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6章& 酸甜咸苦

2017-11-25 17:46:39Ctrl+D 收藏本站

()鼠标自认为在脸皮的厚度上,和余罪相差不止一个层次,今天终于得到明证了。

本来探视伤员的,很快标哥这伤员被扔下了,余罪钻进了厨房,恬着脸和两位女士忙活上了,而且还自吹自擂曾经做过多少多少样饭菜,听得安嘉璐好奇地问来问去,不过标哥可有点牙疼,就余罪顶多会煮个方便面,知道放调味料的水平,尼马还自称大厨了。

果不其然,没过三分钟就被细妹子赶出来了,原因是油红了,这货伸了个沾水的勺子,劈劈叭叭一响,吓得安嘉璐被非礼般地的尖叫,然后余罪灰头土脸出来,鼠标嘿嘿jiān笑着评价了句:兄弟,想到厨房当卧底,得有点真本事才行啊。

余罪被刺激了,凛然一指道,这招不行再换一招,说着奋不顾身地又回去了。过了一会儿,咦,没出来,把鼠标整得老好奇了,悄悄地蹙上来,哎呀妈耶,这余儿真不要脸,他一边勤快地涮盘洗菜、一边听着细妹子娓娓道来白切鸡的做法,既顾及了细妹子的卖弄,又趁机凑到了安嘉璐身边,安嘉璐却也不客气,直把围裙扣到了他脖子上,他像戴个奖章一样,高兴得嘿嘿傻乐。

“标哥,余哥在做菜上很有悟性的。”细妹子被余罪的诚心求教打动了,随意说了句。

“醉翁之意不在酒,余贱之意岂在吃啊。”鼠标好高雅地来了一句。

安嘉璐脸一红,往一边推了推余罪,余罪恬着脸偷笑,细妹子却是接茬道:“那也比你强,光会吃。”

“嗨……不能洗了两根菜,就比你老公强了?太伤自尊了。”鼠标桑心地道,一撅嘴,把细妹子逗乐了,安嘉璐却在回头斥着余罪:“你别洗了,一个盘子刷八遍了。”

“哇,这么关心,连我刷了八遍都数着。”余罪咬着嘴唇笑道。

安嘉璐一嗔怒,他摊手道:“好…好,不刷了,我们共同观摩细妹子的手艺。”

“你一大男人,学什么做饭呀?”安嘉璐道。

“耶,变化这么大啊?”余罪惊讶道。

“什么变化?”安嘉璐不解了。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女权主义者,没想到你有大男子主义倾向啊,要这样说的话,以后成家你就做饭,我就不做了。”余罪严肃地道,安嘉璐不服气地说着:“怎么?笑话我学不会呀?”

一说。细妹噗哧笑了,安嘉璐才省得掉话里了,一生气,回头小拳头就捶了余罪几拳,余罪笑得其贱无比,欣然受之了。

反正,连标哥看得肉麻得也不得了,直闭眼不忍视之,坐回沙发上看他的动画片了。

欢声笑语中,这餐饭准备就绪了,系着围裙的余罪端着各色的炒菜上了桌,俨然是男主人的派头招呼着鼠标,挨个擦了椅子,洗净杯子,倒上果汁,安嘉璐坐下时,他还把椅子有意地往她身边靠了靠,鼠标早饿了,碰了杯果汁,筷子早伸向熟悉的菜盘,大块朵颐上了。

细妹子问着鼠标道着:“能吃出那盘是安姐做的吗?”

“我没吃的那两盘就是。”鼠标嘴里含有着食物,直接道。

噗,安嘉璐捂着嘴,差点喷饮料了,细妹子脸色一糗,捶了鼠标两下,鼠标赶紧补充着:“挺好,于炸带鱼的香菇油菜是,已经很有进步了。”

明显没进步嘛,一比就知道,细妹子做的白切鸡色香味诱人,炒得菜花火候均匀,香气扑鼻,那盘于炸带鱼余罪也发现了,有炸焦的、还有没炸熟的,看着安嘉璐尴尬,他劝着:“总要有个过程不是,谁也不是天生就会,这你郁闷什么?”

“谁郁闷了,我做得就挺好吃。”安嘉璐不服气了,挟了块,放在碗里轻咬了一口,然后抿着嘴不吭声了,外焦里不懒,咬着还带生,这可糗了。

鼠标使坏了,挟着带鱼、油菜,一古脑给余罪挟了小半碗,客气地劝着:“多吃点……这菜吃得你绝对回味无穷。安安,你得成全一下,有人对你的欣赏之心呐,可以吗?”

“这个……好像可以有。”安嘉璐揶揄地道。

细妹子不敢说话了,安嘉璐还没有亲自cāo过刀,今天是兴之所至做了两道,油菜炒老了,蔫了,而且盐重了。带鱼盐没撒匀,她紧张地看着余罪……一口,啃了半块带鱼,然后面不改色,又一口…就着油菜,下了着饭,吃得那叫一个惬意,哎哟,把鼠标看晕了,难道安安的厨艺突飞猛进了,已经做到能吃的水平了。

“挺好吃,尝尝。”余罪劝道,那表情绝对不是做假。

不信,细妹子和鼠标一人一筷,挟着就尝,安嘉璐一紧张,不要……这两词已经到嘴边了,急刹住了,鼠标一梗子脖子,就那么硬吞下去了。细妹子轻咬一口,表情好复杂的看着安嘉璐。

“对不起,细妹。”安嘉璐可怜兮兮地不好意思道。

细妹笑道眉眼挤一块了,直说没关系,一盘菜放小半勺盐就行了。鼠标刚要发言,细妹一块鸡肉塞住他嘴了,他笑了笑,看安嘉璐这么尴尬,不予评价了。

咦,还有个没停筷的,余罪根本没有吭声,半碗菜已经吃得快没了,偶而挟着其他菜配着,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这样子把三位都看愣了,又挟着一块带鱼吃的时候,连安嘉璐也于心不忍了,挟了块鸡块吐吐舌头笑着:“尝尝细妹子的手艺,我做得真不好。”

“谁说不好,挺好。”余罪吃着道。

“哇,这么照顾安姐啊。”细妹子大惊失色道。

“谁照顾她了,不过她这第一次下厨为我做饭,能做到这个水平,我觉得已经很好了。”余罪大度地道。

“把你拽得,给你做?”鼠标不屑了。

“不给我做,难道给你做啊……要不你都吃了。”余罪推着盘。

“我承认……确实是给你做的。”鼠标吓得一耷嘴唇,又推回去了。

于是余罪坦然受之了,大不了就是盐稍多放了点,大不了就是炸焦了点,名厨也是从菜鸟开始,还不和咱们当jǐng察一样,都是从学员开始的。

说着挟了块看着不太焦的劝着安嘉璐道:“来,尝尝,绝对不错。”

安嘉璐稍有感激地看看余罪,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细妹子两口,浅咬轻尝,咦,这味道,果真没那么差嘛。

有人欣赏的手艺还是蛮有成就感的,两位女生吃得不多,鼠标风卷残云吃得最多,余罪咬牙切齿啃得也不少,四个人说笑间来了个光盘行动,满桌菜没剩下多少,剩下反而是细妹子做的一道大拌菜,吃完余罪抢着洗碗,不过没抢过细妹子和安嘉璐,两位女士说着的小话,心情都是相当不错地在厨房嘀咕。

余罪就有点吃不住劲了,一直在抿喉咙,而且拿了桶果汁,一杯接一杯倒着喝。

难受啊,尼马那么咸,带鱼油还没沥尽,一层油,全装肚子里了。不喝点果汁清清,憋得都快呕出来了。

“确实很好吃?”鼠标贱贱地凑上来了,豆豆眼转悠着,逗着余罪。

余罪一咽喉咙,痛不yù生地瞪着眼道:“关你…鸟…事。”

“拿来。”鼠标抢走果汁了,抱在怀里道着:“果汁不掏钱啊?”

“再给一杯。”余罪可怜巴巴递着杯子,放低了声音道着:“快咸死我了,油还大。我容易么我?吃了两大盘呢?”

鼠标眯着眼,笑得浑身直抽,余罪一把抢走了果汁,对着瓶子,咕嘟咕嘟灌了若于口,这才缓过了口气来,看看厨房里,凛然对鼠标道着:“你家果汁不知道掏钱不,肯定盐没掏钱。”

鼠标一呲,又是笑得浑身直抽,小声斥着余罪,什么玩意,吃上也装逼,撑成傻逼了?

没想装,可没想到差成这样,你老婆怎么教的?余罪埋怨着。

怎么又成我老婆的问题了,安安整个就一家务白痴,酱醋分不清,盐糖都搞错,我老婆也没办法啊。

余罪又呷一口果汁道着,看来女人和男人一样啊,要求完美是不可能的。

什么意思?标哥不解了,男人和女人怎么可能一样?

一样的,余罪呷着果汁,感慨地道,吃和rì,只能占一头啊。

这话听得鼠标不高兴了,看看自己的腹部的赘肉,翻着白眼竖着中指给了余罪一个回答:少扯,哥两样都占。不过说完又觉得被人窥到**一样,不客气地,又把自己家的果汁抢走了,不过抢还不如不抢呢,一大瓶,早被余罪灌得快见底了。

两位女士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余罪和鼠标自动停止了流氓对话,细妹子要看店,安嘉璐要上班,这些天都是鼠标带伤送人,这机会余罪岂能放过,抢了车钥匙,直说严指导员有伤在身,还是我送送二位,至于标哥,您就搁家看动画片,提高提高智商。

说得鼠标直瞪眼,两位女士笑着花枝乱颤了,细妹子直使着眼色,鼠标倒也不坚持了,趁这机会随便说了句明天总队通知参加集训丨还不知道多长时间呢,听这话细妹子不乐意了,边换鞋边撂了句:“不回来才好呢。”

余罪做了个鬼脸,把郁闷的标哥独自扔在家里了,屁颠屁颠跟着两位女士的脚步下楼,发动着鼠标那辆破比亚迪,心花怒放地当上护花使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