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7章&捉龟成鳖

2017-11-25 17:27:14Ctrl+D 收藏本站



“余儿,你真不要脸,能跟人家唧歪一下午。”孙羿骂着。

“那是组织交给的任务。你妒嫉是不是?”余罪有点小得意了。

“妒嫉什么?重要部位都没摸一下。”孙羿又道,还真有点妒嫉。

“我摸,能让你看见呀?”余罪反问着。奸笑了。

“你那得性,我看见你流口水了。”孙羿道。

吧唧,余罪给了他一巴掌,两人吵嘴一路了,余罪一直心不在焉,不争论这个问题了,让他安静。这边的风景却是不同北方,矮树、稻田、红土坡,镇公路不怎么好走,余罪心里总是觉得不怎么安生,那似乎是一种很奇怪的直觉,他找不出原因所在,就是心里疑神疑鬼地。

走了二十余公里,看不到港口方向的时候,余罪放下心来了,干脆又爬到车后面,鼓捣着那箱子。很重,做过防水处理,越看越让余罪觉得不对劲,他灵光一现发现问题的来源,根本不像上次走货的手法。这样的密封严实的做工,好像生怕别人不怀疑有问题一样。

“关键时候,你别胡来。万一人家发现有人动过货,交货时候给咱们一家伙找谁说理去……过了关你开车啊,我他妈不敢去了。”孙羿心慌得厉害,回头斥着余罪。

“傻逼,这是捞功的最好机会,车到地方你抱着头装孙子别吭声,出来就是三级警司。”余罪道。

“真……滴!?”孙羿不相信地问,一下子兴奋得又忘了危险了。

“当然是真滴,这趟下来,说不定哥都混一级警司了。”余罪吹嘘着,搬着箱子,找着趁手的家伙,想不清楚敢不敢撬,孙羿却是嘎然刹车,回头看着余罪,被他所说撩拔动了,看余罪不按计划来,他劝着:“余儿,这才离开多大一会儿?计划没说让咱们先验货呀。没请示你别胡来啊。”

“我咋就觉得那儿不对涅?”余罪趴在座位上愣了。

“哪儿不对?”孙羿问。

“说不上来,反正不对,你看刚才那美女,老大的马子,按理说,不该撩拔我这号苦逼呀?”余罪道。

“那是让你卖命。”孙羿道,很直观的判断。

“钱都给了,还用贴人呀?”余罪不相信地道。

“那是让你往死里去卖命,还卖得无怨无悔。”孙羿又道。

“有道理,她肯定不知道我有问题,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一直把我拴在海边,亲眼看着我上路,难道是……”余罪心思飞快地转着,连他自己也不相信地脱口而出道:“不会又玩金蝉脱壳吧,上次老子就被摆了一道?”

“看看不就得了。”孙羿直接道,原则忘了。

两个菜鸟预见不到危险,也没有守规矩的自觉,跳下车,开了后厢,蹭蹭蹭撬了几个箱子,刚一掀盖,冷不丁听到了唧喔唧喔乱响的警报声,两队警车前堵后追,上来了,后面的堵的那警车居然藏在路边林子里,最近的不到一公里,余罪吓得全身汗毛直立,肯定是设伏了。

孙羿傻了吧叽道着:“计划有变,现在怎么就出来?”

“快跑,跟咱们不是一路的。”余罪连掀几个箱子,一看箱子里的都是铁件零部件,他一摸认出是什么东西来了,枪械零件,在警校的时候和徐老头不止一次拆装过。大慌之下,一看警车里跳下来不少警装和便衣的男子,余罪拉着孙羿,跳下路沿,沿着稻田狂奔。

远远地两头总十一二辆警车,车一停,四散着从路上往地沿下追着,别追边有人鸣枪示警了:

“站住,再跑打死你。”

好在见机得快,领先了几十米,孙羿又惊又怕,气喘吁吁地道着:“咋回事,咋回事嘛?”

“又被人卖了。”余罪道,发足狂奔着,不时地回头拽孙羿一把。饶是两人体力过人,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地方不辨方向,被后面的也越追越近。

“那跑什么?再说也是警察。”孙羿道。

“妈的,车里根本没货,真正的货早在路上了,等你澄清误会,黄花菜都凉了。”余罪喘息着道。拉着孙羿,缩头钻进了灌木丛中,对着吓懵头的孙羿啪啪啪连拍几个耳光,教训着:“清醒点,别紧张,这儿能听到涛声,离海还不远……往西跑,一会儿跳进海里,游走。”

“你不是不会游泳吗?”孙羿很清楚,直问道。

“啊,对呀,是让你跳进去,我不敢跳。”余罪道,气得孙羿要发飚,被余罪摁住了,两人在灌木丛里嘀咕了一阵子,不多会有个人影从灌木丛中飞奔出去,朝着海岸线的方向跑,黑暗中动静颇大,两队警察打着探照灯,嚷叫着追上去了。

人影、枪声、探照灯、警笛大作,不一会儿便挤臃了几十辆车辆。乱嘈嘈地让警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警力维护秩序。看着大队人马追向孙羿逃走的方向,余罪窝在草丛边上、稻田边上、土坡边上,四足着地,慢慢地爬着,躲过了路边的几处警戒,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暗中。不一会儿,他若无其事地到了路面上,趁黑运货的走私散户混到了一起。

过不久,没来得及跳海的孙羿被抓回来了,实在听到后面开枪腿发软,摔一跤把脚扭了,被不知道什么来路的警察反铐着,四五个的拎着,追得辛苦,警察们气得上到路面,有人狠狠地踹了他几脚。

“别打别打……自己人,自己人。”孙羿畏缩着,求告着。

“自己人?你和警察是自己人?”对方带头的一位问,枪刚收起。

“啊,不警匪一家嘛。哎哟。”孙羿没敢泄露,不过幽默过头了,多挨了几脚。

清点物品,那成箱的东西把孙羿看得头上冒汗,根本不是什么麻醉,而是枪械零件,警方如获至宝,一一清点,有人把孙羿拖上车上,黑咕窿冬的车里几名大汉开始了,这叫突审。

“哎呀呀,别打别打,我说我说,我就一送货的,老板叫余小二……刚接上货就被你们抓住了……你们赶快去抓他,他还没跑远呢。”

车厢里,传来了孙羿的急促的叫声,还没开始,就全盘交待了。

………………………………

………………………………

“报告,七号位报告,出现大量警车,把路封住了……”

有一位技侦喊着。

“实时图像,那个部分的。”李厅长火了。

“暂不清楚,那儿是镇级公路,交通监控覆盖不到。”技侦到。

“让观察点把车号记下,联系番禺公安局,今天谁出勤。”李厅长道,他眉头皱起来了,从接货到现在不到一个小时,大行动没开始,小动作倒已经出来了,而且在镇级公路,情况不明,两眼一摸黑了,他回头看许平秋,西山那帮同行,他们反倒奇怪地很安静,像在等什么。

嘀啼几声,林宇婧飞快的拿起了麦,一边听一边记,跟着回头和许平秋小声道着:“2号报告,车在清远路段被截住了,是地方警察。”

“有没有货?”许平秋问,这是一直跟着“包袱”的内线,主要负责他的安全。

“他无法靠近,现在那个路段聚集的车辆已经延长了一公里,都被封着,似乎还在搜捕。送货人下落不明。”林宇婧道,语速清楚急促。

这下子可把许平秋难住了,他一遍一遍踱着步子,甚至于忘记了这是个什么环境,下意识地点着烟,哧哧地抽着,一口燃一大截,半晌抬头时,才发现一室人都看着。

要这么就流产了,实在让人心不甘呐。

“包袱来电!”林宇婧突然一喊,神经质地拿起了闪着红灯的通讯器,许平秋也急了,直接道着:“放开频道声音。”

“喂喂,身份码四个2,发生了什么情况。”林宇婧呼叫着。

“妈的,被耍了,车上根本没有麻醉品,是枪械部件。”余罪的声音传出来了,听得一干文化人直噎脖子。此时无法顾及其他了,许平秋抢过通讯器问着:“货在什么地方?”

“你问我,我问谁去?全车都是枪械部件。”电话余罪道。

一室人哭笑不得了,还有这种内线,许平秋马上意识到自己培养的是个什么货色了,放缓了声音问着:“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慢点说。”

“是咱们这边出事了,我们走这条路,就两边四个人知道,还有一个坐在车上………应该是那娘们报的警,把我们卖了。不对,货肯定已经上路了……又被人放鸽子了。”电话里余罪急促地说道。

许平秋一下子恍然大悟,指着仪器道着:“追王白那辆车。”

这边的技侦忙上了,他又对着和余罪的通讯道着:“你现在在什么方位?”

“废话,黑咕窿冬的,我那知道,手机还是偷的。”余罪道。

“你在原地别动,二号去接应你。”许平秋道着。

“先别管我……我有个新发现,我觉得老傅不是贩毒的主谋。”余罪道。

“你觉得?有证据吗?”许平秋问。

“没有,不过……哎你听我说了没有,你不要觉得你个老警察,你就什么都行啊,这警察最不靠谱了,刚才看见我们就开枪,真没素质……这他妈就不是花钱雇我运送,根本就是内应外和灭我口呢。”余罪杂七杂八在电话里嚷着,火气大了。现在明白了,地下组织也不傻,怎么可能用他这种疑点放大的人,顶多是当个炮灰再用一次。

一室捉到的同行面面相觑着,有的在冷笑、有点在嗤笑,许平秋摁了扩音,轻声在话筒里说着:“有什么话慢慢说,火气别那么大,气大伤身啊……说说,你到底有什么发现?”

他已经熟谙和这号黑白掺半烂人打交道的方式了,没办法,监狱一趟,培养出人才来了,连他也得悠着点说话。他听着余罪汇报的新情况,等一会儿放下通讯器时,脸上多了好一层忧虑。

此时,另一辆几乎同时启程的大货厢已经接近检查站,厅里的机要秘书站在他身边,那是等着这位外省的同行做决定呢。

“抓!不知道在哪儿,就把所有涉案的,全抓起来……宇婧,查一查,今天所有嫌疑人行踪,还有谁没有冒出来。”

许平秋眉毛挑着,看着屏幕上的大货厢,咬牙切齿下了一个这样的命令。

千小心万小心,饭还是夹生了,咬着牙也得啃下去。

……………………………………

……………………………………

“莫哥,快过边检了。”司机道。

“过呗,沉住气,别慌乱。边检上有咱们的人。”莫四海道。

这一车走得很安稳,前面大货,后面小轿,以策万全,缓缓于驶近边检站,莫四海开门跳下车,每天数以万吨的货物从路上通行,这里从来都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传说有人花五十万进检查站当临时工,只要干够三个月就赚了,这个传言别人不信,可莫四海亲自干过,他又像往常一样,到检查站里找相熟的朋友。

人情社会有些事很简单,看看货单,开了车厢扫一眼,一挥手,什么事都完了。

走私没那么神秘,真是公家滴水不漏,你想走私都难。粤东这地方,走私很大程度不叫走私,叫“走公”,走私公安边检这种路,那就通向财路了。

不对呀?他没有见到熟悉的那张脸时,心里泛起了一丝疑惑,出来了一位检查人员,那眼睛似乎带刺一般,让他很不舒服,他突然间心跳加速了,难道走漏消息了?

“同志,这是工作区,闲人免进。”检查人员出声道。

“对不起。”莫四海歉意了句,又放松警惕,刚转身,不料背后有人叱喝一声“莫四海!”

“啊?”他下意识地一回头,可不料只见得黑影扑来,跟着被大力一撞,刚才那个检查人员,结结实实地把他摁在地上了,门里又冲出来几位,有人摁人,有人搜身上的武器,莫四海杀猪般地大嚎大叫,早警示了车上,车上的司机早拧着火了,一看情况不对,放离合就跑,呼咚声冲开了检查站的围拦,冲到了高速路上。

几处蛰伏的警车鸣着警笛,拦成两道,可不料这货厢横了心拼命了,一加油门,冲开了阻拦的警车,直冲到路上。后面的警车翻滚着,轰声撞向边栏。

一时间这个检查站警笛大作,沿路设伏的警灯同时闪烁起来,后面跟着的一辆轿车里,疤鼠几人刚开门准备开溜,可不料前前后后已经围着一圈黑衣特警,黑洞洞的枪管十几支顶着,这几位,乖乖地举手投降了。

仍然出了意外,只顾着控制这位恶名昭著的疤鼠,可不料货车司机居然拼上老命了,在高速上飚着,司机满头大汗,捶着方向盘,嘴里咧咧骂着,一会儿猛踩油门,一会儿狂摁喇叭,前面越来越近的是辆清障车,长长的吊臂横鬲在路上,远远地躲着的设卡警察恶狠狠地骂着:你撞吧,撞死你!

两头都急红眼了,司机冒着虚汗,猛踩着油门,车怒吼着,冒着长长的尾烟。那边的警察也疯也似的,把警车、清障车全部横亘在路上,堆了四层,后面飞奔而上的警员喀喀嚓嚓拉着保险,急红眼地在朝天鸣枪。

撞上就那粉身碎骨,生死一刹那间,司机选择了放弃,猛踏下了刹车。嘎……唧长长的一声,货车冒着黑烟拉了长长一道刹车迹,司机跳下车,往路外跑了,背后蜂涌而来的警车嘭嘭唧唧开着门,涌出来一队追逐的警察。疯狂地追出两公里,十几个警察把人摞在地上了。

车厢被打开了,贩运的是仿雷明顿制式猎枪。

整个十大件货。一百杆,看得在场警察猛吸凉气。怪不得司机这么拼命,这要是武装起来,能和警察对着干了。

同一时间,太阳岛别墅区的杜立才接到了抓捕命令,他带着人赶到A16幢别墅门前的时候,居然发现门是开着的,而那位重点嫌疑傅国生,此时正悠然地坐在厅堂中央,泡着功夫茶。

“你们是警察?好像不是本地品种。”傅国生瞥了眼闯进来的几位汉子,带着几分不屑地道。

“你有种啊,我就不信这次你还逃得过去。”高远掏着铐子,傅国生安然未动,被高远拎起来,反铐着,他很不舒服地耸耸肩膀道着:“你们素质太低了,就知道抓人抓人,也不看看抓对了没有。”

“傅老板。”杜立才伸手拦住了,看了眼面带不屑的傅国生,他隐隐觉得这一次恐怕又要成夹生饭了,此时的抱着万一之想,轻声道:“操纵交易的是不是另有其人?我传达一下我们上级的意思,如果你愿意合作的话,可以对你从轻处罚。”

傅国生严肃地看着杜立才,就在杜立才觉得他似有松动的时候,却不料傅国生笑了,笑着道:“我从来不做违法犯罪的事,为什么你们总是不信呢?要处罚我,总得有证据吧?……哈哈……不过,介于你诚恳的态度我可以告诉你,你们确实抓错人了,仍然会一无所获。哈哈……”

他笑着,笑得不可自制,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大笑着走出了别墅,几乎有一种从容做楚囚的慷慨,连杜立才也开始怀疑,也许真的错了,从一开始全盘就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