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2章&出头椽烂

2017-11-25 17:27:21Ctrl+D 收藏本站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时,余罪迷糊着眼摸着床头柜上的手机,糊里糊涂看着电话号码一下子惊醒了,是监视点的紧急通讯号码,他拿着电话一骨碌爬起来,说了声喂,听了一句话,然后赤着脚就往外跑。

坏事了,有人要来砸场,最先发现的是监视点,余罪奔到楼道时,已经远远地看到了驶来的车辆。他情急之下,扯着嗓子大吼着:“起床,操家伙……起床。”

昨晚喝了不少,这干人渣素质实在离警校生差太远,要在警校的话,一嗓子吼能起来一群。情急之下,余罪急着找着盆接着冷水,踹开隔壁门,哗声一泼,化肥、大臀、粉仔,还有抱着被子想妞的鼠标,一骨碌起来了,余罪紧张地道着:“快…快,有人打上门来了。”

啊?这一句话奏效,几人慌乱地穿着衣服,粉仔腿快,套着裤子就往楼下跑,奔着去叫帮忙的工人,余罪回屋已经收拾利索了,操了一棍儿臂粗的钢管,奔出来站在楼道着叫着人布防,可防无可防,只能关紧大门。鼠标提好裤子,把一摞钱往胸前兜里一揣,奔出来时,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只见得路外开来了两辆大斗车,斗车上坐满了人,前后有跟着骑摩托车的,车上的人,个个扛着棍棒钢管,乍一数,足有百十来了,而这一方,除了他和余罪,剩下就是原郑潮的部下了。不过十一二人,那哥几个明显被越来越近的场面吓住了,关大门的手都哆嗦。

越来越近,车声、摩托声、嚷骂声、还有挥着棍棒农械的喊着,嗡嗡地向新华电子厂涌来,这边一旦有生意争执都是靠这种械斗解决,人打跑、场子车子砸完,然后生意就易手了。而且这一次声势相当地大,对于这个外来户屡屡抢走生意,积怨终于井喷出来了。

已经能看清缓缓而来的队伍了,鼠标吓坏了,拽着余罪问着:“余儿,咋办咋办?好日子才过了几天,咋成这样了?”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余罪不耐烦地道。

“要不报警?”鼠标慌乱地道。

“你就是警察,报什么警。”余罪怵然道:“再说,这地方,警察他妈的说了根本不算。”

“那怎么办?总不能哥还没转正就跟上你光荣了吧?早知道我还不如窝在家里啃方便面呢。”鼠标欲哭无泪了。余罪怕这家伙太掉链子,使劲把他摁住,咚咚咚捶了几拳,好歹压制住这个,低头时,却发现下面那一干人渣兄弟,都眼巴巴地看着他,虽然握着家伙,可那手,实在抖得厉害。

没办法,械斗打得就是人多,咱现在实在势单力薄呀。

救援肯定不会来,就来也不管用,监视点一共才两人。孙羿虽然调来了,可仅限于出货飚车才出现,和二队的几位同事秘密驻在番禺市里,远水解不了近渴。余罪情急之下,又奔回了屋子,眨眼出来时,手里拿了好厚的一撂钱,全是走私收的运费。鼠标欲哭无泪地道着:“没用,人家不要钱,要命了。”

标哥那叫一个如丧考妣,

“再说丧气话我他妈先把你做了啊。”余罪恶狠狠地道,踹了鼠标两脚,对着下面的兄弟喊着:“家伙都扔了……不许抵抗,人冲进来你们就投降。”

啊?下面的人愣了,怎么老大和咱们想的一样呢,好歹化肥还有点义气,嚷着道:“余哥,跟他们拼了。”

“拼个毛啊,就你那一身肉能挨几棍?”余罪吼着,人已经奔下来了,指挥着众人弃械,此时人已经冲到门口,乒里乓嘭,叮里咚窿把捅上门了,还有人在嚷着里面的人滚出来,余罪来不及考虑了,掂掂手里的钱,刷一声一撂飞过墙外了,他凑着门缝看看,在里头大声吼着:“拣钱喽。”

这句管用,敲门的往头顶看,一下子扔了手里的家伙。骂人的不骂了,高张着手跳起来抓飘扬的纸币,带头的在车上敲着前盖嚷着,不过已经控制不住散乱的军心了,余罪刷刷又扔两撂,不是拣了,开始哄抢了。

“快走,快走……”余罪趁此间隙,拉着鼠标,早有大臀扛着梯子,余罪把鼠标推上去,他上了几阶回头道着:“你们千万别抵抗啊,跟谁也是当马仔,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那你怎么办,大哥。”化肥动情地喊着,好不悲催。

“熬过今天,等着哥杀回来。”余罪鼓了句劲,不过话音刚落,人已经爬过墙头,落荒而逃。

外面的哄抢完了,个个乐得快合不拢嘴了,还有素质更低滴,两个、三个,在抢几张钱,你拽一个角、他撕了半张,嚷着就拳脚相向了,直接干上了,带头的是位剃着阴阳头,二十郎当的小伙,刚在余二手底吃过亏的裴渔,他气得跳下车,左踹一个,右蹬一个,怒火中烧地骂着:“妈的,让你们打架来了,谁他妈让你们抢钱了。”

再凶也刹不住乱场,那嘻笑的镇民们早没有了汹汹的气势了,他直接分开人群,一指大门道:“车开上来,撞开。”

人群一分,那辆微卡倒着驶过来,呼咚一声,直撞上去了,厂门吱吱哑哑地,一声巨响,仆地上了,人如潮水,哗声涌进来了,然后走在前面,都张着大嘴哈哈笑咧。

没遇到抵抗,清一色的,齐刷刷高举双臂,挨墙站着,寻恤的一方操着家伙却是干不下去了,实在胜之不武了,带头的分开人群,站到了粉仔面前,一边指挥人爬过墙去追,一边端着粉仔的下巴:“知道我是谁吗?”

“鱼老大。”粉仔凛然点头道,前天余二哥刚带一拔人抢了人家的生意,这现时报来得实在太快了。

“丢你老母,本地人,还他妈这么吃里扒外。揍他。”鱼老大甩手一个耳光,粉仔惨了,被人摁着,不知道谁的拳头谁的脚,嘭嘭叭叭往他身上招呼,化肥脸上刚显得不自然了,又被鱼老大盯上了,叭叭两个耳光,又是一拔人摁着没头没脑发泄了一番,好在没遇到抵抗,对方打也不是很狠,但厂里的财产就遭殃了,厨房的锅灶砸了、玻璃没留下的全乎的,三台车据说是要赔偿鱼老大的损失,直接给拖走了,捎带着把粉仔、大臀、化肥仨哥们也给拖上车拉走了。三个人好不后悔,早知道这样,真该跟上余哥一起跑的。

辛辛苦苦许多天,稀里哗拉一眨眼,余盘踞在新华的这个新秀组织,转眼间成了废墟一堆,被打的、被裴渔抓走的,看着现场,好一阵痛心。

就奔出去的余罪和鼠标也没讨到好去,余罪现在真后悔要这么个帮手,这家伙吃得比猪多,跑得也不比猪快,后面翻过墙的叫嚣着就追上来了,眼看着越追越近,鼠标又惊又怕,关键的时候吧,腿抽筋了,跑不动了,余罪拽着他,连他也放慢速度了。

再近了,六七个抄家伙的,余罪看没法子,故伎重施了,一摸口袋,完了,木有钱了,正急着,看着鼠标肚子鼓了一块,他立时明白这家伙藏私了,手一伸进去,一把抓出来两撂钱,一万多块,他拿着钱,左扔几张、右扔几张、边跑边扔,这可把鼠标兄弟心疼呀,边追边喊着:“别扔别扔啊……都是偶的钱呐,好容易攒了这么多……”

心疼加心急,追着余罪,咦哟,抽筋的腿却好了,跟上余罪往前跑了,就这么着一个扔、一个不让扔,跑得飞快,扔了一路,鼠标再心疼也不敢回头了。

后面的追兵来了,看到满地钱,一下子散了,你拣这边,我拣那边,拣着拣着,分赃不均了,小后生们自己就打起来了,等鱼老大带人过来,余罪早跑得没影了………

…………………………

…………………………

嘈杂的人群淹没了平时少有人迹的新华电子厂,直到肇事者撤离也没有见到警察的露面,这个不意外,一般警察顶多是事后算账,事发的时候,谁也不去触那个霉头。不过把监视点的两位外勤吓坏了,一个劲地向家里汇报这里的近况,人乱成这样,也不知道两人跑出去了没有,直到接到电话才舒了一口气。

旁观者清这说得没假,镇边这一带的居民已经习惯见到几个小团伙打打砍砍的,都评价着这个新人还是太横了点,连就靠走私过活的地头蛇鱼仔都惹,人家土生土长的,一个镇上光亲戚朋友能叫出几十号人来,言外之意,惹人家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事发得很快,结束得也很快,以鱼大获全胜告终,焦涛驾车从曾经郑潮的这家新华电子厂驶过的时候,只见到了倒坍的大门和一地的狼籍,在远处已经看到全过程了,胜负没有悬念,唯一意外是,在那种情况下,余小二兄弟居然跑了。

“沈姐,咱们去哪儿?”焦涛问,瞥眼看副驾上的沈嘉文,美女似乎很好奇地看着这电子厂,闻声半晌才回过神来,随意回了句:“回羊城吧。”

难道就为了看了这个场面?焦涛不解了,甚至于他知道这里面是沈嘉文私下里的嘱咐,莫四海教唆的鱼仔出来寻恤,可这样在他看来,有点同室操戈的意思了,不过他不敢问,反倒是沈嘉文感叹着:“裴渔还是差点了,来了上百人,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确实是乌合之众,否则就不会因为抢钱自乱阵脚了,焦涛看到沈嘉文脸上都有点失望,更是不解,小心翼翼地问了句:“沈姐,您是看好裴渔了?”

“不,我看好这个逃走的。反应很快。”沈嘉文意外地笑了笑,给了焦涛一个意外的答案。那更不解了,驾车的焦涛奇怪地问着:“那为什么还让裴渔拔掉这棵新树。”

“本来呀,我是想,让裴渔挫挫他的锐气,他折到裴渔手里,咱们卖个人情救他,他得听咱们的。”沈嘉文若有所思地道着:“不过裴渔这个草包连人也拦不住……这样也好,他回到解放前了,又得重头开始了,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找四海或者国生帮忙吧?”

明白了,这是把刚露头的打回原形,让他老老实实听话,规规矩矩干活,焦涛笑了笑道着:“那肯定了,他车没车了,人没人了,不找咱们,谁还帮他去呀。”

“那就好,回羊城等着吧,要说这个人还真是个异数,郑潮手下几个也是心腹,居然被他收得服服帖帖,对了,让裴渔好好审审那几个,郑潮到底怎么样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什么时候想起来也是一块心病。”

沈嘉文款款说着,焦涛应承着,这辆车驶出了新华厂,在镇上未做停留,直驶而去,甚至连监视的也很奇怪,换车到此的两位,根本足未沾地就已经返程了………

…………………………

…………………………

乱了,从新华厂电子厂被砸开始,地处羊城市的煤炭大厦就乱了,要是普通械斗也好处理,可恰恰这个地方是个烫手的热山芋,派人也不是,不派也不是,真要让警方介入,谁也担心事情败露。许平秋一遍一遍在屋子里等着消息,把番禺留守的队员已经调出去了,以防万一自己人落在走私者手里,可该怎么做,还是让他一时无法决断。

“跑出来了……监视点汇报跑出去了。”林宇婧兴奋地道着。比自己逃了生天还高兴,刚刚汇报去了一百多号人,吓得她出了一身汗。

“好小子……就知道他行。”许平秋乐了,指着道:“马上联系,让他和接应的汇合。”

林宇婧手指飞快的敲击着,向指定的手机发了一组特征码,这一组加密通讯信号,无法追踪也无法窃听,半晌听到手机响声,一接听时,听到了里面气喘吁吁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刚跑出来……没事,我和鼠标都没事……我们现在想办法赶到番禺……是地方上的鱼仔找事,鱼仔叫裴渔……莫四海也是他的客户,这家伙干得他有点轻了,得他妈来回狠的,才能让他记着疼……哎呀,鼠标,快你妈点……”

余罪斥喝着,鼠标回骂着,林宇婧尴尬地拿着手机,说了句家长要和你谈,把手机递给了许平秋,许平秋拿着话机,详细地询问了几句,还是以前担心的事成为事实了,抢人家财路,就别怪人家断你活路,地下世界通行的规则,只是听到许平秋把焦涛出现在现场的情况一讲时,电话里余罪火冒三丈地道着:

“要是他们干的,那就是想把我捏在手里,妈了个巴子的,这口气不能忍啊………我告诉你啊,许处,这种事千万别客气,道上混,你一次服软,一辈子得当软蛋……你给我人,我保证今天之内把他拍翻,这个鱼仔裴渔和莫四海关系不错,身上绝对不干净,干脆趁这一回,干翻得了………”

余罪的声音很大,近一咫尺的林宇婧能听到,一旁有杜立才也能听到,这那向下级向上级的汇报,简直是黑涩会团伙互相通话,许平秋也觉得这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不过他不敢打断,捂着听筒站到了窗边,不知道了听到什么,许平秋脸上阴睛不定的闪烁了良久,好一会儿给了句让杜立才、林宇婧不敢相信的话:

“干吧,注意安全,家里策应你的行动。”

行动!?杜立才肚子里嗝应了一下,难道把调出来的队员跟上他去打架?许平秋扣了电话,不容分说地下着命令:

“不要问为什么?马上知会海关缉私处,有重大走私案情向他们通报……通令三组,四组,接受新人指挥,行动不得带任何警用武器、器械,不统一着装。马上传达。”

这么严肃地胡闹,两人却也不敢抗命,转换着频道,一室技侦,开始围绕着前方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