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3章&难舍红颜

2017-11-25 17:31:29Ctrl+D 收藏本站

三周后,市人民医院,身着病服的余罪像沉思冥想一般,围着被子坐在床上。

哦,不对,是在玩,在玩硬币,玩得很出神,很忘我。

硬币,从胳膊的内侧,慢慢地,均匀地滚动着,像被一只手无形操纵着,慢慢地,滚过了手腕、手心,像有方向感和动力支持一般,慢慢地,向指尖攀上去,然后,静止了。

静止了很久,像粘在中指上一样,过了很久,操纵的人手微微一动,随着手势的变化,硬币又开始向手背滚动,依然是一种极慢、极慢的速度,滚到腕部的时候,又静止了,静止的地方,是浅浅的汗毛,而硬币,就像长在那个部位一样,一动不动。

“我明白了,心越静,它才能越慢下来……”

余罪的两眼离硬币很近,他看到了几乎磨得没有花纹的硬币,他在想,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个硬币上悟出了这个简单的道理。

他找到了黄三不再为贼的原因,是因为那种无畏的气度,因为那双清澈的眼睛,那是一个静到心如止水的人,怎么还可能去当一个毛贼。他也找到了自己对黄三下不了手的原因,因为,在冥冥中,他似乎觉得,黄三和他是一类人。

比如此时,他像贼王黄三一样做得那么好,硬币慢慢地回到了肘部,又缓缓地回到了手背上,一直以一种缓慢而均匀速度在滚动着,似乎用意念就可以叫停它,同样也可以用意念让它停留在手与肘的任何部位。

又停了,停在拳面上,余罪往近放了放,就放在眼睛的旁边,可以用最近的距离来看它。

他看到的仿佛不是硬币,而是贾原青惊恐的表情,看到的是贾政询颓败的样子,看到的是贾浩成戴着铐子的样子,看到的是那样官冕堂皇的同行被扒下的官衣的样子……他笑了,他觉得自己这种笑,就像黄三那老贼从容被捕的时候那种笑,那是把一切置之度外,根本无所畏惧的笑容。

这是一场无人分享的快乐,就像他小时候砸了人家玻璃没人发现,就像他上学收了保护费偷着潇洒,这种事也只能让他一个人偷着乐。

笃…笃…敲门声起,他应了声,表情像僵着,手势保持着不动,不过当门开的一刹那时,他手上的硬币吧唧掉床上了,笑吟吟的林宇婧进来了,提着一网兜水果,余罪捡起了硬币,作了个怪怪的表情,心里在暗道着:

心还是不静黄三之所以登峰造极,估计与年龄有关,他那年龄,不需要想女人了。

“笑什么?”林宇婧坐下来了,水果放好,随手拿了个好大的苹果,削着,笑吟吟地看着余罪,恢复过来了,就是有点沉默,有时候总是那种鬼鬼祟祟的表情,更不好琢磨。

这不,他又笑了笑,没说话。林宇婧也不介意,也抿着嘴笑了笑,仔细地帮他削着苹果,随意地又问着:“你爸呢?”

“去洗衣服了。”余罪道,老爸来了好几天了,一直伺候在病床前。

“你爸可真不容易,又当爹又当妈。”林宇婧感慨地道。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洗衣服和洗水果一样,根本洗不干净,三年级开始就是我自己洗。”余罪道,那个天才老爸绝对不是洗衣服的材料,他那工装,一年能洗一回就不错了。

林宇婧笑了,明显感觉到余罪今天的情绪好多了,她削完了苹果,伸手,余罪没接,笑吟吟地看着,林宇婧催着道:“吃啊。”

“哦……”余罪动动,不过马上脸上表情很痛苦地哎呀了一声,林宇婧赶忙扶着,余罪伸伸左手道着:“一伸有点疼。”

扶着的林宇婧看到了那枚硬币,她知道病情,早就抽线了,不过她故意问着:“那右手啊。”

“哎呀,也有点疼。”余罪伸着手,很做作地道。

“胡说不是,刚才还玩硬币。”林宇婧声音放低了,回头偷偷瞧瞧,没人来。

“是啊,刚才不疼,现在有点疼。”余罪虚弱地道。

“哦,那你不用吃了。”林宇婧故意道。

“可我想吃。”余罪伸着脖子,努力以一种暧昧的口气说话,好容易有独处的机会了。林宇婧凝视了片刻,削了一小块,很慢,很促狭地放到了余罪的嘴里,看着他嚼,看着他得意地在说着:“好吃,真好吃。”

“装吧你。”林宇姐又喂一块,看余罪惬意地吃着,冷不丁问着:“那个现场是不是也是伪装的。”

声音极低,不过呛得余罪噎了下,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了,这个表情,相当于告诉林宇婧正确答案了,余罪坐直身子,想给自己辨白一句什么,不过看到林宇婧带着几分笑意的严肃,他莞尔一笑问道:“警垩察不应该这样说话,这有悖于你的职业素质,我们应该讲证据,不应该胡乱猜测,特别是对于自己的同志

“很可惜,职业素质被你利用了。”林宇婧道,不知道是挽惜还是无奈。

“对,也许是,如果没有这点职业素质,可能真凶就要永远逍遥法外了。”余罪道。

林宇婧凝视得更近了点,那双眼睛,对她没有怯意,或者说对大多数警垩察都畏惧的事根本没有怯意,凝视了良久,她轻轻吁了声问着:“值得吗?你傻呀?差点把自己赔上?”

“幸好没赔上,可他们就全赔上了。”余罪道,他眯着眼笑着,在这个时候如果再来一次,他想自己肯定舍不得赔上自己。因为从没发现过,还有如此关心他的人。

轻轻地,林宇婧掰着苹果,削下来的一瓣,她有点埋怨地、又有点无计可施地笑了笑,把苹果放到了余罪的嘴边,余罪轻咬着,连苹果带手指,都咬住了,林宇婧一缩手,他捉住了,四目相接的时候不需要语言的表述,离得越来越近,轻轻点,吻在一起,一个带着苹果香味的吻。让林宇婧吁声,有点陶醉的感觉。

嘭声,门开了,余满塘端着脸盆进来了,一下子傻眼了,脸盆吧唧掉地上了,余罪和林宇婧慌乱地分开,愕然地回头看着,余满塘吓了一跳,赶紧道着:“你们继续……走错门了。”

一闪身就跑,愕然不已的林宇婧和余罪相视而笑,不过余罪再想轻薄却是木有机会了,林宇婧闪避着,就不让他得逞,起身捡那身刚洗的衣服了。

“哎哟哟哟……”余满塘直抚着前胸,喘着大气,乐歪了,直得啵着:“哟哟,我儿子真能耐,还没买房呢,已经勾搭上大闺女了。”

他跑了不远,又返回来,想回去再看看的,可又不敢,生怕搅了儿子的好事,那姑娘来过几次了,让他纳闷的是,怎么就没看出来涅?哎对了,他突然想起来了,这姑娘是个最高的那个,这个高个子和儿子正好互补,将来孙子肯定比儿子强。

想着把老余都想乐了,正乐呵着,有人问话了:“余叔,您怎么在这儿?”

“哦,没事。啊……小璐,你……”余满塘正待说话,又被吓了一跳,来了两次的安嘉璐来了,他怔了怔,马上奸商本色出来了,笑着诌了句瞎话通知儿子,大声嚷着道:“余儿,小璐来看你来了。去吧,小璐,在病房里呢。”

“谢谢余叔。”安嘉璐浅笑吟吟,很礼貌地道。莞尔一笑,进病房了。

这样子把余满塘看得开始七上八下了,总归起来骄傲的就是一句:“哎哟,我儿子真能耐,不是勾搭俩吧?怎么都像有那么点意思呢?”

他纠结了,好像两个都不错呀?后面这个更漂亮,比他妈还漂亮……不成,还是不能找太漂亮的。他暗暗地思忖着,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爹在思忖,儿子也没闲着,安嘉璐敲门而入时,让林宇婧也有点慌乱,起身让座,知道这位姑娘是余罪、鼠标他们警校同学,两人相视间,互有戚戚,安嘉璐一直很敬佩这位缉毒一线的大姐,而林宇婧,却是羡慕安嘉璐这么青春和奔放的年龄,她随意地问着:“安安,怎么今天有时间看他?”

“不是我看他,是有个人看他……是谁我就不告诉他了,对方不让说。看看,余英雄,喜欢吗?”安嘉璐笑容可掬地,把一个包装整齐的礼物递给余罪,眉毛色舞地问着:“我打赌,你猜不出来是谁?”

“想来看我,又不好意思上来。除了解冰还有谁?”余罪道,脱口而出。

安嘉璐震惊了一下下,东西放下了,好没有喜感,看样一猜就中,林宇婧却是问着是谁,余罪一指安嘉璐道着:“安安的追求者之一,二队的。”

“哦,我想起来了,那位特别帅的刑垩警,去看过二冬。”林宇婧道,有夸奖的成份。不过让安嘉璐似乎不怎么高兴似的,撅了撅嘴问着:“难道除了帅,就没有别的优点了吗?”

“有啊,谁说没有,一般帅哥都招女人喜欢,呵呵,比如我。”余罪慵懒地道,惹得林宇婧和安嘉璐相视愕然,然后哈哈大笑。

自从余罪醒来之后,气氛一向是很轻松的,今天虽然是林宇婧和安嘉璐同时碰面,也没有带来什么尴尬,反倒是余罪心里打着小算盘,在怀疑安嘉璐和解冰又重归于好了。

完咧,没机会勾搭了。他看着安嘉璐娇白脸蛋,有点贼心难泯。

不完,亏是还有点节操,他看着谈笑风生的林宇婧,又有点欲壑难足。

心不静呐,永远不会成为高手,他又看到安嘉璐起身告辞时,甚至有点失落的感觉,林宇婧送的人,等一会回来时,她异样地盯着余罪,余罪被盯得不自然了,有点做贼心虚地问着:“怎么了?你这样看着我?”

“我怎么觉得你好喜欢她?”林宇婧稍有不悦地问着。

“哎哟,你这话问得。”余罪胃疼地道:“警校百分之九十九的男生,都把她当梦中情人。”

“包括你?”林宇婧问,坐到了她的床边,看样没准备再喂苹果。

“当然包括了。”余罪诚实地道,林宇婧脸色不好时,他补充着:“这个你也介意?梦想和现实差距是很大滴,我梦想当个混吃等死的小片垩警呢,你看现在成了什么得性,多残酷。”

“那你梦想追到安嘉璐,然后现实就很残酷地让你碰到我了?”林宇婧蕴着笑意,反问着余罪。

“嗯,很对。”余罪丝毫不忌讳地道着,看林宇婧脸色像威胁,他笑着补充道:“所以我只能面对现实,只能想办法征服残酷的现实。”

余罪说着,两眼不怀好意地上上下下打量着便装的林宇婧,林宇婧被逗笑了,笑着狠狠地拧了他一把,余罪吃痛惊声尖叫喊着:“别介样,你这不是逼着我**吗?”

林宇婧于是来了个更残酷的,捂着他的嘴,狠狠掐了一把,床都叫不出来了。

可把老余给苦了,一直站在门口,没地方去呀,听着里头的动静,他暗骂着熊孩子,大白天不能整这事吧,让他爹实在不好意思进来呀………

嘭声安嘉璐闭门上车,驾驶位置的解冰堆着笑,讨好似地问着:“谢谢啊。”

是是籍口而已,买了件礼物,托安嘉璐送给余罪,以期通过这事拉近两人越来越远的距离,不过似乎安嘉璐对于解帅哥还余怒未消,只是淡淡地道了句:“别客气,解队长。”

“别人寒碜我,你也寒碜我呀?”解冰道,还没当队长呢。

“迟早的事嘛……真可怜啊,咱们同学里,没想到受伤的已经有两位了。”安嘉璐心疼地道,二冬和余罪先后送进医院,让他感触颇大。

“可怜?”解冰笑了笑,边开车边道着:“李二冬吧,是个意外,真可怜。余罪嘛,未必。”

“什么意思?你对他还有成见?”安嘉璐不悦地问。

“没成见……这次袭警案,你没参案,你未必知道。”解冰道。

“知道什么呀?人都差点没救过来。”安嘉璐更不悦了。

“我就问一句,咱们当时一届学员里,匕首攻防,谁最厉害?”解冰问。

“余罪。”安嘉璐脱口而出。马上觉得不对了,她愣着眼道:“哎对呀,连许平秋都被他打倒过……怎么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官僚给捅成重伤……也不对,意外总会有的嘛。”

“别人是意外,余罪身上不会有意外,案发后,他带领着全队脱离指挥,市局下令收缴他们的证件。他不但没有放弃,而且带队抄了贾政询兄弟俩经营多年的地下窝点……据说贾家就是靠这种生意发家的,连贾原青的那一官半职都是他哥极力资助买下的……除了余罪,还有咱们那些同学,特别是骆家龙、鼠标、一直在暗中帮他,他很容易就能知道这个案子的幕后……幕后也没那么深,就是因为贾原青手眼通天,从派垩出所、分局到支队,他都走通关系了。”解冰道。

“什么意思,你说这么多?”安嘉璐有点紧张,想到那一层了。

“你想啊,已经临近解职的余罪,莫名其妙地找上贾原青,然后就发生了贾原青袭警案……本来已经铁板一块,翻盘无望的案子全部倒转过来了,这案子正常查,就即便牵涉到贾政询,也不可能牵涉到贾原青,这下好了,一窝端了。”解冰道。

“哦,我明白了,你是说,余罪故意设计的袭警案?”安嘉璐凛然问着。

“这个我不能确定,但我很确定的是,让张猛和熊剑飞联袂动手,都未必能把他捅成那个样子。”解冰道。

“那专案组吃素的呀?没查出来?”安嘉璐还有点怀疑,而且很震惊,她是最迟知道的。

“专案组也得讲证据,可所有的证据都对贾原青不利,甚至连两人撕扯的距离都测量过,没错,符合余罪的叙述……恰恰贾原青又喝了点酒,他算是跳进汾河也洗不清了,就不承认也不由他了。何况他本身就不干净,马钢炉一交待,他那些烂事,可比袭警的罪名还要重。”解冰道,脸上有一丝无奈的笑容闪过,经历此事之后,他才觉得,自己和余罪相差的太多了,对别人狠那不叫狠,能狠到把自己捅成那样子,才叫狠。

“他活该,官贼一家,端了才好。”安嘉璐那股子正义感又上来了,无条件的支持余罪了,她反问着解冰道着:“哎,你什么意思?我觉得你就是对人家有成见,故意说人家坏话。”

“坏话?说实话啊,这事可让我佩服得他不得了,够狠,不过也够黑啊。警垩察不是这么当滴,要一直这样,早晚要出事。”解冰笑着道,感觉也有一种快意荡漾在胸间,不独是他,能看出案子的蹊跷的人不少,但也都像看到官富为恶一般,齐齐失声。

“呵呵,就是嘛,狠得好,我喜欢。”安嘉璐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解冰不解地看她时,她脸上正浮现着一丝欣赏的笑容,那笑容让解冰微微皱眉了,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威胁,不知道来自何方的威胁。

不过还好,这个威胁和他不在一个重量级上,而且他知道这样的威胁,恐怕是行内也不愿意看到的。他看了眼安嘉璐,之后很绅士地选择了沉默。

快到午饭的时候林宇婧才走的,老余打着饭殷勤挽留,没留住,估计还不习惯面对老余。人一走,老爸给儿子端好饭,余罪滋吧滋吧吃着,又香又甜,半晌才发现老爹痴痴地看着他,他惊声问着:“爸,怎么啦?”

“你还问怎么了?你们俩腻歪,让我在门口站了两个小时。”老余怨言出来了。

“对不起啊,爸。”余罪不好意思地道。

“没事,再多站俩小时也不在乎。”余满塘乐呵呵地道着,看儿子情绪不错,小话问上来了:“哎,儿子,到底哪一个是啊。”

“是什么哪一个?”余罪问。

“废话不是。你说什么?”余满塘不高兴了。

余罪嘿嘿笑了,边吃边问着:“那爸,你看上哪一个了?”

“你不更废话吗?我看上能跟我过呀?”余满塘道。余罪被噎了一下,笑着得意地道着:“不好办呀,爸,你把儿子生得这么优秀,引得众美人争相献媚,我都不知道该选那一个,您给点参考意见……看宇婧,高大丰满;看安安,羞花闭月;看燕子,活泼好动;看文涓,默默支持,都不错,你说选那个?”

余罪把来看过的女同学加上林宇婧都摆出来了,当然,没敢加上林小凤,一来想拽拽,二来似乎也想问问老爸的。不料余满塘轻描淡写地来了句:“这还不简单,很好办。”

“怎么办?我正纠结着呢?”余罪做难为状。

“先睡一遍,现拣好的娶。”老余教唆着儿子,一拍手:“就这么简单,将来都不后悔。”

余罪一噎,半晌才把嘴里饭咽下去,大惊失色,一竖大拇指道着:“哎呀我今天才发现,爸你真英明

“那当然,不英明能生出这么聪明的你来么。”余满塘得意了。

父子俩相视奸笑着,那表情如出一辙。说笑着,余满塘又开始心疼儿子了,出声问着:“哎儿子,你不说反扒队抓得都是小毛贼,很安全吗?怎么一下子你和二冬都受伤了。”

“不小心,实在是不小心。”余罪眯着眼,搪塞道。

“那受伤了吧,怎么也没见,发点抚恤啥的?我看电视上,警垩察一受伤,哎哟,那都是领垩导慰问,小姑娘献花,电视台播放滴。”老余凛然道,很为儿子叫屈,就是嘛,这些待遇,怎么一点都没有涅。

这事很不和谐,余罪估计局里使劲压着包着都说不定,毕竟牵涉到了分局、支队多人的渎职问题,他笑了笑道着:“爸,那荣誉都是虚的,咱还在乎那个。”

“那也得来点实的呀,是不是会给提个局长、副局长啥地?”老余又期望道。

“这个……不好说,爸,作人要淡定,要低调,不是您教的吗?咱在乎那个荣誉干什么?反正从小到大都没拿过奖状。”余罪安慰着老爸。

“这不对,荣誉可以不要,实惠一定得要,好歹将来别人称呼也带个长字呀?别像你爸,一辈子就当过家长,除了开家长会替你挨训,就没起过作用……我就不信了,我儿子这么出息,都因公负伤了,领垩导就瞎了眼了,也得给个安慰奖呀……不给爸找他们去。”

老余得瑟着,又是抚脸,又是拍大腿,那是极度有成就感的表现,大有不给“长”字就跟谁没完的架势。

余罪笑了笑,不过又侧脸,抹了把酸酸的眼睛,此时他有点后怕了,如果扔掉的是那身警垩服,他可以不在乎,可要迎接的是父亲的失望,他相信,自己会很在乎。

吃着,说着,余罪让老爸回家,可老余却放心不下,汾西的生意贺阿姨打理着,问题不大,余罪坚持要让老爸回,老余坚持不回,爷俩又开始拌嘴了,正拌着,敲门声起,老余一开门,哎哟,眼睛一凸,又来了一漂亮姑娘,他一指回头问儿子道:“儿子,这谁呀?你到底搞了几个?”

“我不认识啊,您谁呀?”余罪也愣了。

那姑娘笑了笑,职业性地笑,捧着一束花,问着病人,送进来让余罪签名。哦,明白了,是有人慰问的,送花来了。刚签了一个,没留名,余罪正纳闷谁送的呢,又来一个,老余一开门这下放心了,是男滴,也是送花的。

“没见识,整点吃的多实惠,搞这些有什么用。”老余得啵着,拿起碗筷去洗了。余罪笑了笑,第一束他不知道是谁,不过那束康乃馨让他想起了一个人,男的,汉奸汪慎修,不为别的,同学里能有这种小资情调的,也就汉奸一个人,如果是其他兄弟,肯定整块红烧肘子或者扒鸡什么的。听说这货开公司了,没入警籍,以前大家对此颇是失望,不过现在看来,未必不是好事。

可第二束就纳闷了,总不能还有人吧?他翻捡着花束里的留言,在看到一个小纸片时,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没有文字,只有一个图案,是一根手指,指尖上飞舞着硬币,他一下子猜到是谁了。旋即把整个花束拆开,什么也没有发现,搁床头柜上放了很久,几次看花时又发现不对了,纯白的花朵,他叫不上名来,不过总觉得很怵然,突然间,他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翻身,找着手机,翻查着马秋林的电话,通话后,很快证实了他的想法:

电话里马秋林告诉他,机场失窃案的主要嫌疑人黄解放,已于两日前在五原市肿瘤医院病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