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9章& 沉默是金

2017-11-25 17:46:21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渐渐地降临了,纷扬了一天的雪花仿佛也累了,不再下了,漆黑的夜色里,没有星月的辉光,就连大山的轮廓也看不到,身处其间的人仿佛置身于一个混沌的世界,迷茫而焦虑。

耙齿沟一队jǐng力刚从村里出来,地处山峪口子,距离武林镇二十公里,是排查的重点区域,可在这儿查了一天守了一天,连只兔子也没瞧见,大过年的,全副武装的jǐng察还真不招人待见,就在村治保家里讨了点热水,饭都没好意思吃。

“他妈的,这能藏在哪儿呢?”熊剑飞抬头看看,黑漆漆的山嘴子,进村仅容一车宽的路,这么大雪,不可能爬上山呀?

“纵横几十公里,咱们这点jǐng力杯水车薪呐。”带队的赵昂川道,招手示意着:“同志们,打起精神来,现在回家吃饭……留两个人守着,谁留下?”

“我留下吧,你们给我带点吃的就成了。”熊剑飞道,叫了一名队员和他一起。这当会疲惫交加,都是机械的,等到了村口子,熊剑飞敲了敲车窗,吼了声爬在方向盘上睡觉的吴光宇,骂了句,招呼着检查武器,上车。

“我就说了,没用,他敢钻这么大村里?”吴光宇牢sāo道。

“也有道理,前些年撤乡并镇废弃的自然村是不是应该查查?而且这么冷的天啊,就这么捱着?”熊剑飞拍着额头想着。

这话可把吴光宇吓了一跳,直道着:“熊哥,走到这儿已经是极限了啊,也就咱们不要命敢跑这种路,你见路上有车有人吗?”

“滚……赶紧回吃去吧。”熊剑飞骂了句。

人挤人塞了一车,留下的两人就在山隘口子不远,把取暖的火烧大了点,火堆旁边架起了夜视镜,烤着火,轮流观测着寂无人声的雪野。

二十时左右,分组的重案队陆续撤回,最后一组是距离武林镇三十四点五公里的庙底乡鸭鹊梁村,这是个中心组,十八人组合队伍,分赴一乡十四村,带回来的全部是失望,很多村除了串门走亲戚的,根本就没见过外人,别说嫌疑人了。

车至中途,过国道检查站的时候,守站的刑jǐng给两辆车里都塞了样东西,咦哟,北方烧,早冷累了一天的刑jǐng如获至宝,边开口边谢谢,话音落时酒已经灌肚子里了。

滋吧一吧嘴,递给下位,咕嘟一灌,就不善饮酒的也喜欢这种火辣辣的刺激了,解冰皱皱眉头,看着后座惬意灌酒的刑jǐng,却是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喃喃地道了句:“专案组想得真周到啊,酒都配上了。”

“这玩意可比枪管用……天天在市区,从来没想到乡下的天气这么冷。”

“山风大,融雪的时候更冷。”

“这天气还真不好找目击,出门的都没几个人。”

“哎我说……这家伙未必敢进村吧?离城越远,人际关系越近,别说生人,就来条不是村里的狗,村里人都有反应。”

“我倒觉得,咱们进村,村里狗反应最强烈……”

都心焦此事,免不了就此讨论,来的除了重案队的,还有特jǐng队经过参与追逃任务的jǐng员,解冰回头问着:“那大家想想……既然是这么恶劣的天气,怎么才能生存下去?而且还要躲开这么多jǐng察的围捕。”

“找个避风地方,生堆火烤烤。”

“不可能,一冒烟能不露馅?你想用电暖。”

“找个山洞也行啊?好歹比呆在外面强。”

“这倒有可能,不过要钻山洞的话,咱们就惨了,把全市jǐng力都拉出来也不够。”

“我觉得应该已经跑远了……零点多发案,咱们开始组织起追捕已经是四五个小时后了,这么长时间,能去的地方可就太多了,就除夕夜二级路、国道也有不少大货,随便爬一辆,现在估计都出省境了。”

这种可能把众人不多的坚持击溃了,进了进村就累成这样,要是满山找洞钻,那谁受得了。

“大家别泄气,我们现在有上千jǐng力在围捕了,说不定下一刻就要有好消息传来了。”

解冰黯黯地道了句,这话呀,他自己说得都信心不足。

从二级路、从国道、从沿路的各乡镇陆续撤回的jǐng力汇聚到了武林镇,根据专案组的安排,找到了设在镇边临时就餐位置,只有吃饭,根本没有撤走的命令,只有新加入的人员,很多参加的行动的都开始泛苦水了,八成这年得在山上过了。

没错,卫星的覆盖已经开始了,史清淮、曹亚杰、沈泽三人进驻省测绘局,在晚二十时已经成功把卫星图像接驳到了专案组,雪色方停,能从高清的卫星图上看到星星点点的火光,那是连夜驻守的搜捕队员,他们像一个一个棋眼,布置在方圆五十公里的各个要口。

已经开始吃饭了,肖梦琪从现场返回,进到这里里,俞峰、李玫和张薇薇正端着盒饭边吃边笑,不知道悄悄说着什么,这样子让肖梦琪皱皱眉头,真不知道当时选拔支援组怎么选的,选得几位一个比一个个性。

“哟,肖组长……您吃了么?”李玫笑着问。

“还没有……什么把你们笑成这样?”肖梦琪问。

不问还好,一问又都笑了,张薇薇掩着鼻子很淑女地笑,俞峰在呲,李玫张着血盆大口好开怀地笑,笑着道:“一个小时前,专案组刚发布了一条命令

“发布命令有什么笑的?”肖梦琪不悦了。

“命令庄子河刑jǐng队抽调人手,负责后勤保障供应点的运作。”李玫道,一说又笑。

“什么时候有后勤保障……供应点了。”肖梦琪愕然了。

“哎呀。”俞峰笑着道:“就是送盒饭,开热水的地方,在镇边上。”

肖梦琪愕然地眼越睁越大,很不相信,看着三人笑得更欢时候,李玫补充着:“不信是吧,我打电话,让他们给专案送份盒饭。”

说着就开办了,李玫拿着步话吼着:“喂喂喂,后勤点谁在?庄子河刑jǐng队有人在不?……哦,我是专案组,送份盒饭到武林村,让你们余队长来啊…

这里的规格可不是一般地高,对方估计是个普通刑jǐng,很铿锵地回答:“是,马上送到。”

噗声把肖梦琪逗笑了,她拉了把椅子坐下时,笑着看着三人问着:“你们就为这个笑啊。”

“有点可笑而已,怎么觉得像故意恶心人一样。”俞峰道。

“余队长不是二等功臣嘛,他为什么不参加追捕?”张薇薇有点不解,这实习生眼里,一切都透着好奇。

“参加了,下午不送酒了吗……估计领导是故意刺激他呢。”俞峰道。

“那领导肯定很失望,余儿的脸皮比今天下的雪还厚。”李玫道。

三人说笑着突然停了,是俞峰发现肖梦琪的眼神若有所思了,他提醒了李玫一下,没往更底底线上讨论,半晌肖梦琪平静地道着:“也不是刺激他,是顺水推舟成全他。他可是许处长的爱将啊一般人谁敢这么胡搞。”

“也不算胡搞吧,很受欢迎。”俞峰道。

“既然是爱将,怎么不拉到追捕队伍里?”张薇薇很不解。

“这样的天气,又是这么大的区域,找一个潜藏的逃犯,需要的是大量jǐng力的协作和配合,不是一两个人能拿下的。”肖梦琪摇摇头,她也不是很清楚领导的用意,但她很清楚,现在已经把五原全jǐng能叫得上名来的人物都拉到追捕现场了,这种时候,就许平秋本人也不敢妄下定论啊。

说话间,车声响了,泊在院子边上,旋即听到了余罪进院子的声音,嚷着:“肥姐,你真能吃啊……两人份还不够?”

气死我了李玫气得双手擂桌,进门的余罪笑着,她一指道:“给我们组长的,余罪你再诬蔑我,小心……”

“嫁不出去赖上你啊。”俞峰替他说了。

“啊……姐这名声啊,自从进支援组全毁了。”李玫痛不yù生状,似乎怕余罪尴尬故意制造气氛一般,催着道:“快点啊,送个饭还傻站着?”

余罪一秒钟踌蹰,上得前来,放到了肖梦琪面前,很平稳。肖梦琪美目眨着,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了句:“谢谢啊,我都忘了还没吃呢。”

“吃吧,质量不咋地啊,七块钱一份的。”余罪道。

相视一笑,似乎并无芥蒂,肖梦琪总是觉得心里不怎么舒服,有点尴尬地拿着筷子,低头细嚼慢咽着,这个动作似乎只为躲避余罪的眼光一般。

“余儿,过来过来……发挥一下你的神贱气质,就像在深港。”李玫招着道着。

余罪不客气了,坐到了李玫的位置,先问着:“不违反保密原则吧?”

“违反什么呀,现在那个队不知道。”李玫道。

“那我得看看……”余罪看看,李玫指示卫星图,余罪看不懂,还得李玫很郁闷的解释。地图倒是能看懂,一大片区域,重点在通向市境的市区,市区是嫌疑人熟悉的地方,有可能出没的地方,特别是有社会关系一些人已经设置的监视;而涉及数乡镇的地区,从道路交通到进村排查,都已经捋过一遍了,各组汇报生成的文件,已经几百兆了。余罪看了看,指指点点,颇有指挥员的气质,然后中气一提,准备开始说了:“我很负责任地说……”

都知道这货有时候语出惊人,俞峰、张薇薇、李玫都期待的看着他,却不料余罪一下气馁了,来了羞答答地表情道:“我真不知道。我要知道我拎回来,那可是名动全jǐng呐。”

三位笑了,肖梦琪给噎住了,一到谈正事的时候,他就这得性,起身倒了杯水,好容易咽了口,肖梦琪打断了几个人的话说着:“你其实已经名动全jǐng了,抓到H级逃犯的刑jǐng队长,五原没几个。”

“哟,我怎么听这话像恭维啊?”余罪笑眯眯看着肖梦琪。

眼神不对,像色狼瞅羔羊的那种眼光,李玫一伸手,遮住他的视线提醒着:“你用这种眼光看人的时候,为什么我有想揍你的冲动?”

肖梦琪的一皱眉,这乱七八糟的,又要开涮了,果不其然,余罪一侧头含情脉脉地、贱贱地对肥姐道:“那是因为你少女的心,已经被我狂野的气质征服了。”

噗,俞峰和张薇薇受不了了。肖梦琪喷水了。

李玫却是很没节cāo地抚着脸蛋笑着:“你确定要让我放弃独身的誓言?”

“还是算了,我当你梦中情人吧。”余罪凛然道,旋即肥姐一根粗白的中指竖给他了,知道你没那本事,还装要么坐下来给我们分析分析,要么回送饭去吧。

“哦,我还是送饭去吧。”余罪两厢都不敢接招,仓皇逃匿之。

昼间大雪,夜间风凉,风挟裹着积雪,就像故意掩盖着所有痕迹一样,把昼间的车辙脚印覆过去了,从武林镇到五原市,到邻市数条于线,很快又成了茫茫一片,连道路也仅仅是勉强能够辨认。

晚八时开始,用餐过后,稍做休息,各队补充了新队员,继续开拔指定地点。

每位下车吃饭的都一个得性,狼吞虎咽,一口气能吃两三份,吃饭都没有地方坐,就蹲在临时征召的一个旧乡zhèngfǔ的大院子里,挂起的大灯下,个个都是疲惫一脸,满裤子雪刚消融,吃一顿又冻住了,放下盒饭,车声隆隆又要开拔了。

“都下来……里面里面,有热水,盒饭管饱……有白酒,能喝的抿两口……哟,熟人呐”

在门口招呼的余罪又迎来一个三辆车队,一看紧身束腰,钢靴齐膝的装备就知道是特jǐng队的,他看到了张凯,张凯也瞅见他了,愣了下,然后笑了,一笑整武器的尹南飞回头一瞅,也张着大嘴乐了。

奔上去,散了支烟,尹南飞看余罪这得性却是有点不解了,直问着:“神探啊,这时候你得在一线啊,怎么钻后勤上发盒饭了。”

“专案组命令。”余罪道。

“拉倒吧,你还是个服从命令的?”尹南飞损了句,不过一揽余罪的膀子道着:“不过我喜欢,谢谢你的酒啊。”

“呵呵,别客气。”余罪得意了,这些劣酒可是换了不少人情,进门又是一堆人,大嘴巴忙着分盒饭,苟盛阳提着大壶,刚洗的杯子一人倒上杯白开水,狼吞虎咽开吃了,特jǐng常年训练,在饭量看就不同凡响,盒饭放在嘴边,三两下拔拉就下肚了,特别是个子足有一米九的尹南飞,一眨眼三份盒饭已经吃得于于净净了,看得庄子河刑jǐng队几位,简直佩服得无以复加。

“给,尹队,路上来两口。”余罪抱着小瓶的二两装,能喝的,一人怀里塞了一瓶,尹南飞却是把他手里的全揣走了,相视笑着,尹南飞道着:“回头我请你啊。”

“真是别客气……哎尹队,晚上还准备搜捕?”余罪问着,同情地看了眼,以前就看这货不顺眼,不过今天有点改观了。

“没办法,六条人命啊,这号人不落网,我们怎么敢闭上眼打盹……对了,小余,你应该参加参加啊,你这脑子弯弯绕多,说不定还真行。早点抓到,咱们也少受点罪。”尹南飞又要了一份,这回吃得慢了,开始边吃边说了。

“这样的冰天雪地里,jǐng犬用不上,目击没有,准确方位没有,就这么大海捞针,难度也太大了,难道没有考虑过重点方向,收缩队伍,集中力量。”余罪道。

呃声尹南飞被噎了下,这怎么像总队长的口吻,他愕然地看看余罪道着:“别说准确方位,有大致方向我们都拿下了……这个命令谁敢下,灭门案啊,疏漏了凶手,就总队长都不够撤啊。”

所以只能这么保守围捕了,等着线索的出现,这个样子余罪还真没治,条件有多恶劣不用出门都看到了,饿得一队特jǐng连吃带喝,盒饭的箱子扔了七八个,最少的都吃了四份,吃了饭饱嗝还没打两个,尹南飞一声吼,四散烤火的特jǐng像触电一样起身,飞快的排着队列。

“同志们,告诉我,你们累吗?”尹南飞吼着问。

“不累。”一队特jǐng齐齐吼着回答。

“好,养兵千rì,用兵一时,现在组织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都把眼睛睁大点,我们多坚持一分钟,就多几次抓到潜逃凶手的机会,告诉我,你们有信心吗?”尹南飞吼着训丨话。

“有”一队特jǐng,挺胸昂头,两眼散着狂热的光芒。

“出发”尹南飞道,带着队,出了院子。车声隆隆,划开了漆黑的幕色

院子里,被临时征召负责分发盒饭的庄子河三位看傻眼了,大嘴巴概然道着:“特jǐng是比咱们辛苦啊。”

“啧,都被洗脑了。”苟盛阳拔拉着火道了句,尽管这么说,可心里仍然是按捺不住地感动。

这些事总得有人去做啊,除了jǐng察,还能有谁?

一个大的行动要消耗多少可能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此次后勤是省厅负责的,光盒饭就拉了两车,最后还不太够,是庄子河刑jǐng队借了口锅,胡乱煮了些方便面解决的,那些疲惫的,仍然在坚持的面孔,陆续地在这里出现,很快又投入到艰难的搜寻中。

从八点到晚上十一点多,终于一个轮回了,一无所获。

一直在火堆旁边烤火的余罪此时起身了,巴勇和苟盛阳已经在打盹了,他没有打扰,像个幽灵一样,看看武林村的方向,慢慢地向着那个凶案发生的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