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4章& 今方相知

2017-11-25 17:39:00Ctrl+D 收藏本站

().5uzw.co

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了,一个半月过了,天气渐渐转热………

适应训练的强度并不高,都是曾经从军训丨场上走过的,那么点苦还是吃得了的,曹亚杰、俞峰进入状态最快,队列、长跑、附卧撑、shè击几项基本达标,李玫和鼠标的还是基本不达标,不过比初上cāo场那境况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现在跑得动了。至于余罪,这个适应训对他根本没有难度,他练得最轻松,每天都在cāo场上接受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那是相当有成就感的。

不过接下垫底的人就换位了,不多的几节理论课讲得全是犯罪行为、动机、种类以及应急处理方式应该注意的事项,这些基础类的东西对于那几位科班生小菜一碟,罪犯都没见过的李玫考得是满分,余罪勉强考过了及格,就这成绩,实在有点丢刑jǐng的脸。

不过还好,有个更差的垫底,鼠标同志,不及格。

训理论学习、政治思想教育,很多仍然是脱胎于老一套的刑事侦查培训丨讫今为止,对于已经习惯行内规则的余罪没有发现更大的新意,不过还好他放心了,和这几个人搭伴他很乐意,就这样子,他估计没有那个领导敢把这一组派到一线。

公事提不起来,私下发展的感情倒是不错,俞峰和骆家龙、李二冬、孙羿稀里糊涂成哥们了,老骆隔三差五来请教,还有次居然带上女友来看高,那女友居然也是个网游迷。李玫和周文涓只见过一次,可不知道怎么就对眼了,来往频繁,现在她每天跑得还兴高采烈,经常见周文涓来找她,后来余罪才知道,他是在周文涓的监督和帮助下减肥,其实这个后果又苦了鼠标兄弟,现在在cāo场上,李玫跑得都能比他快半圈。

这一rì照常训练,八点到九点热身,九点到十点队列训练,中间休息十五分钟,十点以后,又开始了每天五公里,又热又闷又于燥的天气,火辣辣的太阳就这么跑着,实在不是一种享受,五个人一圈过后就拉开了距离,余罪回头看时,鼠标已经喘上了,他放慢了步子,慢慢和鼠标并排着、谑笑着问着:“标哥,这都训练一个多月了,你怎么还这得性?”

“关你…鸟事。”鼠标翻了翻白眼,不理会他了。

看标哥这么可怜,余罪的同情心可是大发了,他小声问着:“哎,许老头给你许诺什么好处了?怎么可能放下治安上的肥差来呀?”

“哎呀,兄弟呐,起来两眼泪呐,还是不了。”鼠标痛不yù生地道。

“不能吧……没好处你能来?”余罪不信地问。

这把标哥给冤得呐,赌咒发誓,谁拿好处谁他妈立马短三寸,哥是最倒霉的一个,史科长请了两次没来,第三回许老jiān直接训丨了老子一顿,回头还不敢不来。

看样是真的,余罪笑着小声问:“看来,没给你好处,抓住你小辫了啊。”

鼠标翻了余罪一眼,哼了哼,不作解释。

“标哥,这就是你犯傻了。”余罪凑上来,看看无人注意,小声教唆着:“抓小辫是老许惯用的法,只是敲山震虎而已,你以为他还真把伸那么长,收拾你这么个连衔都没授的小屁jǐng……”

“哎哟,我也知道,可我心虚呐。”鼠标瞪着眼,抚抚小心肝的位置。

“那看来捞得不少啊,居然买房了,居然成有车族了,居然提前从苦逼奔小康啦。受点罪活该。”余罪夸张地道,这话把鼠标听得惊了惊,不知道为何有点羞愧,不过标哥这脸皮,是不会被这么一点小愧给整红的,剜着余罪道着:“你好像是个什么好货色呀,还好意思我,就买车了,就买房了,看不惯你滚蛋啊。”

妈的,在治安混牛掰了,脾气大了,余罪被斥,他旋即笑着相迎,小声道着:“不是啊,标哥,你误解了,我不是你不该整这个,而是你整得有点不对劲,特别您老那车。”

“怎么了?比亚迪怎么了,老子支持国产。”鼠标不屑道。

“看您那车车标识,HYD”余罪笑着道。

“HYD怎么了?”鼠标没明白。

“你快点念,比亚迪……比亚迪……”余罪嘴快速地念着,然后冷不丁念错了:“哇塞,这和‘逼养的,念得太相似的,发音一样。”

“我…靠。”鼠标奋起直追,余罪早绝尘而。

余罪跑得着实快,每天总会调戏着鼠标找乐子,可能人的贱性就在这儿,累了吧觉得烦,可闲了吧,又要蛋疼找事,他逗了鼠标一番,等跑到李玫身边时,李玫对他有早防备了,挥汗如雨、咬牙切齿地jǐng告着余罪:“敢和我话,我马上喊非礼啊。”

这招凶悍,把余罪所有的话全堵了,余罪看着胖姐那胸前、那两腮、那腿臀,全是忽漾漾的肉颤,余罪看得心生怵然,凛然道着:“反了吧?我要真非礼你,你绝对不喊。”

啊呸,李玫火了,余罪跑了,后面李玫弯腰捡了个小石块,使出吃nǎi的劲,啪唧一扔,余罪早溜了,正气喘吁吁跑着的俞峰遭了无妄之灾,哎哟妈呀,捂着耳朵回头看,看着李玫愕然地还保持着投掷动作。

这里头还就俞峰老实,在虚拟世界是高,可在现实中却是个乖乖仔,他嚷着余罪,又欺负女同志,真不要脸。

这话对于余罪来太文明,根本不抵用,他轻快地cāo场上奔着,忽快忽慢,调戏着跑不动的几位,四个人里面曹亚杰比较老成,估计是帮着推销过大米白面的缘故,一直以来余罪对他很是尊重,见面叫哥,绝对不起外号,跑过他身侧时,余罪还好不客气地问候着,曹哥,还跑得动吗?要不歇会。

“只要不是竞技,没有时间限制就行。”曹亚杰跑得也不快,不过很匀,这一个月适应得不错,似乎他还很喜欢这种生活方式似的,一脸享受的表情。

余罪跑出不远,又倒回来了,好奇地问着曹亚杰道:“曹哥,您为什么来的?”

“履行职责,打击犯罪。”曹亚杰道,得连他也笑了。

“是不是?不像啊。”余罪笑着道。

“那像什么?”曹亚杰笑道。

“像个小老板嘛,每天开着大众上班的jǐng察,可不多啊。”余罪笑道。

几个人里面要土豪的话,开了两家公司的曹亚杰自然是挂头牌了,这个瞒不过众人,进队不久就知道了,或许曹亚杰的心结也在这儿,他笑了笑,没顺着这个话题往下问,反而问了句不相于的话:“余儿,你和许处熟吗?”

“什么意思?看怎么了,有些方面很熟,有些方面,一无所知。”余罪道,瞥眼看时,他看到曹亚杰脸上的不自然,他又回头看看鼠标,这一下子似乎抓到了点灵感,一个肥差、个jǐng商,放下身家来参加集训丨恐怕又是老许的笔,他笑了,笑着道:“哦,我明白了,曹哥,咱们做笔生意怎么样?”

“什么生意?”曹亚杰心不在焉地问。

“你帮我再找个销路,我呢,给你怯怯心病。”余罪道。

“我有什么心病?”曹亚杰不认账了。

“你肯定不愿意来这儿……当初,你知道这个计划时。”

“那当然。谁愿意来呀。”

“肯定是许平秋亲自上门找你?”

“他找了好几个呢。”

“他肯定揪着你做生意的小辫了。”

“他肯定是旁敲侧击告诉你,有些事得适可而止,一个人的成就绝对不在钱上,而在工作上……

这话把曹亚杰吓住了,似乎余罪知悉内情一般,他紧张了下,然后步子自然放缓了,看着余罪,紧张地问:“你还知道什么?”

“那看来咱们能成交了?反正你又不吃亏。”余罪笑道。

“好,成交。”曹亚杰道,追着余罪,紧张兮兮地问上了,然后余罪就了,许老头这个人你不了解,拉壮丁抓人小辫这是他惯用的法,您被骗了,为什么被骗呢?您想啊,现在在外面有生意的同行多少人呢?难道会因为一点生意,他一个刑侦上的领导,伸到郊区分局找你麻烦?你不来,他没治,可你要来,就掉坑了。

为什么掉坑里呢?你现在就想回,续他也不放你。

哎呀,把曹亚杰听得脸上黑线纵横,开始严重怀疑组织的纯洁性了。

不过也有好处,心结解开了,真想想自己那点小生意,还真算不什么,相比治安上严德标那小动作,可要高尚多了。想着想着,他又觉得不对了,环伺五人,怎么来的人,好像都有毛病,没一个纯洁的

训练到十一点半休息,午饭和午休两个小时,下午有时候是技能,有时候是理论,不过今天有点例外,吃饭的时候,史清淮通知下午开个会,第一次小组会议。

没人把这当回事,不过闲得久了,都快有点烦了,反而期待发生点什么事似的,中午午休,四人一块的宿舍都没睡,标哥开盘了,赌加大训练量,一赔二;赌增加人性关怀,一赔三;赌开会扯淡政治思想工作,一赔四……开倒是开了,没人接盘。

其实组织就这么回事,一是关心思想,免不了要上上类似的课、二是关心生活,特别是鼠标和李玫的,史清淮还专门咨询过营养师,给两人定食谱;三呢就是逐步加上训科目了,这一个月训练的不一定累,不过史科长肯定累,私下里大家都称呼他大保姆了。

没人接盘,鼠标不来劲了,躺下了,直喊没意思,曹亚杰了:“我兄弟们我怎么觉得训练有点变味呀?”

“有吗?还不都这样?”俞峰接了句,没明白。

“是啊,都这样就不对了,咱们总不至于和普通刑jǐng一样,拎着铐子别着枪抓人吧……可如果不是话,也没有针对性的培训榔”曹亚杰道。

“放心,该来的总会来的,就怕来的时候,咱们还没准备好。”余罪道,他在懒懒地看着机,机上的照片,看得一脸花痴表情。

“我反正有点不太看好前景啊。”曹亚杰忧虑地道,俞峰笑着问:“怎么了,曹哥,不看好不更好,你正好回当你的小老板啊……不过这个思路我觉得挺好,就像IAPH1里那些行为调查科里一样,从行为和痕迹,准确地判断嫌疑人年龄、身高、性别以及性取向,然后千里之外,直接拘之,那其实挺拽的。”

确实拽,理论上拽,不过一听鼠标牙疼了,嘎嘎jiān笑着,笑得直抚肚子,俞峰问时,他才不屑地道着:“你真是站着话不腰疼啊,老美发展了多少年?三百年吧?咱们建jǐng才多少年,UU多年,差姥姥家了……还有啊,老美从出生就一个纳税号,而且监控密度咱们天网大几倍,你就睡垃圾堆旁边,他们都能准确识别定位……咱们呢?光这个五原市,黑户口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别觉得光民工是盲流黑户,就有些小财主啊,也办好假户口,他们于什么,屯房呢。我们治安上了,只要一清扫行动,查回来的假证,能装一麻袋,四分局有次无意的扫了个制卡窝点,光银行卡装了半车………这种条件下,PH1来了,还没片jǐng管用。”

俞峰听得有点愣了,惊诧于自己生活在这种环境里,他回头问曹亚杰道着:“曹哥,他这话里水分有多大?您不是也在分局?”

“呵呵,基本属实,这也是咱们刑事侦查落后的一个原因所在,基础的信息完善,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一代人努力,没办法,人多啊。”曹亚杰笑道。

哎哟喂,俞峰一拍脑门,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跟一群连信息也没有的黑户,玩什么高科技高智商啊。

“我想了这么长时间,也发现这个计划有点不接地气,就像把老美mínzhǔ制度往咱们这移植,只是笑话一个。”曹亚杰道,也颓然躺下了,俞峰侧头看着玩机的余罪,又问着:“哎,余儿,你以前是刑jǐng,怎么不发个言啊?啊,让大家也有个心理准备。”

“呵呵。”余罪笑了笑,眼皮动也未动地道着:“刑jǐng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刑刑讯逼供的刑,jǐng,jǐng察的jǐng,把这两个连起来,就知道怎么开展工作了,做好心理准备啊,心狠心辣,什么犯罪分子,迟早拿下。”

这得连曹亚杰也有点嗝应,对于从事刑jǐng工作的他有所了解,行内谁也不避讳用点什么“段”,他狐疑地问着余罪:“你们以前就这么办的案?”

“不全是,可也不是全不是,你呢。”余罪含糊地回答。

这种事,不身处其间,永远无法确定,两位文化人听愣了,明显还有难以接受,标哥看这两位这个表情,又开始嘎嘎嘎jiān笑了,边笑边教育着:“这个很难接受吗?谁于了坏事能那么容易让你逮着?谁让你逮着,能那么容易就给你交待了?现在的定罪和案卷都卡得严了,又要证据、又要口供、又要指认现场,没点段啊,别做大案的,就街上小痞都不搭理你。”

“那那……那咱们也不能这么黑暗吧?”俞峰道,看来入队头回碰到难以接受的事了。

“也不是没办法,让大保姆给犯罪分子讲讲思想政治课呗,不定就能把人拿下啊,皇上不急,太监乱急什么。”余罪凉水泼着,收起了机。

这里面恐怕也就余罪安之泰然了,对他来,经历过羊城的案子,跨出几省追逃,就再有什么事,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怕是碰到了机率不会很大了。

俞峰和曹亚杰互视了眼,余罪一直不疼不痒,严德标是惫懒之极,偏偏这两位都是从事过刑事侦查工作的,你想取点经,这两货总是得让人难以接受,两人使了个眼色,还是曹亚杰话有点份量,他起身坐到了余罪床边,捅了捅这家伙问着:“哎,给大家讲讲你的刑jǐng生涯,让大家也有个心理准备……兄弟们待你可都不错啊,你是怎么回报的?撩拔这个,欺负那个,就没于一件像样的事。”

余罪噗声笑了,他也坐起来了,笑着道:“好,那你想知道什么?”

曹亚杰示意着俞峰,俞峰直了:“本来我是试试看心态的,不过我有点喜欢上这种氛围了,比我们那原来一个科室里还分几派有意思多了,特别是啊,我对未来的走向看得不是很清楚,而且,我想参加下个月的注册会计师认证考试。”

哦,有心结,余罪回头看曹亚杰问着:“你呢,曹哥?”

“我和他差不多,在分局时候工作虽然不忙,可生意上cāo心的事太多,来这儿的试着放下了一段时间,咦,还别,睡眠不错,而且认识了这么多朋友,和我曾经想得有点不同啊,我现在纠结啊,是把生意放下全身心于这个呢,还是等等再看。”曹亚杰道,许是也喜欢上这种氛围了。

“建议我给不了你们,不过要是我的话,有更好的出路,我肯定选择更好的。”余罪道。

两人愣了下,就是分不清什么是更好的啊,余罪又补充着:“这样吧,我如果和曹哥一样,有经营公司的本事,我绝对辞职不于jǐng察了;如果我有俞峰这水平,能理财管账,我也不当jǐng察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犯罪和打击犯罪都是一种毒品,有成瘾性,就像你在生意上赚钱、也像你在网游里升级一样,有瘾,我们会一步一步被许老头安排在某个游戏里担任某个角色,到那个箭在弦上的时候,除了硬着头皮往下走,就再回不了头了。”

“为什么要硬着头皮往下走,决定权在我们,不在他。”俞峰不服气地道。

“有一种方式让你改变自己的个性。”余罪笑着道:“这叫政治思想工作,不要高估你的意志力

“你没改变啊,难道是政治思想工作不奏效?”曹亚杰发现不对了。

“很奏效,否则我不会还当着jǐng察了。”余罪道,了句他也不信的话。

“这尼马牛逼吹得,听得人全身起疙瘩。”鼠标听到了,咧着嘴骂了句,纠正着:“老曹、俞啊,甭听他给你们胡扯,我们当jǐng察我告诉你什么原因,看看我们和你比比,那叫扁担上睡觉,根本翻不了身呐;又叫三十晚上盼月亮,他没指望呐,我们这没翻身指望的能于嘛,不打击犯罪就得当犯罪分子……”

曹亚杰、俞峰愣了,愕然地看着这一对同学。

鼠标来劲了,指着余罪解释着:“你们瞅,瞅余儿那眉毛,多有抢劫犯的气质;看他那眼睛,难道没发现闪着贼光;看他那张脸,jiān诈、凶狠、无耻、下流……几百年才出这么一张罪恶的面孔呐。

鼠标极尽形容之能,把俞峰和曹亚杰愣了,别人一愣,他笑了,直道着:“明白了吗?当上两年刑jǐng,你们就和他一样了。”

嘭嘭嘭……几个枕头飞向鼠标,被袭的鼠标jiān笑着,趿拉着鞋,快步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