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3章&一世歧途

2017-11-25 17:31:52Ctrl+D 收藏本站



嘎声……车刹在小店区小店路派出所不远处,骆家龙和余罪跳下车,迎面上来一位警员,相互介绍下,是派出所的片警,吴帅平,和几人年龄相仿,他是接到所长安排,来协助这拔办案人员的,看看除了骆家龙,余罪、鼠标、李二冬都是便衣,他很客气了,一般情况下,碰到刑警都这个样子,什么时候眼睛迷瞪的,没睡醒。可一睁眼,都是血红血红的。

来的几个人,差不多都是成这号得性了。

“就这人。”骆家龙把档案递过来,吴帅平一看,很随意地道着:“往前走,过了小店路,三化居民区那一片,这个点人应该在。”

是杜笛,曾经江湖叱吒一方的“四只手”,居然在片警嘴里这么随便,让余罪稍稍愣了下,骆家龙异样地问着:“没搞错吧?这可是个刑满释放人员,曾经在因为盗窃和黑社会组织案被判了无期徒刑。”

“既然你也知道是名人,怎么可能搞错,这片好多人都认识他。”吴帅平介绍道。

“那他出来犯事了没有?”余罪问。

“犯事?犯事倒没有,找事倒是不少。一直在告状呢?”吴帅平道。

“告状?怎么,错判他了?”骆家龙道。

“不是那码事,而是后来的事。”吴帅平解释道,这一人走家就凉,太过正常了,杜笛一判就是无期,被抓的时候已经三十好几了,老婆孩子都有了,本来你进去了,老婆跟人跑了很正常,偏偏杜笛家的老房子在几年前拆迁的时候,也被前妻给拿走补偿了,这倒好,等杜笛出来回原籍,连个牺身的窝也没了,他就找呗,他就告呗,告开发商没给他应有的补偿。你说十好几年,谁搭理他那茬。最后还是街道办给他办了点事,找了个打扫街道的活让他干着,勉强糊口,房子是不会发给他的,不过好歹能住到旧三化厂区废弃的一间门楼里了。

“哇,这么凄惨?”鼠标惊讶道。

“他是活该。”李二冬道。

小片警解释着,他回来就一直上访,派出所没少跟他打交道,久而久之,他也揣摩到政府的漏洞了,一开会一有领导检查,自己就住到派出所管吃管住了,省得被警察上门提留走。说到此处,骆家龙和几人都笑了,到基层,你能碰到形形色色的奇葩,吃白食嫌咯牙的、嫖了娼回头还告人卖.淫的、还有那些闲得蛋疼报假案玩的,什么极品都有。

众人聊着,小警眼线看到一人时,他招呼着余罪:“停停停……就是他。”

“他!?”

余罪踩了刹车,愣了,不远处路口,一个破烂的小摊,两筐苹果,坐着个拄拐的老头,一头蓬松的乱发,裹着脏兮兮的袄子,要没那筐苹果,八成得被人当成要饭的。

“这是贼王么?怎么看着像丐帮出来的?”鼠标呲笑道。

“就是他,我叫他,还是你们直接问。不过丑话我得说前头,这家伙可不好说话,仗着自己腿残疾,谁也惹不起,城管管了几回,他不是躺城管队叫冤,就是躺大街上喊屈,现在没人敢管他了。”小警道。

余罪知道为什么再没犯事了,腿都残了,又是坐十几年大狱出来的,还指望再混什么?他摇了摇头,回头一使眼色,鼠标和李二冬下来了,骆家龙拉着片警,示意他别动。这三人凑一块,八成没好事,余罪小声嘀咕了几句,三个慢悠悠地朝着老贼的摊来了。

“甜如初恋……3块八毛一斤?”鼠标念着纸板上的广告词,呲笑了,这老家伙真是个妙人,居然能想出这么雷人的广告词来了,李二冬笑着蹲下了,拿起个苹果掂着:“老头,真的甜如初恋。”

“真的,绝对是真滴,红富士,又脆又甜。”老头笑了,一笑满脸褶子,皮肤像皱起的老树皮子。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江湖人物。

“那应该再加一句:叫美如初夜,哈哈,我尝尝。”鼠标弯腰,也捡了个,喀嚓一咬,呸,不甜,骗人滴。李二冬呸,也来句,根本不甜,有点苦,像尼马失恋。

这两人损起来,把把人气背过去,两人一胡说上了,把老头气歪嘴了,争辨着,不甜算了,把那两咬过的出了钱。毕竟是江湖人物,争辨起来底气颇重。可不料今天遇到不是普通市民,两劣生烂警可没那么好诈唬。鼠标叫嚣了:哟,你想得美,不甜都好意思要钱,顺手拿了两苹果揣兜里就跑,老头拄着拐就追,一追,这边李二冬抱了好几个,撒腿也跑了,把老头气得是欲哭无泪了。一把揪住没走的余罪嚷着:“你….你们一起来的,掏钱啊,不给钱老子跟你们没完,抢到老子头上了……嗨,干什么?”

老头眼睛一凛,眼光厉色一闪,顺手叼住了余罪的腕子,余罪的手指,已经触到了他的口袋沿上,这还是余罪出手以来第一次失手,而且是在人家不经意的时候,就像那么很随便地捞住了他的手。这一瞬间,卖苹果的老头仿佛又成了地下世界的独行客,厉眼盯着,手指在加力,咬牙切齿地说着:“小子,在我面前玩这一手,知道爷以前干什么的吗?”

“那这位爷,你知道我干什么的吗?”余罪被捏得生疼,咬着牙,另一只手亮着警徽,那老头如遭电击,一下子放开了,放开手,示意着自己没恶意,只是有点诧异,手能伸到他口袋沿上,不应该是警察呀?

“苹果我买了,不过,想和杜老聊几句,有兴趣吗?要没兴趣,我保证还要有人来抢你苹果啊。”余罪笑着道,转身慢悠悠地走着,进了胡同。

车上所见,杜笛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拄着拐,一瘸一拐往胡同里走去,小警说了,活到这份上,是挺可怜的,更可怜的是,还得咬牙活着,多不容易呐。骆家龙说了,那是抓捕时候被武警开枪击伤的,他要不可怜,可怜的人可就不知道要增加多少了。

两人唏嘘着,杜笛已经到了胡同口,果不其然,两个抢苹果的,一个试着从他身上偷东西的,都在,三人正吃着他的苹果,老头气忿忿地道了句:“吃吧,噎死你们。”

这家伙,怕是面对警察也无所畏惧,余罪笑着道:“趁我们没噎死之前,问几个事……认识吗?”

一男一女的,女的是不知名的贼,男的已经确认,娄雨辰,看了几眼,没有什么意外,老头恢复混浊的眼睛摇摇头:“不认识。”

“这样吧。”余罪收起了肖像,换着方式道:“你们那一代扒窃行当里,有谁带徒弟了……水平嘛,应该比我高一点,不过要比您本人,应该差点。”

“这个我怎么知道?老子在大西北治理了十几沙漠,出来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杜笛道,那自称让几人有点不悦,亏是这帮人已经习惯人渣的这种口吻了,鼠标扔了果核,一拱手:“厉害,杜老大值得敬佩啊,搞成这样都活着回来了,不简单呐,您那辈同行,死了一大半了。”

这不知是褒是贬,听得杜笛脸色好糗,余罪手从兜里出来了,捏着几张钞票,在杜笛面前晃了几晃,然后一拍手,咦,没有啦?李二冬看愣了,哟?去哪儿了。

在场的,恐怕除了杜笛再没有人看出来了,杜笛异样地打量着余罪,慢慢的伸手,从自己领子下把折成小折的钱拿出来了,这些小伎俩,恐怕逃不过他的眼睛,只是仍然让他奇怪,这一招玩得很漂亮,面前这个警察怎么可能会?

“归您老了,耽误你时间了,总得有点表示……顺便问一句,手要比这个更快,您知道的人里,还有谁能办到?我学得不好,不过我看到有人在摸包里,居然没有发现她是怎么下的手?”余罪道,一副很尊敬的口吻。

“小子,玩这个,不光得手快。”杜笛眼睛一亮,夹钱的手指一甩,众人盯着他的手指,一眨眼,哟,也不见了,他一反手,另一只手从袖子拿出来了。再在众人面前作势一抚,像魔术师在玩障眼法一般,又不见了,等一撑直手,那纸币却像粘在手上了,在手背后藏着,他解释着:“再快也在手上,你发现不了,也是因为你知道快在手上,所以你一直注意我的手……但视线有限制,眼睛也会骗人,看正不见反、瞅左漏了右,总有你视线的盲点……所以,变得是手法,不是速度。”

他慢悠悠地动着,那纸币依像幽灵一样消失了,等亮出来时,却是挟在手腕部,正好被胳膊挡住了,看得余罪眼睛一亮,感觉自己在这个技艺上即将突破一般,而鼠标和李二冬就有点晕了,一副神往的表情,恨不得纳头拜师一般。

“好玩吧,呵呵……还给你。”杜笛把钱又挟回了指上,递给了余罪,很客气地道:“我真不知道,就知道,也不能告诉你们啊。”

“哦,这样啊,那为什么还告诉我们这么多。”余罪接过了钱,也夹在手指上把玩着。

“冲你们没大吼着朝老子说话呗,玩得还真像回事,要不是条子,我还真把你们当成那个老兄弟的弟子了。”杜笛笑了,饶有兴趣地看着余罪,还真像有传授衣钵的意思。

“那我还有疑问想请教您……我想不通,如果失主脖子上有条很粗的金链子,怎么样不知不觉地卸走?而且几乎是面对面办到的。”余罪道。

“这种手法叫吃生货,除了手法得轻,还需要借助小工具帮助,一般在嵌在指甲上或者指节上。”杜笛介绍着,指指自己黑色蜷曲的手指示意着:“在转移视线的一刹那,来一个假动作,比如,踩你一脚、捅你一下,推你一把……借助这一下子失神时间,不到一秒,切掉链子,让链子自然地滑到你的手里……或者,你的袖子里,风险很大。”

做着示范,一下子让余罪更清明了几分,那天,风刮走了纱巾,美女崴了脚,两口子上去扶,那一刹那,足够来数个这样细微的动作了。

他笑了,觉得很多想不明白的事豁然开朗。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当你打开一扇门的时候,就像看到了魔术师的揭密,其实很简单。

“这点您能做到吗?”余罪问。

“不是做不到,而是没法做到,选择吃生货的目标就难,对下手的人要求很高,就我这长相,没到面前就把人吓走了,怎么下手。”杜笛道,众人笑了,敢情老头很有自知之明,余罪又问着:“那有人能做到吧?”

“有,老木、一指,都能做到,黄三就不说了,别人做不到的事,他应该都能。”杜笛道。

这就足够了,相当于把查找的范围缩了一大半。余罪叹了口气,伸着手,握手作别的姿势,杜老头异样地盯了眼,机械地伸手握了握,就听余罪道着:“谢谢杜师傅……有时间,我来看您。”

三个人笑着示意,扭头走时,杜笛一动不动,开口道着:“是我谢谢你。”

“谢什么?”余罪回头笑着,那笑容很知己。

“谢谢你又把手伸进我的口袋里了。”杜笛笑着,把余罪趁握手一刹那塞进去的钱,亮出来了。

“呵呵,苹果钱,别客气。”余罪笑了笑,转身即走。

直望着三个人上了远处的警车,杜笛叹了口气,满眼的复杂,他有点说不清心里的感觉,就觉得怪怪的,不过手里那三百块钱,却是温温的,这是他唯一一次没有抗拒的施舍………

…………………………………

…………………………………

“不错啊,这么快就问到了?”小警下车的时候,奇怪地看着余罪一眼。

“那人挺通情达理的,对人客气点。”余罪笑着道,驾车驶离了派出所,把小警傻傻的留在后头了,这当会其实连骆家龙也没整明白,只听鼠标和李二冬两人得瑟着,兴奋以及崇拜地讲着杜笛的扒窃手法,还有模有样学着,不过要和人家比起来,这手指、指缝、腕部,怎么也协调不起来,越玩越僵硬。

骆家龙吃不住劲了,问着余罪道:“究竟怎么回事?这人无赖得很,怎么配合你们。”

“嘿嘿,这叫伯牙遇子期。”鼠标道。

“也叫流氓遇到鸡。”李二冬道。

然后两人一起道:“知己呐,懂不懂,笨蛋。”

哎哟,把骆帅哥给郁闷的,尼马不问了,三个人一对半贼相,和杜笛一样,没一个好鸟。

那么接下来,自然又是去找曾经的坏鸟,因为杜笛的缘故,目标缩到老木、一指和黄三身上,离小店区最近的是老木,大名吕长树,曾经的名贼,和过气的名人一样,晚景都不怎么好,到派出所找到片警,摸到情况,这位吕长树被判十五年,服刑十一年出狱,那是十年前的事,不过后来又犯事了,老了老了,居然犯了个猥亵幼女罪,又被判了六年,屈指算了,三年多前出狱的老人家,青春全部用来以身试法了。

“咦,这是个极品呀,五十多了还犯这事进去。”一惯底线不高的鼠标都看不入眼了。

“就是啊,这百把块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至于用六年来换吗?”李二冬也不理解了。

不过两人的话惹得派出所片警哧哧直笑,余罪对此人却是皱了皱眉头,评价了句:“老杜好歹还有点节操,这个绝对是渣到极点的,好不好打交道。”

“可能好嘛?我们片区这号人都是重点监控对象,这老家伙今年六十了吧,还是什么都干,不是捧个罐子碰瓷,就是和一帮小痞子设赌,还没法抓,你这头抓,那头看守所就放,过不了几天又回来了。”片警道,很伤脑筋的一位人渣。

“怎么可能随便放呢?”李二冬不解了。

“那么大年纪,看守所要他干什么,有个灾有病了,还得管着,住养老院呀?”鼠标道。

这个话题又引起不少讨论,基层就能看到这种无家无业无依无靠,混一辈子的,就指着警察给抓进去,国家给养老送终呢,现在看守所和劳改队也学精了,你抓……切,不要,直接给打发出去,你不办监外执行也不行,你长住让国家给你养老,你想得美。

没办法,人家活到这种连自己都不在乎的份上,别人就不得不在乎人家了。

到了,片警指着文化小广场一个人堆,围着一圈人在围朴克牌呢,哦,今天没干坏事,敢情是休闲娱乐着呢,一帮子糙爷们哄了一堆,余罪没说话,回头看着鼠标笑了笑。鼠标搓搓手,直接拉开门下去了。

“哟,怎么他一个人去了?”片警不解道。

“玩这个,他是高手。”骆家龙笑着道。

鼠标这张时时带着笑意的脸天生有市井气息,哄到人跟前,发现是一桌子捉对玩斗地主的,筹码不大,一块两块玩的,见一炸弹翻一番,目标吕长树就在,头发快掉光了,嘴往外凸,门牙缺一颗,缺牙的地方正是叨根烟,他乐滋滋看着面前堆着的小票,换了几茬人,差不多都给他递零花钱了。

“我来,我来……我陪老爷子玩两把。”鼠标瞅了个换人空,钻进去了,两个人是玩牌技,三个人是打配合,鼠标抢着洗牌,切牌,按规矩上来的新人搬了牌,请庄家先起,边起牌,鼠标边客气恭维着吕长树道着:“老爷们,您玩得真不赖啊,这样吧……玩大点,报牌一百,见炸弹翻番怎么样?我就玩两把,钱搁这儿了。”

都是在市井苦中找乐的爷们,跟着鼠标起哄,老头自然是挂不住脸,慢条斯理地道着:“玩就玩,想当年,爷一把一千的都玩过。”

“那是,一看您老就不是凡人。”鼠标竖着大拇指,夸奖着。

此时已经起牌完毕,在鼠标看来,吕长树也算是个老手,最起码起牌切牌比一般人要利索得多,另一位参战的不知道是不是同伙,三个人都捂着牌切完了,鼠标已经不在乎对方了,他笑了。

吕长树拿起揭好的牌,一下子掉眼珠了,3、4、5、6,缺7;8、9、10、J,缺Q,一把散牌,花色数字,没一组能连起来的。另一位也傻眼了,10以上的牌只有两张,余下的虽然是三带一不少,可散牌更多。两人还没吭声,鼠标摁着底牌问着:“打不打,当地主输了赔一百块,抢地方翻倍。”

“打了。”吕长树咬咬牙,说了句,他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可人多,没法说了。下手没敢打。

“抢了,翻倍。”鼠标一把翻起底牌来了,两王一个2,哎哟,把下手那位后悔的。

接下来就更后悔了,鼠标吧唧吧唧摔着牌:“三带一,三带一、三带一………”

连着三个三带一,都是Q、K、A带,自然是没有比他更大的,再跟着是:“四条二,炸弹、双王,炸弹。”

完了,最后留了一张散牌,鼠标一伸手:“给钱,二百一番,两弹两番,凤凰不出窝再加一番,我算算,二百翻四百、四百翻八百……一共是,一个人三千二。”

那下手那听过这么恐怖的数字,扔下牌,掉头就跑,鼠标回头看吕长树,这货更不经事,气急败坏,估计已经明白了人家洗牌时候捣鬼了,他刚要说话,鼠标却是已经收罗着他面前的那些零钞,恶狠狠地对他说着:“这么大年纪了,还想赖账是吧?光着屁股到广场上奔一圈,剩下的钱免了。”

呼咚一声,吕老头气得背过气去了,众人哄笑一场,都躲得远远的,根本没人扶他一把。

“让开,都让开,出什么事了。”

余罪雄纠纠地出场了,跟着一身警服的片警,那威势自是大了几分,他和李二冬关切地扶起了装晕的吕长树,斥着鼠标道:“干什么了,把老人家气成这样?”

“他…他他骗钱,牌上捣鬼。”老头指着鼠标,恶人先告状上了。

“大爷,您全身能有几毛钱,让我骗,牌还是你的。”鼠标冤枉地道。

围观的众人哈哈一笑,老头老脸挂不住了,要遁走,余罪拉着人道:“老爷子,您等等,把你气成这样,得让他赔偿点啊,万一气出点好歹来怎么办?刚刚还摔了下,是不是有后遗症?怎么着也得到医院检查检查吧?营养品也得卖点不是?”

“就是啊……哎对了,我头昏。”老头看来熟谙碰瓷之道,捂着脑袋,羞答答地道。

这倒好了,片警带着鼠标,李二冬和余罪搀着吕长树,顺理成章地把人请到车上,这个人,是从牛逼堕落到苦穷逼的典型,余罪知道他绝对不是目标,不过他期待着,能从这人嘴里,知道点他想知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