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6章& 雪路难行

2017-11-25 17:46:25Ctrl+D 收藏本站

()“垫上,垫上……”

“后面的使劲,再来一下。”

“小心点啊。”

“预备……一、二……”

个高人猛的尹南飞指挥着几位特jǐng推陷在路下的刑jǐng车辆,一辆老式越野jǐng车,一只轮陷在雪窝里了,有人垫拔的杂草、石块;有人撅着屁股顶在了车后,拖车杆挂好了,尹南飞一声吼:“起”

引擎的轰鸣声中,车颠簸着,慢慢地出了雪窝,尹南飞吼着加力,清障车里的交jǐng一轰油门,轰一声,终于成功地拉上路面了,后面推车的刑jǐng,冷不防趴在雪地里,惹得几人哈哈大笑。

“谢谢啊,尹队。”有位刑jǐng上来了,敬着礼。

从清早到现在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尹南飞看着冻得发抖的几位出jǐng刑jǐng,他问着:“几队的?”

“九队的,灭门案发生在我们辖区,我是队长陈朝阳。”那位黑黑的汉子,难堪地道。

“你的指定地点在哪儿?”尹南飞问。

“槐树沟,离这儿还有九公里。实在不行,我们步行。”陈朝阳道,望着漫天的雪色,又看地上盈寸的积雪,一脸愁容。

“用我们的车,回头路稍好走点……东子,把车给他们。”尹南飞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而走,他实在不忍看着这帮基层刑jǐng一裤子雪泥再步行几公里

特jǐng的装备要好的多,大马力的勇士越野,挂着粗大的防滑链子,一脚油门下去,轰鸣甭提多带劲了,九队的刑jǐng兴奋地坐上了特jǐng的车,直驶指点地点去了。

谢过那两位值勤的交jǐng,大雪封路,各主要路段都派驻了jǐng力,同样是冻得哆嗦,几人凑一起抽了支烟,上了车,回程的尹南飞联系着另一组救援队,还在拖车,他仔细地看看现场,然后向回汇报了这样一条信息:

温度零下九度,能见度二十米,搜捕困难较大………

这是一张在弥漫的雪色中看不到的大网,重案队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在两个小时内已经知会了五个邻市,方圆二百公里已经驻守上了排查jǐng力,综合考虑案发时天气因素,嫌疑人很有可能转而潜逃进市区,所以市区的排查的搜索,几乎是地毯式的铺过,住址、工作单位、社会关系、可能潜藏的地方,很快被刑jǐng一个一个刨出来了。

“葛宝龙?回老家过年了?出啥事了?”邻居,倒先问刑jǐng了。

“那两口子就经常于仗,平时就打得比过年还热乎。”邻居,幸灾乐祸的

“对了,同志,我听说……我是听说啊,葛宝龙老婆说是当保姆,其实是给人当小老婆,外头相好不少,真的,不是我瞎说啊,要不俩口子打得这样厉害?”邻居,一位八婆式的猥琐男。

“哎呀,我和他不熟,老yīn个脸,不爱和人打交道。”邻居,事不关心高高挂起的。

居住的地方是一幢旧式的居民楼,属于永宁社区,传说中的小产权,大部分都被社区居民用来出租了,这里聚集过年留守的很多人,大部分和葛宝龙一家一样,都是在市时找活的打工者。四队排查的总结:

夫妻感情不好,经常打架,怀疑妻子可能有外遇导致家庭矛盾。

六队已经找到了葛宝龙打工的兴旺酒店,这座位于建设路的酒店外表富丽堂皇,年初一都忙得很,要不是慑于刑jǐng上门,恐怕他们都不愿意浪费宝贵的时间。在经理的陪同下,六队刑jǐng进入了后厨,哎呀妈呀,地上水渍成片、墙上油污满面、充斥着这里是让人窒息的味道,冻肉味、死鱼味、还有很强的涮锅水味,已经习惯这里厨师和帮工们听着问葛宝龙,好一阵愕然。

“平时表现?就那样,水平一般,拿手的就那几样菜,那,那个灶位就是他常呆的地方。”

“哦,不是问手艺。其他表现……没啥其他表现啊,这儿除了做饭就是吃饭,谁顾得看他的表现啊?”

“性子?这儿能有什么好性子,不是师傅骂,就是领班骂,经理骂就惨了,该卷铺盖滚蛋了。”

“他在这儿没于多长时间,半年多,老喝酒,经理还扇过几个耳光……年前他请假正好,就给打发了。”

这里让六队的刑jǐng得到了一个很困惑的消息,疑似制造灭门案的凶手,居然是一个胆小的,经常被人欺负的对象,已经证实,这家私人酒店的经理确实扇过他几个耳光,而且不止一次,都是因为喝酒误事。年前刚刚结算了工资让他滚蛋的。

有时候受虐者和施虐者的位置经常倒置,重案队在武林村的排查也查到了很多让人初听不解的信息。

“哎哟,死了活该,你们是不知道老刁媳妇有多刁,村里男女老少,就没有她没骂过的人。”一位婆娘,嚼舌根了。

“要说老刁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杀猪的,早些年还蹲过大狱,那卖肉可坑人咧,死猪当新鲜肉卖。”有位村民,捕风捉影提供上了。

“就知道迟早要出事,他家大闺女早些年在外头是于那个滴……老的小的都是卖肉滴。”一位抽旱烟的穷棍,明显有仇富心态的。

“人就是有点刁了,真刁,你们不知道,老刁揍过大女婿,二女婿是倒插门的,就跟屋里长工样,过年都不敢回自己家。”村长如是说。

这里反映的信息在jǐng务网中得到了证实,死者刁福贵确实因为伤害罪坐过四年牢,很早以前的案子。随着排查的深入,受害者越来越劣迹斑斑,包括早年欺行霸市、包括曾经欺男霸女、甚至包括作生意时候的缺斤短两,如此一来,同情凶手的反而越来越多,传说大女儿刁娅丽就是因为名声不好,在当地找不着婆家,最后才胡乱在城市找了个打工的,那位女婿葛宝龙相当可怜,不止一个人见过,老丈人cāo着家伙追打他。据说是因为他想离婚的原因。

“看来这叫报应不爽啊,啧”

李玫汇总着不断传向这个智囊团的信息,分门别类以供分析梳理,抽空感慨了句。

“咱们是jǐng察,不能用报应这个词啊。就再有报应,难道那孩子也应该遭报应?”曹亚杰道。

“啧,也是啊,你们说啊,这得积郁多大的仇恨才能下得这手啊?”李玫问,看得越来越多,却觉得有种迷茫的感觉。

“性格分析不是我的长项。”曹亚杰摇摇头,这时候实习生张薇薇插进来了,她道着:“这是特殊环境引起的性格异变,比如长年出海的船员,大部分都脾气暴躁;比如长年在私营企业工作的员工,大部分都性格懦弱,这和环境有关,我觉得是极度压抑的环境,导致了他的心理失衡。”

“对,我同意,生活在一个不是挨骂就是挨耳光的环境里,就那样都失业了,家庭又是这个样子,夫妻不睦,岳父母又凶,外面人也欺负他,他一直忍气吞声,都这个忍无可忍的时候……嘭,一下子全爆发了,就有了这场血案。”俞峰附合道,沈泽笑了笑没揭破,明显是拍张薇薇马屁嘛。

“不管有多少理由,都不值可怜。他死定了。”李玫道,那凶案现场给她留下yīn影太沉重了。

电话响声,她下意识地接了起来,一听说话,吓了一跳,惊得站起来了,放下电话时她看看表,愕然对一众队员道着:“坏了,网jǐng支队已经截获消息了,有人曝网上去了,这才几个小时……还不到九点,他们比专案组的动手还快……愣着于什么?赶紧汇报。”

这种事自然是能瞒则瞒,作为jǐng察谁也不愿意把这种血淋淋的真实告诉世人,几人拉着电脑,飞快地搜索,曹亚杰边看成堆的消息,边道着:“拦不住了,今天的动静太大,你们看……”

成片的jǐng车照片、成队的jǐng察入驻,再加上大面积的排查,武林镇恐怕已经无人不晓了,早有人把案发现场的模糊照片给曝出去了,很有噱头的标题:除夕夜一家七口灭门,杀手不知所踪。

这才几个小时,已经成了恐怖故事,有说是职业杀手的,有讲先jiān后杀的,居然还有人暴出了刁家两位姑娘的照片证明他的论调,更有人突发奇想,把杀手描绘成退役特种兵、境外杀人王等等诸如此类来吸引眼球。估计没人知道,这消息连死亡的人数也搞错了。

“汇报,恐怕网jǐng也拦不住了。”李玫道,好懊丧地感觉,为什么总有人对这些惨绝人寰的事感兴趣,还非要用调侃的语气,覆盖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呢?

人性之贱,以此为甚

因为天气的缘故,应急预案的实施比想像中难度要大,刑jǐng支队下属的重案大队、九队、十一队、七队、法医鉴证中心,加上向外延伸搜捕的特jǐng派驻jǐng力,已经动员起来的各派出所,分局jǐng力,都遭遇到了不同的难题。

武林镇在五原北部郊区,向北、东、西都有道路,一条高速,四条国道,还有绵延上百公里的山区和丘陵地带,庆幸的是大雪封路,高速路在凌晨二时已经封闭,从这儿潜逃几乎不可能。二级路、国道派出了jǐng力奔赴沿途各个乡镇、行政村,以防嫌疑人觅地潜藏,也同样庆幸的是,除夕之夜,几条路几乎没有驶过的车辆,领市协查jǐng力传回来的消息是,8307两条国道,在凌晨六时到达现场时,连车辙都没有。

庆幸,肯定没逃远。

可同样不幸的是,在这种天气里,就jǐng察也寸步难行啊。

原本预计两个小时的驻点排查计划,拖延了一个多小时,车抛锚的、滑下路面的、趴窝的出了几例,后续的特jǐng根本无法开始重点搜捕,只顾忙着救援了。

逃窜的方向无非两个,一是逃向外地,二是进入市区潜藏,考虑到他的生活环境,市区作为重之中重已然开始排查了,从分局到派出所、到小区的治安室,嫌疑人画像早上八时已经铺遍了市区,各交通要道、路面,总能看到鹅毛大雪纷洒中,站着几位jǐng察,排查着过路的车辆,重点把协查的画像分发给出租车司机,以防这个丧心病狂的凶手,再酿出血案。

没有人能理解其中的辛苦,除非你身处其中,这个时候,最苦的恐怕是年初一就站岗的jǐng察们了。

整九时一刻,省厅的多功能会议室,边传输,边汇报的案情接近了尾声,刑侦支队长李朝东是第一次向规格这么高的领导班子汇报,声音稍显紧张。

参会的人不多,崔厅和王副厅,加上负责刑事侦查,后勤保障的几位大员,大年初一出了这等奇案,当领导除了牙疼和难受,再说不出第三种感觉。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根据法医的鉴证,唯一一位不是刀伤的受害人,也就是楼上这位,刁娅丽,是被重伤击中脑颅,造成颅内出血死亡,凶器就是这种汾河大曲的酒瓶子,对比指纹,和一楼水杯上留下几枚吻合,应该属于自家人……也就是那位案发后消失的大女婿葛宝龙另一个证据是,葛宝龙本人就是厨师,随身就携带了一套厨刀,据现在排查到的消息反映,每年都是这位厨师给刁家做饭做席,根据厨刀的型号品牌比对,少了一把剔骨削刀……按这个品牌的配置应该是这样一把,长37公分、宽ll公分,法医的推断,基本和伤口吻合……”

放着血淋淋的场面,即便jǐng中大员,也隐隐地有一种作呕的感觉,王少峰明显地看到了崔厅几次表现出不适应的表情。

不知道是对画面的不适应,还是对这个时候发案不适应。一个灭门案的份量有多重谁也不敢推测,不过王少峰想,万一办砸了,追责到他这样的位置绰绰有余?

汇报间他瞥眼看了看老同学许平秋,不愧是一线摸爬滚打几十年的,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会间还不时地看着手机。这一点让王少峰非常嫉妒,老许的消息直接来自一线,不像他,所有的汇报都是层层经过办公室润色后才能到他这里。

难道,摆出来了,李朝东支队长汇报道:“现在市区的各主要要道,以及和嫌疑人相关的地方,我们都派驻了jǐng力,根据搜捕应急预安,我们在接案不到半小时内,已经组织了七个队,三百余名刑jǐng分赴,从五原幅shè邻市的七条道路沿路的各乡镇,下一步只要发现可疑踪迹,从各个方向,我们都能组成抓捕的包围圈。”

“这样的天气有难度吗?”崔厅长抚了抚半白的发,第一次皱眉头,这种案子也许不难,但放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再加上严格的时间限制,恐怕就难了

“主要是天气恶劣,有几辆陷在路上动不了,搜捕需要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到时候可能后勤保障要出问题。”李朝东道,这个貌以简单的问题,现在成了无法逾越的障碍,据天气预报,明后天还将要有大到暴雪。

“你们呢……晋处长,你这儿有问题吗?”崔厅点将了。

一位省厅的后勤处长,站起来铿锵道着:“没问题,要车派车,要补给我亲自送到一线。”

“好,把一线的同志要冻着饿着了,我找你算账。”崔厅明显不同于平时的和霭口吻,又问许平秋时,许平秋不动声色地说了一件事,刚刚得到了消息,有关灭门案,已经轰传到网上了,可能要同时面对舆论的责难。

“王副厅长,你说呢?”崔厅问。

“还是再按一按,在没有确认之前,我们的公开发言还是稍滞后一些,否则真相如果和发言不符,会授人以柄的。”王少峰小心翼翼地道。

“也好……平秋啊,这个担子,你说我压谁身上呢?”崔厅长扫了一眼,支队长李朝东,资历稍有不足。不过份量差不多了;副厅兼市局局长王少峰,肯定得出现在所有的协调场合。这不是刑侦上单独能办了的事,需要各方的协调。

这同样也是个试探,王少峰暗暗道着,崔厅对许平秋亲切直呼其名已经说明问题了,敢担你就担着,不敢担就放支队,毕竟是省厅大员,总不能追责到他身上。

许平秋几乎没有考虑,站起身道着:“危难之际,责无旁贷,如果无法向全市人民交待,我第一个顶到前面。”

李朝东蓦地松了口气,向着总队长投去了感激的一瞥,这么重大的责任真要压他身上,他估计自己会受不了。王少峰愣了下,没想到许平秋在戳升副厅呼声最高的时候,还敢这样做出选择。

崔厅却笑了,一副释然地表情,示意着许平秋坐下,感慨地道着:“我是厅长,我这个位置就是个位置而已,有时候有些事也是无能为力的,不过我很庆幸,能把我个人和这个集体的荣辱,放心地交给别人,谢谢”

起身,厅长默默敬了个礼,许平秋默默还礼,拿起了自己的笔记本,崔厅看看恭立的几位大员,他笑着道:“那就拜托诸君了,希望大家jīng诚合作,小合作要放下态度,彼此尊重;大合作要放下利益,彼此平衡;而有关集体荣辱的合作,要放下性格,彼此成就,不要做一毁俱毁的事可以开始了,不用在会议上浪费这些时间,命令就一句:掘地三尺,也要抓到他”

“是”齐齐敬礼,甩衣而走的崔厅,不怒而威。

几位大员收拾着笔记,看了眼伫立的许平秋和王少峰,悄悄起身离开了,李朝东本待请示的,突然发现气氛不对,也知趣的离开了,因为他看着两位领导,似乎在四目相接着,有什么私下话要说。

确实有,李朝东闭上门的一刹那,王少峰轻声道着:“看来崔厅是在给我上课。”

“这个你得问他。”许平秋道,面无表情。

“你还是对我有成见,这个不用问崔厅?”王少峰盯着老同学。

“你以副厅的身份问一位处长,让我怎么回答啊。”许平秋笑着道。

“呵呵。”王少峰也笑了,坐下来了,思忖片刻道:“我一直自认还可以,不过今天我才发现,我确实不如你,不是谁也敢站出来顶这颗雷的。”

拆了雷就是英雄,炸了雷可就成狗熊了,作为公安的领导谁敢不爱惜来之不易的羽毛,许平秋几次戳升被阻,就和若于案件侦破不利有关,不是所有的时候幸运都站在他这一边的。

“总得有人顶,这不也是您期待的吗?”许平秋道,人前人后他从来不假辞色,这也是颇好面子的王少峰觉得很没面子的事。

“大是大非面前,我还没有你想像的那么无耻,我巴不得下一刻就抓到凶手,而且毕竟我是一市的公安局长,我可以止步于这个任上,但我可不想在卸任的时候还留下污点……崔厅说得好,放下态度,彼此尊重,你是行家,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王少峰果真放下态度了,一副诚心求教的表情。

这也许是真的,对,就是真的,那怕就是再无耻的jǐng察,也不会坐视这种人的逍遥法外,许平秋不答反问着:“那王副厅,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到过一线了?”

“这个……”王少峰愣了下,说不上来了,一年、五年,不太准,都是走马观花地看一看。他反应过来了,反问着:“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如果把下面人当工具,那你在他们眼里也是这个规格;如果你把他们当朋友,他们对你也像朋友;如果当兄弟,他们待你也如同手足……我没有秘诀,我的办法是,让所有参案的人都全力以赴。”许平秋道。

“我明白了,这种艰难时候,我们确实不应该坐在这儿等消息,走,一起去,让我领略一下老同学的指挥风格。”王少峰起身,夹着笔记本,叫着老许

第一次两人并肩下楼,谦让上车,同乘一车,驶进了茫茫的雪色中。

目的地:案发现场武林村行车途中,专案组随即成立。

时间为二月六rì,九时四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