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4章& 英模队伍

2017-11-25 17:46:42Ctrl+D 收藏本站

()有时候现实总比传奇更jīng彩,年前晋祠山庄的故事发展,就多了这样几分让人大跌眼镜的传奇色彩。

当天就传出了秦副市长被纪委带走调查的消息,据说这位领导被刑jǐng滞留期间,多次开价收买jǐng员,被拒绝后居然倒地装病,不过幸好被矿区刑jǐng队指导员识破,其实刑jǐng队根本没敢处理他,只不过从刑jǐng队出去后,等着他就只剩下被处理的结果了。

那一天还有个让人笑掉牙的景像是,赌客的家属排队在刑侦支队交纳罚款,领走因为参与赌博而接受治安处分的赌客,其中有不少是传说中的公务员,他们是遮着脸逃也似地走的。

之后又发生了晋祠山庄的经营者戚润天被纪委带走调查的事,这件事外人看来是顺理成章,不过让体制内人看到就别有一番风味了,市委第一副书记顾焕章的女婿,又顶着省五一劳动奖章,知名企业家、市政协委员等等一大堆头衔和荣誉,能把调查的矛头指向他,好像不仅仅是一个非法经营的事。

猜测是准确的,很快就传出来了顾书记要外调一家国企老总的传闻,级别不变,但冷暧心知,相比有望问鼎头把交椅的第一副书记位置,应该是失势了

足足过了六天,官方的新闻发言才珊珊来迟,尽管是进行了大刀阔斧地删改,发言仍然具有相当的震憾力:

……我市jǐng方在排查网上追逃嫌疑人过程中,发现了潜藏在我市晋祠山庄的一家地下赌场,经过缜密布署,元月八rì一举端掉了该赌场,抓获公安部h级逃犯一名,现场缴获各类赌具五百余件,赌资六百七十余万,处理参赌嫌疑人八十余人,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五原rì报》刊发的全文报道,署名的记者余罪居然认识,叫来文。

他笑了笑,呷了口茶,没想到当年反扒队那位跟着小jǐng追扒手的实习生,现在也成了名记了。

他看着刊发的几张照片,仔细揣摩着,新闻不是关键,看新闻主要是读懂新闻后的潜台词,比如这份公开新闻纯粹讲“赌场”,而没有把持枪、管制刀具等等曝出来,那就说明,肯定不会定性为具有黑涩会组织性质的地下赌场了;比如没有把经营者戚润天放到发言里,那说明,仍然是刑不上大富,他的高层人脉仍然走通了,很可能连组织赌场罪名都摊不上;再比如,对于参赌人员的成份也没有提及,那说明,这件事又和所有的事件一样,被上面漂亮的措辞掩盖住其龌龊的实质了。

估计是考虑到牵涉面太大缘故,冷处理了,真要把所有参赌人员的曝光,估计舆论会一片哗然。

余罪慢慢地合上了报纸,扔过了一边,他觉得如鲠在喉,却yù言无语。

因为每每案件的侦破,嫌疑人的水落石出,都会让当jǐng察的有一种快意。可这件事却不同,因为你永远看不透那云山雾罩的后面,会有着多少光怪陆离,难道谁真有强悍的想像力,能把逃犯、赌场、市委的领导的女婿、市委领导这几个关键词组织成一个传奇的故事?

“他妈的,管他呢,反正老子队伍的经费解决。”

他又呷一口茶,总还算有收获,尽管支队催着上缴了大部分查获赌资,尽管总队监督清缴了所有罚款,尽管又被支队的办公室、总队政委打了若于秋风,这一次庄子河仍然是收获颇丰。

想到此处,余罪侧耳听听四下无人,他轻轻抽开了队长办的抽屉,翻着一本书,书里夹着一张银行的回执,存款的,显示的余额,几个让余罪偷着乐的零,虽然是这些年拼命换来的,不过仍然不足为外人道也,他拿着火机,慢慢点燃了这张回执,看着一张单据成了灰烬,扔进烟灰缸里。

现在他似乎能感觉到有钱人那种心态,那叫一个得瑟啊,他在想啊,过两天回家,给老爸置办几身像样的行头,给新妈买点贵重点的礼物,这买什么得好好考虑考虑了。还有啊,抽时间去看看楼盘,得想想在哪儿买个房子里,不过不好办啊,离房钱还差得远呢,这特么就使劲捞、使劲捞,也赶不上房涨价的速度啊。

房子算了,现在产权才四十年,别尼马没闭眼房子都不是自己的了,还是吃喝玩了实在。他思忖着,这大过年得怎么犒赏一下自己,在合上抽屉的一刹那,看到一样淡蓝的盒子包装时,他停下了,把这个jīng美的包装盒拿了出来。

那天栗雅芳给的礼物,光顾着抓赌了,还没看呢,他慢慢拆开,在拆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泛起了一股邪念,像善解人衣一样,解着金色的丝带,而且当刑jǐng这奇好的记忆力呐,在这一刹那,他甚至能清晰地回放出,那凸翘的身材、那傲挺的双峰、那白皙腻润的脸蛋……哇哦,他的手指僵了,似乎正抚摸着玉体横陈,似乎还能听到那天呻吟的**。

不知道是我yín,还是她浪啊,那次意外的体验让他不敢回味,却又难以忘怀,事后处处躲着,怕人家缠上来,可现在似乎没缠上来,他又有点失落了。

也许呀,她根本没当回事。余罪如是想着,现代的男女关系这么开放,就喝醉了那么一回,咱们特么别胡思乱想财色兼收了。

慢慢地解开了包装,掀开盖时,他眼睛一亮,是一条漂亮的领带,手轻抚过,质感而丝滑,他慢慢地捋开,卸下了jǐng服配的劣质货,对着镜子,系上这条颜色相近,却显得更贵气的领带。

“难道这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余罪对着镜子贱笑着,仿佛身边就站着栗雅芳一般,他在想着,这不是会想拴住咱?一般送领带、送裤腰带似乎都有这种含义。其实啊,像特么张猛那样入赘个豪门也不错啊,就是不知道我爸同意不?

肯定不同意,老爸很好面子的,特别是卖水果有点存款之后,早就以富人自居了。

他在想着,想得表情笑意盈然,冷不丁办公电话,叮铃铃响起他敛起笑容,一看是支队的电话,赶紧接听:

“…吴主任,你别给我提钱的事啊,不能我们辛辛苦苦抓赌,回头你们净想着吃现成的,计划外都让我们替你支出……啊?不是钱的事。那您说……啊?采访,省厅宣传部的,我们庄子河刑jǐng要评今年先进基层jǐng务单位……哦,行,我准备一下……啊?马上就来,开什么玩笑……好好好,我马上组织打扫卫生,迎接上级观摩……”

啪声扣了电话,余队长毫无形象地奔出来了,扯着嗓子喊:

“老湿,师建成,把昨晚抓的那个偷柴油的送走……方芳,通知在家人员,全体打扫卫生。迎接上级检查。”

一嗓子吼,一知道上级来检查,趿趿踏踏的脚步声起,忙乎开始了,不得不承认,现在庄子河刑jǐng队的面貌已经有了质的变化,不但补助和报销支出全部解决,而且过节福利丰厚,面貌不好也可能啊………

“吴主任,您对这位余队长了解吗?”省厅宣传部,刘方刚主任回头问支队陪同的吴海明。

怎么可能不了解呢,吴海明有点牙疼,笑了笑道着:“刘主任,您指哪一方面?”

“所有方面,据我们了解,此人很不简单,上过全省刑侦论坛,省刑事侦查总队去年组建的支援组,他是副组长,刚刚下放庄子河当刑jǐng队不到半个月,就抓到了一位公安部h级逃犯,哇,很不简单啊,有些民jǐng一辈子都碰不上一件大案,他是走到哪儿,那儿就出大案啊。”刘主任道,正调试摄像设备的一位女jǐng,趁这机会也插了句:“我看内网资料,他和矿区局一位刑jǐng队指导员闯进犯罪窝点,直接夺枪,打伤了那名逃犯……这比美国大片还jīng彩啊。”

哎哟,至于把女娃娃花痴成这样吗?

吴海明主任对着女jǐng好期待的眼神,他正色道着谎言:“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毕竟是总队培养出来的于部,不但党性好,而且修养高,战术素质自然要比我们基层高不止一个层次。”

“那我一定得认识认识这位英雄。”女jǐng幸福地道。省厅的宣传部相当于全jǐng的喉舌,这一来就是七八个人带摄像带采访的架势,看来是真树这么一个典型了。这位花痴女jǐng话音刚落,又有人发言了,直问着刘主任,这位刑jǐng的身份好像不对,jǐng务网查他的jǐng号,居然有权限限制,听到此处刘主任又说了,他前身是特勤,所以有一部分参与过的案情尚未解密。

所以呢,这个不能采访。刘主任神秘的介绍,更勾起了一于采访组的好奇心了。

哎哟,就抓赌想整点外快,至于么?

吴海明有点上火,甚至有点嫉妒,这家伙抓回赌整得,还得名利双收了,不过是支队派的任务,他不敢怠慢,一路指示着方向,直驶庄子河刑jǐng队。

“敬…礼”余罪拉长着声音喊着。

刷声齐齐的敬礼,夹道欢迎着驶来的两辆车,陆续下车,第一时间,已经有摄像把这个相当好的精神面貌摄制进去了,相互一介绍,余罪先敬礼,后握手,给来访的省厅人员留的印像相当好,到那位女jǐng,余罪敬礼这个姿势相当地阳刚,握手介绍着,那姑娘自我介绍着:“我叫宁瑶,余队长,您和传说中似乎有所不符啊?”

“一般都是见面不如闻名,您多理解。”余罪谦虚道,知道自己形象离高大威猛还差很多。

“绝对不是,我以为您会是一位满脸皱纹,未老先衰,烟不离手的形象。”宁瑶笑道。

“那我太荣幸了,居然超乎你的期待了。”余罪一下子脸笑开花了,对于异性的赞美,比上级表扬可让他舒心多了。

介绍着队里的情况,刘主任代表省厅发言,就是来看望一下庄子河刑jǐng队,代表省厅向这支立下功劳的队伍表示慰问,摄制的人员抓了几个镜头,简陋而不简单的环境,平常却不平凡的队伍,一点一滴进入省厅的宣传视线了,师建成好歹是jǐng校毕业的,在待人接物上自然没什么问题,也是头回得到这么个殊荣,把师同志给激动的啊,说话都打结巴。

反观见过大场面余罪就好多了,他和指导员郭延喜站一块,一个讲rì常工作,一个讲思想政治,怎么看也相得益彰呀。

余队长说了,我们成绩呀,主要得归功于支队的正确领导。指导员说了,对,和支队领导狠抓思想政治工作是分不开的。

余队长又说了,抓住这个逃犯是个偶然,但有一种必然是,只要他们进入我们的视线,他就无所遁形。指导员说了,队长说得好,正因为天网恢恢这种必然,所以才有疏而不漏的偶然。

余队长又说了,今年之所以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是和总队长正确领导、支队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滴。指导员补充着,和各级领导的关怀、支持,都分不开。

一切按部就班,吴海明好歹放松了一口气,有老指导员郭延喜在,这小队长好歹没出什么洋相,有所准备,其实就拍不到什么真实情况,滞留室已经打扫的于于净净,连不知道那年的奖状也给翻出来贴上了,一行人边说边聊,余队长还瞅空和那位叫宁瑶的女jǐng使着眼神,他老觉得女jǐng抛过来的,为什么是媚眼呢。

采访,就是任务,就是工作,都知道该怎么进行,可不料在大家都认为已经相当圆满的时候,掉链子了。

末尾是郭指导员代表队里队伍纪律和作风建议,这时候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突突突的三轮车声音直开进了刑jǐng队的院子,余罪一吸凉气,想起这个疏漏来了,还没来得及补救,就听到巴勇在扯着嗓子喊:“有喘气没有,都出来搬东西,领猪肉了。”

指导员惊得一结巴,忘词了,狠狠地瞪了余罪一眼,余罪一咬嘴唇,无语了,采访的诸位愣了,省厅刚下文件,不准以各种形式乱发福利、购物卡等等,这是禁令,支队办公室吴主任路上还介绍了,这几项禁令我们刑jǐng各大队、中队,坚持得相当好。

一愣间,吴主任赶紧跑出去了,奔下楼,看到了巴勇领着个满身油腻的杀猪佬,拉一三轮车猪肉,他火冒三丈地训丨着:“谁让你拉到队里来了……赶紧拉走。”

“我们队长让拉的。”巴勇和吴主任叫嚷着,又陪着笑脸道:“吴主任,咱队和支队办公室结对子单位,我们队长也给你们准备了,回头给您拉支队去啊。”

哦哟,这倒是好事,可来得不是时候啊,吴海明苦着脸,偏偏巴勇这大嘴巴不是盖的,又扯着嗓子喊了:“嗨嗨,怎么没人出来于活?都不想吃了是不是?来迟了全是膘肉啊。”

可这光景,谁敢出来呀。吴海明遮着脸,往回走,却不料那几位采访已经下来了,对于先进单位的这点事,尚属还在容忍范围之内,宁瑶取笑着问着余罪道:“余队长,你们基层的福利,看来还是相当不错的啊。”

“这段不用采访,我回头在会上作个自我批评啊。”余罪不好意思地道。

“关心队员的生活,这不是什么坏事,省厅禁令主要是针对一些行业**,这民生的事,放在那儿也是可以理解的。”刘立刚主任持宽容的态度。

“耶,说得太对了,理解万岁,理解万岁。”余罪拱着手,诚恳地道了句

忙了两个小时,拍摄不过二十分钟,也就走马观花看了看,省厅今年树基层典型不止庄子河一家,挽留众人午饭未果,还要忙着去其他队拍摄那些节rì期间还坚持在一线的同志。

这时候,大嘴巴吓跑了,那个杀猪佬还傻站在那儿,很不和谐地喊了句:“咦耶?赶紧卸猪肉啊,我还等着于活呢。”

省厅来的同志们一乐,笑岔气了,师建成赶紧跑上去把杀猪的拽走了,郭指导员老脸泛红了,直陪着不是,好在省厅各位不怎么介意,分别时,那位叫宁瑶的女jǐng,纤纤地递给余罪一张名片,落落大方地道:“余队长,回头抽时间联系我啊,有些细节,我还需要对你个人进行一次专访?顺便告诉你啊,你的事迹在省厅有很多粉丝啊。”

秀眉轻挑、嘴角微翘,余罪心一下了醉了,小心翼翼装好名片笑着道:“没问题,在刑事侦查上,我可以给你们提供很多优秀的素材。”

“那我期待我们再一次会面啊。”宁瑶款款握手,余罪心花怒放,头回感觉这优秀啊,还能带来这么多不是负面的效应。

谁知道每每总是天不遂人愿呐,刚上车准备走,队里那辆小长安飚着回来了,冒着黑烟横冲直撞进了队里,吓了省厅司机一跳,稍稍不悦,直在车上讲刑jǐng队这帮人真野。

话音刚落,更野的事出来了,车门哗声洞开,看样子是抓了两名嫌疑人,嫌疑人叫嚷着,下车的刑jǐng顺手一个大嘴巴,车上的刑jǐng顺势一踹,前面拎脖子拽,后面大脚丫子赶,那场面,看得省厅来人面面相觑。车上吴海明主任,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

“走,这个就不用拍了,那个队也差不多。”刘主任尴尬地笑着,挥手告别走了。

郭指导员早不好意思地扭头走了,余罪一看尼马又是老狗和包皮搅场子,气得脸色立变,叫骂着:“你们两个王八蛋真会抽时间回来,早不回来,晚不回来,省厅一来检查,你们就回来。”

“啊?省厅的。”老狗吓了一跳。

包天乐傻眼了,难堪地道着:“好容易守着这两个货了,就他们,在景区旅游车上抢劫不止一回了。”

“谁抢了?没证没据乱冤枉人?”嫌疑人吼了。

“人证好几个,睁着眼睛也能说瞎话啊,元旦那天,你在哪儿?”老狗火了,回头斥着。

“忘了。”嫌疑人一摇头,不屑了。

这些人,正常询问是不会有结果的,一看这屙余罪也上火了,忘了搅场的事了,踱上来了,瞪着眼一瞧,回头训丨着包天乐和苟盛阳道:“打人是不对滴,是不是,兄弟?”

“对。”嫌疑人乐了,点头道。

“就即便人家抢劫了,打人也是不对滴。你说对不对啊兄弟?”余罪问。

“对呀。”嫌疑人点头道,看有人撑腰了,胆气恢复了一些。

“就是嘛,不就抢了几个包嘛,至于把人打成这样吗?”余罪怒火中烧地瞪着包天乐和苟盛阳,怜悯地看着两位嫌疑人一眼,关切地问着:“钱特么没整多少,还挨这揍,忒特么没天理了。你说是不是啊兄弟。”

“可不,太过分了。”另一位嫌疑人,大生知己之感。

“哦,看来你们还真抢了啊?”余罪脸一笑,笑着平和地问。

两位嫌疑人一愣,没搞清这之中的逻辑,不敢多说了,脸憋红了,话说不出来了。不说话却更像马脚露了。两位刑jǐng忍不住了,噗噗笑了。

“敢做不敢当,不像个男人。”余罪回头指挥着两刑jǐng道:“不管怎么说,打人是不对滴……像这号兄弟你打他是没用滴。拖到后面,扒了裤子,冻他狗rì几小时,温度不够底泼凉水,又省事又管用,去。”

苟盛阳和包天乐呲笑着,拽着人就走,两嫌疑人可慌了,这零下几度的天气穿着棉袄都冷,扒了裤子还了得,两人挣扎着,刚要后面有就喊声了:

“啊别泼别泼…就抢了两个包,大头还让二秃子拿走了,你们干嘛揪着我不放啊。”

快,抓二秃子去,得到了消息,问清了真实姓名。苟盛阳奔出来了叫着几人,又去抓浮出来的另一嫌疑人了。

基层队伍就是如此,最有效的只能是最直接的方式,不过今天让省厅诸位撞破,还是让余罪心里有点惴然,这边的刚处理完,大嘴巴叫着队里同志搬猪肉了,他紧张地凑到队长跟前,余罪正憋着火呢,劈头盖脸就训丨着:“一点眼色都没有,省厅的车就放在院子里,你拉着一车猪肉进来,像什么样子?”

“对不起,队长,我错了。”巴勇诚恳地道,他知道这位小队长,向来很好说话的。

“一句错就行了,庄子河刑jǐng队的形象,全让你毁了。”余罪叫嚣着。

“那是您让瞅着杀猪开宰,就赶紧往回拉新鲜肉……谁知道省厅来凑什么热闹。”大嘴巴嘟囊着,有点不好意思,其他队员也巴巴看着余罪,看得余罪这领导威风渐消了,他一摆手道着:“搬搬搬管特么什么采访,兄弟们先吃肥喝爽再说。巴勇我jǐng告你啊,把你这嘴巴管严点,还有办事多点眼色,这完全可以避免的嘛。”

“是是是……队长英明,保证没有下次了。”巴勇恬笑着,拍着队长的马屁。

不管上面怎么想,但基层的同志对于队长顶着禁令私发福利的事,还是相当拥护的,大堆的猪肉就卸在楼道口,每人半爿猪肉丰厚的很。师建成写着名字,通知着各组人来领,东西刚搬完刚打发走,大嘴巴一瞧又有车来,一看车号,吓得连滚带爬往队长办跑,边跑又开始扯嗓子喊了:

“队长,出事啦,又有上级领导来啦……猪肉藏起来不?”

“来得及吗?”余罪的脑袋从办公室伸出来了,旋即奔着出来了。

“呀,来不及啦,就是门口涅。”大嘴巴捂着嘴,吓坏了。

“你个王八蛋,不能搬队部啊。气死我了。”

余罪拽着巴勇,朝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赶紧地奔下去了,他看到了,是总队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