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8章&岂堪心伤

2017-11-25 17:31:33Ctrl+D 收藏本站

()“许处,是我,余罪。”余罪道。

电话的另头,像是刚刚早醒,许平秋道着:“嗯,稀罕啊,督察还没有找到你?”

“案子完了我会到督察处报到的。”余罪道。

“那你……想问什么?”许平秋很平稳的口气,也许他知道余罪电话的来意。

“你应该知道。”余罪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许平秋道。

“二冬的事,虽然我觉得你这人很jiān诈,可勉强算个好领导,最起码直照顾着战友的遗孤。”余罪道,心里或许根本没有把许平秋当做领导看。

“那又如何?”许平秋道,冷冰冰的声音,似乎被无视后有点怒意。

“这其实就是个很简单的案子,贾政询、贾原青兄弟俩官贼家,分局、派冇出所和他们沆瀣气,把销赃做成了个产业,为了保护既得利益,他们不惜劫解押车,捅人是意外,可袭不是意外,他们内外勾结,jǐng匪家,也不是什么意外了。”余罪的声音,同样很冷,这是件很简单的事,他相信那怕有起码的jǐng务素质也看得出来,何况又有了这么多间接的证据,只要往下查,切就会水落石出的。

“注意你的言辞,相比你们的抓捕,谁更像土匪你自己心里清楚。”许平秋道,平淡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怒意。

是昨天的事,也许确实有点出格了,余罪反驳着:“我像什么我自己清楚,他不是无辜的,有什么后果我自己承担。不过劫车袭jǐng,伤我兄弟的事,谁来负责?”

“你还是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冇份,你是人民冇jǐng冇察,不是黑社会分子。就即便案子有疑点,也需要通过程序来查,怎么?难道让我也利用职权,像你样胡作非为?想抓谁就抓谁?”许平秋的声音保持不住平静了。

“可是有人在胡作非为,直在掩盖真相,您也准备置若罔闻吗?”余罪问。

短暂的沉默,似乎这句话让许平秋考虑了很久,不过他还是很郑重地道着:“余罪,有些事我不想多说,不过你应该明白正常的体制内,不是拳头硬和有枪说了就算,就即便你身着官衣,也只能依律办事,你是jǐng冇察,不是讲义气的江湖人,你得学会讲证据……这件事你想想,就即便把贾政询抓起又会有什么结果?检察上难道会看在我的脸面上审核通过,法院难道会看在你们兄弟情份上,给他定罪……你在听吗?”

“我在听,我明白了,你是根本想抽身事外……我也想说句话,下面的兄弟命都差点丢了,上面的还在拼命掩饰,你不觉得家会觉得为这身官衣卖命,卖得不值吗?”余罪道。

许平秋下子被ji怒了,他梗脖子,要说什么rì寸间,却听到了电话挂断,嘟嘟地盲音。他忿忿回拔过去,电话被掐了,连拔两次,两次被掐。冇刹那rì寸,他怔了怔,这好像是余罪第次给他打私人电话,不过没人像其他干jǐng样为了点家务私事,而是为了……他的兄弟!

他怔怔地拿着手机,站在家里舆洗室的镜子里发呆,他看到了镜子里个苍老、皱纹横生的脸,他突然也发现了,那张脸上有很多很多的苍桑、无奈、世故,再也不像曾经热血澎湃的rì寸候,那位号令数千刑冇jǐng的总队长了。

在镜子怔了好久,他有种想站出来的冲动,不过更清晰的是理智,个搞电单车销赃的商人是个小角色,可个区里副区长能有多的人脉他清楚,他甚至几乎不用调查就可能揣摩到,那些手脚从来就不干净的派冇出所、分局甚至支队某些人,早和这些有权有势的穿上了条裤子,这样的权钱利益,在他看来,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那案子将会没有悬念地这样往下发展:

通缉袭jǐng嫌人曹小军,这样人渣迟早会落到法里。到那rì寸候就是证据确凿,依法量刑;而幕后买凶的人,暗地销赃的、还有循私枉法的,又将会用惯有的方式生活在他们的灰色世界。

对此,他同样愤慨。

不过,他无可奈何。

他有种错觉,仿佛是自己辜负了、抛弃了兄弟,仿佛在个看不见的硝烟的战场上,他是逃兵…”

轻轻地回过身,余罪透过玻璃小窗,看了还在熟睡的二冬眼,没有再回去,悄悄地走了。

人抓了,又放了,抓的人无罪,抓人的有错

这是个简单,而又合乎法理的结果,不过这样的结果,让他因为昨天的事仅存的点怜悯消失得无影无踪,代而言之是满腹的怒气,那股怒火,几乎要把他全身烧成灰烬了

奇怪了,越是应该怒发冲冠的rì寸候,他却显得越从容和安定,甚至比昨天站出来带着反扒队的兄弟集体脱离指挥还要从容。消息是张猛传回来的,已经不是秘密了,两个参与劫车的嫌疑人被朔州jǐng方连夜解押回省城,已经交待了凶手,现在二队全队开始全力以赴抓凶手了,至于涉嫌销赃的张和顺以及贾政询,暂被释放,今晨余罪才知道,北营那个销赃窝点,租下地皮的人居然是姚向东,而给这个团伙看门的杨声旺也上了嫌疑人名单,他估计,老头自己都不清楚已经成了重点嫌疑人。

凶手姓曹,名小军,也是个劣迹斑斑的二劳分子,成为袭jǐng案的凶手名至实归。

可余罪眼的凶手不是他,这个和贾浩成根本没什么交集的人,除了受雇于人,再没有第二种解释。

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但揣着答案的人,堂而皇之地从刑侦二队走了。

他本以为拼到这里可是歇歇了,可不料在这种情况下都能逆势翻盘,他知道还是小觑了幕后黑手的能量,那个人是谁已经显而易见,从派冇出所到分局、到支队,那关系,比天恢恢还要得多。

下楼,刚出门厅,他下意识地后退,躲开,不过晚了,面包车前站着两位督察,旁边是他们的车,他们在车前估计等了良久了,这辆车再破也是公车,车上有定位,他忙得焦头烂额,把这个细节疏忽了,眼看着两人,面朝他而来,引起了周围片异样的眼光。

我为什么要躲!?

余罪突然停住了脚步,几步朝两人走去,都是jǐng冇察,多少给点面子,督察掉转头,等到了督察车前,余罪从容地走上来,看着两人,又见面了,其的位高个子,向余罪伸着手,笑着道:“失敬了,没想到了遇上了猎扒高手……不过我那证件,好像不值几个钱吧?能还给我们吗?”

就是昨天在队里扒走人家证件的两人,余罪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来,两人,拍到了对方手里,另位正准备开口rì寸,余罪抢白了,直道着:“h畏,通融下怎么样?”

“通融!?”另位笑了,见到督察吓腿软的jǐng冇察有、满头冒汗的有、甚至吓得泪流满面苦苦哀注的的也不缺,从来没有人这么堂而皇之要求通融的。

“对,通融下,再给我几个小rì寸。”余罪道。

“不可能了,你们队包括队长,共四十六人,除了躺在医院的,已经全部宣布停职反省,你是最后个……别给自己冇找麻烦。”拿到证件的向余罪伸手了,那是继续要证件、jǐng械,离开了这东西,就jǐng冇察也成了没牙的老虎。何况这个人,是局里点名要直接隔离审查的。

不过这个人还是让两位督察多看了几眼,带队集体脱离指挥,在那种情况下,端了两个窝点,口气抓了十几个嫌疑人,据说窝点的赃车总价都有十几万,案情并不难,就道听途说的,估计也能猜到个七七。

这个世界,有rì寸候真相是想出来的,而且也仅限于能想想。两位督察对于余罪抱之以很景仰的瞥,也是这个世界,敢捅真相的人,都值得尊敬。

僵着,余罪没交,那人再要说话,余罪抢白道:“别逼我,我有很多种办法脱身,包括刚才,不过不需要逃跑……楼上就躺着我的兄弟,可我们辛辛苦苦找到的嫌疑人,却堂而皇之地从刑冇jǐng队走了。”

“凶手已经通缉了。”有位督察道。

“凶手不重要了,雇凶的才重要,有人在买凶。”余罪道。

“兄弟,别太执着了,想想自己,你摊上的事不小,不要走得太远了。”拿证件的督察缩回了手,不像抓人,反而劝阻,把人带回去,不了三查五审,还是jǐng冇察,可要再胡来,恐怕下场要和脱离指挥的协jǐng样了。

“所以,我只要几个小rì寸,走得不会太远。我办点事,做恶的总该得到点教训,否则下次,不知道咱们那位兄弟又有受伤。完事后我会动去督察处接受处分。”余罪道,两位督察皱着眉头,似乎在犹豫,余罪又道着:“过了今天,我估计就不是jǐng冇察了,可最后天,我想当位好jǐng冇察。你不能剥夺我想做点好事的权力吧?”

余罪笑着道,笑里仿佛带着无形的威胁,像玩笑,又不像玩笑。

督察笑了,高个子对另位道着:“要不,咱们再去其他地方找找?”

“好吧,反扒队的都jīng于化妆,还真不好找那个叫余罪的。”另位道,上了车,开车的那位指余罪,不计前嫌地道着:“小子,jǐng冇察里有你这么cāo蛋的人真不是好事……不过,是件幸事。天黑之前,督察处报到,否则接下来就是执冇法队来找你了。”

两人拍门而走,副驾那位,很严肃,很复杂地手在额前做了个势,像个jǐng礼。

无暇顾及两人怪异举动的内容,余罪没乘单位的车,直奔出医院门,拦了辆出租,司机问他去哪儿,他下子语结了,胡乱了应了句:“先走着,我想想。”

怪人特别多,司机异样地看了眼,往前走了,走了很远,余罪想到了个人,又糊里糊涂下了车,拔着电话,通了,他小声问道:“老二,有空么?我有事找你……废话,当然是急事了,十万火急,你不来可再见不着我了,咱兄弟场……什么?不算兄弟,你真不要脸,前段rì寸间光吃就吃了我们多少顿,刚消化完就不认人啦?赶紧来,我在……你在哪儿吧,我找你去。”

知道了个地址,余罪拦了辆车,匆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