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章&不期而遇

2017-11-25 17:27:44Ctrl+D 收藏本站



时代的飞速发展让犯罪和打击犯罪,无论在方式方法,还是在时间空间上都有了质的飞跃,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可总也有天不藏奸、邪不胜正。

在以打击刑事犯罪为己任的刑侦二大队,严德标、李二冬站在大门口一个红色的横幅下,横幅上书“1.23”案件庆功会”。

对,就是庆功会,这俩被派出门口值勤了,因为这个狭小的地方,车一多,指定会堵。孙羿和吴光宇也派上用场了,就搁这条窄道上给人泊车,因为来的市局领导不少,这里又离省厅不远,连省厅也派人来了,这个案子又传出了一条奇闻,传说是被一名实习的警校生推理出来了,他参加了追捕小组,跨了三省追回了劫财杀人的元凶。

那是解冰,这也正是让哥几个心里不爽的地方,人比人实在差得太远。严德标吊儿郎当地站着,看着会到中途了,一转身想溜,李二冬威胁着:“鼠标,你特么要敢溜,我也溜了啊。”

“你……烂人,多站几分钟吃多大亏了。”严德标火冒三丈地道,看威胁不住李二冬,马上脸上笑着:“冬弟,我给你们买瓶饮料去啊。”

“凉茶啊,其他的不喝。”孙羿听到了,大声道,其他附合着,严德标骂咧咧溜了:“那种饮料对身体不好,一块钱一瓶那矿泉水多好喝。”

后面人嚷了句,他吱溜声窜远了,哈哈奸笑着。三个人走到了一起,里面的会开了,事情就不多了,李二冬来得晚,奇怪地问着两人道:“孙子,怎么回事?好像是解冰还得了个三等功……我靠,他什么时候来了。”

“我们比你早来不到一天,哪里知道。”孙羿道。吴光宇却是不服气地说着:“还不是瞎猫逮了只死耗子……哟嗬,那谁谁谁……”

吴光宇拉着哥俩,指着院门里出来的一位女警,孙羿一瞧,说出名来了:“周文涓。”

对,是周文涓,正快步跑着,这位在学校就不声不响的姑娘现在在二队也难得一见,一直跟着法医采证,照过面,可没来得及说话,此时她快步奔到大家面前,给每人塞了瓶矿泉水,布置会务的,难得还想着同学们。

哥几个笑着谢了,周文涓看着大家,有点不好意思,脸皮厚的这几位哥们可荤素不忌了,李二冬笑道:“文涓,你这个表情怎么看谁都害羞,咱们除了同学关系,没其他关系吧。”

周文涓眉头一皱,更结巴了,那俩烂货咧着嘴直笑,鼠标奔回来了,看这几个家伙又逗人家,直接轰过一边,问着周文涓道:“周警官,你有事是吧?”

“有点小事。”周文涓点点头。

“那说呗。”鼠标道,那哥仨也凑上来了,不管怎么着同学情谊都在,拍着胸脯没啥二话。

“我就问件事,余罪到那儿去了?”周文涓撂出来了。

咦,把鼠标问得吧唧一巴掌拍脑袋上了:“对呀,我怎么把余给忘了,这家伙去哪儿了。你们谁见过了没有?”

没有,哥仨摇头了,别说余罪,十几个被拆得四零五散,有好多人没下落呢,孙羿狐疑地回道:“应该不是在市区,他闲不住,要在肯定早把咱们找着了。”

“那小子没准在哪儿逍遥呢,在羊城把咱们受得跟龟孙样,他倒好,第一天就在机场睡得觉,我怎么就没想到。”李二冬道。这话蹊跷了,周文涓异样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去羊城了?好远啊。”

“呵呵……梦里去的。”鼠标嘿嘿笑着,一把巴掌把李二冬的尖嘴猴腮脸拔拉过一边了,周文涓没问到什么,很失落,大家却是问最早来的她,解冰是怎么个一回,周文涓倒是知道点案情,大致一讲,听得哥几个直掉下巴,敢情人家已经学有所用,推理出来了主要案情脉落,又跟着追捕组抓回了凶手,可不得评上个三等功了。

“啊呀,哥到那儿怎么都是打酱油滴命,好事咋就不让我摊上。”鼠标羡慕地道,李二冬斥着道:“就你个财迷脑袋,还忙着在地摊上骗钱呢。”

“妈的不说那回行不行,你狗日还贴小广告呢。”鼠标瞪着眼,发飚了。李二冬躲开了,半路回来的吴光宇意外了,拽着孙羿问:“听口气在羊城都没干好事啊,妈的,数我可怜,饿瘦了十来斤,就那么回来了。”

你一句,我一句,听得莫名其妙,周文涓问,他们又矢口否认,又是梦里去的,一个个咧着嘴呲笑,她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告辞走时,不经意后面吧唧一声,孙羿一回头差点哭上了:“坏了,来了个马路杀手,把队长车蹭了。”

“哎,你会不会开车,那个单位的?撞警车你赔得起呀。”孙羿嚷着就奔上来了,吴光宇一看也是辆警牌车,倒是稍稍放心了,就是怕对队长不好交待,等奔到近前,车上那位款款地下来了,杏眼瞪得老大,像是很意外地似的看着两位穿着没衔警装的。

安嘉璐,居然是安嘉璐,同样是警装一袭、飒爽一身,俏然一立,风姿顿生。孙羿蓦地笑了,奸笑着道:“哎哟,安美女啊,撞得真惊艳呐。”

“真会撞啊,一撞就我们队长的车。没事,撞吧,反正都是公车。”吴光宇也乐呵上了。

这俩不心疼的,此时有点心动,那顾得撞了谁家车,安嘉璐却是不悦地嚷着:“看什么看,不知道过来帮忙泊车呀!?”

“哎对,我来。”

“我来我来。”

两人挤着,差点干上,还是孙羿劲大,把吴光宇推过一边,从安嘉璐手里接过车,显摆似的加着油门,呜呜几声大油门,一退一进,平平地泊在车位中,让安嘉璐一阵羡慕。

车钥匙交到安嘉璐手里,孙羿好奇地问着:“安美女,你怎么来了?”

“把你急得,又不是看你。”吴光宇嘲讽着。

“你再接我话茬,我真跟你急啊。”孙羿呛上了。

又来了个更急的,李二冬把鼠标手里饮料抢了,直奔上来递给安嘉璐,殷勤而客气地道:“喝瓶水,安美女,警营就是不养爷们啊,看这警花开得叫个艳啊。”

安嘉璐眼一苦,做了个鬼脸,这还没过几天嘛,怎么脸皮都增厚了一尺似的,唯一没说话的鼠标作为旁观者一直奸笑着,快到门口他才说句灼言:

“从你看到我们第一眼起,是不是觉得警队素质下了个档次。”

“看到你就够了,不用看这么多,文涓也在啊……我说,这,究竟怎么回事?”

安嘉璐的好奇心被勾引起来了,对于那次自己在这里被吓走还是心有余悸,闻听周文涓跟着法医采证,让她好一阵钦佩,又听那哥几个,不是打杂的就是开车的,个个牢骚一肚子,不过都没有李二冬惨,现在全天候不是蹲坑就是盯梢,他要求过换岗了,不过他这市侩样实在无可替代。

队长说了,你这样站街上就是个二流子、蹲路牙上就是个小混子,长得这么有创意,不利用利用太可惜了。

鼠标编排得,把安嘉璐给逗得呀,笑得肚子疼了,周文涓和也按捺不住了,每每被他们相互编排的事逗得也是笑意一脸,冷不丁的安嘉璐突然问了句,余罪呢?

同样的问题,让哥几个面面相觑,然后奸笑慢慢爬上了鼠标的招帚眉,攀上了李二冬的三角眼,此时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余罪大餐厅装逼追安美女那档子事,鼠标嘿嘿笑着问:“安美女,你还真想那只瘌蛤蟆?”

安嘉璐脸红了红了,抬腿就踹了嘻嘻哈哈的鼠标一脚,却不料这威胁不了这干二皮脸,李二冬失落地道着:“哎哟,早知道我们就集体送玫瑰去了,嘎嘎。”

安嘉璐脸又是一红,回头要踹李二冬,可不料脸皮厚的不是一个,孙羿和吴光宇纷纷举手,同意同意,现在集体送也不晚不是?安美女是咱们刑侦班的大众情人。

这话听得周文涓也笑了,安嘉璐虽有恼羞,可也能接受了同学间的这些玩笑,毕竟里面透着亲切,一亲切,倒把余贱人给忘了,说笑着的时候,庆功会已经散了,鼠标和李二冬装模作样站到岗,孙羿和吴光宇指挥着出车,个个在这里干得有模有样了,人群里看到高大英俊的解冰时,安嘉璐站在门口,远远地招着手,那的确是一种惊艳,甚至让一干年龄不浅的老警们都驻足观望,稍稍失了下神。

“邵队长,我……我女朋友,我……”解冰稍有不好意思地道。邵万戈一挥手:“去吧,放你一天假。”

“是。”解冰一敬礼,高兴地奔出去了,那群市局、省厅的来人依次和二队的邵队长握手作别,勉励加鼓励,专程来此送立功奖章锦旗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老局长了,他拉着许平秋点评着邵万戈道着:“老许,还是你有眼光,那时候我差点把这个小兔崽子开除了。”

说得自然是邵万戈,这个大个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哀求着:“刘副局,我现在倒巴不得您把我给开了,一年要接六十多个限期大案,两年之内只有走的人,没有进的人。”

“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嘛,有许处今年给你撑腰,你挑吧。”刘局长大开方便之门了。邵万戈看了许平秋一眼,立马接着话头道了:“那我给您打个请示报告,还得苗局批示一下。”

“这些都好办,就是别给我出乱。老许,又是你教唆的吧,省厅的手伸得太长了,直接伸刑警队去了,这是我麾下的虎狼之师啊,和你无关啊。”老局长开着玩笑,许平秋频频点头,连连称是,两人同级,年龄相仿,基本都属于临近退休的人了,反倒在这个时候,很会下意识地做一些实质性的工作,就像在弥补以前拉下的课。

送走了市局的人,又送走了市电视台来采访的几位,等回头时,许平秋刚要说话,邵万戈拉下脸叫骂上了:“怎么看的车,谁把我的车撞了?”

车前脸蹭了一大块,被骂的孙羿屁颠屁颠奔上来,敬礼道:“报告队长,是解冰那妞把您的车蹭了。”

“报告队长,要不要我们把她抓回来。”吴光宇也敬着礼,两人故意的,队长现在偏袒解冰已经太露骨了,这不,爱乌及屋了,一听是解冰的女朋友,不追究了,反而瞪着这两报告的道着:“车都看不好,干什么吃喝的。你们几个,都过来,我办公室。”

看来,贱骨头就得狠招治,邵万戈一喊,那几位老老实实跟在他背后,甩着臂走得正儿八经,一点也不敢含糊,许平秋看得心里暗笑了,看来这几个刺头,就得来这种地方捋捋,进了办公室,直愣愣竖了四根电杆似的,许平秋饶有兴致地看看这个,瞄瞄那个,严德标又胖了点,孙羿和吴光宇晒得黑了点,李二冬嘛,还是那副愤青得性,看谁都不服气似的。

“就你了,收拾随身东西,跟我走。”许平秋一点严德标,定了。

“去哪儿?”鼠标不放心了。

“旅游去,想不想。”许平秋笑着道。

“不想,凭什么是我呀。”鼠标留了个心眼,别又给扔哪儿去。其他人吃吃地笑着,许平秋也笑了,躬身故意问着:“真不想?现在可有几起大案,留在家里的,可都要二十四小时盯守,人手不够,休息时间都没有。”

“那我还是去吧。”鼠标马上改口了,惹得邵队长噗声笑了,喊了句让去准备行装,几人出了办公室,许平秋刻意地把门关上了,手一摆道着:“这个人我借用几天……万戈,你觉得这几个人怎么样?”

“两个车手相当不错,驾技比我们队员高出不少,吴光宇都有A本,我们要了。”邵万戈道,马上又补充着:“解冰,解冰我们也要了,我和他私下聊过,他也有这个意向。”

这个名字让许平秋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提异议,又问着:“其他人呢?”

“周文涓,也成,我们也缺女警……不过严德标和李二冬。”邵万戈面露难色了。

“怎么了?”许平秋料到没好事。

“太自由散漫了,试着让他们盯梢,他们居然敢溜号,回来瞎话编得一溜一溜的……这个性格可不好往回拧,这两人吧,我怎么就觉得全身找不出一点不是毛病的地方。”邵万戈异样了,似乎这号毛病太多的人也让他意外了。

“先试试看……谁也是从这个时候过来的,我今天要出趟远门,你要的人再过段时间陆续给你派来,今年我一定给你招一批守得住,干得好的好苗子。”许平秋很确定地道,不过邵万戈对此表示怀疑。只有抱之以无奈的一笑了。

下了楼,出了门,严德标早跟屁虫似地跟在许平秋背后,看着队长回去了,弱弱地喊了句:“许叔,咱们到底去哪儿?”

“谁是你叔啊?”许平秋虎着脸,不喜欢套近乎了。

“叫叔比叫许处亲切嘛,还是叔关心我多,知道的受不了了,让我出去散散心去,许叔,咱到底去哪儿呢?”鼠标估计是有点心虚,一口一个叔,越叫越亲切,听得许平秋都拉不住脸了,一侧身,开玩笑地附耳对鼠标说了句,鼠标眼一凸,吓得浑身激灵了一下,立刻作势就要跑。

不过没跑成,许平秋根本没有拦的意思,就那么笑眯眯地看着,鼠标这时才省得两人级别相差太远,苦着脸,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嘴里得啵着什么,细辨却是一句:“就知道好事轮不着我,轮上我就没好事。”

许平秋不废话了,上了车,一招手,不情愿的鼠标可也不敢违拗,苦着脸跟着上了车,此行的目的鼠标知道了:羊城!

那个既有他噩梦,也有他牵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