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章&连升三级

2017-11-25 17:27:41Ctrl+D 收藏本站



哥们是什么?哥们就是在你最难的时候嗤笑你一顿,不过再拉你一把的人。

鼠标就是这类哥们,虽然也拉你吧,可嗤笑绝对比谁都凶。他抬起脸半天也没迸出一个字来,就那么笑着,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了,笑得脸上肌肉快痉挛了,笑得都咳嗽起来了,每每想强忍着不笑,可一看余儿剃成那毛葺葺的脑瓜,又是喷笑出来了。

“鼠标,你就得瑟,等老子出来掐死你。”余罪恶狠狠地道,沾染上了几分悍匪气质,不过唬不过知根知底的人了,鼠标一撇嘴巴道:“嫌疑人余小二,注意你的说话态度。”

刚一句,鼠标又笑了,实在他妈正色不起来呀。本来以为都被派出所训练了,谁知道还留了一个,而且据说还留得不赖。他听许平秋介绍的时候吓了一跳,可真正见到,又笑得合不拢嘴了,亏是认识,要不认识,就余儿现在活脱脱的人渣样,谁敢说他是警校毕业的?

本来已经强自压抑住的,不过他看到余罪像老鼠啃过的发型,黄不拉叽的看守所服,以及有点仇视社会的表情,他又忍不住笑了。

“你就这么笑?我喊了啊。”余罪做势道。

“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特殊询问,法警不会进来的。”鼠标得意地道。

“那意思是,我揍你小子一顿,也没人管喽?”余罪说着,放起了搁板,鼠标一惊吓了一跳,赶紧地道着:“余儿,坐好,有监控……出去再揍不迟,我受省厅命令给了带来几句话。”

“你去死吧,你咋不说代表组织来慰问我了?”余罪骂道。

“咦哟,看来你知道啊,我就是代表组织来慰问你的。”鼠标道,看余罪这样,知道心里有气,他先入为主地道着:“余啊,都不错了,你知道我们受的什么罪,我被派到二队蹲坑,上厕所都不自由,回头还得被队长训……孙羿和吴光宇,在车管处差点被开了,也被扔二队了,李二冬在网警支队,也被赶出来了,现在队长对我们横挑鼻子竖挑眼,下班时间都不让我们乱跑,训练呢……你知道什么训练?让我跟老刑警对打,根本他妈就不是对打,是挨打……”

鼠标发了一肚子牢骚,哦哟,那苦水倒得,简直比余罪苦上一千倍一万倍,就是嘛,坐牢多好,吃了睡、睡了吃,顶多再加上一项排泄,那像我们,屙尿都不自由。

“得了,得了,别你妈贫,我懒得跟你说,你替我给许平秋带句话,不管逑什么任务,老子不干。”余罪打断了,不屑地道。

“咦哟。当了两天人渣,还就长本事了。处长你都敢骂?”鼠标吓了一跳,不过异样地道着:“不过没说任务呀,你的任务不是完成了吗?”

“完成了?”余罪异样了句。

“对呀,不就在监狱里生存一段时间吗?许处说了,你完成的相当好,而且坐上牢头二把交椅了,哎哟把我羡慕滴,早知道我就进来了,那轮得着你。”鼠标不无羡慕地道,好像还真不是假的。就像他经常哀叹的,为什么好事就轮不着咱涅呢?

不过这样的话,把余罪给听懵了,难道之前的判断都错了?他瞪眼问:“真的?别蒙我啊。”

“真的。我在队里就一出气筒,现在来了也就一传话筒,我敢胡说吗?”鼠标道,这倒不是假的。

可要是真的,余罪就更郁闷了,先前准备的撂挑子,呸一口爷不伺候的话,可全用不上了,他好不郁闷地挠挠脑袋,看鼠标的得性时,他突然又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有事,也不会告诉鼠标的,鼠标的来意,恐怕是找一个能直接和自己说话的人,一念至此,他扬了扬头道着:“还带什么话了,别憋着,一块放出来。”

“第一是表示慰问,看你这样,慰问就算了。还有第二就是,快放你了,准备好出去,出去直接就是三级警司……哟,我说,这世道太不公平啊,我们转正都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凭什么你狗日出去就是警司,操,连升三级。”鼠标传着话,夹杂着自己的评论,捎带着向余罪竖了个大中指。

普通警校生毕业后一年转正,不过是二级警员,除非有特大立功表现或者在专业技术上有特殊贡献,才有可能在每年的授衔中得到特殊待遇,而余罪一下从二级警员升到三级警司,最起码在鼠标的认知中,已经是绝无仅有了。

余罪也微微怔了下,没想到许平秋会下这么大的血本,稍稍动容,虚荣被满足了一下下,不过嘴上却不饶人了,无所谓地道着:“告诉他,老子不干。”

哎哟,把鼠标哥给纳闷了,余儿果真有人已成渣的气质,嘛事都不在乎了。

“第三句话就是,假如你不干的话,可能一时半会回不去。”鼠标道,他暗道着还是老许更奸一点,已经考虑到这个结果了,余罪可愣了,没想到被人料定先机了,现在自己那点优越感不剩多少了,他不动声色问着:“为什么?”

“我听许处说,那个精英选拔是个幌子,为的就是选一批一线刑警,而选一线刑警是目的,但不是终极目的,真正终极目的,是要选一个能在人渣堆里行走的人,我们,都是你的掩护,那天咱们十个人被送到不同的地方,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下落呢。”鼠标道,看着余罪这样,连他也觉得这个选拔相当地成功,他赞叹地道着:“恭喜你啊,余儿,我在飞机上才知道,你中标了。除了你我们都不是精英。”

余罪噗声一笑,被鼠标的荤素不忌逗着了,笑着的时候,看着鼠标那身警服,又没来由鼻子一抽,一酸,一股子痛楚袭来,他一下子没防着,抹了一手的热泪。

得到这个恭喜,苦乐自知,只有被憋曲的一掬泪。

余儿哭了!?这可稀罕了,鼠标知道就数他受的罪重了,喃喃地道着:“据许处讲,被选中的,从你出生的记录开始,都会被省厅刻意抹去,这是沿用了原省刑事侦查总队招收特勤的惯例,所以,现在只有一个余小二存在……余罪已经没有任何记录了,就即便想恢复,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来之前许平秋和我谈了一个晚上,本来这种事是要经过本人同意的,不过这次情况特殊,而且他说如果刻意地去干一件事,恐怕未必能比什么都不知道做得更像,所以,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

说着的时候,鼠标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有点说不下去了,连他也觉得这事有点残忍。你将被活生生从原来的生活圈子里全部剥离,亲人、朋友、同学,所有认识你和你认识的,都不再会有正常交往,他想如果放自己身上也得考虑考虑。可现在,眨眼间全落到了余罪头上了,他有点替余罪伤感。

说什么来着,连升三级,不是那么好消化滴。

蓦地,余罪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旋律,抹了把眼睛抬头时,是鼠标放开了手机里的音乐,很轻,但很铿锵的旋律,又是那首《人民警察之歌》。

“关了吧,攻心对我没用,我他妈现在谁都不恨,最恨警察。”余罪道。

“第四句话就是让你认真地听完,别忘了咱们的校歌。”鼠标道,身处此地,连他也带上几分肃穆。他没有关,余罪也没有拦,就那么听着,是女声的唱腔,美声,悠扬且动听,就像有人在耳边清唱,萦绕着久久不去。

在繁华的城镇,在寂静的山谷,人民警察的身影,陪着月落,陪着日出……

余罪下意识地想起了,在警校的操场一身泥一身汗的训练打滚,那时候有多少志同道合的狐朋狗友陪着,在每一个月落、每一个日出,不止一次的憧憬着毕业后的警察生活,憧憬着穿上警服,那将是混吃等死的最高境界了。

可都错了,鼠标肃穆地说着:“实这份工作只是形式不同,实质一样,都是受罪。”

他想起了蹲坑的日日夜夜,和那些满脸疲色的老刑警相比,所差就是受的罪少了点而已。他轻轻地拧大了声音,此时对这首歌有了一层更深刻的理解似的,一点也不觉得歌词有点粉饰了。

在欢腾的海岸,在边疆的水路,人民警察的身影披着星光,浴着晨露。崇高的理想,培育的高尚情操。严格的纪律,锻炼的坚强队伍………

鼠标听着,在他的眼中,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肃穆,不管平时同学们多么标榜自己的个性和无耻,可真正置身于这个大熔炉中,都已经自觉不自觉地成其中一份子,也不管你愿意与否,纪律和情操、理想和信念,已经在你的身上打了深深的铬印,不管你是多么卑微的一员,都会有一个崇高的名字。

学校、家、同学、家人……一幕幕飞快地在余罪的眼前掠过,陌生而熟悉,监狱、警察、人渣,熟悉而陌生,就像在光明和黑暗之间的选择,再卑微一员也有选择光明的自觉,那怕这光明带着几分伪善,带着几分残忍。

两个人都怔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音乐接近了尾声,回忆又到了现实,鼠标看到了余罪眼中的迷茫,听到他的喟叹声,良久无语,直到轻嘘声起,他起身,把手机递给余罪,道着:“给家里去个电话吧,伯父一定很想你了。”

一下子余罪失态了,紧张而抖索地摸着手机,拔着着号,又停下来,怯生生地看了鼠标一眼,马上就着袖子抹了眼泪,定了定心神,深呼吸了一口,半晌才拔通了电话。

“爸……”

“谁呀?”

“爸,听不出我来了。”

“啊?余啊……哎哟,你个死小子,还知道你有爸呀?这都多久了才打电话,就忙也不忙得不要你爸了吧?……对了,你们有纪律对吧,说说,啥时候回来,你没闯祸吧?”

余罪被老爸抢白得插不进嘴去,不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下子让他的脸上蓄满了幸福的笑容,半晌他才插了句,千言万语汇成了句毫无新意的话:“爸,你还好吧?”

“废话不是,年景越来越好,工资越来越高,兜里有钱的多了,咱这生意能不好吗?哎对了,还多亏了你那些战友们帮忙呐……”

“什么?我的战友?”

“对呀,都来咱家订货来了,哦哟,好几个单位都在咱家拿货,会务布置了、招待上级了,全要的高档水果,爸雇了两个送货都忙不过来,说什么来着,还是爸当年有眼光送你当警察去,要不咱们爷俩都小商贩,人谁操理咱们呀?还不看在你是警察的面子上……哎对了,你们训练那地方有女的没,勾搭上个女警察回来,以后出门好办事……哎你说话呀,怎么了这是?”

“爸,听你说呢。不过,爸呀,你交待的任务有难度啊,你把我生得一点都不帅,人女警看不上啊。”

“那你降低降低标准,找个丑点的嘛,丑点的媳妇能守住家啊。”

“…………”

“咋又不说话了,还别不爱听,不中听的都是良言……家里别操心,瞅空回来看看就成,对了,儿子,爸寻思着现在年轻人上班都买车呢,是不是给你买辆车什么的,现在小姑娘们都现实着呢,看你没车没房,别想哄人家上床………”

“……………”

余罪突然发现这罗嗦中的幸福让他感觉是如此的难堪,以至于不知道跟老爸说句什么好,好容易搪塞了父子间的思念,他无言地把手机递回给了鼠标,他知道,这是有人是刻意地用普通人的感情在拴着他,怕他走得太远,即便是有一千一万不齿,可也无法拒绝这份好意。

“我的任务完了,该回去了。”鼠标道,看了脸色有点苍白余罪几眼,又开口问着:“没有什么带回家里的?”

“没有,出去再说吧,我现在心里很乱。”余罪道,揉着鼻梁,心里确实很乱,乱成一团麻了。

鼠标等着他定了定心神,征求同意后才拉开了门,看着余罪被狱警带走,他就在甬道上隔着防护网看着余罪被关进了铁栅后的世界,那个黑暗的,无从了解的水泥格里了,发生多少不为人知的事,他在想,该会有多少事才能把余罪这个贱人都搞得这么多愁善感呢?

下楼,验证件,过了两道岗哨才出了看守所的铁大门,鼠标此行到羊城的任务圆满完成了,他上了车久候的车,默默地坐着,开车的居然是许平秋,走了好远才问着鼠标道:“他怎么样?”

“不太好。”

“不太好是指什么?”

“他哭了,我从来没见过他哭。”

“那是很好,不是不太好。”

许平秋很释然地道,似乎对于鼠标带回来的消息很是高兴的样子,鼠标不解了,可他不敢多问,对于老许他从开始就有一种恐惧感,这老奸把余罪那小贱都玩弄于股掌上,他可不敢轻易招惹,几次看许平秋,都见得老头脸上几分得意,他趁着人高兴小心翼翼地道着:“许叔,那我是不是能回去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暂时回不去。”许平秋笑着道。

“等余罪出来,我和他一块回去。”鼠标道,期待上了。

“呵呵,他也回不去,你们搭伴吧,我猜他信你赛过信任组织。”许平秋道。

“那……”鼠标想了想,他倒不介意和余罪一块儿,只是此时心里有想法了,弱弱地问着:“是不是我也会升职呢?他都是警司了,不能我还实习学员吧?”

“行啊,瞅个空把你送进呆几天,你要混得能抵上他一半,没问题,授警司衔。”许平秋笑着出了简单任务,这任务把鼠标吓住了,想了想拧着脑袋道着:“那算了,我还是当酱油党吧,那地方看着人心里就发怵,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

这话让许平秋怔了下,他叹了口气,心里是浓浓的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