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06章&贱人佳人

2017-11-25 17:32:12Ctrl+D 收藏本站



七分低腰裤、短襟小月衫、绑带式的高跟凉鞋,这样的装束能裹着多么婀娜的身材?

回头率很高,那怕就是女人也忍不住艳羡地看上一眼。连余罪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心随着那美女披肩纱上的细穗子大晃悠了,是个网状的披肩纱,能看到若隐右现的肌肤,俏然走过,如果不是大墨镜遮着脸,不是这样炎热的天气,余罪估计回头率会更高。

他很奇怪,这不像个贼,理论上所有的贼都应该低调低调,最好像他这样貌不其扬,可这位偏偏高调得让人过目难忘。

应该是个贼,余罪有七八成把握因为他看到了这位女人从擦肩而过的另一位女人包里直接夹走了一个红色的钱包,那披肩只是掩饰而已,动作惊鸿一现,现在他无从知道赃物还在不在这个女人身上,但他知道,如此举重若轻的高手,应该不会满足一个钱包。

好像比短毛的手法还高,最起码余罪看不出来,她是把赃物扔了还是夹在身上,可夹上身上,他却找不出在什么部位。

他很小心,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背后,注意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生怕这女贼路过垃圾桶时扔掉掏空的钱夹,奇怪,她没有,余罪不时的瞥着四周,又生怕有贼的同伙。

其实贼没那么好抓,早了,她无罪;迟了,她很可能转移赃物。只有在偷到手一刹那的瞬间抓到那才完美,叫人赃俱获。这也是反扒队的标准的教材。

而余罪心里觉得,好歹自己也有人渣堆里练过的经历,抓个毛贼这么小小的挑战,对他实在不算回事。当然,挑战性还是有的,他巴不得多逮几个回去让小觑哥几个的队员恭维一番。

慢慢地往前走着,他看到那美女放缓了脚步,而她的前方,是标着王大生珠宝店的商铺,一瞬间余罪明白,这是一个高手,肯定只找值得她下手的目标,刚刚丢钱的那个女人就是从一辆奔驰车上下来的,余罪怀疑光那个包就价值不菲,珠宝店,要在这儿动手,那一次能偷多少?

他看到了,女人放缓了脚步,更慢了,此时,珠宝店里说说笑笑出来了一男一女,像是一对夫妻,从出门厅的一刹那,余罪看到美女稍稍加快的脚步,一对夫妻、一个女贼,正沿着两条相交直线往一起走。

要动手了,余罪也慢慢加快的脚步,他很奇怪,水平要高到什么程度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这样明目张胆走过去扒窃?

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在羊城监仓里就听说过N种匪夷所思的犯罪的方式,那是教科书里根本不会教给你的,而现在,尽管他不知道,但他相信,绝对会发生意外。

嗖声……那女人肩上纱巾无风自起,在接近那对夫妻的一刹那,哎哟一声,腿一趔趄,像脚葳了,吧嗒一声,一个红色的钱包掉在地上,纱巾却飞起来了,那美女像是无法自持,娇柔地,楚楚可怜地即将倾倒。

“小心。”目标女人惊呼了声,搀了她一把,美女脸上痛苦之色甚浓,谢了句,目标男士很绅士地跑了两步,帮美女捡回了纱巾,扶着美女的目标女人弯腰帮她捡起了钱包,从余罪的角度,他甚至看不到那女人是不是动手了?偷了什么,目标女人的钱包也拿在手里,理论上根本不会有被偷走的可能。

得手了吗?余罪有点懵,技到用时方恨差,早知道该在监狱里多住几天,好好向短毛请教请教。

………………………………

………………………………

“谢谢,谢谢大哥,谢谢大姐……”那女人楚楚动人,裸着一大片肩,让目标男士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那女人像是对男人特别有兴趣一般,出口赞了句:“大哥,你真帅。”

这一句说得媚眼齐飞,那男人心猿意马,目标不离那美女的胸部。另一位吃醋了,拉着男人,像是狠狠掐了一把,拽着人走了。美女一瞬间转身,加快的步子,那像刚刚脚葳了的样子。

“得手了。”

余罪心道,虽然他不知道偷了什么,可他知道得手了,有点奇怪,甚至他还看到目标女人拿着自己的小包上车了,难道是偷了男人的东西?也不像,两人似乎没有接触,眼看着目标要走,余罪回头一指那男人开的车,让李二冬和鼠标去拦,自己快步奔上去,朝着那女人纤手一拉。

“啊,干什么?”那美女吓了一跳,近距离才发现,比余罪想像中年龄还要小。

“偷什么了?盯了好久了,拿出来吧?”余罪笑着,另一只手一亮腰里的铐子。

“我什么也没偷。警官您不是走眼了吧?”美女笑了,似乎一点也不急不恼,那么笑吟吟看着余罪,像是对自己的绝对的信心。

“你装得过了,如果我看错了,你被陌生的男人拉着,不应该是这么镇定的表现,所以,我现在更确定,你就是贼……可以呀,连偷来的包都能当道具?打个赌,这个包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余罪笑了。那女人面色一沉,余罪早有防备,手握得更紧了,就那柔若无骨的细腕子,他相信这么娇滴滴的妞可挣不脱。

“你会后悔这样抓住我的。”美女异样地道,露着一口整齐的贝齿,她抬手,似乎要扶眼镜,不过瞬间被余罪摘了,余罪笑着道:“美女,别逼我动粗,我这可是第一次抓贼,恭喜你成为我的处女作了。”

什么时候也改不了自己这贱贱的得性,一摘眼镜,那女人似乎没有反应,只是奇怪地、异样地、疑惑地看着余罪,余罪回头时,看到了几位市民路过,他又笑着道:“不要逼我亮警官证,坦白地讲我也狠不下来心铐你这么位娇滴滴的小美女……我的同伴就在后面。怎么,你有同伙吗?一起来练练。”

“就你,用不着。”小美女诡异地一笑,然后一挣,没挣脱,余罪抓得很牢,却不料那美女挣扎是假像,另一只“啪”一声,清清亮亮地甩了余罪一个耳光,放声大骂着:“放开我,流氓。”

“想耍泼,老子是警察。”余罪一看好管闲事的市民上来了,早有防备,亮着警官证。

“啪”又是一耳光,那女人哭嚎着骂着:“警察怎么了,警察就能养二奶,外面都有女人了,还回来找我……骗子,流氓,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放手啊。”

余罪没想到有人比他还贱,一愣神的功夫,泪涟涟美女又站到舆论的制高点了,几位中青年男子,都不善地看着余罪,余罪觉得手里的警官证烫手了,实在是这年头警察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听。他刚要解释,啪又是一耳光上来了,这回有防备,他赶紧躲,可那就没机会解释了。那女人又哭又闹,边嚎边数落着:“你个骗子,骗得我好苦,还说会娶我,会一辈子喜欢我……都是骗人的,你放开我,你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了……我要恨你一辈子……”

说着,挣扎着,冷不丁余罪脚尖一痛,却是实高跟鞋踩到了,他下意识一放手,有人看不过眼了,指着余罪数落着:“太过分了,现在的警察怎么都这样?”

“还能怎么样?最没底线的就是他们。”有人接口道。

余罪刚要再抓住那准备逃走的女贼,却不料那女人回手一抓,这偷技训练出来的手不是盖的,余罪一捞,捞了个空,脸上却生疼生疼地,他刚要扑上去,却不料腿弯一疼,扑通声,跪到地上了,那女人掩面而泣。现在有绝好的机会放腿奔跑了。

“抓住她,她是贼。”余罪痛不欲生地喊了句,不料脑袋一疼,不知道谁在后面给了一家伙,他晕晕乎乎地一下子趴下了,这些东西在旁观着看来,简直就是罪有应得,活该,有位打人的小年青呸了口,把余罪手里的警证踩了两脚,然后掉头就跑了。

而旁观者,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纷纷指指点点,谁也不上来扶一把。

这年头,老头摔倒都没人扶他呢?何况一个包二奶的警察?

李二冬奔过来了,赶紧搀着余罪,哎哟喂,起起来腿疼,一看腿弯上扎了一根寸长的刀片,李二冬咬着手拔下来,鼠标气喘吁吁奔上来了,他没敢过来,也就不觉得那是个贼,不过后来发生的事让他也确定那不是普通贼了。他远远的照了几张手机照片。

两人搀着余罪,轰开了市民,余罪这会儿才喘过气来,摸摸头,被敲肿了一个包,摸摸脸,哎哟,被挠了两把,一片血,气得他五内俱焚,回头骂着:“怎么不上来帮忙?”

“我以为你调戏那妞,谁知道真是贼。”鼠标苦色一脸道着。

“你呢?拦住失主了吗?”余罪问李二冬。

“还说呢,我要拦……就我这长相,那一对夫妻以为我是劫匪,油门踩得才高了,刷声就跑了,差点撞了我。”李二冬道,也哭笑不得了。

“完了,这尼马没脸回去了,仨人抓一个贼没抓着,还被贼挠了老大。”鼠标咧着嘴道,不过他看余罪这么难过,又有安慰来:“别气余儿,我把他们拍下来了,回头让二队兄弟们把她揪回来……啊?”

一摸,“啊”了声,然后是浑身乱摸,边摸边自言自语着:“咦,我手机呢?”摸着摸着,动作停了,手指从裤兜下面伸出来,李二冬、余罪看着,两个人的表情凝滞了,然后三个人都是相视凛然了,这人丢得大发了。

只见得鼠标的裤兜上,划了几寸长的一个大口子,留证的手机,早不翼而飞了………

…………………………

…………………………

女贼的步幅很快,从坞城路穿进了银河网吧的胡同,转悠了或窄或宽若干条胡同,直接到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辨着方向,从回民巷出来了,这里俨然已经是回民街了。

她抚了抚兀自砰砰乱跳的心,拦了辆出租,说了个地方,在车后迅速地整理着东西,那只红色的钱包里,一摞钞票,直接一卷,摇下车窗,在个不经意的时候扔出去了,准备地丢在街边的垃圾桶里,连前座的司机浑身未觉。

装起钱,她从胸前**间沟里一摸,一条金灿灿,带着钻坠的链子现出来了,凭着手触的质感她知道是真货,没往外拿,催着司机加快,到了五一广场,走下车的美女又换了个装束,带穗的纱巾系在腰间,衣服的颜色又变了,成了富贵紫。

女人的衣服就是几片布而已,在于怎么搭配,这样一搭配,那美女又俨然一位消夏休闲的热妹,不一会儿拿着一桶冰激凌,站在广场喷泉边上。

等了不多会,又有两位年轻男子一左一右凑上来,其中一位把手机递过来了,解释了句:“慧慧,他的一位同伴拍照,我给摸了。”

“干得不错。”女人拿着那手机,一只破诺基亚,她眉头皱了皱,骂了句“穷鬼”,然后把手机拆掉,顺手扔进铁栅下的下水道,看着成了零件,回头时,她对着那两位道着:“什么时候就跟上了,怎么没警示?”

“我们也不知道。”另一位同伙道,话音刚落,迎着那女人很不悦的眼光,他不敢吭声了,望风打掩护发现不了危险,是此行的大忌。另一位长发高个的央求着:“不怨辰辰,那家伙实在太贼,他冲上抓你时我才发现。可那时候已经晚了,我不敢往上走。”

“反扒队什么时候出这号人了,他怎么可能看到我?”美女回忆着那一刹那,用飘走的纱巾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尔后趁女人弯腰的一刹那,解走她脖子上的项链,再然后故意挑逗那位男士,让女人吃醋,然后脱身,她一点也没有找出自己手法上的破绽。

难道,他早盯上我了?

一念至此,那美女沉声道着:“坞城路一带,恐怕不能再回去了。”

“慧慧,没那么严重吧?他还没准回去敢不敢说……再说了,那边的拉包的同行多着呢,谁也怀疑不到咱们头上。他那两个同伴,一看就是新人,比反扒队的还差。”长头高个的道着。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有点怕……第一次失手,差点栽了……”女贼凛然道着,那张贱贱的笑脸不知道什么地方让她感觉到了恐惧,对,眼睛,眼睛很犀利,丝毫不用怀疑,这样的人要吃这么一回大亏,肯定要发了疯地找仇家。此时她更确定了,掏着东西给两位一扔撂了句:“赶紧处理了,爸急等着钱用,你们也别乱跑,小心没大错,那个人不简单。”

言罢,扬长而去,两位助手傻傻看着俏影远去,尔后又相视异样了,好像都在奇怪,三爷手下的慧姑娘,什么时候还怕过了。

熙熙攘攘的街市在夜色暮色渐渐降临的时候,慢慢地回复着宁静。

可坞城路派出所宁静不了,今天又出了个头疼的案子,一对夫妇相携前来报警,说是在王大生珠宝店门口丢了一条千足金项链,加上坠子,总值八万八千元,老婆埋怨老公光看那个女人,而老公埋怨老婆不小心,派出所民警一听俩口子拌嘴就头大了。细细问究更异样了,两个人对同一个疑似窃贼的女人表述都不一样。

这一天过了下班签退的时间,鼠标和李二冬才回到了单位,余罪脸被挠了,肯定不敢回来了。就他俩人也不好意思进单位了,偏偏此时又从副队长嘴里传达了一个噩耗:

“别光顾遛达啊,这几天肯定熟悉得不错了,正式通知你们,从明天开始你们也和队里一样纳入考核,完不成定的案发率和抓贼指标,绩效奖金要考核的啊。”

两人傻眼了,唉声叹气地坐在单位门口,开始怀念刑警队那光蹲坑盯人,没有考核任务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