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9章&宁做虎狼

2017-11-25 17:31:32Ctrl+D 收藏本站

()“哟,二哥,我真想你。”余罪从车上奔下来,手足情深的表情,奔上前来,把正在早点摊前结账的马鹏抱了个结实,惹得一干吃饭的人呵呵直笑。

“去去……你正常点行不行?这样子,我心虚。”马鹏着了,不迭地推着余罪。

“怎么了,二哥?”余罪不解地问。

“少来了,你要直接称呼老二,我心里还有点底,这么亲热地叫二哥,没准有什么烂事,说吧?别拐弯。”马鹏笑着道,本来是挤公车上班的,这当会倒不急了,和余罪步行着。余罪看了他一眼,这位在羊城亲自把他送进监狱的,曾经是省厅直属的特勤,不管是资历和经历,都有他可取的地方,他笑了笑问着:“那就叫你老二了,别他妈装行不行?我就不信,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马鹏嘿嘿笑了,当然知道了,他笑着又觉得不对了,毕竟是在羊城见过的同伴,他道着:“大概知道了,就是劫车袭jǐng嘛,在你们这个jǐng种稀罕,我们经常接触恶性犯罪的倒不觉得稀罕……究竟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你带人集体脱离指挥了?宇婧也在找你,昨天都没找到人。”

“案子在这样的,很简单……”余罪把大致案情一说,无意中审得贾浩成漏嘴交待了少量罪行,林小凤又意中摸到了放在坞城路仓库的赃物,于是司机张和顺通知贾政询,贾政询雇凶劫车抢人,以图隐瞒销赃罪行……这些事,通过昨天的顺藤摸瓜已经捋得很清楚了,但他没料到背后还有一个更厉害的推手,居然能让嫌疑很大的贾政询堂而皇之从二队放出来。现在他怀疑,抓到了嫌疑人也是推手故意扔出来的,意图摘清贾政询的嫌疑,等抓到凶手,幕后的黑手,怕是要淹没了。现在很关键的就是那位雇凶的中间人,绰号老驴的马钢炉,这个人余罪一直想二队肯定会动手抓捕,可不料不但没抓,连抓到的也放了。

目标明确,马钢炉。

“哦,这样啊,这个老驴我有所耳闻,曾经是道上的一号人物,不过应该已经洗手了……那这个案子就无懈可击了,贾政询你动不了、幕后是谁你不知道,就即便你知道是他弟弟,你更动不了。老驴那号人嘛,你也别指望,几十年的老江湖了,他能和jǐng垩察合作?就即便他们之间真有什么幕后交易,怎么可能留把柄让你抓到?”马鹏的头脑很清楚,列出来的全是不可能。

“我问你办法来了,不是让你分析。脑筋上你不占优势。”余罪痞痞地骂了句,马鹏蓦地笑了,摇头道着:“我真没办法,别说我,许处都没办法,这种事太多了,管得过来吗?”

“可捅得是二冬,能不管么?”余罪忿然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公务不能变成私仇,否则会让你失衡。”马鹏道。

“别说失衡,我都快失心疯了……就问一句,帮不帮我吧?”余罪上砝码了。

“帮什么?”马鹏道。

“把老驴给我逮起来,我让他开口。”余罪道,恶狠狠地来了句。

马鹏被余罪恶狠狠的表情吓了一跳,哭笑不得地道:“兄弟,咱们是jǐng垩察,不是绑匪呀?”

“区别很大吗?你跟许老头还把我送监狱里呢?那是jǐng垩察能办的事?怎么?我他妈草棵一根,烂命一条,没有这些人值钱是不是?”余罪火了,翻开了旧账了,说起来有点强词夺理,那次是任务,而这次无限接近私怨了,马鹏难为了撇着嘴,凛然道着:“兄弟,你要这样,是要把咱们俩一起往进送啊。”

“就这么大点胆子,还叫特勤?我都替你脸红。算了,我自己干,反正破罐子要摔了,还不如摔响声大点。”余罪道,扭头就走。走了两步回头,恶狠狠地诅咒着马鹏道着:“好,等你那天被人捅了,老子就站旁边看着,送你俩字:活该。”

别说说干,马鹏相信是句玩笑,可余罪要干,他知道十有**敢干,他怔了怔,看着余罪,他突然想起了在羊城,那个漆黑的夜里,他也是这样孤独地、无助地被送进了陌生的环境。一刹那让他不忍地追上来拽着余罪,余罪挣脱了,不理他,马鹏又拽住了,边走边小声道着:“兄弟,这事得从长计议,抓人得扣个罪名,否则镇不住这种老江湖,你听我说,这种洗白的人,身家都不菲,弄不好得把自己赔上……哎,听我说呀,要干就得干得别人无话可说。最起码他本人得不敢往外说才成,否则后患无穷……你听我说,这得好好谋划谋划……”

余罪停下来了,坏坏地笑了,盯着马鹏,听着他的教唆,半晌喷了句:“就知道这事你们没少干过,还跟我装。”

马鹏哭笑不得了,搁余罪这块,不管做什么,好像都落不下好。

两人密谋了良久开始了,骆家龙能能查到的案底,资料、照片,一古脑给发到了余罪的手机上,而且又在悄悄地给余罪指示方位,马鹏则电话通知着,不一会儿,来了辆民用牌照的轿车,缉毒jǐng的素质就是好,一言不发,脸色冷峻,马鹏一教唆怎么干,抓谁谁谁,抓住怎么办,这些哥们除了应了“是”字,啥废话也没有。

知道了全盘计划马鹏倒也不担心了,看样子就是试着审审,只要不过分,他觉得问题不大。不过对于能不能问出来,他又觉得可能性太小。

上午九时三十分,马钢炉习惯性地从小区楼上踱步下来,自从年纪渐老、身体不佳之后,他听从医生的劝告养成了步行的习惯,从这里到公司处理一下当天的事务,中午晚上偶而应酬,只要在需要应酬的时候,他才把司机叫上。

今天的天气尚好,住着的星苑花园小区绿化更好,和煦的阳光洒在经冬未黄的冬青丛上,厚厚的草地还大部分还是绿油油的颜色,马老哼着小调出了小区大门,迈着公鸭步子,向三公里外的公司步行而去,司机鸣着喇叭出来了,他招招手,示意不乘车。

一车一人,悠闲地走着,马钢炉小曲哼得老走调浑然不觉,思绪不在这个上面,而是出门时就接到了贾原青的消息,钱到账了。这个年纪,往上爬没有高度,下半身没有硬度,其实能关心的也就是存款数字的增长额度了,他盘算着这事入手多少,然后盘算着有什么后患,想来想去,似乎找不到什么破绽来,又让他的心情好了几分。

每每这个时候,总会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那是把大多数甩在身后,站到他们仰望位置的优越感,这种强烈的优越感,又让他的心情好了几分。

嘎声,刹车……后面吵起来了,他回头看时,是自己的司机,和一个横穿便道的行人吵上了,眼看着就要捋袖子打架了,他没理会,懒得理会,这些事会有人处理,再行若干步,他又觉得不对劲,准备往回走时,一回头恰恰碰上了一个小年青迎面上来,来不及躲,那人像故意往他怀里撞一般,他猛觉得有硬硬的东西顶到了他的腹部,面前那人恶狠狠地道:“别动,动动打死你?”

“哇,真的假的?那条道上的朋友?”马钢炉临危不乱,不过震惊了一下下。

“你说真的假的。”余罪一拉保险,马钢炉认出是把九二式,如假包换,他凛然了,他知道对付道上的朋友的办法,很客气地道着:“有什么要求直说,需要钱我马上想办法满足你。”

“上车。”余罪面无表情地道。斜刺里一辆启动了,停在路边,遮着后面的视线,马钢炉略一思索,便即上车,他知道这时候强硬不得。车扬长而去。

老江湖有老江湖的好处,很识趣,于是就很识趣地进口袋里了。

后面闹事直闹到各挨两拳,那路人被嚣张的马老板司机打跑,不过回头再找时,傻眼了,不见老板了

车上,马鹏驾车,余罪和一名缉毒jǐng一左一右挟着马钢炉,都没吭声,余罪打量着,却觉得这人真是见面不如闻名,一身绸装,一嘴烟渍牙,满脸皱纹,偏偏皱如老树的脸皮上还生着疙瘩,再怎么往仙风道骨的方向装扮,也让人觉得猥琐。活脱脱旧社会一个大烟鬼那得性。

“兄弟,你们那条路上的?”马钢炉小心翼翼地开口了,他知道既然抓,就没有性命之虞,说不定那路朋友缺钱了,想要点,这是最好的一个情况。如果是旧怨,那估计要麻烦点。

余罪掏着jǐng证,在他面前亮了亮,马钢炉一看是jǐng垩察,这倒放一百个心了,长舒了一口气道:“哦,是jǐng垩察兄弟啊,有什么事,我一定配合,你们那区的,我认识刑侦支队的领垩导,治安支队的领垩导也熟悉,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他眼珠乱转悠,在思忖着能有什么事,不料余罪摇头道着:“没事。”

“没事……没事为什么抓我啊?”马钢炉小心翼翼又问,他知道小鬼难缠的道理,抓捕上这些屁jǐng,还是不惹为妙。

“谁抓你了,给你开个玩笑,你自个走上来了……我们怎么敢抓马老板您呢?”余罪无辜地道,包括把枪递回给马鹏都手伸得行云流水,那里面子垩弹早被马鹏退膛了。

“哦……”马钢炉哭笑不得了,枪顶着,这都算开玩笑了,他更小心地问着:“几位,是那个部分的?真的,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兄弟我也是道上混过几天的,有什么小事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真没事。”余罪强调道,苦口婆心地道着:“你看你这人,非要想有事,要么也行,那说说,你干什么事了?为什么jǐng垩察会找上门。”

“我没干什么事呀?”马钢炉道。

“这不就是了,没事。”余罪道。

哎哟,把马钢炉给气得呀,心给悬得呀,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态度对待这些来路不明的jǐng垩察,偏偏此时余罪手拿着手机把玩着,他眼神一凛,弱弱地道着:“喂喂,jǐng垩察同志……这好像是我的手机?

“你有证据吗?”余罪反问,很无赖的表情。

“我……”马钢炉一噎,又被气着了。

余罪翻看半晌,恍然大司悟,哦了声:“哦,确实是马老您的,我想起来了,刚才在路边捡的,您刚路过,肯定是您丢的。”

伸手递上来了,马钢炉刚要接,余罪又抽走了,翻着短信问:“哎,马老?这个人是谁?怎么起名叫小心肝呢?”

“那个……那个,外面养了个,就是二nǎi。”马钢炉见问不相干的事,他倒不介意回答了。

不料这回答似乎让余罪很有兴趣似地念着短信:“炉哥,你怎么不回来呀?真讨厌……哈哈,我说马老,干这事您还成不?都多大年纪了,以我看呀,您包二nǎi,基本相当于花钱买绿帽戴,您满足不了人家那需求啊……”

马钢炉脸绿了,开车的马鹏笑了,就连那不苛言笑的缉毒jǐng眉间也带着笑意,这么个纠缠不清,快把马钢炉憋出火来,果不其然,马钢炉生气地一夺走手机,吼着道:“你们究竟是jǐng垩察还是绑匪?”

“你看你这人,真是jǐng垩察。”余罪强调道,换口吻了,客气地道:“别生气啊,马老,现在这jǐng垩察就这素质,您多担待点。”

“要是无缘无故抓我,我要告你们去。”马钢炉火气上来了。快被余罪气糊涂了。

“你看你这人,真不是抓你,你怎么不信呢?”余罪道。

“那停车,我要下车。”马钢炉命令的口吻道。

不料这一句余罪拉下脸了,一指熙攘的大街道着:“你眼瞎呀?没停车位,就这么开着跳下去?摔不死你呀?”

硬中有软、软中有硬,车开得不停,一直在市区转,而且两人挟着他,他心越来越虚,又过一会儿,车停车,又上来了个人,马钢炉一看眼直了,居然是那位在小区挡他司机的小伙,他和余罪换了座位,两个面无表情地挟着他,痞痞的余罪坐在中间,不怀好意地盯着他,就是不说一句话。

你越是不知道底线,那这种情况就会越紧张,他现在甚至这几个人是不是jǐng垩察,在他的心目里jǐng垩察虽然烂了点,可不至于到这么无耻之尤的程度上,他要说话,余罪马上动了,伸手阻挡着:“不要跟我绕弯子,你难道不烦呀?”

“我没绕,是你跟我绕,你们究竟想干什么?”马钢炉那火气,此时又被憋回去了。

“开个玩笑,上来说说话,聊聊天……您这么大年纪,得多和聊聊,免得得老年痴呆,什么也记不得了,对不对。”余罪道。

“我…记得,你想知道什么?”马钢炉不耐烦地道。

“我听说有人捅了个jǐng垩察,反扒队的,我又听说,您老经常给人拉皮条,找人办这事……所以呢?你别紧张,不是怀疑你,这事你说说,可能是谁干的呢?”余罪问。

“那我怎么可能知道,我门都不出。”马钢炉道。

“是吗?那你手机怎么有嫌疑人的短信?”余罪语速飞快地问。

“不可能,绝对没有。”马钢炉道。

“哦,这么肯定,我都没说嫌疑人是谁,你就知道一定没有?”余罪道。

这一句把马钢炉刺激一下下,他沉默片刻,笑了,这是jǐng垩察惯用的讹诈伎俩,可以忽略不计的,他正了正身子,很严肃地道着:“不管你们是谁,凭无端的怀疑和猜测就抓我,而且用的是这种手段,你们要真是jǐng垩察,有本事别放我,否则我跟你们没完。”

“你看你这人,都说几次了,不是抓你,你怎么就不信呢?”余罪强调道,好像软了。马钢炉火烧屁股地吼着:“拿枪逼着我上你的车,还不算抓我?”

哟,这事可严重了,不料余罪眼一翻,无赖地道:“你有证据吗?”

马钢炉一语结,又被气得哼声了,jǐng垩察要选角度,恐怕监控也奈何不了人家。

余罪撇了撇嘴,向马老头竖了竖中指骂着:“就即便拿枪也不一定就是逼你呀?那你长个jJ,我讹你是强jiān犯,你服不服?现在法制社会,不能凭你嘴说,对不对?你真是越老越糊涂……”

“哎哟,好好,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服,我心服口服,行了吧。”马钢炉苦着脸道,他知道嘴上恐怕斗不过这个凭空出来的奇葩了,干脆闭嘴,一言不发了。

马鹏听得后面两人的对话,知道余罪惯用的无耻**今天碰到铁板上了,这号老江湖可不好对付,再有情绪也见势很明,没点真格的东西,你吓不住他。余罪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伸手拍拍了马鹏的肩膀,马鹏开车掉头,车停到公垩安小区门口,余罪下车了,不知去向。

车上少了一个最能说的,剩下的几人都不说话了,一个开车如飞,两人面无表情,让马钢炉感觉气氛越来越凝重,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像要出什么大垩事,在车驶向高速,速度提起来时,他那颗心,跟着提得更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