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8章&匪气凛然

2017-11-25 17:27:26Ctrl+D 收藏本站



叮铃铃的手机声音响起,郑潮打了个酒嗝,一手摸出手机,另一只手搭着同桌的一个妖冶妞,喷着酒气,很拽地问:“谁呀。”

“你大爷。”对方道。

“咩娃……大爷?”潮高酒意盈然,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同样是痞味十足的回敬道:“丢你老母……”

听清了,是余小二,这个二愣兄弟帮他走了趟量足的货,赚翻了,这趟货可连万顷当地几家大户都不敢接。他呵呵笑着:“在哪儿?”

“你在哪儿?”

“兴国饭店。”

“等着啊。”

余小二扣了电话,郑潮总觉得那儿不对劲,这娃口气凶得紧,他想着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左想右想不会,货是他送的,总不能他去找死吧。思忖着那妖冶妹子又靠上来了,郑潮心猿那个意马,在妹子身上摸了几把,却是也提不起什么兴趣来,打个响指,叫着服务员买单。

稍等片刻,出了门,摁着车,一辆奔驰,不过不是买的,对于郑哥这号土鳖,偶而捞一把顶多租个车、包个妞,开个房胡天黑地玩上几天,尔后又得去海边过那号土拔鼠似的苦逼生活,只不过这次发得太狠,他就使劲犒劳一下自己了,租了辆每天一千六的豪车装逼。

“郑哥,下午陪我逛街好不?”小妹贴着身,萌声萌气求着。

“好啊,今天哥是三陪,陪你干什么都行。”郑哥一捋小妹的下巴,淫淫地笑了。

“呵呵,讨厌,郑哥大取笑人家。”小妹扭捏着,不过贴得老紧了,她眼瞟着郑潮脖子上拇指粗的狗链,金灿灿的,似乎在思忖该把他带到多高消费的商场。至于郑潮也是过来人了,他更不在乎,绝大多数男人挣的,还不都塞到女人腿缝里了?

两人进了车里,开着空调音乐,等了一会儿,小妹不耐烦了,问等谁呢,郑潮笑着道:“等我兄弟呢……哎对了,小雨,要不你晚上陪陪我兄弟?我那兄弟帮我办了件大事,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犒劳他。”

“讨厌,不要跟人家说这个嘛。”小妹听说要被送人,生气了,不过也不是真的生气,长长的睫毛眨着,明显是揣度郑哥的“兄弟”是不是也是位款爷。

“哎哟,来了。”郑潮一搭车门,摁着喇叭,招着手,“余小二”开着那辆货厢,嗄声刹到了他的车前,郑潮刚要慰问兄弟一句,却不料余罪红着眼冲下来,嘭唧一拳,把喝得醉意盈然的郑潮干得哎哟一声,捂着腮帮子坐回车里了。

那妞“啊”声尖叫了一声,余罪瞪了眼叱道:“大白天叫什么床,滚蛋!”

那妞麻利地开车门就跑,余罪捋着袖子,摁着郑潮,劈里叭拉咚、劈里叭拉咚,腰上、脖子上、大腿根软处,干了十几拳,干得连人带车晃悠,跟大白天车震了似的,就听郑潮哎哟哟叫嚷,还真像来**的哥了。

余罪边干边骂着:“你狗日的,我把你当大哥,你把我当傻X,居然骗老子……要边检查住,不得毙了老子……我操……你再喊……”

郑潮被揍得浑身疼痛,抱着头哎哟哟、嗷哟哟乱挪乱嚷,半晌余罪刚停手,郑潮赶紧着哀求着:“兄弟,兄弟,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老大安排的……要我,我都不敢用新人。”

“放你娘屁,那个老大?”余罪挥着拳头问。

“别打别打,莫……莫老大,莫四海。”郑潮捂着脑袋道,期待这个名字能把余罪镇住,果真镇住了?没落下来,他一放胳膊看余罪,可不料余罪正等着,两手一卡,卡住郑潮的脖子了,边卡边恶狠狠问着:“什么莫老大,他算个鸟,等会儿老子再去收拾他。”

“哎哟哟……别这样,你到底要怎么样?”郑潮被这个愣头青打怕了,看那红眼的样子他有点恐惧,生怕这个有点二的兄弟怒极之下整出事来。

“我问你,那天拉了多少货?”余罪问。

“啊?你问这个干什么?”郑潮一听这句,警惕了。不料一警惕,余罪手勒紧了,勒了一把,嘭声来了个窝心拳,揍得郑潮捂着心口半天喘不过气来,就听余罪道着:“你说干什么?老子卖命,你在后面数钱,总得知道挣了多少吧?”

“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

“我也不知道多少,反正不少。那活找人好长时间了,没人敢接,就给兄弟你了。”

“……………”

余罪哭笑不得了,愣了下,说实话,他也就觉得傅国生城府深点看不透,从来没有把这帮人渣放在眼里,可没想到这号人渣居然骗得他晕头转向,一愣间,郑潮却是喜色外露了,身上虽疼,可相比找到一员志同道合的悍将来要淡得多,他征询地问着:“别怕,兄弟,这不好几天,屁事没有。”

“有事也是我的事,你当然没事了……王八蛋,你等着,我要出事,我他妈先拖上你。”余罪吼着道。

此时惊动了酒店方的保安和来吃饭的客人,郑潮从车爬出来,摆手斥退了保安,又嚷着哄赶走了围观,挨打的反而理亏似的,他拉着余罪到一边,从车里拿出准备好的一外纸包来,厚厚的现金,拉着余罪道着:“兄弟,不亏待你,三万,比你抢收费站强多了。”

余罪瞥眼,看到了郑潮讨好的笑容,丝毫不用怀疑,这家伙挣得也不少了,否则不会这么客气加低声下气,而且呀,有些戏过头就不好了,他随手往袋里一塞,揉揉鼻子,尚有不解气地道:“这还差不多,妈逼的给我的肯定少了,你还没准赚了多少呢。”

“哎哟,我说兄弟,这么多钱买胳膊买腿买命都够了,差不多了。我顶多也是马仔,能挣多少?”郑潮哭笑不得了抚着腮,揉揉埋怨着:“下手这么狠。”

“算了,不出事都好说,出事你也别想跑。”余罪发了个狠,看着围观人不少,扭头要走,郑潮拽着人道着:“兄弟,还有个事,莫老大给了个电话,让你联系这人去……”

“哦,知道了。”余罪道,接了个名片,一看是嘉仕丽成人用品,他知道是谁。接了就要走,又被拽住了,他不悦地回头,郑潮恬着笑脸道:“还有个事麻烦兄弟。”

“你有屁一块放行不行?”

“行,那我就一块放……不对,直说,大臀和化肥被扣在番禺,麻烦兄弟你去赎他们出来。”

“你怎么不去?让我去?”

“我……”

郑潮实在不想干这事,手下两个马仔被缉私给扣了,货和人被扣处理方式都一样,都是罚款,只是他不想抛头露面,央求着余罪道着:“兄弟,你不知道哥哥我,一见了警察腿就哆嗦……再说了,哥哥我名声实在不好,容易被人盯上,你新人,没人注意。”

“好吧,罚款算你的啊。”余罪拉着车门,答应了。

“哎,没问题。”郑潮点头应着,恭送的余罪,看着车走,他才觉得不对劲,喃喃地自言自语着:“咦?他是马仔还是我是马仔,怎么我都低三下四跟他说话。”

对呀,角色不知道什么时候置换了,让他稍有点不舒服,不过一想这兄弟可能是未来的摇钱树,一切都不在意了,这一行里,马仔和马子一样,只要湿过一次,突出底线以后,就没什么下限了。

再上了他租来的奔驰车,刚抽了张纸巾摁摁脸上的伤处,可没想到小妹什么时候回来了,纤纤玉手,就着车上的冰镇矿泉水给潮哥擦着伤处,问着什么人居然敢打潮哥,这糗出得,郑潮却是不好意思再吹牛了。直指着余罪走的方向道着:“没事,我兄弟,有点二。”

“我觉得挺有男人味的。”小妹赞了个,对余罪的霸气印像深刻,可不料这句听得郑潮生气了,一拔拉小妹的纤手骂了句:“滚蛋!”

就是嘛,花老子的钱,赞别人有男人味,多伤自尊,郑哥很霸气地直接把这妞赶走了………

………………………………

………………………………

郑潮给的是张粉红色的名片,名字叫沈嘉文,公司叫嘉仕丽成人用品公司,另一面全是英文,基本没有余罪能看懂的,不过有那电话号码足够了。看到名片的第一时间,他知道是傅国生。

这里面的关系很蹊跷,郑潮居然根本不认识傅国生,而偏偏又是傅国生一手导演着把余罪送进贩毒这个圈子里,其中的关联不言而喻,余罪觉得傅国生不参与都不可能。

可难度恰恰也在这儿,所谓大盗不盗、老贼不偷就是这个理,虽然是他干的,但所有的事都假手于人干的,在余罪看来,这个犯罪境界已经走到了让大多数人仰望的位置,那就是,不管别人干事还是犯事,他只干一件事,数钱。

车停在珠江路商贸区,斜斜看到了商贸区里嘉仕丽成人用品公司的门脸,很大,三开的玻璃门,进出客户不少,不像北方巷里胡同深处的小店,露着粉红的灯挂着“成人用品”的招牌,这里是很开放的,余罪直接下了车,踱步进了店里,两百多平的大店面,一柜子套套、一柜子药药,金枪不倒、神威一夜、真男人、真汉子,哎哟,余罪觉得真汉子也未必好意思买这玩意。

再往深处,情趣内衣、皮鞭短裤,看得他瑕想无边,冷不丁直腰时,不知道何时身份站了位美女,他愣了下,然后暧昧地笑了,刚刚他在看那种开裆裤子,一定被这位美女都看到了,美女却是很大方地请着余罪道着:“先生,我们公司的自主产品都在二层,如果有兴趣,我可以领您观摩观摩。”

余罪看到皮肤白皙、笑容可掬的美女,没有多想,直接点头:“当然有兴趣。”

“请。”美女纤手一指,余罪大咧咧上楼了,从楼口一看,啊哟,凉气一吸,舌头差点掉肚子里。

美女、全是美女,不过是硅胶的。逼真度很高,整个二楼被装扮成一个客厅和一居室的模型。沙发上、茶几边、书桌旁,床上,躺着、站着、坐着、神情各异的硅胶娃娃,肤色或白或麦、发色或黑或金、神情或庄重、或俏皮,反正吧,总有一款能勾起你心中的**。

比如余罪,就站到了窗前的一位硅胶娃娃面前,穿不伦不类警服的,表情很严肃,脸蛋很小巧,余罪看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指头小心翼翼地摸摸那硅胶美女的翘翘小鼻子。

有人噗哧声笑了,一笑余罪赶紧收手,回头,又看到了另一位美女,货真价实的美女,蜷曲的长发披洒着,暗色的OL工装衬托着,如脂如玉的双臂摆着,向他走来,像风摆细柳般婀娜,带着一阵微微和香风袭来。那是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更是一种南国佳人的宛约,看得余罪目眩神离,直抿嘴咽唾沫。

“余先生吗?”对手伸着手,对于猝来的问候余罪有点慌乱,点着头伸手握了握,那小手柔若无骨,温温腻腻的,比一厚摞现金拿到手里还要心跳。

“请,你的朋友在等你。”美女笑着,一笑脸上浅浅的两上小酒窝,看得余罪春心萌动,还是觉得真人比硅胶娃娃好看。

一前一后,余罪在后,不过眼神没离开那双修长的双腿左右,哇,蕾丝!细高的水晶鞋,完美无瑕的足踝,圆滑的小腿,形成了一条柔和的曲线,一刹那间余罪明白了,这天下为什么还有恋足僻那么恶心的爱好,因为他现在发现,自己好像也快有这种倾向了。

“你是……沈嘉文?”余罪追了一步,客气地问,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礼貌多了,在美女面前一点也不像人渣。

“对。”沈嘉文露齿一笑。

“可我……不认识你。”余罪道,他在装。这个人家里都通知了。

“现在不认识了吗?”美女很自然地道,比他还会装。肯定通过傅国生早知道了。

那笑容间传达的意味很明白,其实大家都知道彼此是干什么的,对吧?

余罪笑了笑,不再问了,他审视着这位如冰雕玉琢的美女,他在想,堆积起这里奢华外表的可能都是麻醉品交易,他有一种深深的怜悯,他真无法想像,有多少像他这样的炮灰还在蹲着苦狱,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而他现在,也不再介意做点什么,那怕再勒傅国生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