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2章& 余罪未了

2017-11-25 17:48:19Ctrl+D 收藏本站

三个月后………

时间就像货架上的水果,不管春夏秋冬、总是五颜六色的,年景一日好过一日,果贩子已经不像很多年前那样肩挑手推卖清一色的大苹果了,鲜红的草莓、金黄的沙梨、深红的油桃、水嫩的西瓜,老余像检阅队伍一样,从货架边上走过,虽然没什么文化,可他懂得怎样在第一时间抓住顾客的心,比如桃子一定要带几片叶子,比如香蕉一定不能有萎于的根……反正就像他本人一样,收拾的利利索索,穿戴得于于净净,不管是大姑娘小媳妇,搭讪时候总不至于让人家讨厌不是。

“满塘,帮把手。”

媳妇在叫了,他应了声,奔着去帮着提水了。

“敏芝,你歇会儿,我收拾摊子。”

他在叫了,拖地的媳妇应了声。

两人相视间,似乎像小年轻一样还带着几分羞涩。

谁说不是呢,这甜得发腻的日子,让人觉得像缺乏一种真实感似的。可偏偏又是真实的,就像给十几年的苦熬一种补偿一样,老天是公平的,会善待每一个认真活着的人。

开门,打扫卫生,收拾妥当,然后老余就会像往常一样,坐在水果店门口,削几个有虫有疤的果子,切成嫩嫩的、水灵的水果片,进门的顾客他会好大方的邀着:先尝后买。

每每这些小聪明总让老婆讪然一笑,很多小动作让老余这儿的生意比其他家总是强上那么一点点,这一点一点的积累,老余快成了南街上的水果王了,每个季节大批量的吃货都是他带头的,整车整车甩回来,转眼批发就能赚不少

当然,最大的成功之处不在于生意,而是老余逢人就吹嘘着,我儿子是警察,副局长,就快当局长啦

可老余也有烦心的事,比如儿子就是,这段时间老是不声不吭回家,贺敏芝从来没见过儿子这么乖过,她隐隐地觉得有事了,私底下和老余说,老余还真有点担心,把认识的那帮捣蛋娃电话问了个遍。没事,异口同声:领导休年假。

瞧瞧,还是当领导好吧,老余斥着媳妇多心。不过这假期休得太长之后,他也有点犯嘀咕了。

正烦着的时候,有辆车泊到了他的店门口,他蹬蹬蹬奔出来,甩着扫手的苕帚就要破口大骂,不料下车的人冲着谦恭一笑,挥着手,车退走了。

“又是你?”余满塘脸色不咋地好了。

“对,余老板好。”魏锦程笑着拱手道。

“你当奸商的,不要老拍我儿子马屁行不行,我儿子能见你这种人?”余满塘不悦地道。

上个月来了一回,那开着好车的架势着实把余满塘吓了一跳,不过细问之下才知道是五原商人,想邀儿子到他生意里,这那成,老余悖然大怒,差点扣他半个西瓜,尼马滴我儿子是警察好不好,奸商算个毛……你这是挖社会主义墙角懂不懂。

把魏锦程轰走了,没想到这货又来了,他笑笑道着:“余老板,我觉得您误会我的意思了。”

“那你什么意思?”余满塘挡着路,根本不准备让他进门。

“可能上次我表现的太过……无耻,对,无耻……其实呀,余警官几乎是救了我一命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说受人之恩不图报答,那也不对不是,情急之下我的表达方式就有问题了……这次呢,容我细细说来可好。”魏锦程也是个老油子,都碰一次壁了,岂能不懂和这种人打交道的方式。

其实不难,别触人家的逆鳞就成,两根烟一抽、拉着凳子一坐,满口讲着余警官在五原的光辉事迹,转眼便把老余听得瞠目结舌,兴奋得仿佛都是自己于的一样。

这一聊特么就成知己,很抠门的老余罪破天荒地请魏锦程吃水果了。催着魏锦程快讲,兴奋地就那一句话:再说说,还有啥事,我儿子这么拽啊。

一拽二拽就把时间忘了,等余罪驾着货车,载了半车水果回来时,他看到了那一幕让他啼笑皆非的场景,老魏这货和老爸吧嗒吧嗒在门口抽着烟,像街坊一样,喷得起劲。

“我儿子回来了。”余满塘看到了儿子时,中断了,奔着下台阶,和儿子一起卸货。

“爸,我来我来。”余罪抢着。

“于这活你不如我。”余满塘得意地道,两肩扛着两篓子水果,快步往店里去,余罪一膀子刚上筐,魏锦程笑了笑,余罪没好语气地道:“不帮忙,站着瞧啊?”

“哦,好。”魏锦程乐了,也捋着袖子加入其中了,不过一扛一看趔趄差点摔喽,呲牙咧嘴的样子惹得老余直呲笑他,尼马这些有钱淫都跟驴粪蛋一样,外面光。

卸了半车货,拍了拍身上的灰,魏锦程邀着余罪,老余邀着魏锦程中午去家吃饭,耶,魏锦程求之不得呢,满口应承。

这谈事恐怕是最简陋的一回了,魏锦程笑着道:“要不咱们走走?余老哥,我和余局长聊聊啊。”

老余这回可放开了。笑了笑,作着请势,几步之外老爸已经听不到的时候,余罪小声问着:“老魏你这是于嘛呢?生怕我爸不起疑啊。”

“迟早总有一回,你能瞒到什么时候……对了,电话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魏锦程问。

出狱后老魏就打听余罪的下落,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居然摸到老家来了,他在一力邀请着余罪到他的生意里,而且他居然了解到了余罪搞得那看杂粮生意,那叫绿色食品,很看好市场前景的。

“我下不了决心啊,老魏。”余罪道,他知道魏锦程是出于一片好心,这份心意实在消受不起,他看看年纪和老爸差不多的魏锦程问着:“再者说了,你那生意我也不懂,不至于就请你吃过顿饭,非要这么以身家相许吧。”

“呵呵。”魏锦程被余罪这种说话方式逗笑了,他道着:“你明知道不止这些的,生意好学,人品学不来。要不是你提醒我,我还真不知道还有那种坑人方式,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

魏锦程又一次看着余罪,他心里的精彩世界魏锦程无从得知,不过他奇怪于,根据没有接触那个圈子,他又如何知道有人想通过涉案的方式完成侵吞买不到的资产。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一旦官商勾结,那手段就没有下限了。他们会有一千种方式攫取他们想要的东西,这种案例有的是。”余罪笑笑道:“你做生意是看人,我们办案子更是看人,要是连好坏人也分不清,这些年警察可就白当喽。”

“那你看我这人怎么样?”魏锦程好奇地,凑近了,斜瞅着余罪。

“不怎么样,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上,每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液……你敢说,你挣到的钱都是问心无愧?”余罪取笑道,魏锦程没想到自己被评价的如此不堪,他拍着手辨解着:“桃园公馆的涉毒问题,已被课以重罚,勒令停业整顿,这是个经营问题,我本人是无罪的,法律都承认了。”

“要是顾晓彤没出事,法律一定会承认你有罪,很多特别的时候,警察和法律都代表不了正义据我所知,桃园公馆周边的地皮已经被你圈了个七七八八了,你是准备再暴赚一笔?”余罪问。

似乎被洞悉了心里的阴暗,而且魏锦程有点惊讶,余罪足不出户,居然摸到了他那么多私下的小动作,他尴尬地笑道:“商人逐利,天经地义。难道有错?”

“没错,但看你是什么级别的商人,如果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一定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顾晓彤盯上你这块肥肉的,不要低估别人心里的贪欲,我要有能力有背景,我肯定想办法弄死你。”余罪做了个鬼脸,给了个掐死的动作。

魏锦程无语,直向余罪竖着大拇指,一伸手揽着他的肩膀,感慨道:“余罪啊,你这认识和我那位躺在床上的老父亲都差不多啊。”

“那是因为我吃亏多了。”余罪笑道。

“可这一次,我觉得通向仕途的门已经关上了,你真准备在汾西这小地方卖一辈子水果?”魏锦程不相信地道,余罪闻得此言,回头看看远处的水果店,那一种很幸福的表情,他笑着回道:“老魏,知道为什么见第一面我就打消对你的怀疑了吗?”

“为什么?”魏锦程好奇地回问。

“见你之后我就专程调出了医院的监控,那天你不是故意冷落我,而是确实在医院陪你父亲。”余罪道,奸笑着看着魏锦程,魏锦程气着了,不过余罪笑着解释道:“一个怀旧、心里装着老婆、老父亲的人,不可能是个穷凶极恶敢制毒的……说实话我还真不介意在这儿卖一辈子水果,就像你,你觉得最幸福的时候,难道是在公司,在应酬、还在生意上?”

啧,老魏讷言了,他指了指余罪,没有憋出那句话,其实两人在这个上面是相同的,家庭观念重于一切。到这份上魏锦程觉得这事恐怕没戏了,即便余罪离开警队,恐怕他选择的会是回到这里,离家最近的地方,而不是漂在外面

刚要说话,电话铃声,余罪的,他掏出电话接听着,等着的魏锦程突然发现余罪表情变化的很突兀,放下电话里怅然若失,他惊声问着:“是不是有定论了?想开点,当不当警察真无所谓,公道自在人心,反正你也代表不了正义

余罪一阵苦笑,半晌才道着:“其他事,有个人病危了,我可能需要回五原一趟,正好乘你的车吧……对了,中午在我家吃饭吧,大老远的,没什么招待的,我可能短时间回不来了……”

魏锦程有点瞠目结舌地道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他知道一定有事了,果不其然,中午在余罪家那顿饭也不安生,那位奇葩老爸余满塘不知道为啥,哭得稀里哗拉,连饭也没吃成………

事情就源于这个电话,邵帅打的,他直勾勾地盯着急救室的灯光,心一直在跳。

旁观站着的贾梦柳在发抖,腿抖,他赶紧地把人扶着坐下,坐下手就开始抖,想说话,嘴唇哆嗦,什么也没说出来,也哭都不会了,就两眼一直潸潸流泪。

“别担心,伯母一定没事的……你别哭,一会儿她出来看到你这样,得多难受啊。”邵帅安慰着。

“嗯,我不哭。”贾梦柳说着,一擦泪,转眼间两颊又湿。

自杀……这位精神受到过严重刺激的母亲一直取保候审住在精神病医院,稍有好转时,刚接出来一个月,贾梦柳准备趁着暑假照顾一段时间,可没想到神志恢复不久,她选择的却是割断了自己的静脉。

此时贾梦柳抖索着的手、衣服的前襟上,还残留着母亲的血,邵帅真想像不出,这么瘦弱一位姑娘,愣是把妈妈从楼上背下来了。

“真没事,你发现的早。”邵帅握着她的手,又一次安慰道。

“我害怕……我…我害怕……”贾梦柳嘴唇抖索,一语泪流,她倚着邵帅的肩膀,难受地道着:“我爸妈被抓走,我有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们……再见到我妈妈,她就已经精神失常了……我爸爸还在监狱里,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她要死了,我怎么跟我爸爸说啊……我……”

“不会的不会的,这不还有我呢吗,我也是你亲人。”邵帅安慰着,粗糙的手指抚过贾梦柳的脸颊,那秀气的脸蛋晒得又黑了一圈,贾原青夫妇被判刑后双开,即便他们咎由自取,可最苦的还是苦着刚刚上大学的贾梦柳啊,这事出的,让他知道真相的,仿佛心里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那么的沉重。

“谢谢你,邵帅哥……我,我一定还你钱……我……呜。”贾梦柳稍稍平抑下,突然间发现自己依在邵帅的怀里颇是不雅,她理智的分开了。邵帅难堪地道着:“你看你,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

那是住院交得急救费用,贾梦柳要掏钱,肯定不够,一双手又被邵帅紧紧握住了,泪眼婆娑间,她抽了两回,没抽出来,邵帅紧紧地按住说着:“不是你一个人经历过这种痛苦,你一定不知道我爸爸妈妈吧?”

贾梦柳愣了下,是啊,根本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只是相处的很溶洽,他知道这是个好人,不管以前当侦探还是现在当了警察。

“我爸爸也是个警察,和一个抱着炸药包的嫌疑人同归于尽了,他死都没留下个全尸。后来我妈改嫁了,扔下我就走了就那么走了。”邵帅道,这故事有震憾力,惊得贾梦柳忘记哭了,他眨巴着泪眼,伸着纤手,抚着邵帅那英俊,却显得早衰的脸,似乎在安慰这位身世比她还惨的人。

“我恨我爸,也恨我妈,一个死了,一个跑了,都不管我……可我现在不那么想了,他们有时候的难处我们当儿女可能理解不了,不过,能让他们舍得抛下亲人,那肯定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了。他们生我养我已经不易了,我们儿女没有权利去恨他们,去要求他们怎么样怎么样……他们有他们的难处,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肯定不愿意看到你成了这个样子,你这样,只能加重他们的难过。”邵帅轻声道着,擦擦泪,凑近了问着贾梦柳道:“我说的,你懂吗

“我懂。”贾梦柳点点头。

“那就别难过,等着妈妈一会儿出来,看到你的笑脸,真的,想想高兴的事,想想以后,有一天你和妈妈一起去接爸爸出来,一家三口团圆,那是多幸福的事啊。”邵帅道着。

小姑娘许是真的好哄,她真的不哭了,擦于了泪,调整着情绪,每每绿灯亮起,她就奔向急救室,直到奔了三回才见到医生喊她,她附近病床,真没有哭,强自欢颜地和那位虚弱的母亲在小声呢喃着什么,女儿不哭了,当妈的哭了。

还有邵帅,在悄悄地拭着泪,他觉得心里某处,疼得厉害………

这个尘封的故事同样延续在从汾西通向五原的高速路,司机、助手,以及魏总都听得唏嘘不已,中午饭前余罪把事情告诉老爸了,说了很多,然后又像小时候犯错了那光景,老爸气得扇了他两耳光,然后和这个操蛋儿子抱头痛哭了一回。

“我爸没拦我,他认死理,不管欠的债还是欠的人情,一定要还。闯下的祸一定不能躲,就像我小时候砸别人玻璃一样,他一定会拧着我的耳朵给你送回去,装好。”余罪如是道,结束了这个长长的故事。

或许并不长,就像昨天发生过一样,还历历在目,见过多少位嫌疑人他已经记不清了,但唯独对这位贾原青记得非常清楚,那是一块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不同的是,痛是双方的。

“你爸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就像我父亲一样,越是那种卑微如草芥的生命,越会有着人性的光华…我一直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老是催着我往老家投资,就做绿化和环境治理,这也是一种赎罪啊,后辈富得让他于心难安呐。”魏锦程仿佛受了一次教育,感慨颇深。

“那,你明白我为什么不能给你当手下了。”余罪道,和盘托出这个秘密,似乎心情放松了很多。

“也好,那就当一辈子朋友吧。”魏锦程伸出了手。

余罪看着他,不像做作,他笑着道:“和土豪做朋友,求之不得啊。”

魏锦程自嘲地笑了笑,不敢以土豪自居。两只手握在了一起,笑里却多了几个理解。

下高速,进市区,车直驶市检察院,老魏没再送,而是目视着余罪走向那国徽下的厅堂,那一刻他觉得很可惜,觉得这个人可惜,所谓的什么公道正义,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他真没想到,余罪的最终选择会在这里。

立案大厅,七号厅,余罪信步走了进去,坐到了一位检察员的面前。

这里其实形同摆设的,专供那些职务犯罪的公务员来此交待案情,不过很多年,基本没有主动来的,余罪进来倒把两位闲坐喝茶的检察官吓了一跳,以为他找错地方了。

“我来自首。”

“我在这里有立案,案卷编号检098776,我就是那位已经立案被停职的警察。”

“我来自首的不是案卷上的事,而是其他未清余罪,是一例刑事案件,嫌疑人贾原青因为我的诬陷受到了刑事处罚。”

“对了,我有余罪,我的名字也叫……余罪”

瞠目的检察官面面相觑着,有人查着案卷,然后面面相觑着,赶紧向上打电话汇报。

坐下来的余罪显得无比平静,那一刻他想起了从容作囚的黄解放,想起了从容赴死的马鹏,那一刻他理解了两位已经作古的人,一位为了后辈,一位是为了后事,他们虽然警匪陌路,却是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都是为了一种责任。

当你准备担起这责任来的时候,心里的负担就没那么重了。

余罪说出这些来的那一刻,第一次感觉坦荡会给人以想像不到的勇气,那种勇气虽不凛厉,却让他对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都不再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