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8章&谋高一筹

2017-11-25 17:31:49Ctrl+D 收藏本站



上午,整八时,李卫国处长风风火火赶回省厅,几乎是跑着进了省厅大楼。慌张的程度以至于连熟人的招呼都没来得及回一个。

急呀,急得李处不时地看手里拿着的报纸,本来准备赶到民航公安分局的,看到今天的新闻,第一时间就赶回来了,匆匆地上了七层,门也未敲,直接推开了许平秋的办公室,劈面就问道:“许处,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报纸摊开了,许平秋放好到到嘴边的茶杯,把手里的报纸也摊开了,都是同一宗新闻《机场外宾行李失窃案日前已经突破性进展》,内容几乎就是案情,说是省厅领导高度重视,调集刑侦力量仔细排查,目前已抓捕两名涉案嫌疑人,正在全力追查失窃物品云云。

许平秋笑着看李卫国,看来根本就知情。李卫国却是愕然地回看着他,半晌,许平秋要说话,却是指指李处长身后:“别带尾巴,把我门关上。省得别人以为咱们俩老头掐架。”

在整个省厅许平秋是个异类,刑侦处长的位置一坐就熬走了三任厅长,而且上到厅长下到门房,见面都亲亲热热,喊他老许的多,叫着许处的少,李卫国无奈地关上门,懊丧地坐下来,不悦地道着:“这是干什么吗?怎么也不先和通声气,案件还没有侦破,这么一来,不是先把贼吓跑了吗?万一找不回失物,那丢脸的不是咱们嘛。”

“呵呵。”许平秋笑了笑,抿了口茶水,丝毫不见焦虑之色,就在李卫国觉得他要解释的时候,他放下茶杯却喷了一句:“谁说不是呢,又不是第一次丢脸,你这么在乎?”

这把李卫国噎得,一下子又站起来,刚要和许平秋理论几句,许平秋摆着手,让李处稍安勿躁,亲自起身给李处泡了杯茶,搁好,然后坐在他身侧,笑着,小声道着:“这个事和崔厅汇报过来,他同意这么做,别以为我无组织无纪律啊,没上级首肯,我可不敢胡来。”

“可这样一来,不是增加咱们的工作难度吗?”李卫国道。

“不是吧?我怎么觉得这个案子已经没有难度了呢?”许平秋笑着道,李卫国一愣,怔着看许平秋,脱口惊声道:“有新线索了?”

“没有,连两个嫌疑人也没审下来。”许平秋笑着道。

哦哟,这反反复复的,把李卫国的胃口吊得足了,他不追问了,直说着让许平秋解释怎么个一回事,以前这事吧,也就省厅给压力,现在报道出来了,那可要多一项舆论的压力,他真不明白,为什么要出这么昏招。

“呵呵,昏招。好吧,老李,关起门来咱们自己人说话,这个案子从另一个高度看,你觉得是怎么回事,站在商人的角度。”许平秋道。

“商人的角度。”

“对,考虑利益和均衡。”

“什么意思?”

“从头想嘛,从案发开始。”

李卫国上心了,在许平秋的诱导下,细细地回忆着案发以来的情况,不过仍是一头雾水,许平秋换了谈话的方式,直问着:“这样说吧,你觉得最有作案可能的是谁?选择有几种:一是随机作案;二是流窜作案;三是预谋作案。”

“这还用选吗?肯定是预谋。”李卫国道。

“那预谋你觉得是谁?”许平秋问。

“我怎么知道?”李卫国反问。

“呵呵,那我给一个选择答案:第一,是一群毛贼,纯为钱财;第二,黑涩会,想兴风作浪;第三是……”

“竞争同行。”

“你挺聪明的嘛。我没说你倒抢答了。”

许平秋呵呵笑着,这个答案在案情分析上已经讨论过了,无论从案由还是从作案动看,同行的可能性最大,毕竟那一堆机电前沿科技的东西,大多数人拿到手里就是一堆废纸。而且随机作案的可能已经排除,那么同行谋划的可能性就无限制地增大了。

“我昨晚了解了一下,机电领域,特别是煤矿综采这个偏门行业,RX公司是翘楚,此次我省宁大煤矿招标,参与竞争的两家国企,四家民企,据我了解,两家国企主要竞争在煤矿机械领域,综采这个行当,和RX公司竞争的,主要是恒大、华荣、兴业三家企业,这三家恒大是老牌商,其他两家,又是从小五金和小型矿山机电厂商进化来的,要和RX公司竞争,怎么说呢,就像咱们国产的QQ和宝马奔驰制造商竞争一样,根本没有胜出的可能。”许平秋道,起身坐回了座位,笑着看着李卫国,似乎案情都在话里。

“哦,那您的意思是,竞争不成,想出这种下作办法来,窃走技术资料,让RX公司无法参与招标?招标会是后天,要真找不回来,他们还得逞了。”李卫国道,顿时难度无限增加了,对付那些有钱有势的商人,难度不是一般地大,特别是西山这个煤炭为经济支拄产业的省份,与煤矿相关的产业,那个出来在地方都是巨无霸。

“除了这个作案动机,我还真想不出来,偷走的东西还有其他用途。”许平秋道。

“就即便是这样,我抓谁去,去哪去找去。找不回来怎么办?前两天我们使劲压着压着不敢让曝光,这一曝可好了,搞不好得演变成国际事件。”李卫国颓然叹道。

“老李,你太悲观,你得乐观点,得阳光点,来,我给你解解压力。”许平秋笑着道,抿着茶水,慢条斯理地竖了一根头开说了:

“第一,如果这个案子是个无头案,我们没有找任何线索,他们就得逞了,可惜,我们开局就找到破绽了,而且抓到了直接嫌疑人;第二,如果没有立案,也许对方要抱着侥幸心理,可惜,昨天已经正式立案,立案就要有结果;第三,好了,立案侦查,就即便我们查不出来,将来出现在谁的手里,他也得被请来喝喝茶吧?那玩意可就不是价值连城的技术资料了,而是一块烫手的山芋。第四,也许这事可能私下的捂着解决,可惜,现在不行了,公之于众,要么我们露回脸,要么我们丢次脸,你觉得会是什么?”

“那帮奸商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里面最少有一半有双重国籍,一个比一个精。”李卫国道。外事处的对这个比较了解,现在官富都怕翻天,基本都已经是外国人了。

“这个我不否认,这些人最喜欢在警察里找他们的代言人,请警察吃喝玩乐,可反过来,为什么这样呢?还不是因为他们最害怕的也是警察,真要丢次脸惹恼了参案人员,咬死了往下追查,我就不信他们能飞上天上,出国倒是可能,不过前提是把这儿的偌大产业给扔喽。”许平秋道,越来越轻松了,作为指战员,有时候站在案件之外更高的高度来看案情,反而没有那么多焦虑,毕竟这种案子不像杀人放火贩毒一类,必除之而后快。

“那您的意思,公之于众,然后就自己的解决了?失物呢?”李卫国瞠目问,觉得还是有点匪夷所思。

“我不知道失物下落,不过我想,知道失物下落的,应该坐不住了,那玩意从现在开始就成了不详之物的,谁沾上,谁都得被请来喝茶,难道还有人敢留着?藏着倒是可能,可偏偏我们手里又有一把手术刀,正在以外人无法想像的锋利速度,剥去他们的层层伪装,他们难道不怕被人赃俱获?”许平秋笑着道,说到手术刀,他眼前掠过了是余罪那张坏笑的脸,他庆幸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因为这把刀的刀柄,不握在任何人手里,所以,恐怕外部就干扰办案也难。

“我还是不太相信……已经犯案了,他们难道会回头投案自首?主动上缴?”李卫国道,很少接触案件实例,但这样的先例,他却闻所未闻。

“结果会很快,我即便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可我仍然推测不出过程,毕竟那个层面,我们这个身份无法接触到,要不打个赌,我猜招标会之前,这事会圆满解决。”许平秋笑着道,这么笃定,反而让李卫国不太确定了,许平秋又加着码道:“你一定很怀疑那些无良巨商的能量,担心他们作手脚,对吧?这次我希望他们手脚快点,晚了可就要成露马脚了。我手里这把刀可有二,谁也敢砍!”

许平秋露着奸诈而戏谑的笑容,那笑容看得李卫国老大不相信了,对盗窃案,居然还有这种解决方式,实在让李卫国不敢相信,不过听许平秋这么一分析他觉得非常有可能,毕竟那东西不像份量足够重了,又不可随便可以挥霍赃款赃物,此时声势这么大,据说还要召开新闻发布会,那谁要是拿着,还真该火烧屁股,坐不住了。

“我说许处,您这样是不是太主观了一点,万一别有隐情呢,那俩嫌疑人到现在还不交待赃物去向啊?”李处长瞠目问道,他关心的只有失物。

“呵呵,隐情肯定有,可我是领导,总不能什么细节也过问吧。我得站在高度上。”许平秋笑着道。

“我看你这是官僚,领导专案组了,都有心思坐这儿喝茶看报。”李卫国讽了同行一句。

许平秋笑意更甚了,笑着道:“我在这儿喝茶也是工作,多等了一会儿,验证一下我的想法。”

验证话落,电话铃声响了,许平秋看看来电号码,说了句很快就会证实,他接上电话了:“王副厅长,您好,我是许平秋……呵呵,再是同学您也是领导嘛,有什么指示,您说……哦,机场失窃案,刚立案,刑侦和特警的小伙子手脚挺麻利,把两个作案的逮回来了,正审着呢,很快就有结果……这样吧,要不我亲自到您办公室汇报一下进展……哦,好好,有了结果我再去。”

扣了电话,许平秋眉毛一挑,两手一摊。

此时无声胜有声,李卫国知道,这是手脚很快的征兆,案子开始都几天根本没有关照,都等着看笑话呢,刚一见报有眉目了,打听的人就来了,而且是省厅的副厅长,又是市公安局的局长,这个中奥妙,恐怕要比案情更复杂了。

李卫国还没来得及再说一句话,电话铃声,又急促地想起来了,他突然明白了,老许坐在办公室别有用意,就是把实际情况夸大一点,转达给所有打探消息的人。

消息就是一句话:很快就审下来了。

……………………………

……………………………

内勤闲得蛋疼,外勤忙得脚疼。

警察行业的经常如是说,不过骆家龙觉得,不管那个位置疼都不好受,连夜查访了肖春梅,辨认无误;又寻访了杜笛那个老贼,确认无误,为了安抚这位老贼不再去流浪成为治安隐患,余罪还编排了一番黄三已死的瞎话。忙完差不多就天亮了,回去接上已经睡了一觉的鼠标和李二冬,马不停蹄地跑了趟机场,了解了一下审讯的进展,又折回市区,来找娄雨辰和郭风的近期行踪,外围侦查专案组交给刑侦七大队和双流公安分局负责了,那些内勤,居然还没上班。

催是没用滴,现在就这个效率,余罪已经累到极点了,在SUV警车后蜷缩着,呼呼睡上了,骆家龙也支持不住了,躺在后座埋怨余罪打呼噜,不一会儿他也打着呼噜睡上了。睡醒一觉的鼠标和李二冬面面相觑,鼠标笑着问二冬:“冬啊,你说他们俩睡觉梦的是什么?”

“余儿梦的是女贼,老骆梦得是娶回白富美来了。”李二冬笑着道。

“真没创意,说来说去都在女人身上转悠,哥不一样。”鼠标得意地道,说着自己不一样的梦境:“哥昨晚上梦见到澳门赌场了,横扫全场,哇塞,躺在钱堆里睡觉涅。我翻来覆去想着,这么多钱怎么花涅。”

“拜托,那是娄雨辰家里床板太硬,喀得人不行好不好,你翻身把我都挤到床边了。”李二冬道。把现实道出来了,听得鼠标不悦了,一竖中指道着:“真尼马没点情调,梦梦也不行,亏哥梦里还想着给你发上几十万改变一下你的苦逼生活状态呢。”

“甭来那虚的,早饭钱你请了,我承你人情了。”李二冬笑着,车停了,他跳下车去了,鼠标咧咧地下跟着下来了,要请这顿早饭,却是有点心疼了,直骂着李二冬比余罪还不要脸,兄弟们打认识起,就没见过他主动买过单。

饭后等着上班,联系着尚在机场的刘涛局长,听那边的安排,从市区七大队和双流分局拿到了监控上提取的画面和追踪记录,案子有时候得一步一步来,现代的社会离群索居的人已经很少了,只要在市区,只要有明确的目标,他就很难逃过无处不在的天网监控,拿到手里的监控记录已经整理成文了,外围的侦查也没闲着,把郭风和娄雨辰案发前半个月的行踪摸了个大概,密密码码的打印纸几大张,甚至还有询问过出租车公司司机的记录。

到了快十点,骆家龙醒了,车驶过一个路面的坑,一颠簸,把余罪也给搞醒了,两人揉着睡眼,一问时间,呀,误事了。不约而同埋怨鼠标和李二冬没叫他们,李二冬火了,骂着道:“真是狗咬吕洞宾,看你们可怜,让你多睡会,还落埋怨。”

“你俩睡得像一对死猪,叫都叫不醒。叫了。”鼠标胡扯道,停车两人就着矿泉水抹了把脸,上车时问着监控追踪记录,李二冬递了一堆双联打印线,余罪和骆家龙一人一摞,迫不及待地看上了。

呀,这把鼠标和李二冬看异样了,李二冬伸着头道:“这上面没什么东西啊。”

“这尼马了不得了呀,睡了一觉,都是福耳猫屎啦?”鼠标泼着凉水,有点看不惯两人的专注,在他看来,绝对是无事扮深沉,装逼还不行,还装福尔摩斯涅。

“地图,我念,你标注一下。”余罪道,不理会这俩说风凉话的,骆家龙拿着平板电脑,余罪说一个地名,他就在地图上标注一个点,都是监控发现嫌疑人的去向,不过多数都没有什么价值,超市、家里、美容会所、医院、药房,路名,地名,不一会在骆家龙平板的电子地图着标了十数个点。

有时候不值钱的东西,堆积的足够多了,就显示出它的价值来了,骆家龙的脸上郁着即将浮现出来的笑容。余罪和他相视微笑着,似乎两人同时发现了什么。

“笑啥?笑得这么奸诈?”李二冬不解地了,轻声问,他不敢打断。

“这好像我也会,从他日常行踪里,找异于规律的小概率的事件,好像刑侦课上学过。”鼠标使劲想着,李二冬说了:“不可能呀,刑侦课你比我睡觉还多,怎么可能你知道?”

“哥在梦里学滴,这招你不会吧。嘿嘿……哎,余儿,你们找到黄三的照片了,那得记我首功啊,不是我看他电脑里的H片,你们都想不到呢。”鼠标道。

余罪念完了最后几个地方,笑了,笑着道:“那功算个屁,马上就要找到黄三了。”

啊!?鼠标和李二冬吓了一跳,那个传说中三十年前就横扫五原市的贼王,敢情还在江湖上隐姓埋名。两人兴奋地问着究竟怎么干,骆家龙一亮电脑道着:“他就藏在这里面,按正常的推断,这几个流浪儿是被黄三带大的,他们之间的生活不可能不发生交集,而且我们本身就怀疑还有其他同伙……所以,从他们案发前十余天行踪来定位……看,那个地方的去向最多?”

“我靠,这儿不是肿瘤医院吗?”鼠标惊讶地道。方向所指,有数个点在医学路,虽然不多,但相比那些正常上班、回家的路,这里就显得格外突出了。

“难道,这几个家伙,平时上班,闲出来捞一把。可能吗?”李二冬道。

“怎么不可能,现在有点小姑娘白天站着当营业员,晚上躺着当按摩员,一月挣得抵得上咱们好几个警察工资呢。”鼠标道。

“你什么人呢,又没长那器官,连人家那钱你都羡慕。”李二冬骂道。鼠标火了,我就说说,怎么了,前排两人,互掐上了。余罪把两人赶了下去,自己坐到了驾驶位置,笑着道着:“不要争了啊,马上就见分晓,事实肯定会超乎你们的想像。”

又一次踏上了新的征程,这一次却是熟门熟路,郭风曾经四次到医院,最早的一次是十三天前,交通天网的记录摄下了他进入医院的画面。没到之前主联系着曾院长,等到了之后,直接根据监控追踪的时间点,很快在医院的监控上发现了郭风的出现。不过很意外,这个贼不是来偷钱来了,而是来交钱来了,这个意外看得哥几个面面相觑,分成两路,一路继续比对时间点上嫌疑人的出入,另一路根据监控,到交费处查找收费记录。

“化验报告!?”

骆家龙被听到的答案震懵了,医院的记录错不了,这是交例行检查的费用,人名用的就是郭风,人熟好办事,几人又火急火燎带着院长奔后住院部的后楼,在主治医生厚厚的病历中查到了存根。

“哦,恶性肿瘤……看,这儿是胰腺,不但胰腺,而且引起了肝脏部位的病变。”医生很热情,见是院长带来的,还以为又是关系来了,热情地道着:“赶紧把病人送来吧,全省咱们肿瘤医院的设备和技术都是数第一的,这种病变引起的机体疼痛,不靠药物,根本承受不了。”

没人搭理,院长摆手把医生打发过一边了,鼠标刚要说不像呀,余罪一看骆家龙,两人已经明白了,又重新奔回监控室,那个病历单本身就有问题,名字是郭风,而年龄写的是六十八岁,反查着监控,当郭风搀着一个耄耆老人,艰难地踱步进了CT室时,众人的又被震惊了一下下。

几乎不用辨认,就是黄解放,传说中的黄三。

可这样的已经身患绝症的人,能是失窃案的嫌疑人吗?

余罪的眉头皱起来了,其他几人的也难为地摩娑着下巴,都在想一个问题:

是不是又是错的,这次还错得很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