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05章& 以贱斗贱

2017-11-25 17:46:49Ctrl+D 收藏本站

()“吴主任…吴主任…”

几声亲切、仰慕、谄媚的叫声在支队办吴海明主任身后响吴海明知道是庄子河刑jǐng队队长余两天找了八连会计不在也找愣是火速地把补贴事宜给办喽。

“又怎么了?钱不都领到了?”吴海明愁眉苦脸地道。

“领到这不专程来谢谢您吗?”余罪小步颠着跑到主任跟一手东赶紧地掏吴主任推开直道着:“那就赶紧回过年这么你窝支队于嘛。”

“没…没事…庄子河那地方您又不是不知当地人都去其他区作庄子河一般没发案。”余罪想当然地道听得吴海明直翻白就这得还让支队长在会上夸得像朵花似其实他估计是总队来人的原瞅这贼眉鼠眼的样肚里货色也不会很他可不愿意多纠直道着:“你不夸下海口了吗?要主动防要不能有区域之见……那赶紧回去你坐支怎么工作啊。”

“吴主任您说得太好别说庄子就以后开发区、景区有什么案我们也包圆了。”余罪拍着胸脯道。

吴海明切了差点喷出这真是癞蛤蟆打哈口气不他看不下去扭头要余罪一激灵又堵他面前直求着:“吴主还有个小我们还差几套冬装jǐng服……您别这是个大事您又不是没去过庄子那帮子刑jǐng不穿jǐng出去让人当地痞流氓打了咋办?不不就三套……再说大冷天不给下面也说不过去啊……哎主任……咱们是结对子单克扣他们的不能克扣咱们自己的啊。”

哎把吴海明主任给气得每年jǐng服均考虑到基层很多外勤根本用不所以就在这个上面有抠抠省谁知道被这货大声嚷着在楼道里喊他急一摆手道着:“别说了……回去……”

“做表格是不?我已经做好您签个字就成。”余罪乐赶紧地递上单拔了笔塞在主任手吴主任一根本都是准备好气得的刷刷一签名扔给余罪提醒着:“就这一回没事不要到支队来。”

“好嘞。服从命令。”余罪似笑非瞅着吴主任的背一副讨了便宜卖乖的贱相。

补助到手服装到手这两天明天收获不乐得余罪得儿得儿哼着小从支队楼里出直奔着庄子河那辆寒碜的长安小面包jǐng车。师建成坐在驾驶位置上已经等很久jǐng校毕业就一直坐在庄子河那儿的冷板凳已经习惯于正常上下班、正常领工资的公务员生他一次发现还有队长这样当jǐng察走到那儿都上蹿下很多职场上的潜规似乎在他身上根本不起作用。

就比如补大部分都是队里解支队只是象征性地给大部分时候都不会给你能不能发得了就看队长的本而这余队长无疑是本事很大的一位。

上厚厚的一摞钱往车前一办师建成跟着高虽然不算多可总比没有他问着余罪道着:“队回去?”

“等等……一会儿领jǐng服去。”余罪道。

“您连jǐng服也要上了?”师建成惊讶地道。

理论上不该要都是配但制度到基层未必就能实打实落很多穷乡僻壤包括像庄子河这样的边缘jǐng务单大部分时候都是发不全没想到队长也能要上师建成正想着要了多却见得余罪拿着垫着复写在申领单子上改上了。

改?改师建成张着大瞪着大眼巴巴地看“3”套的字被队长前面加了一堂而皇之地成“13”套队长改得意洋洋地还在欣赏着自己的书法似的。

“队您这……”师建成吓得心惊肉还有在支队身上打主意的小队

“我看咱们支队管理有严重漏签个单就能领。没人核实的。”余罪jiān笑道。

“可这……合适不?”师建成哭笑不得了。

“千万别相信公事公办这一碗水是永远端不平想往咱们这儿倾你就得往咱们这边使劲……领服装去。”余罪得意地道。

果真是管理严重不支队的后勤管仓是位老婆还没准是那个领导家的亲本来呲眉瞪眼不待见庄子河刑jǐng队谁可知队长进屋给她说了几句什么哎等出来领东比亲戚还高居然帮着把服装给装车捎带连平时抠索不肯领的办公用纸、用塞给车上一大盒子。看得师建成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有什么奇怪我给阿姨准备了张超市卡……嘎嘎……我估计再多给她不签字她都敢领给我。”余罪jiān笑师建成哭笑不得一路逃也似地回庄子河了。

事情就这么办不但领回来领的还方芳电话通知着队里各位回来领补缺冬装jǐng服的几喜滋滋的抱着新衣直向队长问踱步下了院那辆好久不能动的长安终于轰轰作响车上吴光宇加着油车下面钻着孙身上脏兮兮在喊着拔钥两人用了几个小把车给免费修好了。

“什么问题?”余罪问着。

“缺机油了……那有这样开车的。烧机油都不愣是要把缸拉了。”孙羿幸好拉得不换过缸头能凑和不过长途怕是不行了。

“能凑和动弹就你们俩过年回不回去?”余罪问着。

“**一提这个就来我们二队的规没成家的值大年三十到初八。”吴光宇火大地道。

“我也一走不余贱……你脑瓜有问题下队也不选个好地这穷地连年货都整不回来。你瞧人家鼠在矿区当指导尼马尾巴都快翘到脑袋上昨天我说找他喝喝他居然说他很忙。”孙羿道对于已经爬上领导岗位的深恶痛绝之。

“没办法服从组织分配啊……哎你们俩中午别走鼠标那贱你们少搭理还是来咱这穷把你们当亲人。”余罪眼珠转悠这两个飚车悍其实真要用对地那可是一对宝怨不得二队把他们卡得死死的。他正揣度有没可能把这两货忽悠出来。

“看还是余贱够意不能喝酒顶多到海鲜楼马马虎虎吃一顿就行了。”孙羿jiān笑道。

“同同人弄条烟不能白于活。”吴光宇也附合了。

妈两人联合挤兑就这车能不能值几千还得两不过余罪却意外地没有像往常那样悖然大而是笑眯眯地问着:“你们这境界太低怨不得现在还是个司机;而且你们层次也太次怨不得现在只知道吃。哎哦……我实在为你们感觉悲哀呐。”

“说清什么意思?”孙羿从车下钻出来听得这话刺耳。

“信不信我们让你这破车永远发动不着。”吴光宇威胁尼马吃一还得赔上自尊。

“稍安勿躁。”余罪摆着队长的蹲下神神秘秘地道着:“光吃一太小看我这队长了……给你们整点外快怎么样?”

“行给多少?”吴光宇乐了。

“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余罪小声道肯定不会白一听抓孙羿两眼放光着:“好我最喜欢于那活。”

“我们这家伙什不行动时你们把二队的车开出两辆怎么样?”余罪教唆着兄弟于出格的事了。

两人被说得愣了上次开jǐng车助回头就被队长骂了个狗血淋而且俩人知道余罪这贱一捅就是大娄两人不敢擅自答应余罪一甩袖子:“不敢于就不要给我提钱的事我找别人去。好像就你们会开车似的。

“别商量商量。”吴光宇追上来了。

“就咱们从长计议不是不是怕你狗rì你把我们又带坑里。”孙羿也爬出来追上去了。

两人缠着余罪要问个究竟如果真有麻烦自然是不敢不过要就是个抓那倒不介意的加一份子。

从修完车问到了开始吃情况基本清楚什么消息也没这压根就是光棍看毛。片自纯属意yín的两人可给气着吃饭时候的时候档次又不是开发区路边的小饭于是这哥俩脸色不好看孙羿说你穷就穷咱不小看你穷逼装什么逼装逼就请我们小饭尼马放开吃也花不了你一百。吴光宇说揍我们这水平出去于私一天少了三百都不伺候。孙羿又说余贱你想钱的心思我们理可钱不想你呀。吴光宇也接上揍看你这贱也就适合到这儿喝西北风去。

哥俩一人一句挤兑着余发泄着被调戏之后心中强烈的不余罪边吃边根本不搭理他们那一问得急余罪撂了句:我们正在找赌找到了我们抓着你别后这是给你机会。

两人被撩得心余罪越蛋两人越都知道这贱人贼性不是一般地jǐng校时候那帮穷学生堆他都能榨出钱何况现在又是个刑jǐng队虽然这地方穷了点可也未必就不可能捞点油水啊?

孙羿看着吴光吴光宇也看着不敢轻易答又舍不得马上放余罪一看他俩的样子就贱但对于究竟有什么的把余罪是一概不讲

饭到中电话来余罪一是苟盛阳汇报揪住了几个外围分余罪听得劲来扔下筷子就孙羿和吴光宇不说急急地跟着就去。

就是这好事见者有大过年谁不想兜里殷实点……

摸外围的是苟盛阳和巴驾着二队的越野jǐng车找到人这两位正蹲在桥墩边上晒太一个胡子拉碴正擤着鼻一个秃头矮胖、嘴巴奇大的正挠着背后的痒痒。两人蹲那几乎就是地痞成对、流氓一双的翻版。

等余罪一叫老狗和大嘴巴的绰孙羿和吴光宇登时笑歪了。

各个刑jǐng队都是纯爷们的世除了称呼队其他人文绉绉叫名字很罕大部分都是随口叫的绰不过绰号形象到这水平也少两人笑得得瑟地下了苟盛阳和大嘴巴却是有点不悦敌意地看了他们俩一眼。

余罪一介同二队给咱们把队里那辆破车修好哎一听这握手间两人态度又是一个一百八的大转毕竟二队那个重案队名声在人家帮忙来庄子河当然欢迎。

寒喧孙羿就发现两人都像感冒说话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一问才知哎哟妈为了找赌已经在庄子河、开发区一冻了两天两这么敬登时让孙羿和吴光宇对两位老大哥的态度恭敬了好几分。

“王老千、刘秃、祁憨蛋……这一带就这几个名人?”余罪翻着手那是苟盛阳从各类jǐng务资料以及地下世界摸排到的情况。

“差不原来都是郊区这一带的老赌被打击过不止一每年都靠拉一帮子人他们抽水赚钱。”苟盛阳这些开赌基本都不不过只要找到他肯定能找到赌窝所在。

“那今年呢?”余罪问。

“这些狗改不了吃屎只要没在看守肯定就窝在那儿赌呢。”苟盛阳道。

“好不好挖?”余罪又问。

“不太好我们摸了两能摸到的消息都是一个月前的他们外围接送的、管安排吃住一周一地点两三天一我探的消息有时候在酒店开有时候在洗浴中心包一层甚至有时候拉乡下jǐng惕性很高……今年就出过一次王老千设一个小包工头在他场子上输了八十多给他告晋立分局接的后来没下文估计是退了一部摆平了。”大嘴巴道。

那一行也有那一行的生存之开赌的绝对不会把你赢光挖搞个差不多他们就收尔后会物色新的目典型的作法在麻将馆、在娱乐中人托专找那些爱赌爱玩据说给这些人介绍一个赌都有几千块的提成。

“就他逮住谁算谁……你们摸排的这几个外围分今天捋一只要有消息出马上给他们来个迅雷不及掩耳。”余罪手一决心下定了。

兵贵神而且得高度保不能让摸查消息扩这几个开赌的没有一个是庄子河一带最近的活动范围都在开发对于他们而言可没有区域的限一车五个人开始捋这帮外围分子还真不好找。

一个绰号“小驴”多方打听才探到在平阳街8号台球几人进了台球室按图索不一会拎出来一个长斗鸡眼的小后一问人家给你翻白二问人家不搭三问人家还呛你一句:于啥我打台球也犯法啊。

刑jǐng可从来没有磨嘴皮子的功老狗和大嘴巴把人揪进小胡劈里叭拉直接揍一开始好好说话问了情急匆匆地从胡同出来。好大一会才见得小驴兄弟捂着青肿的腮帮一瘸一拐从胡同里出边走边咧咧骂着:

“谁特么不长又把雷子惹老子多长时间都没赌还找上门来了

有时候非常的事有非常的手能获得非常的速小驴交待了一个叫“老sāo”的老痞老sāo咬出来一个叫“肥牛”的马组织赌场的经常叫他跑人好指挥。而且两人都知道一个叫“黄鸡”的拉客好据说靠拉客分成就挣得不少。

“黄鸡”这样的人不好肯定在社会有正式的身肯定人摸狗样出入于各类高档场而且这种介绍赌客的货很少牵涉到案子找了数个地方没有下落之余罪很明智地把这条貌似很有价值的线放弃了。

小驴到老sāo、老sāo到黄还有个下落不明的杜这些习惯于行走在灰暗地带的还真不好费尽周才从平阳路反扒大队打听到了一个疑似肥牛下落的消息。

于是就继续找到“肥牛”又着实把众人惊了一一个有二百多斤的大胖两眼yín光、满身体正在柳巷街胡同口子吭巴吭巴吃一大碗羊众刑jǐng二话不两人上去挟连唬带咋往走余罪给扔了羊杂直接往胡同里头带。

这货没骨巴掌刚一马上坦白从一从宽刑jǐng们傻眼这货居然是刚从派出所放出细问才知道是组织了个小被派出所端他还喊冤呢:jǐng察哥连收缴带罚我穷得就剩下一身衣服过年还没着落呢

“这个鸟怎么看上去比鼠标还贱。”孙羿也加入到行列踹了这货一嫌他体味大了。

“没我确实你们要管我就跟你们走。”肥牛颤着一脸肉其贱无比地谄媚着。

“滚。”苟盛阳有点火嚷了句。

“好马上滚。”肥牛一扭肥迈步就那荡漾的大屁简直如同甩臀狂舞。

看到此景余罪吼了声:“站住。”

那货明显跑不机灵下站定一站狐疑慢慢地扭回然后脸上又成了人畜无害的贱点头哈腰地问着:“jǐng还有什么吩附?”

这里面就余罪为了工作方还穿着jǐng不过那胖子似乎对于jǐng服根本没有什么恐惧而且这货应对太特么贱贱得你都不想看见他……简单余罪似乎觉得这贱相背应该有点东西。

直接问肯定不余罪笑着道:“肥牛你以前给王老千、刘秃都当过马仔是?”

“以前没这么胖的时候当后来他们嫌我太招就把我开了。”肥牛点头道。

“那今他们在什么地方找钱?”余罪问。

“这个真不知道。”肥牛有点紧这几位jǐng察个个面有不慢慢地围拢住他他万分难堪地鞠躬做揖道着:“jǐngjǐng爷……真不知道我要知道不让我出胡同就被车撞撞不死下顿饭就把我噎您看我这样全身累赘不但自己生活累而且是和谐社会的累我已经万念俱灰了”

没发现这胖子脱口秀相当牛唧唧说个不包围圈无形间被拉开老狗和大嘴巴、孙羿、吴光宇不迭地抹着尼马这死胖子说唾沫星子飞一股子羊膻味。

余罪捂着摆摆知道这贱人贱法也是一种武这种武器叫:恶心

恶心得你不敢和他叫不过今天似乎棋逢对手那肥牛居然发现还有一个根本不受其他翻着圆豆滴溜溜转悠正准备新一轮脱口秀眼睛一不说话。

余罪在动直接拿着钱抽出来一厚摞人民好几在肥牛yín光四shè的眼前亮看看四下无余罪很简练地道:

“告诉我场子在哪一个字一百块钱。”

说一张一张数给了肥牛一个诱惑的表然后轻声道着:“刚出来手头紧是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放过啊?他们又不是你亲至于还护着吗?人家可是吃香的、喝辣不像你喝西北风啊。说现款现我要说话不算也让我出胡同被撞死。”

“他们现在搞飞不好逮。”肥牛开口惊得那几位刑jǐng大跌眼尼马居然真知道。

“什么飞庄?”余罪愣了地下世界的黑rì新月异呐。

“就是不是固定一个地一到年节抓得他们就这样搞。”肥牛神秘兮兮道着。

“飞来飞去的意可肥你得想法让我们找他呀。”余罪诚恳地求教着。

“好有辆全顺依维改装过车号5974……找到车就知道场子了。”肥牛一脸坏视线不离余罪手里那一摞在揣度这消息能换多少钱。

一下子众jǐng全身担子一有这消差不多就能揪住人余罪笑着一掏手一揽肥牛的肩喀嚓自拍了一惊得肥牛道着:“jǐng这什么意思?”

“以防你骗我敢骗我我就把这照片传出到时候你小子可没混头了。”余罪那是jǐng匪亲密的照传出来肯定砸肥牛的饭碗。肥牛笑着道:“您放心这消息一般人没有几千块我不给他……jǐng那个……”

肥兄扭捏要钱余罪暧昧一抽了一很郑重地递给肥肥牛乐滋滋一接。

一张接就一余罪把剩下的全装起肥牛紧张地问:“jǐng不是……一个字一百吗?”

“没错我只买你说的最后一个字。又没说全买。”余罪一把肥牛气得直拍脑痛不yù生了。

余罪又补充着:“对牛别告诉其他人否则你和我的照一定会传出去。走了兄弟们……谢谢牛哥啊。”

众jǐng笑着都谢牛哥的消把肥牛气得靠着胡同像被人强暴了一般失魂落好半天才明白自己被摆了一他狠狠地朝着自己抽了一个响亮清脆的大嘴自我批评着:“我特么……这不是犯贱么?雷子和婊子一怎么可能相信啊?”

这个“飞庄”消息很快得到了确车被改装而且不是一辆。当晚余罪撒出去几位刑jǐng便摸到了确切的停车地第二天又跟踪了一意外的这车一天都没有在景区、郊外、高速路转悠一天。

又过了一那车接上仍然是毫无目标的转期间偶而有车接送车上的人。此时见多识广的刑jǐng也看明白所谓“飞庄”的赌根本就是个移动赌就在车里开就在大白天开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游离在jǐng务监控的边缘。

跟踪三天抓赌的大网撒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