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7章&不虚此行

2017-11-25 17:31:49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次临危受命并没有带来什么变化,余罪很有自知之明,能指挥动的还是三个同学,警察这个圈子其实小山头林立,要让谁服谁那是相当难滴。兄弟几个其实也憋了一口气,想再来个震惊给同行看看,于是在这个已经被特警和民航外勤翻了N遍的地方仔细搜索了近一个小时,有关于嫌疑人热烈的讨论开始了………择天记小说

这是一幢独立的小院,后街胡同里类似的小院不少,因为离市区较远,租赁的价格并不高,娄雨辰一个租下了整个院子,也没什么可查的了,来之前,特警支队尹南飞还给了个风凉话,这里连墙壁和院子都被金属探测仪把墙壁和院子扫了一遍,你们要能找到失物,我这身警服该脱了。

事实也是如此,实在没有什么可搜的了。看过之后,李二冬开着屋子里那台机箱盖也没有电脑,惊喜地道了句:“哟,这哥们喜欢玩刀塔,估计级别不低哦,能用这破电脑玩。”

“文盲。”骆家龙看了看电脑配置,斥了李二冬一句,他端着键盘道:“这是德国产最早的一批CHERRY机械键盘,你试试手感,比现在市面一千多的黑寡妇还好用。”

李二冬不信,随手敲击着键盘,哇塞,一下子把孩子羡慕得直流口水,恨不得拽走据为己有,鼠标却是翻查着他的电脑硬盘,一下子也吸着凉气,眼珠直往外凸,两人使着眼色,点了几个视频,哇塞,全是高清HD片子,清晰到毛孔,雪白的肉·体白得耀眼,突来的浪·叫叫得人心颤,骆家龙不迭地关了,看着吃吃笑着鼠标和李二冬道:“两位,有点节操行不行,外面还在分局的同行呢。”

“看你这人,好像你不喜欢似的,我们当年干这个,都是被你教坏的。”鼠标道着,回头呵呵一笑,对李二冬道:“二冬,你有这种感觉没有,我越来越发现,娄雨辰怎么跟咱们一个鸟样。”

“生理饥渴、心理空虚、生活从失望一步一步走向绝望的吊丝,都这个鸟样。呵呵。”李二冬自嘲道。

“未必啊,他可不空虚,你们看,家里就有BGA封焊的热风筒、工作台上还有四台已经拆开的笔记本,这盒子里都是CPU,最早的连奔三时代的也有……他从事这行有些年头了,看得出很专业。根本不可能和你们一无是处的相比?”骆家龙道,细细指着工作台一些奇形怪状,鼠标和李二冬从来没听说过的工具,顿时敬佩之心又多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时候,警察都没有嫌疑人那么多才多艺,最起找片子都没人家找得好。

“对,这个人还真不是一无是处。”

有人插进来了,是余罪,他站屋中央,一直在看着这个房间和房间里的人,仿佛他是主人一般,众人回眼时,就见他很确定的说道:“这是个性格内向的人,满屋子全是冷色调,看样平时不怎么热情;生活简约,规律性很强,看他屋子收拾这么干净;性格很细致,你们看工作台,整整齐齐,摆放得体,分类一目了然……也许,还有怀旧的成份,旧式的键盘,老式的电视台,还有,这个木椅,老式枣木的,有些年头了……不得不承认,如果他不是嫌疑人,应该比咱们都强那么一点点,最起码,他不吃公家这碗饭也能养活自己。”

嗨哟,把哥几个听得好受刺激,越来越一无是处了,鼠标想到了个绝佳的借口,抓娄雨辰的时候,捎带着抓了个三陪,他小声道着:“他叫鸡……不能看他外表岸然,其实内心龌龊,对不对,二冬。”

“有道理,最起码咱没钱带回个过夜来的。”李二冬道,惹得骆家龙呲笑了。

“你非要加一个道德底线的话,现在大部分人都得改名叫禽兽了,反过来想,如果他不叫鸡,肯定就得祸害普通女孩,你觉得相比花钱解决生理问题而言,那一种的道德水平更高一点。”余罪反问道,鼠标听愣了,不服气地道着:“怎么这歪理一让你说,就有理了,再怎么说也是嫖.娼啊。”

“是啊,道德水平高一点,不嫖娼,可除了娼,他都嫖,于是就有了一夜情、二奶、三奶、情人、相好、婚外恋、劈腿之类等等。”余罪道,把鼠标说得语结了,李二冬和骆家龙吃吃笑着,笑着鼠标,标哥被刺激了,指指三人气愤地道着:“尼马,笑个屁呀,一看这样,你们就都嫖过。”

“没有,不过我是嫖.娼合法化的坚定支持者。”李二冬道,鼠标不理了,一屁股把他撅过一边了,爷也不服气,大咧咧坐下,开始看电脑里的A片了,扫了几部,大叹着人家的眼光确定独到,居然是不同种族的妞集中献艺,老骆你搞的那东.热,差逑远了。

其实哥几个喜欢在一起的原因也就在于此,不管怎么累吧,反正不寂寞,不像闷在单位里,明明对女星艳星八卦抱有兴趣嘛,还得装着在看内网的业务知识培训。骆家龙这种感觉尤甚,他已经有点后悔当内勤了。

又看一会儿,却是没有发现实质性的东西,骆家龙不经意看余罪时,却发现他根本不急不躁,根本不像急于找到失物的那种焦虑,反而像这个家里的主人一样,踱来踱去,把小小的院落、简约的卧室、以及这个客厅看得完完整整,骆家龙忍不住问着:“喂,余儿,发现什么了?我怎么觉得你对这个贼的评价挺高的。”

“是挺高,出乎意料啊。说不定我们先前的想法是错的。”余罪道。

“哟,你看到什么了?”骆家龙兴趣来了。

“我看到了……这好像不是一个贼。”余罪笑道。

“那贼是啥样,脸上能挂着。”李二冬不屑道,刚叼了根烟,被骆家龙拽走了,不许抽,把二冬兄弟气得呀,诅咒了几句,拉着鼠标到外头,鼠标却是不挪窝了,两眼炯炯有神盯着电脑,喃喃道着:“别尼马乱,以后出来别忘记带个硬盘,遇上这种神脑,得全烤贝回去。”

这哥们怕是玩心颇大,走一步算一步,骆家龙上前,跟着余罪看着几眼,没看出什么来,他不解地问着:“那贼,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第一,居无定所,绝对不会选择这样一个离市区和人群很远的地方,也不会住这么长时间不挪窝,再高明的贼,他的心是虚的;第二,醉生梦死,有多少花多少,花完再偷、偷到再花,直到犯事,绝对会把赃款挥霍一空,可这个人,卡里存了十几万了;第三,不劳而获的人,什么烂事都能干,什么品质都可能是,就是不可能是朴素的品质,你看这家里,高档的东西基本没有,衣服和床单甚至有缝纫过的样子……还有一点,所有的贼生活都不会这么规律,也不会这么中规中矩。”

说了一堆,骆家龙似懂非懂,从任意一个细节直窥嫌疑人性格和内心,这种侦破境界大多数人只听说过,就即便你接触过,可那些都是可以忽略的细节,往往不会引起注意,骆家龙想了想,也对,毕竟反扒队接触的贼最多,要说了解贼,没有比他们更熟悉的了。

而余罪却像陷入的冥想的状态,曾经在羊城流浪,曾经在看守所的守望,那些形形色色的罪犯、千奇百怪的犯罪,他几乎接触到了一个警察一辈子能接触到人渣数量的极限。

可这个人,他怎么看,也不像渣。

“你在想什么?”骆家龙问,没来由地对余罪多了一份尊敬,这个熟悉的同学总是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每次都像初识一般。

“我在找他的破绽。”余罪道,脸上忧心重重的顾虑。

“破绽?”骆家龙不解了。

“对于坏人,那里可是他唯一还完好无损的地方;对于好人,那里可能是他心里最脆弱地方。”余罪看到了旧式的键盘,看到了旧式的木椅,看到了旧式的电视机,还有被缝补过的衣服床单,慢慢地眼睛亮了,对着一头雾水的骆家龙道:“你不觉得屋里缺了点什么?”

“缺什么?”骆家龙不解。

“这么怀旧的人,怎么会没有一点能勾起记忆的东西?”余罪眼亮着,急步上前,把鼠标和李二冬揪起来了:“找,照片,画像……或许什么旧物之类的,最起码应该能和福利院,和郭风联系到一起。”

骆家龙似乎想到了什么,兴奋劲上来了,四个人在屋里翻箱倒柜,连墙壁也不放过,床单褥下、旮旯犄角自然更不放过,找了半个小时,愣是一点没有,这把余罪兴奋加郁闷的,就像高·潮即将来临,却憋着射不了的那种感觉,憋得他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来回转圈,喃喃地道着:“在哪儿,在哪儿……”

鼠标累得又坐下了,不过累了半个小时,把标哥的偷懒心思激出来了,他指着电脑道:“余儿,骆驼,会不会在电脑上,这么个电脑高手,不至于往墙角藏东西吧?”

骆家龙一愣,马上奔向电脑,运指如飞开始了。余罪吧唧一拍额头,指着鼠标骂着:“真是丧门星,迟不说早不说,老子刚发现这一漏洞你倒先说出来了。”

“嘿嘿,智商上有优势滴人,不屑和你争执滴。”鼠标得意地道。李二冬早就好奇地趴到电脑边上看骆家龙操作了,要论玩这个,本届学员骆家龙早就没对手了,先是从DOS状态查找隐藏目录和文件,还真有,不一会儿从地址条里输着命令,WINDOWS状态,显示出来了,照片,果真是照片………儿童福利院的照片,有好多张,按时间顺序看,几乎能看出建筑的变迁,一点也不错,是个怀旧的人,他总是在特定的时间去儿童福利院看一看。

“还应该有。”余罪道,原因他没说,不过他在想,既然怀旧,就不至于只有让他怀念的地方,而没有让他怀念的人。

骆家龙僵了好大一会儿,又开始运指如飞的,固定的存储查遍了,剩下的只有一个地方:网络,云存储。

QQ密码、网络保险箱、网盘、网络空间,骆家龙在电脑是寻找的蛛丝马迹,然后连接着网络,一点一去搜索,碰到有密码的地方,又是满头大汗地破解,其实人在沉迷的状态是一种幸福,为了一个目标而孜孜不倦,上下求索,在不断的希望、失望的更迭中,会忘记忧愁、疲累以及任何能带给你负面情绪的东西。

余罪燃起了一支烟,他看着忙得满头大汗的骆家龙,再怎么说还是有那么点歉意的,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拼了命的办这一件案子,而且越往后,越觉得兴趣很大,这嫌疑人越不像贼,也越让他的好奇更甚。他抽着烟,无聊地把玩着马秋林送给的那枚硬币,硬币像具有生命一般,在他的手背指缝间翻动着,在他的手心旋转着,在他的腕上滚动着,像个精灵,时隐时现,他在想,自己是实在无聊中才学会了这个玩法,要真正在这个行当登堂入室,虽然品尝多少不为外人所知的寂寞。

高手是寂寞的,贼中高手也不例外,他在想,快见到了,他很奇怪在那个寂寞的高手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

“找到了。藏得很深,用了三重密码。”骆家龙一击回车,人一靠椅背,一个拭汗动作,长舒了一口气。余罪惊声而起,看着屏幕,一张扫描的照片慢慢地显出了它的原形,余罪笑了,会心地笑了。

照片的中央的,坐着一位相貌清矍,和余罪手里的照片几乎完全不同的一个人,看样子四十年许,根本不像脸上就写着丑恶和恐怖的劳改犯。他身边围着四个懵懂的小孩,三男一女,最前面苦着脸的,是娄雨辰,站在老人身后,个子最高的,是郭风,还有一位靠着老人小女孩和另一位小男孩无从知道姓甚名谁。

“打个赌,这个人就是黄解放,黄三。”余罪道。

“可惜没人往上面下注了。”骆家龙笑道。

“再打个赌,黄三还活着,剩下的两位衡衡、慧慧,两人涉案。这也正是他们抢着把事情往身上揽的原因,根本就是一家人。”余罪道。

“这个赌我想坐庄,有多少注都是通吃。”骆家龙笑道,看看只有余罪,回头找李二冬和鼠标,那两人却是躺在嫌疑人的卧室,早已经是鼾声如雷,看看时间,找这个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不过战果相当骄人,两人没有打扰睡觉的那两位,商量着去验证一下。

把照片人像分离出来,在车上骆家龙就做了对比,对比的是三十多岁入狱时的照片,相貌特征差异较大,不过软件对比吻合度到百分之七十,应该基本确认。

凌晨四时的时候,在值班民警的协助下,两人找到了三化废弃厂区牺身的杜笛,想做了个实地确认。敲了足有半个小时门才把睡梦中的老杜叫起来,借着灯光,平板上的照片往他面前一放,余罪客气地道着:“杜老大,认个人。”

杜笛对余罪的印像不错,忍着不悦,不过照片一下子颠覆他的平静了,他张口结舌,使劲动着喉结,那句话就是喷不出来。憋了好半天才惶恐地道着:

“黄三,我操……他还活着,连弟子都有了……那我得走了……”

这个人对他来说似乎比警察还恐怖,原因不得而知,而且说走就走,几人告辞的时候,杜笛已经收拾好一个烂包袱,看样子真准备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