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2章&善不从警

2017-11-25 17:31:46Ctrl+D 收藏本站



余罪瞪人的时候很凶,从小就是一个一言不和、拔拳相向的性子,那件事没来由地很让他生气,甚至于比被女贼挠的那次更生气,他说不清这股气愤来自于什么地方,不过现在,气撒到马秋林头上,黄三的两次入狱都与他有关。

于是他又忿忿然地补充了一句:“两次枉法的,都是你!”

马秋林怔了下,腰不自然地挺直了,稍加思索,毫不否认地吐了句:“没错,是我。”

说这话时,慈祥成了一种睥睨,老态成了一种不屑,似乎他才是地下世界的王者。

“已经错了一次了,难道还要再错一次?”余罪问着,这是他最不解的地方,如果真相大白,这是无法原谅的渎职,而且有悖于警察的信条,虽然渎职的人多了,可发生在这位声名赫赫的盗窃案专家身上就说不通了,他是出了名的梗真,否则不会积功三十年也没有升上去。

“我问你一句,假如你说的是真相,为什么在错判后,黄解放没有选择上诉。假如你说的是真相,在这一次案发后,他选择自首时,仍然第一个找的是我。你作何解释?”马秋林问,铿锵之言,掷地有声。

“这个………”余罪被难住了,理论上,似乎两人应该有深仇大恨才说得通。

“我告诉你,没有选择上诉,因为他知道自己罪有应得;这一次选择自首,因为他知道,我办事公正,不会把谁往死里坑他。这个人是我遇到最棘手的一个人,他很精明,当年偷窃只扒现金和贵重东西,我现在都没有找到他的销赃渠道;也很低调,很少张扬,我在两年的追捕时间里,抓到过他几个作案的同伙,明明就知道是他的同伙,可我苦于根本没有证据,他的做人很有可取之处,同伙进去宁愿扛着罪也不交待和他有什么瓜葛,而且他们也不是什么重罪,等扛过去,出去了又是好日子………当时在小店区,所有的警察都知道黄三是个贼,可谁拿他也没办法,正是他让大多数警察都束手无策,才赢得‘贼王’的名声,在这种情况,如果你生在那个连起码的技侦手段也缺乏的时代,你会怎么做?”

马秋林侃侃而言,反诘得毫无愧意。

质问的余罪反而怔住了,看到那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之后,他很对自己所属的这个团伙不齿,那怕就罪有应得,他觉得也缺了起码的人道。可现在经马秋林又如此一说,他思忖着,似乎就是自己,就是把任何一个警察放到那个尴尬的位置,都不会做得更好。

没有回答,马秋林回答了:“我没有多大的选择余地,当时就想,即便落个千夫所指,我也在所不惜,那怕赔上我自己,也要除掉这颗毒瘤,所以我就做了,我鼓动他们黑吃黑,鼓动他们火拼,也活该他倒,霉,正好又遇上严打,对程序审核很不严格,呵呵,于是他就稀里糊涂被判了十五年……”马秋林道,声音很轻,但很坚定,言语着透着一种不屑,那种无所畏惧的气度让余罪很是折服,现在,轮到他站定了,很严肃,也很崇敬地看着这位前辈。

“你准备指责我吗?”马秋林侧过头,问道。

“不,干得漂亮。”余罪嘴唇喃喃道。这种风格他喜欢。

马秋林蓦地笑了,两人在一刻,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欣赏,余罪笑了笑,稍有不解地问:“我有点奇怪,他自首怎么还会来找你,而且,我感觉他好像洗心革面了。”

“那是因为,他服刑十二年零六个月,我探监过十三次,基本每年一次,最后一次是接他出狱,他不但是个高明的贼,而且是个精明的人,他看出我心中有愧来了,所以让我成全他。他也知道,我会成全他,因为从出狱后,他再没有犯过案。”马秋林道。

“可你为什么又成全他呢?”余罪道。这正是不解的地方,别人看不出案情的蹊跷,但不该瞒过马秋林这样和贼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

“小伙子,警察不是你这样当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是个理想,失窃案关系到的是警察的荣誉和整个大环境的形象,相比于一个藏在暗处的贼,谁轻谁重还用比吗?不是光你一个人聪明,能看出案子有问题也不光你一个人,这肯定就是一桩雇人盗窃关键技术,在商业领域打压对手的事,牵扯出来,都是地方企业,你觉得可能查到真相吗?就即便能,也会被有关部门叫停的。”马秋林道,这句话却是透着很多无奈,对于世事和环境的无奈,对于身上这身警服的无奈。

“这……难道警察找到真相也不应该?”余罪道。

“应该,但分什么情况,这个案子的目标就在失物,物归原主,皆大欢喜;做不到这一点,你就把真相摆在世人面前,也不会得到认可和理解,而且,警察的职责和警务存在的价值,是保障绝大多数时候环境的稳定,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就抓多少贼也没有用………但做到了这一点,就即便有一个两个漏网的,也是瑕不掩玉。我当了一辈子警察,抓了一辈贼,而现在的情况下贼比三十年前更多,难道说,现在的环境,比三十年前差了很多吗?”马秋林道,最大的无奈莫过于你不得不采取并不情愿的处理方式,这个案子就是。

这是个高度问题,是眼光囿于一案,和放眼全局的区别,余罪突然发现自己很蠢了,如果继续费劲周折抓回主谋,那否定的就是这个大环境,否定的就是全部的同行,再拖延几日,这些面子上的东西就荡然无存了。其实他是觉得黄解放那么大年龄了去替罪实在有点可怜,现在看来,真正可怜他的,不是自己,而是面前成全他的这位。

“不要纠结了,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他求我去抓他,开出了这个我无法拒绝的条件,那就是用失物的下落,换一个结案,出手的是他的小辈,他不想小辈像他一样,年纪轻轻就毁了一辈子。我向许处长请示过,他同意……和敌对面打交道,有时候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方式,但都在允许的范围之内。漏网的是他养女,估计也就是你见过那个女贼,其实有什么关系,她偷到的,比她丢掉得要珍贵的多,以后她将会活在自责中,这比什么惩罚都严厉;或者,她不思悔改变本加厉,也没有什么担心的,迟早她要撞到网里。”马秋林道,很从容和淡定地谈着这些事。

“谢谢您,马老,我懂了,是我有点太偏激了。”余罪道,复杂地看了马秋林一眼,他从前辈的淡定和从容的表情,发现了一个叫同情的东西,其实这东西他也不缺,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

不过现在相同了,余罪觉得以这种方式成全这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两人踱步着,出了公安局的大门,马秋林指着不远的一家小餐馆,要坐东请客,余罪自然兴而应允,他巴不得和这位世情洞明、足为警师的老人请教请教,不过不巧的是,出门不远,电话就响了,响个不停,余罪以为又是鼠标或者李二冬骚扰,拿着电话准备训两句,异样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输进的,不过从来没接到她的电话。

是安嘉璐,余罪对着听筒说着,意外地接到了一个邀请,他已经忘了,答应过案子完了要约人家的,他不迭地赔着不是,等安嘉璐邀请话儿一出,他满口答应着,马秋林没有听到余罪在电话里说什么,不过他不需要听到,因为余罪的脸上,像冬去春来,像阳光明媚,这个年纪,能让他兴喜若狂的是什么,很容易就能猜得到。

“哟,小余,你看来要放我鸽子了,我允许你爽约,不过下次,你得请客啊。”马秋林笑着道,直接给余罪台阶下了,余罪拿着电话,有点不好意思,点头道着:“一定一定,下次我请您……马老,那我……”

“去吧,警察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废寝忘食、公而忘私,都不是什么优秀品质。”马秋林摆着林,笑着道。余罪乐颠颠地奔了,奔了几步,又折回来,恭恭敬敬地向马秋林鞠了躬道:“谢谢马老,其实我不是非要查个水落石出。”

“那是为什么?是因为最终结案的不是你,有点气不过?”马秋林以常理度道。

“不是。”余罪笑了,他道着:“我根本没在乎过那什么荣誉。”

“那是因为什么?”马秋林不解了。

“没抓到那个女贼的时候我觉得她很可恶,可找到黄三的时候,我觉得他们真可怜。很想拉他一把。”余罪道,一闪而过,仍然是莫名的同情,于心不忍。马秋林没想到余罪是这种心思,他讶异地看着余罪。余罪笑了笑,诚恳地道:“不过现在看来,您老做得更好,君以此兴、亦以此亡,他死得其所,心愿也了结了,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一言而罢,马秋林尚在想着余罪话里的意思,余罪笑着走了,心结开了,他不再纠结于这个余孽未清的案子,也许没有比现在更好的结果了。

马秋林看着余罪的背影,慢慢地,他脸上微微地笑着,就那么背着手,慢慢踱步着,他忘记了自己要去吃饭,就那么心闲悠哉地踱着步,因为他突然发现,今天的天气很不错,一缕缕明亮的光线穿透了阴霾重重的天空,照在大街上,照在大路上,那熙熙攘攘的人群笑逐颜开,就像他几十年前穿上警服、走上岗位的那一刻,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