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8章&风劲血烈

2017-11-25 17:27:12Ctrl+D 收藏本站



粤东省厅由督察组成的调查组人未上路,命令已经下达,距新垦二十七公里的事发地联系上了,那里的汇报是抓到一个走私枪械的嫌疑人,人赃俱获,是番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出的警,督察的命令很明确,出警的警员,全部隔离审查。

距这个事发地不到二十公里,是另一处烟雾刚刚散尽的案发地,大货厢被警车前后夹恃着回到了被冲得七零八落的检查。省厅的指挥中心能看到的是检查站的场景,赃物起获了,长短枪一百余支,嫌疑人五个,网上通缉的一个,虽然抓错了,可这收获也大了,省厅紧急派出去一个督导组,全程监督抓捕的审讯。

画面上,封锁的检查站内院成了枪械展览,用于拍照留证的占了半个院子,嫌疑人蹲了一溜,车上查了几遍,除了四十件零散汽车配件,其余全是枪械,初审没有选择疤鼠王白,而是在莫四海身上打了缺口,据他交待,这是接了一个订单帮别人运输,而对方是谁。他不知道。反正这行是认钱不认人,有订金到账就干活。

老板是谁呢?莫四海指指蹲在外面的,居然是疤鼠王白。

这倒也像这位通缉犯的风格,他不敢干的事还真不多。

审审他?还是算了,那家伙也自己的姓名籍贯也极力否认,用专业术语来讲,这是类坚决与人民为敌的货色,你甭指望他能服软。

大案惊动了番禺警方和羊城市局,陆续有物证上的、反黑上的向案发地管,影响到检查站正常过关了,不得已协调海关方面,向深港四号路检查站增派人手,即便从画面上看也看得出现场忙乱,那辆大货厢四周被无数警车和的警戒的警察包围着,去向被阻的车辆现在已经有数百辆了,这是个连环的影响,高速交警的压力骤然加大,也在往这里增派警力维持秩序。

有没有货?

现在现场的这些警察不在乎什么耸人听闻的麻醉品了,就这些枪械都足够忙乎得了,而且也不用担心省厅组织大行动的说辞了,毕竟“摧毁”这么大贩卖枪械的团伙。

那到底有没有货?

许平秋此时都有点动摇了,同行们围着检查站那里的视频指指点点,他一个人还在一支接一支抽烟,这个习惯很不好,粤东方面的几位女技侦不时地投来厌恶的一瞥。林宇婧倒是发现了,不过她可不敢提醒,生怕打断许平秋的思路。

“老许……你来……”

李厅长唤着,许平秋惊省了,快步上来,李厅长拉着他,在众人显得有点疑惑的眼中出了门,楼道着,厅长质问上了:“我说老许,这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枪械走私,还是毒品走私?”

“我也纳闷呀,这帮人就都是我们查贩运毒品案子发现的。全是贩毒一线牵出来的嫌疑人。”许平秋苦笑道,捉王八吧,谁可想逮了只绿毛龟上岸了,实在让他哭笑不得。

“也罢,好歹我们白忙活一场……你是不知道,我心有多悬,真是那辆大货厢什么也没有,你让我厅长的脸往哪儿搁?对了,还没问你,你们放出去的外勤发现什么新情况了?”李厅长问。

没想到厅长还注意到了这一层,许平秋疑惑地道:“他说,肯定有麻醉品,已经运送在路上了。”

“又来了,我怕了你们了。”李厅长一扬头,难以置信了。

“看看,不是我不告诉你,你不相信而已。”许平秋道。

“你让我相信容易呀,拿出证据来,还有十几组的警力窝着呢啊,快一天了,铁打的也扛不住……”李厅长道,估计就是为这事,许平秋赶紧拦着:“别,李厅长,您再等等,我向您保证,绝对不会让他们空等。”

许平秋又在开空头支票,他很容易就能抓到上级的软肋,都期待在某个大案中一战成名,这个办法他屡试不爽,果不其然,一看许平秋这么笃定,李厅长脸上的表情消失了,他严肃地看着许平秋,审视着,能到他这个位置,就即便不是警务出身人士,可也属于那种高人一筹的人精了,片刻后他道着:

“你虽然不是我的属下,可你的大名我也听说过,如果不是崔厅力荐,我还不敢让你挑这个大梁……你可想好了,现在我可以给下属们一个‘保密’托词的圆场,再往下等,万一等空了,这儿可就是你的滑铁卢了。”

“谢谢李厅长……不过,我还想等等,我觉得这仅仅是一个开场,大戏还没开始。”许平秋道,强自镇定着,怎么看也像胸有成竹。

李厅长盯了片刻,点点头:“好,我可以等,不过对于你的计划我保留意见。”

回身进会议室了,许平秋怔了下,这一趟子,算是把粤东的同行惹干净了。他在楼道里踱着步,看看时间,已经整二十一时了,这个时候,他在计算着离交易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了,交易一切正常。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他重新开始捋着思路,内线的信息和外线的侦察都显示交易就在今天,计划的确定不仅仅是参照了包袱发回来的信息,他觉得没有错,一定有交易,只是被刻意地掩盖住了。此时他最奇怪的是,那些货,会怎样在天罗地网的包围中通关过去的………

……………………………………

……………………………………

“富佬,我们已经到了……钱嘛你放心,现金,这次对不住了啊,款项太大,我实在不敢全部打给你们……你们还得多长时间?哦,好,我到地方等着……”

电波从一辆黑色的MPV上发出去的,这辆车行驶在广株高速上,保持着均速前进,打电话的刚刚挂掉,手机就被身旁的人拿走了,然后他唉声叹气地垂下了头。

“表现不错……张安如,抬起头来。”邵万戈冷冰冰地道着,对面抬起头的人,四十年许,浓眉大眼,一派成功人士的表像,被秘密拘捕已有数日,这个棋子到今天终于用上了,他教着注意事项道:“一会儿下车你和他们交易,平静点,别让对方看出破绽……你指挥他去验货,对方也会来验钞……一有危险,你就躲到我的身后,防弹衣,穿上。”

邵万戈递了个马甲,嫌疑人此时多少有点认可了,唉了几声,换上了防弹马甲,他听到了有人在汇报着接货的地点:

G45路段。

………………………………………

………………………………………

“注意一下,我宣布一件事。”

李厅长敲着桌子,示意着围观检查站缴获的注意,他清清嗓道着:“关了,把检查站一带视频关掉,接下来的行动,由西山省公安厅刑侦处长许平秋同志全程指挥,交通、信号、追踪、通讯,你们协调一下,换到一个频段上。”

不少人怪异地看了许平秋一眼,不过转身都忙碌上了,西山禁毒局的几位技侦把特征码交换一下,在刚刚还躁杂的检查站视频上,出来了GPRS的定位,这是警务通,全国天网的联线追踪,从一个红点、扩大、扩大,再扩大,公路、机场、楼宇,慢慢地缩微到了高速上行进的车辆上。

还有嫌疑人车辆?

大家在奇怪时,许平秋发言道:“这是刚刚联系上的贩毒分子,他们刚我们精心制作的诱饵通过话……我现在丝毫不怀疑,贩毒和贩枪械的有某种联系,今天夜的共同出货,一个庞大的手笔。”

“宇婧,预定在什么地方?”

“G45高速路段。”

“把这一段高速路况放出来?”

粤东省方面的技侦快速的调着交通资料,路面宽度、遂道、高架桥、河流,整个的立体图呈现在屏幕上,此时追踪到的车辆意外地在诱饵车的后方,不过这不奇怪,对于有点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对方跟在背后看有没有危险。

许平秋凛然回头,看着李厅长,这一刻,等了足足半年了,他兴奋地,却以一种平稳的口吻道着:“李厅,可以开始了吗?”

“好,由你全程指挥。”李厅长重重一捶桌子,同样兴奋了。

“协调高速交警,五分钟内全程封锁G45高速路。”

“16组、9组、3队、8组……向花桥、北兴、高平三镇集合,目标是外围的镇公路,以防有人漏网。”

“7组、4组、进去向段,保持时速70公里行进,随时准备机动支援。”

“空乘组现在可以起飞了,很快就会有目标出现。”

键盘在劈里叭拉响着,连续发布的若干条命令,几乎调动了羊城市以北布置的所有警力,听到“空乘组”的名字,看到地勤直升飞机的启动,不少在场的高衔警官吃了一惊,能动用粤东警方直升机出警的案子,怕不是小案子了,心生凛然之时,都看着李厅长,而此时李厅长却是一副壁上观的态度。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这种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慢,滴滴红色信号发亮时,那是说明目标开始通话了,都看着林宇婧面前的通讯仪器,声音亮出来了:

“老如……你前面就要路过一个宽阔地,那儿有人行步梯,我们的人在下面等着,你下来接货吧。”

“在那儿,我看不到?”

“再往前走……能看到确认车距的标示。”

“哦,看到了……兄弟,高速路你让我怎么停车?”

“我管你怎么停……我们就在路下。”

声音刚落,技侦的信号追踪就开始了,诱饵车和目标车几乎已经并行了,前方不到三公里,高速路横穿过一片平地,原来设想的遂道、高速路桥交易计划全部作废,卫星的追踪开始往事发点移动,一移就是漫长的等待。

谁可能想到嫌疑人让你在高速路违章停车呢?

“交易开始了。”林宇婧道,接到了信号,而此时,卫星监视以及后续增援还没有到位。这个网撒得太多,还没有来得及扎紧口子。

“灵活处置,不许放跑一个。”

许平秋淡淡地道,最终的决择开始了,他却平静了。

尽管这个时候,网还没有收拢。

……………………………………

……………………………………

“怎么是你们送货,疤鼠呢?你们谁呀?”张安如强忍着慌张,问了句。黑乎乎的环境,就见路标灯光,显得有点诡异,对方停在高速路下的一处空地,相隔几十米。说话得大声喊。

“你是来买货还是买人呢?疤哥让我们来的。”对方口气不怎么善。

“好好……管你谁来,有货就行。”张安如道着,往下是一道步梯,直通路下,不确定敢不敢下,还是邵万戈扶着人,恭敬地道着:“老大,慢点。”

几乎是挟着人往下车,对方四人,车上一位,车后两位、迎接的一位,拦着问:“钱!”

“下来。”张安如招招手,上面的人提着两个大箱下来了,张安如按定好的程序问着:“货呢?”

对方让开了,张安如挥手让手下去验,大货厢一开,跟着这里的钱箱也开了,没错,实打实的人民币,捻了捻真假,数了数墩数,邵万戈却是心揪车上的验证,冷不丁传来的约定好的声音:

“大哥,货真价实,可以开始了。”

邵万戈一拉张安如藏在身后,另一支手随手拔出了枪,怒叱道:“别动,警察。”

交易的一懵,下意识地举手,提钱的飞奔而上,枪托一砸车窗玻璃,枪顶到司机的脑袋上,车后的见势不妙刚要拔武器,邵万戈随手一枪,砰声撂倒一位,那一位吓得钻到车底下了,车后厢验货的刑警砰砰砰连开几枪,那人吓得扔出枪来,大喊别开枪,投降!

四个人,瞬时解决。刚刚解决战斗,却不料从路面上反冲回来一辆车,邵万戈没想到这个放给前方堵截的嫌疑车辆折回来,他大吼着:“小心……”。

跟着是扬长砰砰连开数枪,车上的匪徒手伸出来砰砰回应,车距缩至百米以内时,那辆车嘎声斜斜地直刹着,车窗里又伸出来一支枪开火。路上留守的刑警急了,以车为掩护,侧身还击,二队的李航本就是退伍出身,他一拉后厢,拔着微冲,一踩高速护栏,飞身上车,冷不丁从车顶上飞身而落,哒哒哒哒来了一串速射,霎时把两支手枪的火力压制下来了。

或许也没有想到警察对战的火力如此之猛,匪徒也急了,那车打着旋,后倒着,蛇行速退,李航刚刚落地,第二个弹夹换上,不料车窗里呼呼呼扔出几个家伙来,然后车急速地后退着,一打旋,跑了。

“趴下……手雷。”李航吓了一跳。把刚露头的队友赵昂川一脚踹了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路面上两颗个,路下一个,轰轰轰几声爆炸声起,响声刚过,邵万戈一看起火的货厢车,大喊着救火,没人应声,他顾不上压在身下的张安如了,奔上路面,扶着懵头懵脑的赵昂川,赵昂川一惊省,大喊着李航的名字,连滚带爬,在硝烟未烬的路面上,摸索到了队友软软的身体,他一抱着大喊着:“李航、李航……醒醒……队长,队长……”

他手里一片都是血,邵万戈顾不上难过了,对着通讯器大吼着:“呼叫家里,有队员受伤……重伤,快点……我们没有救护能力……”

“队长,怎么办,怎么办?他还在流血……”赵昂川悲恸之下,染血的手抖索着。他看着气息渐微的战友,号陶大哭了。

“李航……你坚持住……直升机马上就来了……”邵万戈安慰着,不过看着队友,他一下子无法控制了。带着哭腔地在通讯器里吼叫着:“快点呀……许处,让救援再快点,人快不行了……”

场面萧杀而恐怖,刚有蠢动的两位被俘分子,站在车上的刑警咬牙切齿,照地上就是一枪,吓得趴着不敢动了。听到枪声邵万戈回声疯狂地嘶吼着:“谁要再敢动,当场击毙。”

被俘的几位脸贴地趴着,浑身一阵抖索,作为“污点诱饵”的嫌疑人张安如蹲着,他抖索着腿,不敢看那位躺在地上被击中颌部的贩毒分子。此时才感觉到,裤子湿了一片。

突突的直升机声音响起来了,大型探照灯照在路面刚刚爆炸后的现场,两位北方汉子在挥手,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他们的怀里,抱着一位满身是血的人…………

…………………………………

…………………………………

这个画面出现在刚刚回传的屏幕上,不少人的眼睛湿润了,轻轻的啜泣声起,是一位女警在抹泪,没有人觉得她失态了,只有更多的唏嘘声起,轻拭着眼睛,心里默默为这位不知名的警察祝福。

许平秋抹了把脸,无声无息消灭了眼部的酸楚,一直以来,他是以一个铁面无情的形象著称的,今天依然如此,他在平静地发布着最后的命令:

“七组、四组,在你们面前去向道,有一辆逃窜的红色现代车,拦住他,不惜一切代价,拦住他。”

“各组注意,匪徒持有枪械、手雷,极度危险,我们一位警员刚刚受伤,如果无法生擒,可以予以当场击毙……重复一遍……”

命令发布出去了,满屏渐多的警车和警笛,像潮水般地涌向出事地,那里成了红蓝警灯的海洋。而在远程指挥的这些人却欢呼不起来,李厅长起身了,他上前,拍拍许平秋的肩膀道着:“走吧,我们一起接受伤的同志。”

“罪魁祸首还没有落网。”许平秋眼睛空洞地道。

“他跑不了,有上千警力在追他。”李厅长道,这一战,已无悬念,而这位同行,让他震惊。不过一个小组的警力,正面对决了武装贩毒分子,这才是值得同行最尊敬的地方。

不过,许平秋又给了他一句更震惊的话:

“不,不在车里,可能已经跑了。”

一室皆静,匪夷所思的缴获之后,谁也知道应该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大枭,可这个大枭,能追上吗?

这个时候,一直被林宇婧拿上手上的通讯器突然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