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0章&血证如山

2017-11-25 17:31:32Ctrl+D 收藏本站

()余罪数月来第一次,穿上了jǐng垩服,他站在镜子里,奇怪地看着,镜子里那个仿佛根本不认识的自己。

藏青色的jǐng垩服,即便长相差强人意,也给他本人增辉不少,特别是肩上熠熠生辉的肩章,让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无比爱惜,轻轻地抚了抚,反扒队大多数时候必须穿便装,尽管这身jǐng垩服很少上身,他心里好觉得它还是蒙尘已久了,在穿上时,他眼睛里似乎看到了那个人渣遍地的监狱,又想起了在派垩出所、在看守所,他作为一个嫌疑人所遭受到的待遇,即便他知道现实如此,即便最终的结果很不错,可对于经受过的人,想起来总也有一种痛楚的感觉。

当你的人格和尊严被践踏在别人脚下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屈辱的。

可当拥有了这个身份,这身jǐng垩服,依然被践踏着的时候,那种感觉不仅仅是屈辱能够形容的。

那是一种能让人心里流血的屈辱,余罪一直觉得自己淡定了、圆滑了,可此时他才知道,想真正的淡定,必须把自己变得漠然,想真正的圆滑,就必须变得冷血,变得对一切视而不见。或许放在别人身上他觉得自己能做到,可放到了朝夕相处的兄弟的身上,他却一点也做不到了,他觉得,仿佛是他亲自cāo刀,伤了二冬一样,让他有一种深深的愧疚。

整好了衣服,从容地拉开了门,鼠标和大毛站在门口,也是整装待发,尽管大毛还穿着“协jǐng”臂章的制服,那表情是如此的庄重和肃穆,他似乎是以一种仰视的表情在看着余罪,小声问道:“余儿,我们可能根本办不到。”

“是啊,余儿,我们根本办不到。”鼠标也说道,从来没有这样显得有气无力,他整个人都萎靡,尽管脑袋上那砖挨得并不重。

三个人是反扒队仅存的硕果了,余罪平静地问着:“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来?”。

“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吧?反扒队没被通知解职的,就剩我和鼠标了。”大毛道。

“是啊,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鼠标道。

“总得试试,要是什么也不做的话,我觉得我会被这口气噎死的。”余罪道,他可是从来不吃亏的主

看了看表,快到午时了,他前头走着,后面的两位从医院偷跑出来的,义无反顾的跟着,电话上商量是要去直接找贾原青讯问,没证没据,谁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

可两人根本不在乎,那怕就拍黑砖敲闷棍捅上几刀也他不在乎。

三个人下了楼,乘的是平时舍不得开的那辆大排量jǐng车,余罪从容地驾着车,驶离了这个遍是jǐng垩察和jǐng垩察家属的小区,出小区门的时候,他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一踩油门,车绝尘而去。

过了今天,不知道还能不能当这个jǐng垩察。离开的时候,他如是想着。

嘎然一声,那辆载着马钢炉已经跑了两个小时,根本没目标的商务车终于停下来了,马鹏看了看手机,像是得到了什么讯息,慢条斯理地装起手机,回头看被挟制的马钢炉。

不得不承认,最难对付的还是江湖人,余罪没有拿下来,马鹏根本没有试着去尝试,他知道这种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不管是你精神还是**上的打击,都要比常人多,所以他们比常人要更悍勇一些,更何况,这个垂垂老矣的老流氓,未必经得起折腾。

此时马钢炉越来越笃定了,他知道jǐng垩察在无计可施的时候会换上了一副可笑的、可怜的、可亲的面孔,就为了换你你信息,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是为了什么。

当然,既然已经知道,那他就不准备让jǐng垩察如愿了。

慢慢地睁开眼,从闭目养神的作态中省过来,他发现有点意外,三位jǐng垩察,还是面无表情的卖相,开车的那位,正直勾勾盯着他,他笑了笑道:“jǐng官同志,是不是该放我了?我就一行将就木的糟老头,活不了几年了,你们不至于和我过不去吧?”

潜台词上老子要死你们手里,你们就有好看的了。

“和你过不去的不是我们,而是你自己……你知道我们找你为什么?那你觉得这件事会那么简单了结吗?”马鹏道,对于袭jǐng的嫌疑人,那是jǐng垩察的公敌。

“不管你们怎么了结,和我无关,我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当然,前提是你们放我……如果不放,那就请便。”马钢炉很光棍地道,直接拒绝了。

“放,再过二十分钟,我亲自把你送回家…前提是你愿意回家。”马鹏看到一辆jǐng车,看到了下车的三个人了,他知道计划开始了,他补充道着:“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我推测有人要摊上大垩事,而且这个人,和你有关,你难道一点兴趣也没有?”

“没有。”马钢炉淡淡地道,不过他看马鹏时,被那双隼眼惊了下,对方很笃定,不再看他。他稍显紧张地朝车后窗看,瞬间眼睛睁大了,有辆现代索纳塔公车泊在酒店门口,是他很熟悉的一个车号,而这里,也是杏花区政垩府的定点招待单位,难道……

他暗暗吁了口气,按捺着心跳,把事情往最坏处打算,也想不出,一个堂堂的副区长,曾经是区房改办风云一时的人物,会摊上什么大垩事。当然,除此之外,他根本不关心。

马鹏心里同样没有底,余罪说能拿到证据,而且是能震慑到了马钢炉的证据,到现在为止,马鹏还没有明白,余罪要拿的,究竟是什么证据………

笃…笃…笃敲门声起,里面的人喊进来,门恍然而开,三身鲜明的jǐng垩服的、三个稚嫩的脸出现时,把在座已经喝得有点脸红的诸位惊得酒嗝连连,都瞪着牛眼看着,酒意醒了一半。

“你们……”一位秃脑肥脸的小官僚紧张地问,八成以为抓他来了。

“哦,不是反贪局的……”一位瘦个子,长吁了口气。

不是,那不怕了,有人拍桌子,瞪着眼道:“你们谁呀?穿身jǐng垩服吓唬人呀?那个派垩出所,真没素质

“去去,一边去,门从外面关上。”有人借酒壮胆了,jǐng垩察在他们眼里大多数时候形象不佳。

“服务员,这几个人怎么进来的。”有人发飚了。

在座的恐怕就主座的贾原青知道是谁,又是yīn魂不散的反扒队找麻烦来了,果不其然,带头的那位进门,敬礼,客气地道着:“对不起,打扰各位酒兴了,我们有紧急案情询问贾原青副区长,其他无关人等,请马上回避一下。”

“嗨,你们说让回避就回避啊?”有一位嘟囊了句。

余罪严肃地道着:“根据我们调查,贾原青涉嫌买凶袭jǐng重要嫌疑人贾政询、马钢炉有关系,如果各位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坐下来听听嘛。”

余罪的话很冷,冷得让这个热闹的酒场瞬间冷了下来,今天是两位开发商邀请政垩府相关领垩导,袭jǐng那事早都听说了,私下里谁也知道这里能有点什么事,可没想到jǐng垩察真查上门来了,还是区委书记高瞻远瞩,摆摆手道:“好,例行公事嘛,我们应该配合……贾副区长,那我们先走一步。”

书记一说,下面的趿趿踏踏都起身离座,生怕自己沾上这烂事似的,贾原青不迭地陪着不是,余罪叫着鼠标和大毛恭送着各位领垩导,这表情和客气,还真不像有什么事了。

嘭声关上门时,喝得有点脸烧的贾原青气急败坏地指着余罪骂道:“我知道你是反扒队的,没完了是不是?你放心,我马上给你们支队长,你们局长打电话,反了天了你们,以为jǐng垩察想干嘛就干嘛,你把我家搅得鸡犬不宁,我没找你们,你们倒找上我了……咦,我的手机呢?”

这位领垩导口不择言,浑身乱摸,就是摸不着刚才还在兜里的手机,冷不丁他看余罪,余罪早坐到椅上了,拿着张餐巾纸垫着,手里正翻查着一部手机,那是他的手机,他伸手要抢时,余罪一扬手躲过了,冷冷地看着他问着:“果然是你,马钢炉一部双卡手机,你这也是一部双卡手机,那个一直和马钢炉联系的神秘号码,就在这部手机里……贾副区长,你太黑了点吧?连jǐng垩察也要往死里捅?”

幕后有一个电脑高手支撑,只要知道贾原青这个不示于外人的号码,一切就简单多了。骆家龙的传讯已经回传到余罪的手机上了。

于是余罪又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翻查着,不用看也确认无误了。

贾原青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jǐng垩察这么损,直接偷走了他的手机,他一下子怔了。

“昨天中午通话,一定是商量如果把这件事摆平吧?”余罪问,贾原青像懵了。

“今天凌晨也有通话,一定是事情摆平了给你汇报吧?你这部手机上能说明问题的地方太多了啊。”余罪又问,那眼睛很毒,几乎要剜遍贾原青全身似的。

贾原青这时候才动了,他急不可耐地夺回了手机,在要出口不逊时,看到余罪手里也拿着一部手机,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笑了。不但没生气,而且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了。

现在想整领垩导的办法是千变万化,可领垩导也不是傻瓜对吧?要有证有据的话,还需要干得这么下作吗?贾原青装起自己的手机,笑了笑道:“jǐng垩察同志,我不认识你,我相信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别跟我玩花样,既然公事公办,拿出录音来全程录制,我保证对我本人所说的每一句负责。”

“你还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呢?”余罪道。

“很好回答,我的手机里联系人有五百多个,那是有关我私生活的事,我拒绝回答,就即便是马钢炉是个嫌疑人,我和他有私人关系也不违法吧?更何况他本人就是信雅室内装修公司的经理,本身就区政垩府有业务往来………区里认识他的人有一半多,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贾原青吐字清晰地道,虽然有点醉了,可一点也不糊涂。

真***,里还有比我不要脸的。余罪暗道了句,知道官痞可比地痞无赖多了,别说没证没据,恐怕就有证据他都敢胡扯一通。念及此处,看看门口,他摁着手机,放着一段录像,放到了贾原青的面前。

在北营电单车销赃窝点的手机视频,还有抓到张和顺时候的突审,在听到司机交待,大股东是贾家兄弟时,明显看到贾原青脸上的肌肉的抽搐,又听到司机说:贾区长手眼通天,认识道上的人,所以这个窝点经营得平安无事,连jǐng垩察也给几分面子云云………贾原青看着看着就出离愤怒了,气着了,一把拿起手机,吧唧就摔了,不屑地说了句:“诬蔑…纯属一派胡言,这是你们刑讯逼供的结果。”

“你说的这个我不反对,确实刑讯逼供,之所以这种事根治不了,那是因为对于作jiān犯科的人,温和的手段大多数时候是不奏效的……贾区长,这样的视频要是放网上,不知道能捅出多少事来?现在官也未必好当呀,吃顿饭都可能丢了官帽。何况你涉黑呀?”余罪根本不介意手机被摔,淡淡地道。

“那你可以试试,小伙子,这个你吓不住我,其实我很怀疑,你这身jǐng垩服还能穿多长时间……据我所知,你们反扒队因为脱离指挥,已经被集体停职了。”贾原青道。

是他,错不了,这样的内幕只能关心案情的人才知道,余罪打量着这位领垩导,年近四旬,细瞧和那个贾浩成有几分相似,属于那类帅气和意气都风发的领垩导,这是组织上应该叫:年轻干部。

“对,停职了。我这身jǐng垩服可能穿不了几天了。”余罪盯着他,像在思索办法,贾原青嗤笑道:“那你蹦达什么?要我打个电话把你带走吗?”

贾原青慢慢地拿起了手机,像是一个无形的威胁,此时,余罪觉得其势全颓,他遇到了一个黑白通吃的高人,根本没有把他放到勾心斗角的一个重量级上,他看着贾原青,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事没完,你们欺人太甚。”

贾原青就那么得意地、不屑地笑着,边笑边说着:“欺你又如何?在你这官衣脱了的时候,我保证你会后悔。”

说着,拿起了手机,翻查着号码,不时地瞥眼看余罪,余罪像万念俱灰一样,面色yīn沉到了极点,就在电话查到的一刹那,贾原青突然看到余罪的表情变了,变得如怒目金刚,变得如厉鬼恶煞,一伸手抄起桌上的酒瓶子,咣啷声毫无征兆地砸下来。

“啊……”贾原青吃痛,那痛声几乎被压制在喉咙里喊不出来,砸在右肩上,他整条胳膊一下子像废了一样,一呻吟,看到了满地玻璃碎片,惊恐地看向的施虐的余罪。余罪扔了瓶刺,揪着人,又抄起一个玻璃汾酒瓶子,贾原青惊恐的嘶吼着:“你…你……”

这一次却是没有砸向他,余罪像在比划着位置,把酒瓶塞在他吃痛无法抬起的手里,手把手,一回手,“嘭”声敲在椅背上,手里只余瓶刺,这时候,余罪双手抓着贾原青握着瓶刺的手,表情怒极反笑,嘶哑地声音,对着惊恐的贾原青说着:“我也要告诉你,只要能扒下你这张人皮,今天我做什么也不会后悔

说罢,握着贾原青的手,用力往自己腹部一刺,滋地一声。

极度惶恐的贾原青一下子酒醒了一半,全身冷汗,他感觉到了黏黏的,然后他看到了殷红的血,溅到了自己手上。

余罪的表情痛苦地凝滞了,这一刻,他体会到了李二冬那种痛苦,只不过他痛得更深一点,作为jǐng垩察,不得不这样做的时候,才是最痛苦的。这一刻,他眼前泛起是高墙铁窗里曾经经历过的艰难岁月,可相比此时,他倒觉得那是一种平和、一种解脱。

贾原青惊恐地看着瓶刺破衣而入,余罪颓然向后倒着,以一种极度痛苦的表情盯着他,又看看没入体垩内的瓶刺,看看汩汩而流的鲜血,他突然间诡异地笑了,在颓然而坐的时候,他看着惊吓到不可自制的贾原青,他不屑地笑着问着:“贾副区长,这次袭jǐng案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给你摆平……你的人皮扒下来,真是丑态不堪啊,哈哈……你害怕了,哈哈……”

那诡异的、像是在哭泣的笑声,吓得贾原青浑身哆嗦,不迭地往后躲、往后躲,在靠到墙的一刹那,他才惊恐地,要嘶破吼咙喊起来。

“救命啊……”余罪替他喊了。

门咣然撞开了,此时刚刚送走领垩导的鼠标和大毛回来了,两人一看惨烈的现场,登时钉在地上了,惊恐过度的贾原青此时省悟到了什么,指着余罪,语无伦次地说着:“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刺的。”

“余儿,你怎么了……你……”鼠标目眦俱裂,急步奔上来,要扶余罪,余罪慢慢地,轻轻地,靠着墙,半躺着,一伸手,虚弱地指着贾原青道着:“铐上他,他袭jǐng……不要破坏现场。记得我告诉你什么

“**尼马……”大毛抹了把泪,几步上来,踩着贾原青,打上了反铐。贾原青吓得冷汗涔涔,只会机械地重复一句:“不是我,不是我……他要陷害我。”

路过的服务员,惊声尖叫着跑了,保安蹬蹬蹬来了一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血迹斑斑的现场,两位jǐng垩察在抚着一位神然木然的同伴,他们号陶大哭着,铐着的一位客人在神经质地喊着不是我。保安们慌忙不迭地报jǐng。

11的jǐng车飞驰来了。

12的救护车飞驰而来了。

重案队接jǐng的jǐng车也随后来了,不一会儿,这个杏花区政垩府定点招待的三晋酒店,成了jǐng车和jǐng垩服天下。全市jǐng营又在疯传着一个消息:

又一起恶性袭jǐng案,发生了猎扒报道的原形队伍。

车厢里的马钢炉终于坐不住了,眼皮一直在跳,心跳比眼皮跳得还厉害,他不时地望着三位面无表情的jǐng垩察,几次想说话都没开口。

jǐng车来了一拔又一拔,他看到了,救护担架抬走了一位满身是血的jǐng垩察,当被铐着架走的嫌疑人从楼梯上下来时,他浑身一哆嗦,有点瘫软的感觉。

有人从车窗里递进来一样东西,是鼠标,他抹着泪,马鹏面无表情地接住了,插进了手机里,他看了好久,半晌才扬着,让同位把马钢炉带近了点,看清楚了点。

现场,血淋淋的现场,被刺的jǐng员,被铐的贾原青,马鹏举了好久,慢慢收起,一言不发,发动着车,驶离了这个混乱的现场,直驶出几公里,刹在路边,一摆头,手下哗声打开车门。

其实连他也是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那个消息不需要解释,他一下子明白了余罪要干什么。他道着:“老驴呀,我觉得你垩他妈就一猪脑袋,江湖人做事都讲留条后路,可你们劫车、袭jǐng,还内外勾结,把那帮协jǐng兄弟全给开了,你这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呀…好了,有人摊上大垩事了。我说话算数,马钢炉,你可以走了。”

“真狠。”马钢炉凛然道着,他不知道怎么发生的,但打死他不信温文的贾主任会去捅jǐng垩察,不过他更知道,这罪名怕是敲实了,他起身,又踌躇了,看着头也不回的马鹏,有点心虚。

东风吹、战鼓擂,这个年头人人黑,他似乎在踌蹰,自己是不是有可能被这么黑一下子。

“你是个聪明人,否则不会活这么久……你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我们其实也知道你干什么的,有些小错小过无所谓,可有人捅了我们的兄弟,你觉得我们会放过他吗?”马鹏道,回头看着将下未下车的马钢炉。

“不能,不过确实不是我干的。”马钢炉道,被马鹏看得有点心惊肉跳。

“帮个忙怎么样?反正他落井了,你很介意下块石?反正这个靠山也倒了,你还准备和他一起倒?反正他迟早也得交待出来,你准备让jǐng垩察再去追着你不放?要是没证据可能我们动不了他,可现在,一动马上就要底朝天了。”马鹏道,淡淡的话里,威胁甚浓,他知道和这些人不能明说,只能意会。

“我……倒是知道点情况,可是……”马钢炉不确定地道。

“检举对吧……我们知道你经常帮人平事,可总不至于给他找人,让捅jǐng垩察去吧?再说您这身子骨,看守所也未必敢留你。而且就您这身家,就进去很容易也能出来,何况如果检举的话,jǐng垩察多少会网开一面。”马鹏道,开出了一个极其诱惑的条件。

“对,检举……确实不知情,贾政询就是找几个人办事,我以为是教训谁,就告诉他几个人名,谁可知道这人太目无法纪,居然去劫车袭jǐng……对了,贾原青也不是个好东西,他昨天给了我四十万,让我想办法再把这些办事的人交给jǐng垩察,把他哥摘清楚…那个……这王八蛋办事一向很黑,我辛辛苦苦包点工程,一大半利润都被他吞了,我想想,事多呢……”马钢炉迫不及待的落井下石,他知道贾原青一倒,那个当jiān商的哥哥,根本不经折腾。他更清楚,这种这激烈的报复加诸到谁的身上,谁也承受不起。

“录音……马老,我现在直接把您送负责此案的重案队,您直接向他们检举……一会儿我再把您送回家……您帮了我们个大忙。”马鹏客气地道,门关上了,是马钢炉自己关上的,他坐下来了,不迭地应声着,开始落井下石了。

别说检举了,此时他巴不得亲手把贾原青掐死。

马鹏驾着车,心有点慌,手在抖,密谋的时候,余罪满口说只要控制住马钢炉,他有办法从贾原青手里拿到证据,逼马钢炉开口,马鹏一直以为余罪的鬼机灵要来回诈唬,他一点没料到,会是一个这样血淋淋的结果。

没错,证据就是他自己,他把自己变成了血证。

马鹏抹了把脸,鼻子酸楚,心里说不出那种像被割心挖肝似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