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9章&逆势上位

2017-11-25 17:27:26Ctrl+D 收藏本站



笑容可掬的沈嘉文轻轻地经理办的门,她亲和地笑着,纤手做了个请势,余罪进去了。老板台后坐着,赫然是傅国生,他笑了,起身迎接着余罪,握着手问候着:“老二,你怎么还这么渣的打扮?走到那儿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土匪。”

“你就穿上皮尔卡丹也是个王八蛋,有区别吗?”余罪翻着白眼道,果真是匪气十足。

“区别在于,包装和未包装过的,是两个概念。”傅国生不以忤,笑着打趣道。

“就你我。”余罪一指彼此,小声道着:“不管怎么包装,都是渣,简称人渣。”

“哈哈……还是有区别滴,我是像人的渣,你是像渣的人。”傅国生哈哈大笑着,揽起了余罪,那位美女沈嘉文知趣的一笑,轻轻地掩上了门。

其实呀,余罪对这位美女的兴趣可比对傅国生的兴趣大得多,一笑掩门,让余罪忍不住作了个一吸溜吞咽口水的动作,然后回头看着傅国生,那表情在诉说着一个潜台词:这朵鲜花怎么有插到老傅你这堆牛粪上呢?

“你个死仔呀,我的女,你也想上了?”傅国生这会真装不住了,忿忿地斥了余罪一句。这回轮到余罪哈哈大笑了,笑着回敬道:“我还真想上,喂,你在监仓里答案送我妞,算不算数,我就要这个。”

傅国生一怔,不过没怒,他尴尬地笑了笑,坐回了大班台后,对于文明人,不是监仓里那种光屁股的环境,他不知道讨论这样的事的。

而余罪呢,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看着这儿,看看哪儿,话说老傅的办公室和外面纯粹是两种风景,外面的暖昧无边,而房间里却清雅有致,门口是一缸风水鱼、靠墙一组竹木沙发、窗台边一溜时新花卉,大班台也是钢木结构,不显得奢华,却处处匠心独具,这地方余罪倒觉得很有人味,一点也不像人渣住的地方。

傅国生也在细细地打量着余罪,这个见面的方式他期待很久,余罪的表现一点也没让他意外,最起码没有气急败坏;但所有的表现都不在意料之中,比如根本无动于衷,反倒是他按捺不住了,欠着身子问余罪道:“老二,你大老远见我一次,没有什么想法?”

“有啊。”余罪回头坏坏地笑了笑。

“说说。”傅国生很期待。

“就想啊,再勒你一次,这次老子可不留情了。”余罪表情恶狠狠地,眼神却没有那么凶。傅国生呵呵笑了,好奇地问:“那为什么不动手啊?”

“看见这么漂亮妞,心情不错,改天再收拾你。”余罪随意地道了句,转过身时,冷不丁凑到傅国生面前,恶狠狠地道着:“老傅,你狗日的还是想整死我,是不是?”

“有吗?如果我想,应该已经做到了。”傅国生不屑地道。完全不似狱中那副企怜的样子了。

“少他妈跟我假惺惺的。”余罪火气终于上来了,也许对傅国生并没有什么仇意,但对于被骗来骗去早火冒三丈,他揪着傅国天的领子一把拉起来训着:“老子才出来几天,就他妈成了贩毒的了……那车货要被边检查住,下辈子都出不来了。”

门嘭声开了,焦涛带着两人奔进来了,两位保镖装束的冲上来就要扭余罪,余罪一放傅国生,两手举着一摊,笑了,对着焦涛道:“哟,帅哥,好久不见啊?”

余罪这一惊一乍的,让进来的不解了,傅国生一吼:“滚出去,谁让你来进来的。”

三个人讨了个没趣,告辞出去了,傅国生看了余罪几眼,很复杂,他没解释,也没寒喧,一如对待陌生人一般,眼瞟着,手却端着茶杯抿着,似乎在等着余罪发飚。

“你……到底是个什么人?”余罪突然问,他似乎觉得傅国生不那么穷凶极恶,最起码有点念及旧情,否则以他这种身份要寻仇的话,应该比贩毒还容易。

“生意人。”傅国生笑着道,放下了杯子。

“哦,算盘打得不错。老子要折了,你这一绳之仇就报了,一点也不内疚;老子要没折,你就赚翻了。”余罪捋着这件事道,瞪着傅国生,很出离愤怒地质问着:“你狗日是里外都不赔啊!?”

傅国生笑了,似乎余罪说得很对似的,他启唇问着:“钱拿到了?”

“拿到了,三万。”余罪道。

“那就是了,人生就是一场生意,活着就是不断地交易。用你的能力去换车换房子换女人,没什么不对吧?”傅国生慵懒地道着,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余罪,他评价道着:“不错,你比大多数人都强。”

确实很强,这一行的难度在于,很难走出初次作案的心理阴影,毕竟冒着杀头的罪名,看来自己的眼光不错,余小二的确是个神经强悍的,这么快就适应了,只是稍稍有点不适而已。

余罪在那双眼睛的审视下他觉得很尴尬,而且角色的定位很难,是做为一个附首听命的马仔,还是做为一个敢于置疑的新人,似乎都不太合适。他感觉到了傅国生的精明不但在于他的眼光,而且还在于他的口风,不管说什么,都很斟酌着言辞,用一种委婉的、和案情根本无关的话表达。

这种人,那怕就证据放在眼前,他知道也未必能抓住他。因为他根本和那些事不沾边。

“在想什么?”傅国生突然问。

“我正在想,你想的是什么?”余罪以问代答,掩饰着自己的想法。

“我在想,我们监狱里那帮人渣兄弟。”傅国生笑着道,很坦诚的样子,就听他很揶揄地轻声道着:“都说我们是人渣,不过我觉得不是我们很渣,而是被压榨成渣了。不过这个我认为可以理解,咱们身边这个人吃人的环境如果不渣一点,还真不好混……比如啊,像你渣成这样,不管是走私的把你坑了,还是警察把你收拾了,都没人在乎你,同情你。”

“所以呢……”余罪翻着白眼问,知道有下文。

“所以呢,你得向渣成我这个样子的方向混,有钱、有地位,渣到我这个程度,就没人敢叫我人渣了,都叫我有传奇色彩的成功商人,呵呵。”傅国生笑着道,双手开着大班台的抽屉,轻轻地拿出了一张准备好的银行卡,放在桌上,笑着看着余罪道:“不管你怎么看我,我倒是很看好你,你现在身处的那个鱼龙混杂的环境,我想比较适合你,这张卡里有十万,我算算,加上你手里的,差不多能算淘到第一桶金了,接下来,改变一下命运对你来说不难吧?”

余罪一下子明白了,这是要培养他,他扶他上位,要在万顷一带多扎一个地下走私的钉子,傅国生恐怕真把他当成有前途的毛贼了,在给了招兵买马的启动资金。余罪无言的拿着银行卡,这么大一笔钱对他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他想着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很为难嗳,拿和不拿,好像都不对。

这种踌蹰让傅国生有点犯疑,真要是个不贪财好色的“余小二”,恐怕就让他接受不了,他奇怪地问着:“嫌少?还是不准备要?”

“既然我看到了门路在那儿,这点钱还真少了点。再说拿这么点钱就想让老子卖命,你想得也忒好了。”余罪两指一捻,啪声把步扔在桌上,拂袖而去。

傅国生不屑了,他在想余罪在故作姿态,他在等着余罪抬高价码,却不料几步又停,余罪回头瞥眼道:“老傅,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后来你以德报怨,我其实一直把你当朋友的,你不该这么骗我。”

傅国生一愣,“朋友”这个词,似乎离他已经很远了,他愣了,他看到了余罪布满血丝的眼睛,让他一下子觉得有一种不详的感觉。直到拍门声重重响起了,他才惊省,皱着眉头,有点奇怪,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个毛贼的追求……但他更奇怪,余小二还可能有多高的追求?

“他走了。”门开了,沈嘉文俏立在门口,轻盈地进来,掩上了门。

傅国生难为地抚着下颌,没说话,沈嘉文笑着又问:“看来你好像没有收伏他?”

“我刚才发现,我根本没琢磨透他。”傅国生严肃地道。

“你呀,就是疑心太重……他不就是个送货的索仔嘛,这样的人大把的是。那边消息传来了,平安到达,这次赚得可不少啊,早知道就把货量再加点,现在市场可紧俏得很呐。”沈嘉文软语轻声,站在傅国生的背后,替他轻揉着肩膀。

“可我总是心神不宁呐,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傅国生眼前老是挥之不去的影子,是余小二。

“当然有事情要发生了,还有更大的一宗准备近期出货……富哥已经在海上了,近期就到。”沈嘉文笑着道。

“绝对不行,太冒险了。”傅国生惊得起身了,吓了沈嘉文一跳,他紧张地手指点点道着:“每成功一次,都是三分谋划、七分侥幸,这条路我们走得太久了,迟早要露馅的,我甚至怀疑警察已经嗅到了什么风声,否则不会这些天这么平静。”

“一点都不平静,北方正在严打。”沈嘉文嫣然一笑,食指挑着傅国生的脸颊,来了个情人般地啄吻,轻声道着:“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你经常化腐朽为神奇的手腕,一定能平安通关的。”

“不行,绝对不行,最起码短期之内不行。”傅国生坚持道。

“一定行的,我信得过你。”沈嘉文轻抚着傅国生脸颊,好像一种鼓励,也好像一种命令,根本不待傅国生答应,她掀着窗帘看着窗外那辆冒着黑烟飞驰出去的货厢,饶有兴致地道着:“国生,你猜他接下来会干什么?我猜他会变本加厉。”

“最好别那样,否则我就愧对朋友这个词了。小二虽然渣了点,可为人确实仗义的,我现在都有点后悔把你带进这一行了。”傅国生感慨地道,他想起了牢里的一幕一幕,除了那次恶战,其他的时间,相处溶洽的监仓反倒成了他这些年最美好的回忆。

“朋友”,这个词同样让沈嘉文眨着美目,不解地看了傅国生几眼,那样子像在疑问:

你有朋友吗?

………………………………

………………………………

次日,番禺市海关缉查处,余罪以“余小二”的名义交了罚款,进滞留所领回了因为运送走私货物被拘留的化肥、大臀哥俩,这哥俩受了不少罪,蔫了吧叽从铁门里出来,本来以为没人管了,此时见了余罪比亲兄弟还亲,就差抱头痛哭了。

来交罚款、要罚没的货主不少,来不及叙长说短,余罪领着两人从直出了缉私处,一路上免不了数落两人蠢笨,那五万是好挣的,活该!

出了缉私处,到了车边,车里却是已经有人,一位脸型胖胖的、长相很可乐的年轻人,招着手:“嗨,二哥,这是你兄弟?”

“对,大臀、化肥……这是鼠标,以后就一家人了。”余罪上车坐定,那两位上了后座,知道被关着缺什么,新人鼠标给两位一人递了一只烧鸡,哎呀,把化肥和大臀感动滴,抱着就啃,边啃边谢着鼠标兄弟。

“甭客气,我们以前一块玩的,都自家兄弟。”鼠标笑着道,回头时却剜了余罪一眼,妈的,不知道余罪怎么鼓捣滴,专案组把他派到犯罪团伙里了。

“跟你们说个事。”临行前余罪回头道:“郑潮真他妈不够意思,兄弟们都进去了,他都不来赎。咱们喝西北风,他挣了几十万……这次老子决定自己干,怎么样,大臀、化肥,你们要不敢干,我给你一笔钱,回家。”

“没挣上钱,不回家。”大臀摇头道。

“干。”化肥恶狠狠地啃着烧鸡,点着头。

就这一天,一个新的团伙横空出世了,而且是强势上位,当天便在番寓追砍原团伙老大潮哥,把潮哥人砍伤了,不知下落,据说是吓跑了。又过数日,据说马仔余二收拢郑潮的部下,团伙迅速壮大,据说已经有十数人之多,在万顷、新垦、港口一带屡次抢同行生意,这一行从来都是谁横谁就吃得开,一时间此团伙风头日盛,为走私猖獗的万顷、新垦一带,又添一支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