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4章 暧昧最好

2017-11-25 17:31:45Ctrl+D 收藏本站

“有,是犹豫、挣扎、让你一时无法确定,是感情上的事。”余罪严肃地道。

调戏妞的话题不一定要睿智,但必须达到一种目的,或者让妞感动一下,或者让妞开怀一笑,从这个目的讲,其实话题那怕弱智也没关系。

这不,胡诌的一句,还真让安嘉璐黯然了一下下,她在考虑是不是把她和解冰的故事告诉面前这位,她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很不想让对方误以为她和解冰是男女朋友,她甚至想澄清,她是自由的。

“看看,一说就着。”余罪道。

“说着什么了。”

“你的心事呀?”

“你确定?我怎么没有发现我有心事。”

“我当然确定。”

“什么心事呀?”

安嘉璐最终还是决定不说,她觉得那样的话会很煞风景,笑着转移着的话题,逗着余罪,她当然不相信余罪能凭空猜到她的心事,可余罪偏偏猜到了似的,神棍似地表情、严肃有加的语言,指点着道:“你的眼睛中有淡淡的忧伤,你的眉毛上有浅浅的失望、你的表情里,有不准备为外人道的遗憾……”

安嘉璐异样了,她心跳了跳,生怕余罪真的发现了她的心事一般,而余罪却趁着说话的功夫,仔仔细细地凝视着,从来没有如此近的距离凝视着,这张鹅蛋型的娇厣,可是多少回梦里见到过的呐,看得近了,他忍不住心里喟叹着。

哎,想当年到水房洗短裤的哥们,实在不冤枉。

“所以,我看出来,你的心事。”余罪口是心非,在编造着一个牵强的线索。

“你还没说什么心事呢?”安嘉璐异样了,不明白了。那眼神好复杂。

“心事就是。”余罪决然了,直接道着:“你发现了一个和你心目中马王子不相上下的一个目标,所以,你很挣扎,你很犹豫……”

“白马王子?算了吧啊,在哪儿呢?我瞧瞧?”安嘉璐不屑地道,她斜斜地觑着余罪,就等着余罪把手指指向自己。

“瞧瞧?好的。”余罪掏着手机,吓了安嘉璐一跳,却不料他拿着手机,一伸手,对着自己喀嚓一张,递过去:“那,就这个样子?还勉强吧。”

余罪埋下头,吃吃笑上了,安嘉璐拿到手机时才明白了,手机屏幕上,是余罪故作深沉的脸,还有没褪去的坏笑,一刹那间,她噗声笑了,掩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笑了半晌才把手机给递回去,好痛苦的表情道着:“确实也只能达到勉强的水平。”

“还可以吧。”余罪拿着手机看了看,大言不惭地道:“除了黑了点,其他已经大大超过勉强的水平了。”

“你脸色真厚,都好意思说自己是白马王子。”安嘉璐取笑道,越来越不情面,不过那意味着,也就越来越拉近着距离,她这样一说,余罪笑意更甚了,直道着:“莎士比亚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哈姆雷特,换句话说,每个人都会是另外一个人眼中的王子。”

安嘉璐噗声喷笑,她注意着形象,生怕被周围看到,可实在忍不住了,两人相视都是笑意盈然,安嘉璐纤指一指,挖苦着道:“王子,你是不是忘了该送朵玫瑰?”

“介个……”余罪愣了,没想到安嘉璐脸皮厚起来的速度超乎想像。

“在公主的心里,王子可是无所不能的,骑着白马就算了,咱也养不起,那玫瑰呢?上回还答应给我的玫瑰呢?”安嘉璐纯属为难,笑着问,她好喜欢看余罪的糗相。

可不料余罪糗了片刻,一整脸色,一搓手,边搓边问着:“那爱神叫什么来着?比丘特……”

“哈哈……丘比特,你个草包。”安嘉璐笑道。

“对,丘比特……丘比特也挡不住我要为公主变出一朵玫瑰来的愿望……”余罪神叨叨地道着,双手在加快,安嘉璐看愣了,以为他藏着了,可没有啊,就在看时,余罪双手眼花缭乱地做了个假动作,哇声亮出来时,双手已经各执一朵玫瑰,鲜艳的玫瑰,几乎亮瞎了睁大眼看着的安嘉璐,她根本没看见,花从那儿来的。

一刹那,那种小女孩的激动,让她差点惊叫出来,从笑吟吟的余罪手里接过玫瑰,她看着四周艳羡的眼光,有一种好激动、好兴奋的感觉。

“你藏在身上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发现?”安嘉璐好奇地问,没想到他有这一手。

余罪眼睛睁大了,严肃地摸着心口道:“这儿,离心最近的地方。”

安嘉璐咬着下嘴唇,憋着笑,忍着,他知道余罪脸皮很厚,不好拒绝,不过她还是挑到了毛病,很不中意地道着:“哼,绢花,是假的,不是真的。”

“真的没法藏呀,压坏了你又说我捡的。”余罪诚恳地道。

“那上次在学校,是不是捡的?老实交待。”安嘉璐审问的口吻,伴着剜人的眼神。

“天地良心,绝对不是捡的。就咱们学校不远那花店,压坏花掰的,便宜给了我两朵。”余罪严肃地更正道。

这一回安嘉璐忍不住了,一手拿着花,一手掩着脸,吃吃地笑着,透过指缝瞥到余罪那样子里,总觉得那儿让她好笑一般,笑得好半晌停不下来………

……………………………………

……………………………………

实际地讲,暧昧的双方其他都有智商上的优越感,都愿意把对方看作傻瓜,可事实上,智商都在下降逼近傻瓜。

悄悄吃完饭,悄悄买单走人,来文、鼠标、李二冬三人躲到了车上,在盯梢着临窗而坐的那一对,他们看到了,一个像傻瓜一样说话、一个像白痴一样笑,两人玩得不亦乐乎,甚至于他们看到余罪变戏法似的拿出来两朵玫瑰,安嘉璐一直执在手里。一餐饭像一对情侣那样喁喁私语,好不亲蜜。

哎哟喂,把二冬兄弟羡慕的,指着道:“怪不得这家伙非到反扒队,上辈子是淫.贼出身啊。玩得真溜,看把安美女哄得。”

“要坏事了兄弟,不能去撬人家解冰墙角吧?这太不道德了。”鼠标有点紧张,毕竟解冰和安嘉璐都是他的恩人。

“瞧你说的,他好像什么时候道德过了似的。”李二冬道。

鼠标苦脸了,来文笑了,这哥几个的趣事让他看到了反扒队员的另一面,其实和二十郎当的小伙没啥区别。看着余罪和安嘉璐吃饭,不断地发牢骚,除了羡慕嫉妒恨,还是羡慕嫉妒恨,等啊,等啊,足足等这两位吃饭的,磨蹭了一个多小时,快到上班的时间不得不走了才起身,鼠标又发现余罪很不道德的事了,他说了:“看,这王八蛋跟咱们一块吃饭,从来不主动掏钱,现在倒抢着买单了。”

“这很正常呀,每次你吃得最多,我们掏钱谁心里乐意了。”李二冬道,两人先在车上互掐上了。

来文笑着,发动了车,他看到了两人并肩走了好远,余罪在路边给姑娘拦了辆出租车,亲自开了门,依依不舍地告别,车走她才摁着喇叭,引起了余罪的注意,车停到路边时,余罪迟疑了一下,跳上了车,哎哟,面对着两位伙计的质问眼光,他吐了吐舌头,尴尬地笑道:“哇,好巧啊。”

“自己一个人出来偷吃,真不要脸。”李二冬斥道。

“偷吃就罢了,还偷人涅。你可好意思,咱们可都是同学。”鼠标道。

露馅了,不过余罪脸皮可不是盖的,马上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上,义正言辞地喝斥着:“闭嘴,不管偷吃还是偷人,都没有偷窥不要脸。”

两人一互视,不服气地了。余罪马上拉着脸道:“你们无权评论我的私生活以及感情问题,谁胡说,小心我跟他急啊。”

哟,把两人压住,来文作为局个人,不吭声了,余罪在铁三角里,很有领袖的风范。可不料领袖也不是那么好当的,那俩不说话了,说上怪话了,鼠标点点头:“好,我们不说你的滥情。”

“我们尊重你的奸情。”二冬道。

“我理解你的饥渴。”鼠标道。

“可你也不能饥不择食吧,朝同学下手吧?”李二冬道终于抢回道德的制高点了。

来文笑了,余罪也笑了,想戳破他的脸色,让他脸红一下下,没那么容易,而且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笑着道:“同学怎么了?同学最好,有感情基础……我跟你们说说这个感情问题啊,我觉得咱们都活得太缺乏感情了,习惯了就有一种麻木,可是我在和安安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不一样,她一笑,我就跟着高兴、她一皱眉,我就跟着心跳……这种极度期待,忽上忽下,患得患得,又甜蜜又青涩,哇,好像初恋的感觉呐。”

噗噗,鼠标和李二冬连呕带吐,笑仆倒了,来文已经见惯了余罪的荤素不忌,这么清纯的表现一出来,她笑得一哆嗦,油门不稳,车顶熄火了,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笑。

瞧这话雷得,不但把哥几个雷趴下了,连车都雷趴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