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7章 红颜将老

2017-11-25 17:31:41Ctrl+D 收藏本站

五原市的景区不算多,不过当余罪问林宇婧去哪儿时,才发现这位生在长在本市的林姐姐,居然只去过动物园和碑林,还没有他这个外地人上学时翘课去过的地方多,嗤笑了一番,连林宇婧也有点羞于启齿了,没怎么刻意地去选地方,就选了离坞城路最近的双塔寺。

插科、打诨、欢声、笑语,脱下了警服、换上便衣、关掉了手机,轻快的驾着车,听着余罪说着反扒队的趣事,一眼望去川流不息的行人车辆,那心境果真又是一番情景。

佛珠、小卡、佛像、玉佩,寺前像集市,两个人牵着手挨着摊点走过,林宇婧对于很多事免不了好奇,警营里单调的色彩、枯燥的工作,那有市井里这里抑扬顿挫的吆喝,以及形色各样的人讨价还价有意思呢?

在一个摊点上发愣时,冷不丁余罪不见了,她回头时,甚至紧张了一下,四下张望,她个子很高,也看得更远,不过没有发现余罪,肩上被人拍了一下时,蓦地回头,嘴边伸来了个异物,她一紧张,差点下意识地防守反击。

是一串芝麻糖葫芦,她笑着接下了,看着余罪:“去哪儿了?”

“去那儿了。”余罪一指,一个老式的糖葫芦摊。

“你以前来这儿玩过?”林宇婧问道。

“啊,闲的没事,几个人约上,从滨河路跑这到这儿,再跑回去,一天时间就打发了。”余罪道,那严肃表情绝不是假话,能闲到这程度,又把林宇婧逗笑了,她拿着糖葫芦,却不知道该不该像普通人那样毫无形像地放到嘴里大嚼,偷偷地看了余罪一眼,他就那么啃着,于是她也尝试着,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很软、很粘,不过很甜,一下子能甜到心里的那种感觉。

寺不大不小,对于文化底子并不深的观者,顶多能看到高耸的塔尖和磨盘大的青石台阶赞叹了一番,这里的人流都向内院的大雄宝殿汇聚着,两人信步也跟着人群进去,那里开发得不错,金光熠熠的佛身肃穆庄重,堂前满炉的香火烟雾缭绕,轻柔明快的佛吟充斥于耳,林宇婧仿佛顿有所感似的,要学着那些香客在佛前磕一首、烧一柱。

有黄衣袈裟僧人在稽着首,向香客们分发着香枝,余罪拦也不及,林宇婧已经接过了几枝粗大的香枝,燃起来,恭恭敬敬地插在香炉中,听着知客僧如同咒语的吟唱,她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双手合十,不知道默祷着什么。

“哎呀,这傻娘们,又要挨宰了。”余罪心里暗道着,不过被林宇婧那么肃穆的表情感染了,实在不愿意破坏她的心情。换下了一身警服的林姐,仍然褪不尽那种飒爽的气质,短短的马尾、线条硬朗的脸庞,在肃穆的时候,那虔诚的样子,又多了几分恬静,把余罪看痴了。

心情总是免不了被破坏了,林宇婧起身时,那黄衣僧人再稽首:“女施主,香钱三百。”

“啊!?”林宇婧一愣,气着了,不过一看周遭众人异样的目光,她按捺下了,掏着钱包,不料腕子被捉住了,有人闪身在他面前,是余罪,她以为要理论,赶紧拉着,生怕出笑话,可不料余罪很和声悦色地道着:“大师,您这儿灵不灵,哪有未显灵先收钱的道理?”

“心诚则灵。”老僧笑道,不愠不怒。

“是心诚则灵?还是有钱就行?”余罪呲笑着。

老和尚一愣,又笑了,像打机锋一般笑道:“舍得是钱、施得是心,故曰心诚则灵。”

“所以,施多少钱,也是一片心呐。”余罪笑着,把几张十元塞给僧人,一合十赞道:“大师出世高人,佩服佩服。”

深深一躬,引得不少香客侧目,余罪却是拉上林宇婧就跑。林宇婧生怕被人叫住不好意思,可奇怪了,居然没事。奔出了殿外林宇婧笑着问:“你给了人家多少钱?”

“三十。”

“这么少?”

“不少了,这庙里黑呢,才几年,香火钱都翻几倍了。”

“给三十人家不生气呀?”

“瞧你说的,我都赞他是出世高人了,他好意思嚷我还欠他二百七呀?”

余罪正色一道,惹得林宇婧笑得花枝乱颤,踱出了寺外,再坐到车上时,看看时间却是尚早,林宇婧问着:“去哪儿?”

“天龙山,登山去?”余罪随口提着建议。林宇婧直接驾车起步,向北郊驶来,余罪却是好奇地趁此机会问着:“哎,林姐,你刚才祷告什么呢?”

“不告诉你。”林宇婧道,投过了神秘的一笑。

“你赶紧告诉我,你还没准拜得对不对涅?菩萨里和咱们警务一样,也分职责了啊,你求平安去求上送子娘娘了,那不乱套了?”余罪道,惹得林宇婧呵呵笑着,伸手要给他一巴掌,他一缩脖子,不过没打过来,那手却握在档杆上,一加速,吓了余罪一跳。

就没告诉他,余罪却是玩兴甚浓,没走多远又忘了。到了山脚,抬眼望去高耸入云的天龙山,如织的游客却是已经迤丽开始往山下走了,这样的地方余罪却是稍有踌蹰了,问林宇婧道:“上不上,有点高了。”

是有点高了,林宇婧都高过他一拳头了,余罪总能在她面前感觉到那种不该有威压,这姐们就放到原警校那群兄弟里一点也不逊色。

“上!”林宇婧一别裤脚,叫着余罪往山上跑。

前两公里健步如飞,你追我赶,腿长步快的林宇婧每每回头嗤笑余罪跟不上。

中间的三公里,两人都有点气喘吁吁了,偶而小憩,两人喘着气,互视着,像互不服气,刹那间又在同一时间奔出去,再跑几百米,又这个样子互视着,然后互不服气,再抢着往前奔。

这也是余罪唯一的优势了,不过在两人的比试着显得并不明显,就即便后劲发力,也没有拉开林宇婧多少距离,他在登上山顶的时候,停下来了,伸着手,拉着在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往上爬的林宇婧,林宇婧扶着膝,异样地看了余罪一眼问着:“可以啊,我在特警队六年可是天天跑五公里,居然落到你后面了。”

“啊,光在特警队就呆了六年?”余罪吓了一跳。

“可不,那时候我们队部在西郊,市区轮流值勤,一到年节,直接进驻要害部门……后来退役,我们大部分也没什么可选的,不是去了缉毒上,就是到刑侦上。”林宇婧俯身作了个俯卧撑,又做几个扩胸和后仰动作,断续地道着。等站直喽她才发现余罪一直直勾勾地盯着她,她笑着道:“又傻看什么?”

“哇,太摧残人了啊,六年!?美女都被摧残成悍妞咧……”余罪好不惋惜地道着,林宇婧一听话里有刺,伸手要擒拿,余罪机灵,一闪身,坏笑着奔上了山巅了。

林宇婧歇了口气,跟着也上来了,此时,一抹美仑美奂的夕阳挂在天边,正以眼可见的速度渐渐西沉,绵延的山、林立的树,像洒了一层金色,亮得耀眼,却并不刺眼。

林宇婧此时心胸大开,脸上蕴着喜悦,由衷地赞道:“好美,真想奔过去拥抱!”

“好美,我也想拥抱。”余罪侧头,斜斜地看着林宇婧,坏坏地道。林宇婧知道他在说什么,一屁股坐到山石上,解了马尾,任凭山风吹拂,笑着看着余罪道:“这么好的景色,别煞风景啊。”

“没有人那来的风景?最美的不是景色,是人。”余罪笑着,拣着石头坐下,难得他心细,还带着水,递给林宇婧一瓶,拧盖着仰脖一口,林宇婧想说句什么,看余罪同样享受的表情时,她咽回去了,有此时男女间淡淡几句暧昧会很有意思,总比板着脸强,是吧!

抿了口水,全身汗湿,歇时却觉得神清无比,林宇婧叹着:“我决定了,以后要心情郁闷,就来爬天龙山,哎余罪,你陪不陪我?”

“咱们过得不一样,我是心情好了才来爬山。”余罪道。

“那你心情不好了干什么?”林宇婧问。

“心情不好了在家睡觉,一睡着了,什么都忘了,就像在警校时候,郁闷了,叫上兄弟几个,喝个烂醉如泥,睡那儿都不知道,不过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余罪道。

林宇婧笑了笑,饶有兴致地看着余罪,在余罪也看向她时,她言道:“可我总不能跟你们一样没品吧?缉毒上这帮兄弟们也是,平时还像个警察,一喝多了,又哭又闹,跟小孩样,你哄都哄不回家。”

“那你找点你喜欢的事啊,比如我爸,我就特别佩服他老人家,一天不知道跟那些买水果的拌多少嘴,可晚上回家,他就开始干自己喜欢的事了,把当天零的整的,哇,好大一堆钱数数,一遍不行数两遍,数清楚一算利润,高兴得能跟我重复几遍。我跟我爸说了,就那么点钱,数那么清有意思吗?咦,我爸说了,爸数的不是钱,数得是成就感……哎哟,我发现我爸他说得太对了。”余罪笑着道,惹得林宇婧也跟着乐,当奸商的,自然看着钱开心了。

不过她还是摇摇头,故意为难余罪也似地道着:“也不行,那是你爸的方式。”

“我是比喻,干点喜欢的事啊……你不会没有喜欢干的事吧?”余罪异样地问。

“哎,还真没有。”林宇婧突然很失落,揶揄地道着:“以前不觉得,现在越来越觉得无聊,每天就盯着通讯仪器,每天就想着怎么定位那些嫌疑人,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就偶而休息,脑子里也都是案子,总盯着手机,生怕那一刻响起来,又得马上归队………我十八岁进队,一不小心,都十年过去了……”

她揶揄地、轻声地、以一种落寂的口吻说着,余罪在她如水的眼眸中,看到了那美好的风景,那一轮金色的夕阳,已经沉下去了一半,哦,也像她,那么美,美得让人心醉。

“如果喜欢的事也不行,那这样……”余罪思索的表情道,林宇婧的目光被吸引过来时,他却灿然一笑接着说着:“再想个方式,找个喜欢的人,然后两个人一起,就能发现许多都喜欢干的事。”

余罪谨慎而严肃地道着,林宇婧对于余罪要说的话毫不意外,这家伙不止一次在言语中调侃她了,她没露什么表情,不过她也没想到余罪的脸皮能厚到那个程度,直接自我介绍着:“你越等越耽搁,其实好男人不少,比如我就算一个……你笑什么?要论起失败的人生,我差不多要属于最成功的一位,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也属于成功男士吧?哈哈。”

林宇婧噗哧一笑,笑着直捂住脸了,她实在不知道该对这位厚脸皮的求爱者说句什么。余罪也乐了,笑着两眼都眯成一条线了,又过一会儿,两人的距离更近了些,背靠着背在说着什么笑话,夕阳西下,没有来得及去天龙石窟,不过他们俩,又何尝不是山巅上最美的那道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