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01章&深牢大狱

2017-11-25 17:28:16Ctrl+D 收藏本站



呼通……呼通……

沉闷的声音响彻在薄朦冥冥的清晨,睡在水泥地上的余罪猝然惊醒时,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在这个恐惧的环境里沉沉地睡了不知道几个小时。

一天经历那么多事,不管理对于生理还是心理,再强悍的人也承受不住。

时间肯定不长,他回忆着,进监仓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睡下了,有一位光头恶汉指着格子窗外,让他把脏衣服从里外往外扔,他扔了,然后又被踹着,到马池边上睡觉。不是非到这儿睡觉,而是这个二十余平米的地方横七竖八,床上、地上已经人满为患,只有马池边上尚余一人宽窄的地方可供栖身。

犯罪之都,罪犯人满为患。

困了,也累了,就那样不知不觉地睡过去了,此时惊醒时,他不敢稍动,又一次悄悄挪身打量这个陌生地环境,平米不大,可空间足够大,离头顶五米高,白惨惨的炽灯亮着,三面半是铅灰的水泥墙,后墙一半是拇指粗的钢筋,上面是方便监视的甬道,隐约能想起似乎有持枪的武警经过,最高处的墙角,有一条高频的摄像头附瞰着监仓。

他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个环境那怕就把世界上最凶的悍匪关进来,他也未必有脱逃的可能,曾经看得得兴奋得越狱、监狱风云之类的故事,都是扯淡,最起码以他的常识判断,那半尺厚的铁门,接近一尺厚的混凝墙,就爆破都得好手,别说身上连起码的金属物品都被搜走的犯人了。

对了,我究竟是谁,“犯人”这个通俗的字眼,让人本能的抗拒。可现实又生生地摆在面前,他无法拒绝地已经成了其中的一员了。而且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而是一次有预谋的安排,肯定是想让他进来接触到某个用正常方式无法拿下的嫌疑人。

难道是狱侦耳目,可那种事,一般由犯人自身完成就可以了。

“妈的,老子偏偏不让你们如愿。”

余罪恶狠狠的想着,那股怒气再起,就即便主宰不了局势,可他能主宰了自己,最好的报复方式莫过于让算计他的人什么也得不到,让他空欢喜一场,他在想自己该怎么做,可脑子里除了恨意什么也装不下。

呼通……呼通………

不知道什么沉闷声音一直在有节奏地响着,声音更近了,变得更沉闷了,未知的事物总是会带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在恨意消退,不得不考虑生存下去的时候,有一种恐惧像毒虫慢慢地爬上了心头,此时余罪感觉到了仓里的变化,有翻身的、有打哈欠的、有挪着身体的,整个监仓分着明显的层次,大通铺上并排躺着十余人,铺着毯子盖着薄被,甬道也有数人,铺着瓦愣纸板,盖着自己的衣服,而像他席地而睡,毫无例外在这里是属于赤贫的一个。

阶级在这里看更明显了,他现在比赤贫还是赤一下。

“啊……起床。”

门口,被子里钻出来一位全身炭黑的大汉,东.北口音,起身了,裸身光着大脚丫在床沿走着,顺势踹了几位还睡着的,骂咧咧了几句,到了马池边上,旁若无人地把余罪踹过一边,哗拉拉开始放水了。那全身虬结的肌肉,以及后背上的疤痕,让余罪能联想起斯巴达三百勇士的形象,浑身肌**子,粗和壮是两个最准确的形容词,包括放水那玩意,余罪无意瞥到时,他都觉得足以让欧美猛男羞煞。

“这是哪类悍匪?”

余罪默默地回头时,看到这人的铺位在门口第二位,应该在监仓里地位不低,可以他的眼光瞧,又觉得这样的人不可能是个什么人物,太嚣张,任何人都会对他下意识地防备。

那人放完水,回铺位的过程中又踹了几个人,醒来的人更多了,余罪瞥到了睡在第三位的,却是一个满脸胡茬的汉子,眼眶高、鼻梁勾,一口白森森的牙,身上却很白,个子很匀称,标准的西域相貌,他到马池边放水时瞥了余罪一眼,嘟囊了一句“阿朗斯可”之类的话,不用翻译,和粤东人讲“丢你老母”、和西山人讲“去你妈的”是一个内容。

呼通……呼通……沉闷的声音慢慢地在走近,这个监仓随着天色在渐渐苏醒,醒来的人陆续到墙角这个马池边上发泄隔夜的存货,高的奇高、矮的五短、胖的虚肥、瘦的嶙峋,偶而也就有那么一两个出奇的,大部分人和普通人无甚区别,余罪的担忧稍稍去了几分。

就是嘛,都是一机两蛋、四肢五官,没什么更稀罕的。

“昨晚新来的,蹲门口,一会儿出去洗干净啊。”

有人嚷了,余罪反应过来了,是当头的一位,睡在离门最近的地方,他起身时,余罪才发现这位异样了,传说中的牢头一点也不凶神恶煞,五官清秀、面白无须,更意外的是与众不同的留着一头长发,帅得不合时宜,让他在这个土狼群里显得格外耀眼。

他诧异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旁侧的一位撒完尿的嘭唧踹了他一脚,浓重的川味骂着:“老大说话,不会应声啊。”

余罪愣了,妈的,从昨天开始,就净挨打了,警察打也罢了,这犯人也打,他瞪了一眼,是位个小人矮的瓜娃子,川音,年纪甚至比自己还小,充大似的一扬手又要打过来,可不料余罪猝然出手了,闪电似的出拳,直击瓜娃的鼻子。

嘭唧……哎哟……可怜的瓜娃毫无意外地向后仆倒,哄笑四起,他一骨碌爬起来,恼羞成怒地冲上来,可不料迎面又飞来一脚,直愣愣蹬在小腹上,瓜娃痛吟一声,扑唧声重重地坐在过道里,半晌喘不过气来。

“哟,有点意思,好长时候没见到过门就还手的了。一会儿兄弟们陪你练啊。”

牢头发话了,不像本地口音,他笑着站在马池边上,边放水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余罪,余罪没理他。不过因为这几下出手似乎引起了更多人的兴趣似的,都像看外星人一样瞅着他,不过大多数是不怀好意的眼光。

“妈的,闹事就闹大,不知道行不行。”

余罪在打着小算盘,闹大,闹大,闹到看守所所长那儿不知道行不行,闹得凶了,不知道能不能出去,不过他想,许平秋能安排进来,那就应该有渠道知道,如果胡闹一番呆不下去,似乎应该是一个转机。

一念至此他瞥眼这个仓里,不算他在内,十九个人,看体型基本就看个七七八八,粤省人干巴瘦,他们聚了一拔,在铺中段,说得是白话,在这个监仓应该属于小团体;黑个子、西域货再加上长头发的,聚了一拔,他们的被子有人叠,应该在监仓是上层,至于甬道来回忙碌收拾内务的,差不多就是和自己一样,来自天南海北的苦逼了。

呼通……声音终于响在头顶了,余罪觉得背后一凉,这才发现,那声音是开门的声音,在头顶,胳膊粗的钢管滑道,一开门才发现外面别有洞天,是个小小的活动空间,一个水池和几平方的空地,头顶依然是拇指粗的钢网,只有抬头可见的一片天空,此时潮湿稍有点冷冽的空气灌过来,一夜的污浊气息顿扫一空。

不等有人吆喝,余罪出去了,然面狭小的钢混笼子,也不知关过了多少大奸小恶、小贼大盗,四面斑驳的墙已经磨得光亮可鉴,昨夜扔出来的衣服就在窗底,他就着水龙头草草涮了把,胡乱套着裤子,精赤着上身,身无长物,只能替换着了,总不能光着屁股吧?

衬衣搭起,套着短裤的余罪心里一动,把薄薄的秋衣捏在手里,指甲捋开了缝,慢慢地,不被人注意地撕开了,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他看到很多双不善的眼光在盯着他,他知道,作为新人进门,第一顿揍是难免的,就像传说中的下马威、杀威棒之类的,外面的社会都没有过公平,他可没指望在这里面还会有公正。

闹他妈的,最好闹得他妈的谁也收拾不住,老子就不信他敢看我去死!

他盘算着,恶狠狠地想着,浑身的血脉贲张着,头顶的武警有十数米,正在巡逻,这帮孙子肯定要趁换岗的时候来动手。又往监仓里看了看,后仓通过甬道到铁门口,有十米不到的距离,如果擂响铁门的话,应该能惊动外面的管教,虽说藏猫猫、逗乐乐之类有可能导致小命不保,可以他的认知,那毕竟是特例,其实谁也怕死,不但怕自己死,更怕别人死,这个仓里真要有个横尸,怕是从嫌疑人到管教,谁也脱不了干系。

妈的,就死也拖上几个去死……他在恶狠狠地想着,想着许平秋那张和霭但却奸诈的脸,想着派出所那些道貌岸然却卑鄙无耻的脸,想着此时全仓一张张狰狞的人渣脸,他心里突然有一种圣洁的感觉,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处在如此高尚的位置。

“小子,够横啊。”

有人背后说话了,余罪头回了一半,从仓里出来了四位,其中就包括那位被他踹趴下的,说话是位缺了一颗门牙的,两湖口音,眼睛里带着杀气,十有**是抢劫一类的人渣。

余罪慢慢地移动着,退到了墙角,这地方方便龟缩和防守,有墙可依,不会被摁倒痛扁,不过他这一个动作让别人看似恐惧了,那四位,慢慢围上去了。监仓里,哗拉拉出来了不少,都瞪着眼,那或大或小、或奸或诈、或凶或恶的眼神,足够聚集杀气吓怂新人,以前都这么办的,吓趴下、吓跪下、吓尿裤子的多得去了,再悍的新人面对群恶,也是待宰的羔羊。

“哟,确实来了个横的……谁打服他,我奖五包面。康师傅的。”

有人隔着格子窗说话了,是长头发的牢头,那位帅哥,旁边一黑一白两位哼哈将呲着板牙笑着,像看斗鸡斗狗一般,开出了赏格,让余罪不解的是,五包康师傅的悬赏让围攻的人眼睛都亮了,不少的拳头握紧了,步子迈开了,把他死死地钉在墙角,听到了武警岗哨换岗的哨声,一刹那间,全动了。

群殴正式拉开帏幕,正在一个密封环境监视着现场的警察,被一群狰狞的面孔吓得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