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9章 天降横祸

2017-11-25 17:31:40Ctrl+D 收藏本站

薄雾冥冥,霜寒冷重的冬晨渐渐放白,地处平阳路的汾阳大酒店,陆续地忙碌起来了。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响着,在十六层的某间,窗纱掩着的房间里,铃声没有唤起相拥而眠的两人,像是依旧徜徉桃色的绮梦中,林宇婧稍动了动,觉得臂有点酸,慢慢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躺在臂弯里的余罪,像只乖顺的小猫,脸上带着淡淡的倦意,像恐惧一般,紧紧地贴着她……她微微地笑了,手指轻抚过他的鼻梁,心里悄悄地在说:小坏蛋。法医秦明

在这个将醒未醒的时候,她的脑海没有时间观念,似乎一切是刚刚发生,一切都发生的那么出乎意料,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接受一夜情的方式,可偏偏一切就那样发生了,发生的还自然而然,她一直觉得两人说说笑笑聊聊,那是一种很开心的感觉,这个从来不会循规蹈矩的小子,给她的总是那么新奇和快乐的感觉,新奇到每次总是上当。

不过这一次当上得,似乎并没有受骗的感觉,食髓知味的体验是那样的新鲜和刺激,让她忍不住又抚过余罪的脸颊,脑海里在回味着那种奇妙的、那种让她窒息、让她快乐着的感觉。

叮…铃…铃,电话铃又在急促地响着,她终于醒了,寻着手机,在地上,伸着胳膊摸索着,探到了,随手放到耳边,带着睡意应了声:“喂……”

“余儿……出事了,集合,你在哪儿……”余罪小说

“你找谁?”

“啊,余儿……你说话怎么跟个娘们样!?”

“…………”

林宇婧一下子吓醒了,一看是余罪的警务通手机,她慌乱地关掉了,推着余罪叫着:“喂喂喂,电话……电话来了……”

“嗯……谁呀?”余罪迷迷糊糊醒了,眼前是一具丰腴的胴体,豪放的双峰,他迷迷糊糊,又伸手摸了上去,吧唧手被打了一把,电话给他塞进手里,林宇婧拍着他的脸颊急促地道着:“电话,电话,你们队里的。紧急集合。”

“管它呢……再睡会。”余罪又蒙着头,往被子里钻。不料那手机又急促地响起,余罪不耐烦地翻着手机,里面的声音怪异地嚷着:“余儿……你狗日怎么把电话扣了。”

“睡着呢,乱尼马骚扰。”余罪迷迷糊糊道。

“和谁睡呢,怎么有个女的接电话?”里面嚷着,好不惊讶。

“不和女的睡,和男的睡呀?没事滚一边去。我今天不上班了。”余罪喝斥着,林宇婧头蒙着脸,在吃吃地笑。余罪翻了个身,也醒了不少,要扣电话里,洋姜在电话里嚷着:“喂喂喂……余儿,出事了,出事了,鼠标被人打了。”

“是不是?谁干的好人好事,没揍成半身不遂别通知我啊。”余罪迷糊地道。

“咂咂,你醒醒……出大事啦……二冬也被捅了两刀。”电话里声音更清了,是洋姜。

啊?余罪眼一下子睁大了,这哥几个没一个好货,什么瞎话也能诌出来,特别是值班寂寞的时候,总能想出一些稀里古怪的主意把队员骗到队员陪喝去,不过现在是早晨呀,余罪刚要问,电话里洋姜紧张地说上了,一听事由,惊得余罪赤条条从被窝里钻出来,然后遍地乱摸自己的衣服。

“嗨,那我的衣服……”林宇婧指着道。

余罪一看,哦哟,把姐的毛衣套身上了,怪不得胸围这么宽呢,他一把拉开了窗帘,赶紧地又脱下来,找着自己的衣裤,慌乱地穿好,洗漱,从卫生间奔出来时,床上围着被子坐着的林宇婧关切地问着:“怎么了?有案子?”

“没案子,鼠标和李二冬被人揍了。”余罪道,有点惊讶,理论上他们揍别人才对,谁可想乾坤倒转了,坏人遭报应了。

“和人打架?”林宇婧问。

“打架他们怎么可能吃亏……押解昨天抓的个窝赃嫌疑人,不但嫌疑人被劫走了,连他们俩也被揍了……邪了。”余罪急匆匆要走,正要安抚一句:你自己走吧啊……突然觉得这话出不了口,一下子语结了,呆呆看着林宇婧,好像此时才省得,两人的距离从昨夜开始,已经是负数了。

“发什么呆呀,你忙你的去吧。”林宇婧很知情地达意地道了句,余罪转身要走时,又回过头来,眉挑着、眼亮着,然后严肃地、小声地说了句:“喂,一会儿你退房啊,床单脏了,别让服务员发现啊。”

“啊?哪儿?昨晚不是洗了么?”林宇婧一惊,掀开被子找着,昨晚早换过了,没找到,她抬头征询余罪时,却发现他正贱贱的笑着,在得意地欣赏着一丝不挂的自己,她一惊,羞着了,一拉被子糗也似地紧紧地裹着自己,生气地斥了余罪句:“滚!”

余罪嘎嘎嘎贱笑着,来了个很贱的飞吻动作,锁上门走了。半晌,林宇婧摸摸自己发烫的脸,奇怪了,怎么害羞的感觉这么强烈,昨晚都没觉得呀………

………………………………

………………………………

余罪几乎是奔着下楼的,拦了辆出租车就往坞城路来了。他没有告诉林宇婧真相是李二冬被人捅了两刀,已经送往医院抢救了,直到此时,他还没有整清楚,这操蛋事情是真是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急匆匆赶到坞城路口,往单位飞奔时,他知道没假的,巷口已经被拉着警戒线封锁了,那是进出单位的干道,单位那辆破面包车斜斜地靠了墙边,一头大灯已经撞碎了,走到近前,看到了路面上一地玻璃碎片和几处血迹,有穿着警服的同事正拍照、测量、勘查现场。

外单位的,不是反扒队的,余罪的心一下子凉到了极点,一下子六神无主了,他要挤过警戒线时,被人拦下了,掏着随身的警证,那警戒的同事狐疑地看了眼,冷冰冰地来了句:“沿边上走,别破坏现场。”

“哎,同志,我们那个受伤的兄弟怎么样了?”余罪关切地问。

“不知道,我刚来。”对方道。

“你们那个单位的?”余罪又问。

“杏花分局的……别多问,你们反扒队全体集合。”对方道。

余罪应了声,往单位奔着,此时心里的恶念已起,一心想着:妈的,妈的,谁干的,非砍死狗日的。

劫人、袭警,要是国外大片里倒是经常看到,他从来没想过在自己身边还会发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事,而且被袭的,偏偏还是形影不离的同学兼哥们。到现在为止,他都觉得这他妈事发生,就像鼠标和二冬的恶作剧一般,处处透着怀疑。

“喂,余儿,余儿,等等……”

余罪一个不防,有人从墙拐角拦住他了,拉着他就往阴暗处跑,是洋姜,他焦急地问着:“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这样?”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到。”洋姜道。

“那还不赶紧走,队里集合。”余罪道。

“你别急,你可能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要有心理准备啊。是队长让我悄悄告诉你的。”洋姜拽着余罪,生怕他跑了似地。余罪愣了,直斥着:“瞎扯什么,有我什么事?不过这就是我的事,妈的掘地三尺,也把这群王八蛋抓回来,有什么线索吗?”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你越说我越乱……现在分局的市刑侦支队重案队的来了,要自内而外查,集合不是去找线索,而是让咱们自查。”洋姜道。

“啊?那有这样办事的,不查线索,先查自己?”余罪道,上火了。

“线索分局接手,正在查,自查也正常,押解时间是随机的,怎么可能被人劫着,是不是有人通风报信,咱们在抓捕的审讯上程序有没有问题,都要查,集合的主要原因主要还是分局担心咱们挟愤报复,把事情搞得不好收拾……你别急,大毛和鼠标挨了一板砖,问题不大,二冬已经抢救过来,没有生命危险……”洋姜条理地说着,虽然是协警,可是反扒队呆的时间不短了,对其中的事情要比新进队的余罪知道的更多。

余罪却是按捺不住了,扇了洋姜一巴掌道着:“问题不大?我拍你一板砖你什么反应?先坐下来想想是不是自己犯错了……咱们,咱们有什么问题?辛辛苦苦抓贼,到头来反倒不对了。”

“不是,你听我说……审讯的程序,你忘了,昨天你吓唬那嫌疑人,给人吃蟑螂了?”洋姜小声道。

“不没吃嘛,就吓唬吓唬不行呀?你们还把人家摁住揍呢?”余罪道,恶相顿生,和洋姜发起火来了。

“那不出事,就不叫事。可出点事,都是大事……现在督察正询问凤姐呢,一会儿也得询问你,队长让给你打个招呼,问你怎么审下来的,你想好怎么说……对了,这个嫌疑人可能不简单,咱们昨天不但查到赃物了,而且审下了八桩收被盗电单车的事,案值好几万,销赃够判他几年了,估计是他外面的人知道坏事了,才出了这个馊主意,把人劫走。”洋姜道。

“劫人,袭警……我怎么觉得有人活得不耐烦了。”余罪冷冷地道。

“也未必,放普通人身上是活得不耐烦了,可要不是普通人,劫了也就劫了,进看守所还有买出来的,你不了解这儿的情况,一大半协警,以前还不就袭了就袭了,估计他们把鼠标、二冬都当成队里的协警了。”洋姜道。

“怎么?协警就能袭?”余罪不悦地道。

“可不,要是个有关系,有后台的,打了我们就打了,还能怎么着,顶多赔你俩医药费……你甭小看嫌疑人,有些来头大了,我们辛辛苦苦抓回来了,回头一个电话,让解到派出所、分局,第二天,放了……就咱们协警里有时候自己也悄悄放人,真逮个现行,要是送的及时,谁也敢放,那有什么。”洋姜不以为然地道。

“真尼马……你说这是警察么?当婊子也不能这么受气呀。”余罪咧咧地骂了一句,转身走着。

“哎,等等……千万别乱说啊,队长交待了。”洋姜奔着追上来了,也在咧咧地道着:“这世道……还不就一直这个样。”

他的声音变得低了,郁闷了,渐渐听不到了,因为他和余罪已经看到了队部的大门了,看到了分局长带着一行人来了,还有督察的车也停在门口,两人刚刚进门,又来了几辆警车,一半是处理事情的,一半倒像是针对反扒来的。

“去,大会议室呆着,不准随便走动。”分局长魏长河指着二层的大间道着,余罪懵了,第一次碰到超出他思维的事情,他失去判断力了,还是洋姜机灵,在领导发火前,拉着余罪就走,那间会议室,基本上已经聚集了反扒队的大部分在职人员,一队队员,都阴着脸,闷声不吭,就像都挨了一砖一刀一样,恨不得把报复的情绪泼洒在门口看嫌疑人一样的督察身上。

余罪眼珠子乱瞟着坐下了,此时他感觉到了一种,非常非常诡异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