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1章&大案余韵

2017-11-25 17:27:11Ctrl+D 收藏本站



“厉害,厉害……还是兄弟单位有办法。”

杜立才猛拍桌子,惊得一室同行都惊讶地看他,他回头省得失态了,指着电脑道着:

“最新消息,通过沈嘉文随身物品找到了毒资线索,收缴毒资四千三百八十万余元,还有在羊城的不动产,总价值超过一亿元。他们的毒资居然是以海外投资的形式回流的。”

“她撂了?”林宇婧问。

“由不得她了,韩富虎的最后一个电话是通给她的,她又同时指挥了余小二、王白、焦涛三路出货,都能指证她。而且番禺出警的刑警队长陶泽海,又指认了她,抵赖难度可大了,真悬啊,要是到公海,这个案子在韩富虎这里就得结案。”杜立才兴奋地道。

连着四日,惊喜不断,漫长的艰难侦破迎来了收获的春天,每天都有新的消息传来,西山赴羊城的行动组已经搬进了省禁毒局整理本案相关卷宗,每每知道案情进展,总是让人兴奋好一阵子。

“那傅国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高远问,对于那位傅老大记忆犹新,可总也不该觉得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呵呵,要是嫌疑人不说,咱们打破脑袋也想像不出来,咱们监控觉得,她是傅国生的姘头,可事实却是,她认识韩富虎在先,又通过焦涛认识了傅国生,傅国生是靠她的资助起家的。据莫四海交待,他说沈嘉文很不满意傅国生畏首畏尾的作势,很多事她都瞒着傅国生干,包括这一次贩运枪械。纯粹是韩富虎给了王白一批便宜,王白、莫四海几个人合伙准备大赚一笔。”

杜立才道着,看把属于听得越来越迷糊了,他又增加着难度道:“还有更匪夷所思的,据隔离审查的警察陶泽海交待,他只认识这个女人,两人曾经发生过不正当关系,而且他领过不少检查站的人到莫四海的唐都玩过,那个贼窝和红楼的效果一样,专拉海关和警方的人下水。还真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是本次连环走私的主谋。”

“咦?对了,小二可是最先发现的沈嘉文有问题,难道……”李方远想起了,惊讶的表情,下面没说,难道他知道这些复杂的关系?杜立才也想起这个本案最让他纳闷的地方了,狐疑地道着:“对呀,这小子从那儿看出有问题了来了,直接就去海上追人去了。”

每每讨论都卡在这里,那是当晚最辉煌的一笔,但这一笔却写得莫名其妙,他们本来以为是许处的火眼精睛发现的,可不料也许处也是一头雾水,一愣间,羊城的同行有人问了:“杜组长,您是说追到毒枭的卧底探员吗?”

“给我们介绍认识认识啊,警中都传神了,说是位退役的神秘部队人员。”另一位也问上了。

“咱们的案卷里好多转折的地方都用一个代号代替,是不是就是他?”又一位好奇地问上了。

“这个保密,不能问的。”有位面容娇娇的女内勤压抑着,不过还是好奇地来了句:“杜组长,告诉我们他帅不帅就行了。”

一群整理本案各项相关影像纸质案卷的内勤,这种英雄事迹简直是男女通杀。问得杜立才没来由地觉得尴尬了,点着头道:“很帅,简直帅呆了,不过这个人可不归我管辖。我都没见过。”

以为又是托词,同行反而有点失望,只有知道的同组人员,看着杜组长牙疼的表情,都在肚子里吃吃的暗笑,谁说不归他管,管不了而已,昨天在煤炭大厦还吵了一架……

……………………………

……………………………

当啷,铁门洞开,番禺市公安局下属刑侦四大队的滞留处,走出来耷拉脑袋的三位。

看守点着人头,梁华、何大勇、陈祥瑞,冠名无人知晓,不过万顷一带,都知道这曾是新老大余小二手下的悍将,分别叫化肥、大臀以及粉仔,当夜新华电子厂被查封,这三位和严德标一起被端了,因为警察内鬼陶泽海的影响,刑警队以涉嫌走私枪械、谋杀双重罪名把几人滞留,却不料事后方知,那位纷传被人“杀害”的嫌疑人郑潮,已经是6.20专案的重要人犯,跟着陶泽海被隔离,这才知道是一场闹剧。

“走吧,放你们了。”看守的警察道。

三个人兀自不信,跟着反应过了,撒丫子就跑,出了门口有人喊站住,把三个人吓得一哆嗦,都站住了,门口的严德标勾着指头,那三人看清了才万分惊喜凑过来,要抱着标哥哭诉一场受到的委曲,这当会严德标顾不上了,直给三人塞着路费道着:“别多说,也别多问了,赶紧回家,反正你的攒的钱也有点的,找个生计,再别出来了啊。钱没多少了啊,为捞你们仨,我也快成穷光蛋。”

“标哥,老大呢?”大臀拿着钱,吸溜着鼻子问。

此时还能想起老大,江湖人士看样还是有义气的,鼠标压低了声音道着:“别问老大了,那天晚上他贩枪械,估计得这样了……砰,以后江湖上没这号人了。”

鼠标做了个打头的动作,那意思是,得被毙了。大臀失魂落魄,好你哀痛,化肥却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拉着鼠标道着:“标哥,二哥不在了,你带我们干吧?大不了兄弟们凑钱买辆车,有二哥敢贩枪械的威名,绝对有人找咱们做生意。”

“对,就这名头都吓死他们。”粉仔恶念顿生,看样也想重操旧业。

把鼠标听得哭笑不得了,争取让三个货出来还费了老大劲,这要出来怕又是一对半祸害了,他贼眼一转悠,表情哀伤地道:“兄弟们,二哥走时候给我说了一句话,我得告诉你们。”

什么?三个恭敬了,侧耳倾听着。

“他说,如果他回来,就带着大伙过好日子,要是他回不来,就让大家各回自家,这条路一条走到黑,迟早得陷死在里头,他不想看着大家跟他一起陷进去,所以他就单枪匹马去了……你们要再犯事,对得起即将去九泉之下的二哥吗?”鼠标大义凛然地问着,痛苦到不能自制。就差泪花飞溅。

“那我们走了……”化肥飚着泪,感动了。

“标哥,你保重啊。”粉仔抹了把泪,兄弟情深,实在难舍。

三个人哀痛地走了,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鼠标,走了不远大臀又奔回来,使劲抱了抱鼠标,千言万语一句话:“标哥,我们要混不下去,还回来找你啊。”

鼠标憋得哭笑不得了,把这三个活宝送走,他想放声大笑时,可又有一种笑不出来的感觉,这些人虽非同路,可让他想起了警校里狐朋狗友,摸爬滚打着一起透着亲切,等他坐到车上时,回头看了余罪,小话早说上了:

“余儿,我告诉他们你要被打头了,不用回来了……还别说,化肥、大臀两哥们,还真有点义气。”

“走吧,废什么话。”余罪道了句,很深沉,不是装的。

伪装的生活已经结束了,再怎么也让他是如此得留恋。

车启动了,向羊城驻地驶来,专程来办这件事的,否则让刑警队深挖这几个小走私分子的事,怕是也得住个三打五月才能出来,就因为这事余罪和杜组和争执了,杜立才拍桌子不允,一是余罪身份敏感,不宜暴露;二是对那帮走私人渣,杜组长根本没有什么好感,岂会出面让放人?

两人吵得厉害,最后余罪嚷着找正和粤东省厅开会的许平秋才把问题解决了,不得不说许处对余罪还是蛮照顾的,连这种事也亲自出面了。

副驾上坐着02号特勤,他回头看了余罪一眼,那眼中居然有深深的留恋,他笑着问:“小二,你不会喜欢上这种生活了吧?”

“喜欢个屁。”余罪道。

“我不是说警察,是说对立面。”02号问。

“那当然,数着撂分钱,梁山好汉的生活呐。”鼠标接上了,三个人都笑了,余罪若有所思地道着:“还真是啊,我还真怀念当老大的日子,名声在外,上门找的人,几句谈下来,直接订金就付了,呵呵,爽……看现在我们过得什么样?还被关上宾馆,居然让学习警察条例?”

“就是,我们放出去都是一代警神咧。”鼠标附合着。

02号牙疼了,学条例那是要招进队伍,敢情许处的好心又被当成驴肝肺了,他语重心长地道着:“小二,鼠标,哥比你们早进队几年,不过我说你,至于因为这么点小事和杜组长叫板吗?杜立才虽然是个组长,那可是省禁毒局直属的专案组,别看带的人不多,放地方上,不比那个地市的公安局长差……你们倒好,和人家拍桌子对骂。”

“我没骂,他骂了……”鼠标得意了。

“骂就骂了,他能把我怎么着?老子现在还不想当警察呢?大不了不干了,买条小舢板到海上走私去,你去不去鼠标?”余罪不屑地道。

“去,当然要去。”鼠标无条件支持余罪了。

02号不劝了,他也给气着了,看来警察条例学得根本不管什么用。

三个人办完事,在路上驶了两个多小时,南方天气热,出了车里的空调实在没地方可去,转悠进市区后,除了买了几听冷饮,还是径直回到煤炭大厦了,那位已经准备归队的02号片刻不离地跟在余罪身边,下车时候又紧随其后了,这可不是亲密,而是命令,余罪估计是一怕暴露,二怕胡来。几次要和02号瞪眼,想想又算了。

曾经的事,也都是命令,和他犯不着撒气,进楼的功夫,余罪故意停下了脚步,这02号像侧面也长眼了一般,也是同一时间停下了,余罪嘿嘿一笑道:“可以呀,老二。”

“那当然,从你接受任务起,我就一直奉命保护你,大部分时候,你都发现不了我,怎么样?想学的话,交给你。”02号诱着道。

“吹吧你……那你现在给我来个消失我看看。”余罪故意道。

02号不急不恼,笑着看着余罪,余罪也嘿嘿一笑,把鼠标打发上楼,他一把揽着问:“老二,你到底叫什么?”

“很重要吗?”02号道。

“当然了,你就要解密归队了,难道让我以后见了,大老远吼着老二?”余罪笑道。

“这个可以告诉你,我叫马鹏,鹏程万里的鹏。”02号亮相了,说着自己大多数时候隐瞒的名字。对于特勤,能亮出名号也是一种奢望,不过现在没什么顾忌了。

“哦,不好听,有歧意。”余罪皱皱眉头,以他常给人起绰号的水平,瞬间发现名字里的缺陷,摇头评价着:“马棚……呵呵,还没猪圈好听。”

说了句,他看着马鹏的脸色,不得不承认,即便是马鹏三十出头了,长相还是满帅的,最起码不像余罪形容的那么不堪,余罪似乎想故意刺激他。

可不料这脸整个像石膏糊的,根本对刺激没反应,不但没反应,反而劝着余罪道着:“我知道你心里不爽,可咱们这一行从来都是这样,你就做再惊天动地的事,也不会有千百双粉丝的手在你面前挥舞……有些事是不能曝光的,比如贩毒分子的武力、比如那天的行动在高速路引起了混乱,造成六起车祸的事,再比如,你的身份,如果时间再长一点你就会理解的,离开了集体你什么都不是……也像犯罪团伙,离开团伙,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

这话很中肯,之于余罪,从团伙的角度也能理解,他知道对方是好心,并无恶意,笑了笑改口道:“对不起,马鹏的名字很好听。恭喜你啊,老二,从今以后你有名字了。”

余罪开口了,终于说了句能听的人话,马鹏笑着回道:“得了,你还是叫我老二吧,你不客气的时候,我比较放心。”

马鹏笑了,做了个请回的姿势,两个人并肩到了电梯口子,今天巧合了,平时不回来吃午饭的林宇婧、高远居然回来了,大老远高远喊着余小二,余罪一看林宇婧,急得直瞄电梯为什么还不下来。

自从归队还没独处过,但这么剽悍妞余罪老觉得她眼里的不善,没准要找个机会报那献身之仇。马鹏发现了余罪的不舒服,奇怪地问:“你怎么了?好像不愿意见到队友?”

“谁说的。”余罪不承认了,两人已经奔到了近前,说是回来拿一套设备,林宇婧指挥着高远去拿,近距离看着余罪,突然道着:“跟我来,我问你个事。”

“就在这儿问呗,我现在属于重点保护对象,不能离开老二的视线。”余罪道。

“没事没事,只要不离开所有人的视线就行了,你们去吧。”马鹏笑着道。关键时候,把余罪推出去了。电梯叮声到时,余罪直和马鹏、高远一块挤,却不料被拉住了,他哎哎哎几声,那两位已经进了电梯,回头时,林宇婧似忿非忿,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他,声音低了几个分贝问着:“咱们的账是不是该算算了?”

“师姐,不用那么认真吧?我也是为了完成任务,你以为我愿意?”余罪道,这一句惹得林宇婧握拳扬手了,不料余罪没动,呲笑着看着身前左右,林宇婧可下不了手了,不过看样也没打算放过余罪,一捏余罪的胳膊,卡住脉门了,余罪一吸凉气直喊疼,不由自主地跟着林宇婧的脚步,不迭地叫着:“别掐别掐……疼死了……”

特警出身林宇婧不是盖的,等拖到楼外一侧放手时,余罪疼得直咧嘴,想要溜时,林宇婧胳膊一拦,吓得他一哆嗦,不敢动了。林宇婧瞪眼时威慑特强,不过不瞪眼时,还是蛮漂亮的,这会不瞪眼了,不过让余罪感觉威胁更大了,他恬着脸笑着:“别介,师姐,我郑重道歉,其实就冲动了那一下下,早知道冲动的惩罚这严重,那个……”

“怎么样?”林宇婧笑着,看着抚着手腕的余罪。

余罪嘿嘿一笑道着:“那个多冲动两回。”说着就抱头,不过什么也没发生,等余罪放下抱头的双臂才发现,林宇婧还那么似笑非笑地看着了,哦,余罪明白了,就像歌里唱,你也好像没有生气。看来每个女人都喜欢赞她两句,小姑娘老媳妇都逃不出个普通定律。

“惩罚还没开始呢,你少嘻皮笑脸。”林宇婧脸色一整,又吓了余罪一跳,他往一躲,不好,靠上墙上了,稍显紧张地看着严肃的警姐,一时无计可施了,他眼巴巴地看着,眼睛又不自然地瞟到警姐的大胸上了,而此时,林宇婧像没发现一般,挺了挺胸,看着余罪猛吸溜口水的样子,吧唧在他额头轻轻示威似的扇了一下,余罪一捂眼睛,不敢看了。不料林宇婧却掰开他的手,虎气地道着:“看着我,看你这得性,我揍你都有损武警的威名……这样吧,你要是告诉我,你怎么盯上沈嘉文的,我就放了你。”

“哦,那个呀。”余罪一听释然了,这是给众人留下的最大的一个秘密,他谁也没告诉,连老二马鹏问了几次他都搪塞过去了,此时林宇婧估计是思路在这个上面打结了,舍得放他一马了,余罪一释然,眼骨碌一转,开始憋坏水了,这么大个秘密不换点实惠,都愧对金牌卧底小朗君的名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