增添了新的坟茔。那怕新增的名字曾经有点惊天动地的故事,在归途尽处,都是这样的静谧

英雄是什么,是一块冰冷的碑。

烈士是什么,是一棒孤独的冢。

余罪站在了这个冰冷而孤独的碑前,碑身上镌着马鹏的照片,是一张笑容可掬的照片,像还在坏笑着看着来祭奠他的人,新坟的土已经长出了青青草丝,松柏枝上还系着未被吹散的挽花,余罪抚着碑身,脸上洋溢着一种像是重逢之喜的表情,在喃喃地道着:

“哥,追悼会我没来,我知道你不喜欢那阵势,我也不喜欢,什么理想抱负、什么死为家国、都是扯淡,我们就是一个拼命挣扎,也特么身不由己的小警察,就是个想活得像个人,又特么不于人事的货色……成了英雄,也改不了你这贱性啊。”

余罪抚着马鹏的照片,声音有点沙哑地笑了。

他坐了下来,把随着的袋子解开,两瓶酒、一条烟、一包花生米、半爿烧鸡,这是刑警兄弟们下两口酒经常的配制了,他拆着,点着,抽两口,插一根;倒杯酒,倾一杯,喃喃地像在劝着兄弟。烟色凫凫中,不知道是熏得还是痛得,余罪不一会儿便满脸泪水。

“哥啊,我没拦你,我知道我要是拦住了你,你要恨我一辈子啊……可我放开了你,我恐怕要悔一辈子啊,你不会怪我,可我自己原谅不了我自己啊……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你朝自己开那一枪,就像我亲手朝你开了一枪……血都溅在我脸上了……我难受啊,哥,你躺在这儿舒服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抽泣中,一支支香烟插在了坟头,余罪像失控了一样,在抹着泪,在不断地抽着烟,一支一支给兄弟敬上,在倒着酒,一杯一杯给兄弟递上……仿佛这样才能减轻那怕一点心里的愧疚似的,尽管他知道,马鹏一定不会怪他。

可他仍然无法释然,那场景像噩梦一样夜夜袭来,让他惊醒在无人的夜里,每一次他都能看到马鹏最后的笑容,那笑容镌得如此之深,像弹痕像枪伤一样,已经铬在了他的心里。

“哥啊……你真傻啊,都没家没老婆的,还收那么多黑钱于什么……那特么不是钱呐,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样,藏在那儿也觉得不安全,总有一天会把自己都炸喽……我不是笑话你啊,我和你一样傻啊,我也使劲往口袋装了好多黑钱……我就想着,能在省城买座大房子,把我爸接来享几天福啊……我们都傻啊,不管钱有多宝贵,也不值得拿命换啊……”

余罪抹着泪,轻轻扔掉了于净的酒瓶子,倚着碑身默默的偎依着,像曾经兄弟背靠背的感觉,那一种无法代替安全感,那怕面对的是枪林弹雨,那怕面对的是刀光剑影。

而现在,感觉到的只有冰冷。

“哥,我不如你啊,现在你都成禁毒系统的英模了,他们都在学习你的事迹呢,我都不知道,你以前于过那么多好事,抓过那么多坏人……授给你特等功臣一点都不冤枉。我就不如你了,好多人还以为我被督察关着呢………我将来恐怕连光荣的机会也没有了。”

余罪舒着气,生活像对他关闭了所有门,一片黯淡。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感觉并没有什么变化,仍然冲不破身边的牢笼之城。

“哥……我走了。”

凫凫烟尽、酒痕微于,唏嘘一声抹一把脸,余罪黯黯地起身,向着碑身深深一躬:

“哥,年年这个忌日我来看你啊,给你带烟带酒,咱们兄弟像以前那样喝两口,好好叙叙。”

余罪轻声地嘱咐着,生怕惊扰了这个安静的长梦似的,他慢慢地踱步离开,一步一回头、一步一泪流,他从来不相信什么鬼神,不过他现在期待这个世界有鬼有神,那样的话也许会有相见之日。

或许真的听到了,风的呢喃、树的婆娑,就是他的回答。

或许真的看到了,天的晴朗是他的笑脸,山的挺拔是他的身姿。

再一次回眸时,余罪如是想到,也许死亡有着另一层含义,那就是让生者更明白活着的意义,体味不易、学会珍惜………

时间是重复的枯燥。

生活像不断的煎熬。

长治路,聋哑学校,那位在这里已经颇有名气的老人又找到了新的事做,他维护的校园很好,白墙绿树草丛被他拾掇的整整齐齐,那些不会说话的孩子每每见到他,总会用忽灵灵的大眼,他稚嫩的小手,做一个问候手势,那个手势指向心间,含义是:

马爷爷好

一个人可能改变不了什么,不过如果一个人想改变什么,却是什么也挡不住的。

这些公益由一个人推而广之,后来有学校的老师参与,还有较大点的孩子也参与,每周从各大学来的志愿者,不管是做事来了,还是做秀来了,反正来得越来越多,从操场到围墙、从校园到街道,慢慢地惠及到了整条街,那些垃圾、那些小广告、那些街头的不雅,在慢慢的消失着,尽管还有很多,可毕竟比原来少了很多。

午后的烈日下,马秋林提着颜料桶又在一处围墙根下忙碌上了,这是一家公司,有一天公司十几位员工到聋哑学校捐赠了两万块钱,没说别的,就是觉得应该做的,就像那位经常义务帮他们清理小广告、打扫卫生的老人一样,坚持了数月从不间断,他们说,不表示一下很是过意不去。

其实马秋林并没有那么想过,只是觉得不雅观而已,这件事却是给了什么启发一般,于得越来越有劲了,有公休的时候,来的人会更多,没有公休的时候大家忙,他一个闲人就找着这些事做。

其实很简单,白色的粉灰,蘸着刷一遍墙而已,长长的杆子滚过,转眼清清亮亮、白白净净的一面墙,可比灰土一墙要美观得多。

他就这样刷呀,刷呀,仔细得像曾经捋着那些线索一般,不放过一点可疑之处。

他就这样刷呀,刷呀,不久就气喘着满头汗珠子,挂在苍苍的白发上,滚在青瘦的胳膊上,谁敢说这不是一幅最美的图画呢。

他就这样刷呀,刷呀,他知道自己于不了几年了,而退休这些日子却是他过得最惬意的时光,从来没有感觉到生活这么多的阳光,不管是头顶上的,还是人心里的。

又一次蘸着白浆的时候,他的手停了,他看到了,在十字路口,街的另一端,余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了,像失魂落魄一样看着他,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了。

“余儿啊,来帮忙啊,站着于什么?”马秋林喊道。

“哎,好嘞。”余罪像得到了命令一般,左右看看,横穿马路,奔到了马秋林的身边。勉力地笑着,马秋林笑了,直问着:“出院了?”

“啊,今天刚出的。”余罪道。

“没事就好……哦哟,算了,不握手了,要不你来试试?”马秋林道,把杆子递给他。

余罪迟疑了一下下,没于过,马秋林道着:“蘸上白浆滚一遍,很难吗?

“不难。”余罪接着,试了下,两三下熟悉了,得抹均匀,顺着一个方向刷,那样出来看上去才是一个整体。

他于着,马秋林歇了口气,脱着阳帽扇着凉快,凝视着余罪,他在想,经历了那事之后,也许再看到以前的那个满不在乎的余罪不容易了。

变了,人都会变的。

一面墙刷完了,余罪额头也出了一层汗,马秋林递着肩上的毛巾,余罪擦了把,讪然地递回去,话不像原来那么多了,两人坐下稍歇,马秋林抚着他的肩,看了片刻,好奇地问:“你去看马鹏了?”

“啊,刚从那儿回来。”余罪道,同样好奇地问:“您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是我,我也会头一个去看他………活着就是一种幸运,好好珍惜啊。”马秋林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珍惜啊。”余罪道。

“一个人一个活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教你珍惜,连我的大半辈子都浪费了,我现在想啊,要是能重过一次,我一定会过得比现在更好……呵呵,有人说了啊,生活就像娶老婆,只要你做出选择,就要后悔。但如果你不选择,会更后悔,因为能得到的,永远比错失的多。”马秋林呵呵笑道。

余罪也笑了,他知道老人正用一辈子的经验来开导他,他有点羞赧似地道:“可我根本不知道我要得到什么。”

荣誉曾经有了,女人曾经有了,钱也曾经有了,可回头却发现,这些似乎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任何得到能给他的快乐都是那么的短暂,而留下的伤痛却是那么的清楚。

“我也不知道我要得到什么,不过我知道我应该怎么样活着,简单就好,快乐就好,那怕别人骂我是个傻老头,哈哈……你呢?我觉得你一直是个豁达的人,不会在这事上拧住吧?或者,不想当警察了?”马秋林问。

“就我想,也未必还有机会啊,我这么出名的黑警察,谁还敢用。”余罪自嘲道。

“未必是你的本意啊,情况我了解一部分,我觉得不管是老许还是组织上,都会考虑妥善安置你的。”马秋林道。

“可我确实是个黑警察。”余罪道。

马秋林一愣,看着他,似乎不解、不信。

“真的,马老,贾原青的事一直在我心里是个疙瘩,毕竟是我诬陷他坐监的;马鹏的死和我有关,我早知道杜立才有问题,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也为了牵制杜立才,我一直没敢告诉马鹏,而且我也有私心,用他们俩都做饵,关键的时候让他们黑吃黑……没想到,马鹏刚烈到这种程度……”余罪道。

“在这点上我们的经历是相同的,甚至所有警察的经历都有共通之处,慈不掌兵、善不从警,想斩妖除魔,自己就得先变成染血的韦陀。我们本身就出自暴力机关,对些那穷凶极恶的嫌疑人,除了更狠的以恶止恶,还能什么别的途径吗?”马秋林道,他叹着气,也许这是每一个警察都要经历的纠结和挣扎,他拍拍余罪道着:“我们都有罪,我们都在负罪前行,我们背负这些沉重的翅膀,是为了减少这个世界的罪恶……所以,我们都是不怕有罪,但求无悔。

“我知道,如果有一个堂皇的理由,我也能说服自己,可有很多事,我并不是为了什么高尚的目的。”余罪轻声道,只有这位,是他能够吐露心声的人

“你是指……”马秋林看着他,有点陌生。

“我收黑钱,我搞了很多黑钱。除了上缴的,还有很多。从我当警察开始,就搞了不少。”余罪侧着脸,直接道。

马秋林一呃,笑了。

“其实我当警察的动机很简单,就觉得欺负人比被人欺负爽一点,就觉得要是穿上身警服,肯定搞钱容易点,我想搞好多好多钱,在这个大城市能够安身立命,而且有能力买一幢大房子,把我爸接来……我一想起小时候我爸背着我卖水果,一毛一块数那些艰难的钱,我就想哭,我不想让我爸还那么的苦着累着,更不想让将来我的后代,再过我那样苦得像黄莲的日子……”余罪讪讪道着。

“那你……现在抽身而退好像是时候了啊。”马秋林笑道。

“我也想过,可逃避之后呢?就像您,去看了黄三十几年,他最后的碑也是你立的……逃得过责任,逃不过良心呐,我现在明白我爸为什么在水果生意里信誉越来越好,再也不用八两秤了。”余罪道。

“为什么?”马秋林不解了。

“以前他缺斤短两,做得久了,也受良心谴责了。或者说,人不再那么穷了,道德水准也就高出一个层次了。”余罪笑道,那份自嘲却是越来越重。

“那你已经得到了。”马秋林道。

“得到什么了?”余罪问。

“道德水准比从警时候提高很多了啊……如果再回警队,我相信,你是一位合格的警察了。”马秋林道。

“大部分时候,自己当不了自己的家。我其实就想混个公务员铁饭碗,可老许挑中我了,把我送进监狱了;出来我其实就想当个小片警混饭安生饭,谁知道当了刑警,逼得你死去活来拼命……不对,也没人逼,是自己逼自己,一看到那些可怜的事主,那些被盗被抢被杀的受害人,无形中自己就开始逼自己……可我明明不想做这些啊。”余罪道,检点着自己的过去,诸多的不解。

“那就是一种清洁的精神,侠义、好善、急公,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在向往正义伸张上,每个人的心态都是相同的,这和一个人的职业无关,就即便你不是警察,有些事忍无可忍,你也会选择挺身而出的……你之所以纠结,还是因为你很看重警察这个职业。”马秋林道。

“是我爸很看重,所以我也很看重了。”余罪道。

“那这就是一种责任,这份职业就像你之于父亲的感觉一样,更多的时候是一种责任,男人两肩,担山赶月,你总得学会负起这个责来,你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负责而苦恼?”马秋林道。

“一直以来就是,不管是之于父亲,还是之于职业,我都有愧……”余罪讪然道。

“那你知道该做什么了,还纠结什么?”马秋林问。

“是,我知道,可我还缺点勇气,而且想来看看您。”余罪道,微微地笑着补充着:“马老,我要回汾西了,我想好好陪陪我老爸,出来这么多年了,在家呆得连一个月时间都不够。”

“呵呵……替我问候他。”马秋林道,抚了抚余罪的脑瓜。

“一定。不过他对老头没兴趣,就巴着我领回个儿媳妇去,就那么点锅碗瓢盆的事,能天天烦你。”余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你错了,生活,简单的,就是最好的,你老爸肯定是有大智慧的人。”马秋林笑道。

有吗?余罪不认为有。

不过马秋林认为有。

两人也许都没有错,在相视一笑中,舍却了争执。马秋林接替了他的活,开始刷墙,余罪帮着调白浆,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才告一段落,马秋林把东西收拾妥当,回头亲自送余罪上了火车。

送行者多了一位楚慧婕,那恬静的、那偶而还会羞涩的样子,让余罪和几年前那位出手如风的女飞贼的印像已经重合不到一起了,看着她依依不舍告别,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余罪很狠心地,很冷淡的样子,就那么走了。

“马叔……”楚慧婕很担心地拉着马秋林,在汽笛声响时,已经不见余罪的脸庞。

“你担心也没有用。”马秋林道:“就像你一样,得自己咬着牙走出来,别人帮不上他。”

“可他要是走不出来呢?要是当不成警察呢?”楚慧婕担心地道,不住地掂着脚,似乎想看到车厢里的人。

“于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定能走出来。”马秋林很肯定地道。

这一天是改变很多人生活轨迹的日子,比如邵帅也是。

大南路街口,一位姑娘正在发放着美容院的广告单子,偶而有兴趣的女士路过,她会殷勤地介绍着美容项目,花很少的钱办一张体验卡,邵帅像做贼一样,跟踪加盯梢,最终还是被姑娘发现了,她撅着嘴,很不悦地看着躲在商场里的邵帅。

邵帅讪笑着跑上来,递了瓶饮料,笑着找着话题道着:“梦柳,好巧啊,今天不上课啊?”

“我不上课,你不用上班啊?”贾梦柳拧着盖抿了口,这位大男孩老是尾随着他,后来知道他是位私家侦探,总是追着她帮点忙,不过更多的时候像是讨好。

花季妙龄,青春懵懂,两人能看到彼此眼光里的东西,邵帅笑道:“我们时间很自由,哎,要不我帮你……真的,推销这个我很在行。”

“这个你不行。”贾梦柳不信了。

“这个我真行,美女不会关注同性,但对我这样很帅异性,一定不会忽视的。”邵帅恬着脸。

两人争执不下,然后打赌,然后开始散广告铜版,然后邵帅发现他在这一方面果真很差,嘴拙,似乎眼神不对,一盯过路的女人,人家吓得躲着就走……好大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尼马这当侦探是做贼的眼光,可不得把人吓跑了

不过难不住他,抽了冷子他钻商厦里拔电话求援了:

“喂,鼠标,快到大南路口,买我几张体验卡哎呀,别多问,回头我请你吃饭。”

“骆驼,快到大南路口,把你女朋友叫上,买我几张体验卡,美容的……什么?你不会美容,谁让你美容,我正在泡一位卖卡的妞,帮不帮吧?”

“韶军吗?好好……你叫上文涓,帮个忙,一定抽空来大南路口……”

过了很久,贾梦柳发现雕堡了,五十张体验卡居然被邵帅给推销完了,她瞠目结舌道着:“你不是做弊吧?那有这么好卖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吗,太好卖了。”邵帅道。

“可你卖给男的了。”贾梦柳不信地道。

“销售的最高境界是把梳子推销给和尚,那个男人身边能没有爱美的女人,有的还不止一个呢。”邵帅道,把贾梦柳逗得咯咯直笑。

小姑娘还是好哄,她居然真信了,都没怀疑鼠标那歪瓜裂枣,根本不像顾客,两人倚着街栏数着这一天的收入,每张卡能抽几块钱,发五百张广告,又能挣几十块钱,然后贾梦柳有点期待地道着,等攒够了钱,要去看妈妈,给妈妈买点什么好吃的。

她征求邵帅的意见,邵帅却是心怀鬼胎走神了,半晌省悟,他道着:“要不我借给你?”

贾梦柳眉头一皱,邵帅赶紧地道着,好好,当我没说,不过我真没别的意

“那邵帅哥,你陪我一起去看我妈妈,好吗?”贾梦柳突来一个邀请,邵帅一愣,她有点不自然地道:“不过,是精神病医院,大部分时候都认不出我来了。你不去算了。”

“去去,谁说不去了……对了,去了就说你有男朋友了,喜事冲冲,说不定就好了。”邵帅道着,把贾梦柳哧声又逗笑了。

这位晒得黑黑的,在艰难地挣着一分一毛钱的姑娘,没来由地让邵帅分外地喜欢,本来想帮帮的,结果还就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他正准备邀请晚上一块吃饭什么的,一定要回学校混饭去,那大餐厅里都是一对一对的,特别有气氛。

“我说,梦柳……”

“怎么了?”

“晚上……”

“是找你?”

两人在嘈杂的环境中,说话岔路了,邵帅准备邀人,贾梦柳去指着身后,回头时泊着一辆警车,再回头贾梦柳吓了一跳,似乎觉得邵帅有问题了,又一次回头把邵帅给气着,尼马邵万戈陪着万瑞升不知道怎么来,两人从警车里下来,踱步向他走来。

邵万戈是个悍匪样,万瑞升又像个笑面虎,惊得贾梦柳往邵帅身后躲,邵帅护着贾梦柳轻声道着:“别害怕,自己人。”

果真是自己人,邵万戈和万瑞升两位,在护栏之外笑着向邵帅敬了一个礼,递着一份东西,邵帅狐疑地接住了,眼睛亮了亮,一张支票,现金支票,邵万戈道着:“要不是队里有人见到你了,还真不好找你啊,此次办案给队里的奖金,万局长专门给你申请一份,五千块,别嫌少啊。”

“还真有点嫌少。”邵帅笑道,不客气地装起来了。

“那……还有个事,市局准备给你下一个正式的聘书,那,就这个。”邵万戈道。

“刑侦侦查总队二大队,组长……呵呵。”邵帅笑了。

“二队看上的人,从来都是队长亲自请,别告诉我你不愿意,你就是个当警察的料子。”邵万戈道。

“我考虑下。”邵帅小得瑟了。

“考虑什么呀?你从光着屁股就在警队大院长大,没警车轱辘高就摸枪,连玩具都是小手铐,这辈子割不断这个缘份喽。”万瑞升笑道,笑着一个敬礼,像小时候逗他玩一样道:“等着你啊。”

两人走了,邵帅还在瞠目结舌,一只小手拿走了他手上的东西,惊讶地,再一次审视着邵帅,邵帅辨解着:“我其实不想当警察,他老纠缠我,非说我适应当警察,我烦死了。”

“警察挺好的,为什么不当。”贾梦柳似乎替邵帅珍惜这个机会了。

“哦?我以为你会对警察很反感的。”邵帅眼睛一亮。

“因为我爸是贪官,所以很多人对我很反感,很鄙视我…不过我并不因为我爸违法,就反感执法的警察,他们里面还是好人,邵帅哥,你要当了警察,肯定是个好警察。”贾梦柳把聘书递给他了,笑着。

那么青春靓丽,那么纯洁无瑕。激动的邵帅差点把真相喷出来。

他憋住了没说出来,不过他决定了,去二队报到。

也同样这一天,高层职位变动,省厅王少峰副厅长、市局局长接到了职务变动的调令,调任省农业厅任职,仍是副职。五原市公安局局长位置,暂且省厅许平秋副厅长兼任。

据传,王少峰是受了顾言明一案的牵连,疑是为其举家潜逃出境提供便利,被冠以负领导责任一词,调离了公安部门。

不独他一人,随着非法制售处方类药物一案的延伸,有十数位警察因协查不力、知情不报、疏于管理被停职、清退。

又数日,全省警察公开招聘统一考试举行,五原市的招考比达到了又一个顶峰,热门职位最高招录比例为:

这里从来不是一片净土,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喧嚣,像围城一样,城里的人想离开,而城外人挤着进来,离开的带走了旧事,挤进来的,又开始了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