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9章&王者末路

2017-11-25 17:31:48Ctrl+D 收藏本站

“我日,这是啥车,难道是传说中滴卡啥来着?”

一辆怪模怪样的车一闪而过,那奇特的造型,很有挑战人视线的冲击力,李二冬看了眼,不确定地道:“卡宴,是不是这个样子?”

骆家龙看了一眼,回头不屑地道着:“你俩车盲是不,这是英菲尼迪,日系里的。”

“得好十几万吧?”鼠标羡慕地道。我欲封天

“那么贵呀?”李二冬傻乎乎道。法医秦明小说

骆家龙更不屑了,直取笑着道:“你俩不但车盲,还是钱盲,十几万很多吗?能买那车四个轮加个备胎差不多。”

车盲加钱盲,简直是笑话兄弟们嘛,鼠标和李二冬互视一眼,标哥不屑地道:“靠,你就开了开破波罗,还是哄人家妞的,好意思说我们?”

“不要这样说老骆行不行,那是人家拿青春和肉体换来的。”李二冬笑道,两人哄声大笑,却是又拿骆家龙泡上曾院长的闺女开玩笑了,连余罪也忍俊不禁,说得骆家龙面红耳赤,直说尼马交友不慎,请吃了几顿,全喂白眼狼了。一看有不请客之虞,后头的哥俩又开始改口了,不迭地赞扬骆家龙吃软饭,简直是吾辈之楷模,不请实在说不过去不是。

这哥俩的心思要比余罪相对单纯多了,走了不远,到医学路派出所,和所长说明情况,所长一副不大相信的表情,不过有孙天鸣队长的电话,又打着省厅协查的旗号,他不敢不信,派出四五名片警听从调拔,等骆家龙把一撂印刷品带回来的时候,反扒队那拔熟人也到位了,老伙计洋姜、大毛,副队长苟永强,队里的骨干居光明,还有说话大气大气,像个村妇的凤姐,一帮人在派出所门口,简直像一群来闹事的乌合之众。

“我介绍一下要查的人,他叫黄解放,今年68岁,肯定用的不是这个名,所以不能以名字查找………以医学路为中心,查找半径五到十公里的地点……别叫苦啊,不难,街上的铺面问过去,经过出来遛弯的老头老太太问过去,差不多就应该有结果了,虽然这一带外来人口很多,可这么大年岁,又是体貌这么明显,他要出现过,应该给人记忆很深……还有,这个人右手缺中指和食指,谁第一个找到,我请客啊。”

余罪对着围在身边的十几人讲着,简要一说,由派出所片警各带着几人上路了,苟副队长带人来帮忙了,这点让余罪受宠苦惊,先行给副队撒支烟,鼠标点火,李二冬就要作势捶背,苟永强笑着把人轰开了,这两货下一句紧跟着肯定就是:“强哥,要不检查甭写了,反正我俩文化也不高,给你捉两贼换去?”

路给堵了,李二冬不解了,直道着:“强哥,这是咋拉,不把我们当兄弟啦。”

“一边去,检查照写,不能让人替啊,你那水平我知道。”苟副队长打了个预防针,却是揽着余罪小声问上了,抬头示意着问:“有谱没,离队都熬几天了,刘队正担心着呢。”

“担心什么?对付个贼而已,又没什么危险。”余罪笑道。

“东西有下落了吗?”苟副队长道,看余罪摇摇头,他提供着自己的线索道着:“要是这个人干的,怕是就难了。”

“啊?强哥,你也知道这个人?”余罪问。

“扒手和反扒,理论上讲是一类人,一行里的名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人道上人称‘三爷’,传说出手绝不落空,除了栽的那一次,再没被抓住过,还有传说,这个人出手选择性很强,他作案次数很少,不过收获很大,大到什么程度不清楚,不过据说他被后来杜笛一伙火拼之后,杜笛一下子就发财了。”苟副队讲着轶事,多数是道听途说,林小凤看着照片不解了,插了句嘴道:“副队,传说有出入吧?这个人右手缺指,那可是吃饭家伙。”

“呵呵,介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双指是他和杜笛火拼时候被剁的,否则还落不了网呢,他的事我是听咱们系统里反扒老将马秋林讲的,错不了,他说过论技术论诡计,杜笛都要差黄三几个档次。”苟副队长得意地道着,说到此事,余罪和骆家龙相视而笑了,这事,已经从杜笛嘴里知道了大概,不算什么新闻了。

闲聊几句,上车功夫,苟永强拍拍余罪的肩膀,复杂地看了眼,小声道着:“小余啊,我来时候刘队说了,办成了啥都好说,办不成千万别气馁,不管别人怎么看,咱们反扒队都把你当兄弟,真有机会升上去,队里敲锣打鼓送你,要没机会,咱们也是畅开胸怀欢迎你。啊,就这些……今天我也来帮你协查协查,咱们靠的就是集体智慧嘛。”

一句说得余罪好不感动,频频点头,就连凤姐这糙老娘们义气起来,也让余罪感动得受不了,大咧咧一拍肩膀,余儿,就在反扒队扎根了啊,过两天姐给你介绍个对象,让他们眼馋眼馋。

众人哈哈一笑,各自上车走人,人一走,余罪又成了众人取笑的对象,余罪不耐烦地打断了哥几个的胡扯,叫着上车,从医学路设定的胡同开始摸排。

“人会在这儿吗?这不折腾人嘛?”鼠标一看层叠房顶的居民区,有点畏难了。

“在的机率很大,总不能这么个重病的人,小辈放几十公里外,每回颠簸来去?”余罪道,骆家龙也坚定地支持道:“应该就在,监控有数次失去影像,正好说明他消失在这一片老式居民区,现在的审讯他连照片都矢口否认,足见此人对他的重要性。”

“可找着怎么样?有证据定人家罪,连抓都没证据。”李二冬道。

“这是个核心人物,控制这个人,其他的就简单了,甚至抓住这个人,我想突破郭风和娄雨辰的心理防线问题不大,其实这个案子已经接近尾声了,有这几条越来越明的线索在,迟早要水落石出的。”余罪道,虽然审讯僵着,可不会一直僵下去,真到了不得不做的程度,刑警手里那些不见光的手段,铁人也会崩溃,所差不过是点时间问题了。

下车的时候,余罪分发着打印的照片,是医院监控上的截图,经过骆家龙的巧手处理,看得很清楚,四个人守了两个胡同,不是临路拦人,就是挨户敲门开始了………

“大爷,见过这个老头吗?哦,我们是公安局的。”余罪拦了个老头问,老头警惕地看看他,直到亮了警证,才摇头,不认识。又接着下一位,问几位才发现不对劲,把骆家龙推到前台了,你来,你的卖相好。

“大娘,见过个老头吗?我们公安局的。这可是个坏淫。”鼠标道,标哥对中老妇女有杀伤力,大娘几分信了,李二冬帮着腔道:“您好好瞧瞧,这个坏老头专门拐带小孩,我们正抓他呢。”

把大娘给唬住了,不过可惜的是,居然木有见过。

没有那么容易,派出所、反扒队一共投入了二十多名警力,依然是杯水车薪,进展缓慢。一个小时后,余罪联系着三分局的孙天鸣,孙队长又派出了十名有经验的外勤来帮忙来了。

两个小时后,仍然没有结果,警力捉襟见肘,而且已经过午饭时分了,就在余罪正寻思着,到那儿再挖几个穿制服的来帮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第一个找到线索的,居然是凤姐,他一下子乐了,看来什么环境得用什么人,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还真得凤姐这号糙老娘们………

………………………………………

………………………………………

此时,此刻,一辆豪华的轿车驶进了医学院路顶头,一个叫二头庄的城中村,宽大的车身在狭窄的村道上行驶着,显得很局促,也显得很扎眼。

车停在一幢红色铁门的房子前,车上副驾下来的人,走路一瘸一拐,拄着一根短杖,敲响了门,不过随即发现门是虚掩的,他推门而入,院子里,一位捂着腹部,对着下水道艰难呕吐的老人,看到他时,很复杂的凝视了一眼,没有理会,旋即自行进了屋内。

那人瘸着腿,追着进去了,扑通一声,跪在老人面前,痛苦地喊着:“爸,救救我。”

“你走吧,我救不了你,谁也救不了你。你现在已经是身家百万的老板了,难道还用我这糟老头子救你。”老人的嘴唇翕动了,一个“滚”,总是没有出口。

“爸,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就不救我,总该救救慧慧吧,风哥和雨辰都被警察抓走了,很快就会找到慧慧头上的。我也没想到警察这么厉害,这么快就查到他们头上了,现在买家连订金也不要了,躲着不见面……我完了,我一辈子都要完了,爸,你救救我和慧慧吧,他们也是为了你呀。”跪着的人,几乎是哭泣着在说话。这一句也终究打动了老人,他脸上不自然地耸动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跪着人,一脚踹下去,那叫惨叫了一声,刚一躺下,又直挺挺地跪直了。

这是一个条件反射,曾经几何时,他记得郭风和雨辰两位偷了东西,这位“爸爸”都是这样痛殴他们,而且就让他们这么跪着,直到后来长了记性,不再敢伸手。

“爸,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他们也是为了你……我也是为他们好,才找了这么一单生意,您要打,就打我吧,可你得救救慧慧呀,要都进去了,谁给您老送终呀……爸,求求您了。”瘸子跪着,声泪俱下,浑然不像豪华轿车里出来的主人。

“东西呢?”老人面不改色,吐字清晰,一刹那间仿佛这个形象高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让地上跪着的宵小,凛然而颤抖地交给了一把钥匙。老人在问着作案的经过,那人哆嗦着,把曾经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设计讲了一遍,又重重地挨了几脚。

打得很重,几乎用尽了这位耆耄老人的全部力气,他剧烈的喘着,脸上一副痛苦之色,跪着的人要搀一把的时候,他反手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斥骂着:

“滚吧,告诉慧慧,从今以后,我和你,和她,和你们几个犊子再无瓜葛,老天真他妈不长眼,作蘖不作蘖,临死了都要遭报应,我认了。不过要再有事,你们就自作自受吧。”

老人大马金刀地坐下,寒仓的室内,似乎曾经号令群贼的余威犹在,慑得地上的人不敢多看,慢慢地退了出来,他其实想问怎么解决的,不过他没有那个胆量。他知道,即便自己已经走到让大多数人羡慕的位置,在这位养他长大的人眼中,仍是不值一晒。

抹了干泪,拍打下身上的灰,等坐到豪车里的时候,他又恢复了老板的派头,让司机尽快的驶离这里,在医学路的路口,他看到了一辆警车呼啸而过,那情形,让他的心跳骤然加速,不自然地朝老人的居处看了眼,他在想着未能换成真金白银的赃物,他在想那么精巧的设计都会被识破,他甚至在想已经落入囹圄的兄弟,很多感觉,不过只有一种感觉最清晰:

好险!总算渡过去了。

…………………………………………

…………………………………………

那辆警车在原地打着旋,飞驰两公里外的二头村,余罪和骆家龙几人下车几乎是奔着上来了,气喘着问在这儿等着林小凤道:“知情人谁,在哪儿?”

“就他。”林小凤一指。

靠,卖豆腐的,脸晒得却比绿豆凉粉还黑,戴着破草帽,怯生生地看着虎气汹汹地来人。身边就放着他的吃饭家伙什,一副担子,这种扮相在市区已经绝迹,就老城区偶而还有几个这样的绝版。

“说说,你认识?”余罪问。一下子明白了,这号走街串巷的见到的可能性最大。

那人点点头。那儿认识的,买过的他的豆腐;在什么地方,就在不远处,红铁门。你怎么知道是,卖豆腐的一摊手,不是右手缺两根指头吗?那个人就是,这话听得,把遍寻不着的哥几个几乎快到高·潮的临界了。不约而同奔着方向去了。

那卖豆腐的急了,出声唤着:“嗨,大姐,你不说这豆腐你都要吗?”

林小凤又去而折返,塞了两张钱说着:“赶紧走,别在这儿呆。”

卖豆腐的乐滋滋的把钱塞进口袋,猛地想起来了,又嚷着:“嗨,大姐,豆腐给放哪儿?”

这可没人应声了,那拔人跑得飞快,早钻进城中村了,卖豆腐的眼珠子一转悠,担起担子,一溜烟,也飞快地跑了,一块豆腐都没给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