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0章&潜力新人

2017-11-25 17:27:33Ctrl+D 收藏本站

三天后,羊城市珠江路一家茶楼。

服务员把热气腾腾的虾包放在一对靓仔的桌上,会心一笑,那两位靓仔端着早茶,不知道说到了什么笑话,相视无语,笑得眼眯成一条线,不得已,只得暂停一下。

是焦涛,另一位莫四海,看两人的亲密样子,关系也属于菲浅一类,事实上这位相当于地下组织的人事部长,很多入行的人都是他接引的,焦涛对他的履历知之不详,不过知道他是海关通关员出身,因为涉嫌走私被单位开了,一直混在滨海的走私领域,也算是这个领域里的名人了。

这不,笑了半晌,焦涛对于他报回来的余小二的信息实在捧腹,吃不了海鲜埋怨伙食太差,开个车横冲直撞,出门买包烟都能和街上烂仔干了一仗,一对仨打架,居然没吃亏。反倒是上完那个妞后直说自己是处男,吃大亏了。

莫四海笑得直打颠,摆着手评价着:“焦哥,这个……这个是人中极品啊,你们从那儿找回来的?”

“呵呵,富佬的狱友。我们碰到他时,他正在抢收费站。”焦涛笑着道,把此行的来意说了:“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了,一点都不低调,迟早都是被砍死的料。”莫四海道。干这行最重要的低调,可这个新人,除了缺低调,其他的都齐活了。

“呵呵,我听傅哥说,这小子在监狱里,差点勒死他,人确实有点横。”焦涛道。

“嗯,看得出来,不过这样的人可不适合在咱们这行呆的时间长了。”莫四海提醒道。

“呆多久你不必操心,我是说……你觉得他本人有没有问题,会不会……咱们这行的担心你知道。”焦涛道,进入组织的审查这一关很严,别说警察,就是以前有过坦白从宽经历的,都被视为履历中的污点不予录用。余小二狱友的履历自然没什么问题,但有关政治素质,是不是可能存在潜在危险,这就得仔细审查了。

任何组织都有组织原则的,地下组织的原则性更强一点。

“他?”莫四海笑了,谑笑着道:“他刚到我那儿我请了个女技师就是去试试他,一般正常人都要有一个心理适应过程,总不能有个美女脱了你就敢上吧?嗨,他就敢……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就冲进去了,别说条子,就牲口也不能饥渴到这种份上。”

焦涛笑了,这不仅仅是个“性福利”,赤·裸裸的时候试验是最好的一招,如果真是条子或者线人,不可能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也不可能对猝来的这种事没有防范心思。

可这一位,没怎么犹豫就上去了,那天的录像焦涛看过了,这哥们除了色急就是猴急。莫四海笑着又说道:“咱请的那位女技师也是阅人无数,你知道她是怎么评价的?”

“怎么评价的?”焦涛笑着问。

“猪公仔。”莫四海噗声又笑了,猪公在当地是公猪种猪的意思,意指能日能拱,两人相视谑笑,莫四海小声补充着:“我细细问过她,她说这个死仔在浴室就搞她,来了两次全套都不满足,把她全身揉得都疼……呵呵,焦哥,您觉得这样的人能有什么问题?要有我就是有点怕他不听指挥胡来。我把他送到镇上了,不过我估计下面压不住他。”

焦涛笑了,似乎并不在乎胡来不胡来,而是担心能不能来。似乎他已经知道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两人边吃边谈着,冷不丁焦涛像是做了决定,轻声道了句:“本周六台风登陆,气象预报是晚十九点。”

“知道了。”莫四海的眼睛突然间严肃了。

“把新人带上,让他走一趟。”焦涛又道。

莫四海眼皮跳了跳,有点担心,不过还是应了声:“知道了。”

台风、登陆、新人、走一趟,这个组织的关键词大多数人听不懂,不过莫四海揣度到了,冷清了数月的生意又要重新开张,其他倒不担心,就是送货的都是新人,能不能趟过缉私那个关口,实在是尚难定论。可对于信奉富贵险中求的人来讲,越难定论的地方,说不定越是有机会的地方。在这一点上,已经被很多事实证明了。

早茶完毕,两人各分东西,这是个谈事的好地方,人挨人,桌连桌,即便是相互不熟识偶而面熟也打个招呼,出了茶楼分道扬镳的两人警惕地四下看看,未发现尾巴时,各自乘车离开。

尾巴其实一直就在茶座里,两人走后,一直咬着焦涛的“尾巴”赫然是高远。不过收获不大,仅仅是拍到了一个生面孔。

此时,羊城的天空依然是阴霾密布,大雨初歇后的天气,不像是要放睛,而像是孕育着一场更大的风暴雷雨。

…………………………

…………………………

“这个人,仔细查查……包袱送出后三天,他的出现是唯一的动静。”

许平秋指着监控发出来的画面,向属下布置着,林宇婧向外线提醒着这一信息。不难查,特别是对于有案底的人物。

“包袱”终于送出去了,手里仅有的外勤已经撒出去了,家里唯余林宇婧和杜立才,还有暂时用不上的严德标。他进入了惯例的焦灼的状态,像曾经当刑警时候的那种高度焦虑状态。这个案子省厅限期过了接近一半了,到现在为止,除了送出去一个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的异数,几乎还在原地踏步。

不知道这个犯罪组织的人员构成,不知道他们的犯罪模式,更无从知道他们的地下渠道,其实除了知道傅国生这个疑似的“托家”,专案组没有掌握更多的有价值信息。说白了,被省内的新型毒品犯罪形势逼得,不得不死马当活马医了。

“许处,咱们人手不足啊,要不申请地方同行支援。”杜立才提议道。

“暂时不行,万一泄露风声,那就是前功尽溃,一旦有闪失,咱们送出去的包袱也危险了。”许平秋道,虽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在警中安插棋子,但他不敢冒那个险。

“要不,调咱们自己的人过来?”杜立才又道。

“这个可以考虑,对,就从家里往过调,这事我办,你们盯好了。”许平秋道,重重地说了声,空降信得过的人手,这是首选。

杜立才不断点头应声,能与许平秋一起办案对于他来讲,也算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了,丝毫不用怀疑,只要能咬住那怕一条线索,又禁毒局的办案手段再加上许平秋经验,再大的案子也水落石出,他对于结果的期待无形中高了几分。

“指导…知导…知道………知道了,是知道了……”

有人在喃喃说话,声音很怪异,杜立才侧头才发现是无所事事的严德标,嘴里得啵着,说得莫名其妙,他训了句:“说什么呢?没规矩。”

瞪着,白多黑少的眼珠剜着,对于这一拔人,杜立才成见已深,特别是这个街头骗子,杜组长从来就没给过他好脸色。鼠标胆可不大,笑着指指屏幕道:“我看见刚才那人说什么。”

“看见……说!?”杜立才异样了,风马牛不相及嘛。不过猛地又惊省了,想到了警中曾经有过的特殊训练,惊讶地问着:“你会读唇?”

那可难了,就在全省警中也找不到读唇的人才,毕竟能用到的地方不是很多。就有这种人才也是年纪一大把了,难道这个小骗子能会。杜立才满眼不信。

“会点。”鼠标道。

杜立才全身一抽搐,一看许平秋,两人都愣了下,然后两人都惊喜了,一左一右拽着鼠标,示意着林宇婧道着:“放一遍,再让他读读。”

又把监控的画面回放了一遍,鼠标指摘着道:“看,最后这两句,唇形一模一样……他连说两个‘知道了’,前边人一直在动,好像讲什么笑话。”

“知道了,知道了………”许平秋低头巡梭了几步,猛地有点惊惧自言自语着:“难道是在布置任务?宇婧,未来几天的天气怎么样?”

“台风雷雨天气,一直持续到本周末。”林宇婧道。

“那应该就是布置任务,趁这种警力防范薄弱甚至无法防范的情况走货……可从货源地和目标地在哪儿呢?这个个刚刚进入咱们的视线,难道他能直接接触到贩运?如果很快就有动作,恐怕咱们的人接触不到核心啊。”许平秋拍拍脑袋,巡梭几步,自顾自地出去了,他要静心思考一下了,当然,在没有准确消息前,只限于思考。

时不我待呀,杜立才三人眼巴巴地看着许处出去,没敢打扰,人一走,杜立才回头问着鼠标:“到底有谱没谱,这可不能胡说。”

“组长,怎么叫胡说?你自己瞧瞧,就三个音节能错了?舌卷一次、下颌动一次,知道了……知道了……”鼠标不服气地示范着,就这三个字看得最真切,林宇婧噗声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杜立才却是抱着万一之想,让林宇婧回放到前面,一指问着鼠标:“那这几句说什么?”

这个难度大了,上面那位兄弟是连说带笑,低头笑就看不到嘴型了,鼠标目不转睛地盯着,喃喃地把看到的说出来了:“女技师、过程、美女脱了……前戏……”

鼠标说得庄重无比,不过杜立才听得眼睛往外凸了,他正要打断,更猛的来了,鼠标一吸溜嘴皮子接着道着短语:“浴室就要搞她……这句是,我明白了‘两次全套都不满足’,她全身……都都疼……有什么问题?要有也是什么问题?……没法看啊,组长,一直低头笑。”

那位帅哥说得语速快,而且边说边笑,实在难为鼠标兄弟了。鼠标懊丧地抬头时,看到杜立才的脸色才省得自己读得有问题了,组长阴着脸,气着了,吧唧在鼠标这缩头缩脑的地方来了一下子,训斥着:“脑袋里装的什么龌龊思想。”

训了句,不听了,气咻咻地走了,把鼠标哥给郁闷的得呀,好容易显摆一回,还挨了一巴掌,他气忿地瞪着杜组长出去的方向,回头时,林宇婧没笑,同情地看着他,他急于辨白地道着:“大胸姐,我真没说错话,他们就这么说的,你信不?”

“信,这帮人渣除了这些也没什么说的。”林宇婧笑着道,不过马上又拉脸了,反问着鼠标:“你刚才叫我什么?”

“大……叫什么来着,瞧我这记性,我怎么忘了。”鼠标一惊,吓得直捂嘴,不经意把私下起的绰号给说出来了,林宇婧一抬头,看看自己的胸前,又看看鼠标的贼眼溜溜,她面红耳赤地拍案而起,标哥眼见惹人了,缩着脑袋掉头就跑。

不过没跑利索,出门时“啊”地吃痛叫了一声,捂着臀部被被林宇婧追着踹出去了。

没说错,但真的叫错了。

…………………………………………

…………………………………………

在这一个同样的时间,千里之外的西山省特警训练基地,中午刚刚结束训练,满头大汗、滴水未沾,就在期待的午饭即将开始时,集合哨声毫无征兆的响起,身穿迷彩训练服的学员玩命地从食堂又往大操场奔。

整队、报数、等着长官训话,从进队起,豆晓波就没见过训话的长官脸上有过表情,今天也没有,直接大吼一声:“豆晓波,出列。”

豆晓波早被训练成条件反射了,一跨步出来了,长官背着手:“其他人,解散。”

那些饿了的一哄而散,这位长官饶有兴致地看着豆晓波,一个多月下来练得还是蛮有效果,除脸上的肉没减,身上倒是减了个差不多,他就那么看着,看得豆晓波心里发毛,还以为又是犯了什么小错要得到特殊“优待”,最轻的优待都是多跑十公里,他紧张地道着:“报告教官,您这眼神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禁毒局的瞎了眼了,居然找你。”教官异样地道了句,不过他懒得解释,因为警务繁忙的原因,经常有队员被半路征调走参案,不过奇怪的是,这次走的,却是在他眼中素质最差的。

豆晓波迷糊的时候,看到了一辆三菱越野式警车驶进了中队,双方敬礼,教官一指人,没说的,东西都没收拾,上车就走人。

这一天,还有很多人接到征调的命令,禁毒局的、二队的、四队的、重案大队的、治案总队的,全部聚集在禁毒局的大院,大门紧闭着,一院的警车静静的伫立着,报到的警员被打乱、重组,列成若干方队,静静的站在行动车前,只有一位收缴通讯工具的警员在悄然无声地穿梭着。

从中午直到下午,直到天黑,在行动的命令发出的一刹那,警灯闪烁、警笛齐鸣,从禁毒局驶出了警车成编队地驶过省城繁华的五一路段,从市中心开始分拔,像一股股激浊扬清的洪流,奔流向城市里夜幕掩盖着的城市每个藏污纳垢的角落。

西山省,5.10毒行动,当日二十时拉开了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