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05章& 今夜无眠

2017-11-25 17:39:06Ctrl+D 收藏本站

()房间里的灯光依然亮着………

无暇顾及现在几点了,余罪疲惫而兴奋地枕着,看着透明的洗澡间里,氲氤的蒸汽里那个雪白的身体,很刺激的一次体验,有点违反常规,以前两人一直很传统的,拉了灯盖着被子胡来,却不像这一次,是在默默相视中,那种仿佛两人溶为一体的绝妙体验,让余罪凭生出如此地恋恋不舍。

水停了,她在擦着身,玻璃门声响,围着大浴巾,裹着头发的林宇婧出来了,她像意犹未竟一般,坐到了床上,半躺着,以为余罪困了,掰着他的脑袋朝用自己,不容分地道着:“别困啊,陪我会话。”

“什么?”余罪看着林宇婧,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往上凑时,被林宇婧一指点着摁下了,笑着问他:“难道你还想试图挑战?”

“不想。”余罪马上识趣地乖巧了,女人的兴奋可能好满足一下,亢奋就不好了。

“那就陪我话喽…你在乡下的事,是不是挺好玩,我都没时间一趟。”林宇婧好奇地道,一支头,侧躺着,另一只,随意地揽着余罪的项部。

那眼神似乎有一种留恋,那表情似乎有一种不舍,余罪心里蓦地动了一下,笑了笑,随意地道着:“有什么的,咱们的生活讲出来,对普通人来几乎就是恐怖故事……一不小心就把自己陷进了,本来就想找几头牛,结果追到海南,本来只想试试查十几年的悬案,结果差点把我淹到河里……现在想想都后怕。”

“你太情绪化了,这个职业天职就是服从,你总想标新立异,能不碰壁吗?”林宇婧轻轻抚着余罪的脸庞,嗔怪地道。

到此处却是余罪有点难为情了,工作一直悬着,就他不在乎,可关心的人在乎着,总让他有点尴尬的感觉,现在或许能体味到马老的那种境界了,那是把一切身外之事都置之不理的境界,他明显还有差距。

看余罪若有所思了,林宇婧眉睫眨眨,突然轻声道着:“我也给你讲个恐怖故事怎么样?”

“好啊。”余罪随口应到。

“你不害怕?”林宇婧放开了,支着身,严肃地讲。

“我怕人,不怕鬼。”余罪笑道。

“那好,我给你讲啊……”林宇婧很严肃地,坐正了,然后很正色地看着余罪,慢慢地了句:“我怀孕了。”

“什么?”余罪惊得一支肘,坐起来了。

“我怀孕了,就上次,有两个月了……”林宇婧补充道。

余罪看着林宇婧这么严肃,臂一哆嗦,想坐正的时候,一托空了,吧唧一声,结结实实地滚床边了,哎哟了一声,艰难地扶着床沿起来。

床上的林宇婧像害羞似地蒙着被子,余罪紧张地一扯,却发现林宇婧在捂着嘴、眯着眼,使劲地笑,他被惊得狂跳的小心肝,这才又收回来了。

“能把你吓得掉床底,确实够恐怖啊,呵呵。”林宇婧笑着,直看着余罪的糗相,余罪要话时,她却是斥着:“这是我一位朋友教我的,用这个测试男人是不是适合当丈夫,百试百灵。”

“那我……好像不及格?”余罪讪讪地钻进被窝里。

“不,吓成这样,勉强及格。”林宇婧笑着,看余罪这样,似乎觉得这个玩笑过了,她附下身,指撩过余罪的鼻子问着:“生气了?”

“没有……多给我点时间啊,我总得弄个像样的家娶你吧?”余罪侧着眼,保持着一种幸福的微笑打量着林宇婧,林宇婧心里微微一动,反而有点脸红了,她讪讪地藏进被窝,直斥着:“少来了,好听话……老实交待,我不在时候,对别的美女动过歪心眼没有?”

“有。”

“有?居然这么大胆?有几个?”

“有好几个。”

“啊?那,得了没有?”

林宇婧翻身眼睛剜着余罪,似乎有一股子醋意,似乎又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余罪却是轻声道着:“有很多个,能让男人动歪心眼的美女太多了,可让我动心的,好像只有你一个。”

“切……”林宇婧嗤了声,不过躺下时,把余罪抱得紧了点,想什么,话到嘴边又咽回了。

“姐,你什么时候走。”余罪的声音,很小,几不可闻。

“什么?”林宇婧一惊。

“你什么时候走?”余罪问,挪着位置,看着林宇婧。

“哪里?”林宇婧懵然道。

“你不会撒谎。”余罪道,笑着看着她。

林宇婧慢慢的讪然笑了,抚着余罪的脸道:“你又猜到了?”

“这还用猜吗?一般你yù求不满,在床上对我百般蹂躏的时候,就是要走了,而且要走很长时间。”余罪轻声道着,他捉住了她的,放在唇边亲了亲,那眼神是如此地依恋,如此地不舍。

这个准确无误的判断,让林宇婧顿有一种好笑而又难堪的感觉,她没有回答,只是那么痴痴地看着余罪,两个人始于激情的开始,似乎没有附加更多的感情成份,可现在,不经意间却发现已经积聚了如此之多,多得让她也觉得多了份牵挂。

余罪没有问,他知道这又是一个别离的前夜,过了今夜,又要煎熬在分别留下的思念里,不知道会有多久。

于是两个人在四目相接中,那种别离的滋味都聚在不舍的眼光中,林宇婧慢慢地解下了围着浴巾,慢慢地抱着余罪,轻轻地吻着,紧紧地贴附着,仿佛试图把他溶进自己的身体带走一般。

于是又一次yù求不满的**,在两人的摩娑于亲昵中开始了,时间像跳跃的音符,是两人粗重的喘息、是她呻吟的呓语,美妙而动听;空间像凝固的画面,是两人相拥的缠绵、是目光相灼中的火热、又或是赤裎相见的身体,在亲昵中倾诉着那不舍的爱意。

这一夜啊,chūn色无边。

这一夜啊,激情无眠。

凌晨的时候,林宇婧悄悄地穿戴整齐,她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黑暗中余罪了句:我送送你。

她没有回绝,两个人悄悄离开了酒店,不久,从家里出来的林宇婧已经提上了一个大旅行包,然后默然无声地坐在出租车后座,侧头靠着余罪的肩膀,握着他的,一言未发,直到集合地。

集合在武jǐng下属的一个训练基地,夜色中孤零零地停着一辆大巴,余罪知道,车厢的暗影中,应该已经有了很多连家人也不知道他们向的同志,在那条隐敝的战线上,一直就有着很多值得尊敬,却不值得效仿的同行,他们大部分生活得连自己的名字也要隐藏。

离着很远就下车了,余罪让出租车等着,他从后备给林宇婧提出了行李,两人走了几步,林宇婧停下来,轻声道了句:“别送了,有纪律。”

“我知道,那你保重。”余罪道,千言万语,唯此一句。

“别这么伤感嘛,笑一个。”林宇婧附着身,凑着脸,打趣似地道。

余罪笑了笑,然后林宇婧揽着他,一个重重的吻印上来了,一吻而放,她退着步,招着,然后轻盈地奔向集合地,身影,消失在那辆车里。

又过了不久,车轰然发动,车灯齐亮,载着余罪的思念开向一个不知名的远方,越走越远,直至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