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0章& 家丑外扬

2017-11-25 17:38:50Ctrl+D 收藏本站

()徐赫和肖梦琪是两周后到总队的,周五下午,不请自来,打了个史清淮措手不及,等他从办公楼里奔出来迎接时,只有空车一辆,两人已经到了后cāo场上。

哎哟,坏啦,史清淮惊呼一声,赶紧往后面跑,现在训练得连半瓶子也没晃荡起来,实在羞于拿出来现人,奔到后面他下意识地停步了,晚了,徐主任和肖梦琪和两名队员聊着,曹亚杰和李玫,看样子聊了有一会儿。

史清淮上得前来,热情欢迎,肖梦琪做了个鬼脸,把可笑掩饰过去了。史清淮赶紧解释,因为其中有一名队员今天参加考试,那两位就去接送去了,真不巧,本来准备把二位介绍给队员的。史清淮说得好不羞赧,徐赫却是笑着道无所谓,非官方,不要搞这么正式。

当然是非官方,要是官方的,两人恐怕也不敢往这样的队伍里凑合,打发走了两位队员继续训练,肖梦琪关心着与嫌疑人实际接触的进度,一说这个,史清淮却是于笑了两声,直说自己这个团队都比较有个性,在这个事上坚持己见,余罪依然故我,李玫耻与为伍,曹亚杰各不相忙,剩下个俞峰又心不在焉,这不,参加会计师考试,还没准能不能留下来。

“那你筛选的时候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啊。”徐赫主任一听问题这么多,狐疑地道。

“是啊,考虑到了,可没人来啊,只能拉起个这样的队伍。”史清淮难堪地道,又补充了句:“就这还是许处长出面邀的人。”

肖梦琪笑了笑,提醒道:“那这问题可就大了啊,一个团队如果缺乏统一目标、认识,以及把所有凝聚到一起的向心力,那是走不远的。”

“可不,难就在这儿,我办法都想遍了,从他们生活上、学习上、身体上,什么地方都关心,但是……收郊甚微啊,连许处也着急。”史清淮道。

“再急也得循序渐进,我看了下你给的资料,彼此间经历差异颇大,磨合没有那么容易,这里面数李玫学历最高,双学士;曹亚杰是工科专业,俞峰又是财务专业,剩下两位是小jǐng校出来的,等于是五类人呐。”徐赫主任道,这个差异是摆在明处的。

“还有,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肖梦琪道。

“你指余罪的?”史清淮直接道。

“对,去年站在全省刑事侦查论坛上的,轰动全省的盗窃耕牛案三等功臣,又在古寨县带队追逃,抓回了潜逃十八年的嫌疑人,报纸上有报道………再往前,在反扒队任过职……”肖梦琪说得很隐晦,史清淮直接掩饰道:“那事就不用提了,都知道。”

“不是那事,而是其他事,再往前他的履历是空白的,他居然是特勤籍,我的权限打不开。”肖梦琪道。

“这个我真不清楚,难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史清淮奇怪了。

“咱们省厅所属的各jǐng种里,特勤是最神秘的一支力量,大部分都用在禁毒、打击走私以及牵涉到境外势力的案件上,他们中每个人都是百里挑一的jīng英,我对秘密没兴趣,我是说啊,如果有一个这样的jīng英,你这支队伍会很快带起来的。”肖梦琪道,看来给了震憾最大的不是高学历组合,而是其中居然还有特勤人物。

“呵呵,那好,改天把这位jīng英引荐给您。”史清淮脸上浮着一层诡异的笑,他在想,不知道这两位领导见到余罪那老大不尿老二的样子,会有多大震惊。

三个聊着,到了车里,徐主任支援的各类案件分析以及侦查的样本足足装了三大箱,文字的、影像的全部搬回史清淮的办公室,这三位可是有共同语言的人,一室相谈甚欢,直到快下班时分………

“嗨,看着点……别漏了。”

余罪在滨河区示范初中,掂着脚看下课的人群,看不清时,趴到了鼠标的背后。

这么多人呐,铃声一响,整幢教学楼里人如cháo涌,黑压压滴一片,外面等着的人更多,车排了几里长,人哄了一大片,考生一出来就被家长拉着、被同事同学围着、甚至还有年纪不小的,被老婆或者老公问着,场面乱哄哄的。

“看见了没有,压死我了。”鼠标被余罪压着,好不火大地道。

“坚持……坚持一下,还没看见。”余罪骑在他头上,倒不觉得难受。

“下来下来……”

“耶,我看见了。”

余罪腾地跳下来,鼠标一个趔趄,差点摔个屁蹲,拽着余罪,挤过人群,在大门口等着,哎哟,几分钟挤了两身汗,终于看到俞峰出来了。

“走走,别挤……让让……”鼠标体型庞大,给两人开着路。

“考得咋样?”余罪关心地问。

“还成。”俞峰给了个含糊答案,不过看表情,肯定不像考砸了。

“肯定行,你不行都没人行了。”鼠标瞅空定论了句。

“哦哟,鼠标啊,你都这么肯定我行?”俞峰心里好一阵热乎。

“那当然,吃喝piáo赌你一样都不行,总得有一行行的?”鼠标道,余罪哈哈一笑,附议,直说标哥看人眼光相当准。

俞峰跟在背后笑着,一直以来他在别人眼中都有点孤僻,从中学、大学,到工作单位,走过的地方不少,可能让他留恋的地方并不多,一想起抱着离开的心思,他现在甚至觉得有点留恋。

是留恋认识不久的同事,还是留恋总队的集训rì子,他说不清,反正,同事间的热情,对他仿佛也是一种压力似的。

直到鼠标那辆破二手车前,上车的时候余罪倒觉出俞峰的情绪不对了。车扭着挤搡着上路,余罪出声问着:“怎么了,俞峰?是不是又犹豫啊。”

“呵呵,什么也瞒不过你的眼睛啊。”俞峰于脆直言了:“有点,真要离开队伍,我还真有舍不得……先不想他了,考试成绩下来再说。”

“这会计师资格,难道,相当于公务员编制?”鼠标白痴了句。

“不是编制,不过相当一张饭票,企业里找份像样的工作,就容易多了。”俞峰道。

“那还有什么舍不得滴,其他行业顶多是卖力,挣得还多;咱们这行啊,卖命,还挣不了仨瓜俩枣。”余罪道,很是愤世嫉俗。鼠标附议,却不料余罪骂着:“你答应个屁呀,你早黑透了,不能和我们穷人同rì而语。”

“黑个毛呀,真黑透了,还用开个国产车,还二手滴?开这车充分证明我仍然是人民jǐng察,穷逼本色。你狗rì才黑透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关、洋姜他们都给你当苦力挣钱,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今天晚上客你请。”鼠标苦大仇深地和余罪对骂着。

“别,我请……怎么能让你们请。”俞峰惶恐。

“不用。”余罪笑着回头,得意地道:“把你那几个徒弟叫上,让他们教教学费,嘎嘎。”

“哎对呀,好久没宰老骆了。隔断不坑谁点,我咋就觉得老失落了。”鼠标也灵光一现,想起来了。

俞峰也笑了,这拔jǐng校的同学正经八百请客是不会有的,不是捉大头,就是坑谁理亏,而且美其名曰弱肉强食,要是脸皮薄点,兜里鼓点,免不了要遭吃大户之虞,这不,余罪和鼠标已经商量上了,看看宰骆家龙还是孙羿,把老曹和肥姐叫上。

说着电话开始联络,曹亚杰顾不上,李玫要回家,掰指头一数才发现到周五了,鼠标恍然大悟,我也得回家,气得余罪直扇他后脑,尼马不早说,算了,我和俞峰找几个光棍出去乐呵。俞峰欣然同意,倒是更倾向于找家网,结伙pK。

说话着快驶到总队了,拐过府后街,总队已经遥遥在望时,鼠标毫无征兆地嘎唧一踩刹车,吓得余罪差点撞上前玻璃,回头一扭鼠标,鼠标却是指着路另一侧不远,瞠目道:“咋拉?肥姐?”

“咦?怎么啦?”余罪愣了一下,忘了揪鼠标了,两人看着左前方,李玫骑的电单车靠在路边,车前停了辆马六,红色的,一男一女围着她,指着叫嚷什么。李玫好不委曲的样子,像被众人围观的大猩猩,好不难堪的样子。

“蹭了车了?”鼠标愣声道了句。

“不会,肥姐这么怂?”余罪有点不相信。

看那女人指着李玫像骂什么,李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面对着围观十来个群众,却提一手捂着脸,气得快哭了,俞峰刚要说话,却不料鼠标和余罪像心有灵犀一般,嗒嗒一开车门,嗖嗖飞奔而上

这两人平时互相攻讦,可一有事,于起来绝对结伴,谁也不落后。俞峰刚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蹿进人群里了。

“姐……咋拉?”鼠标跑上来,关切地问。

“有事说事,别骂人啊。”余罪挡在那一对貌似情侣的面前。那女人香风袭人,裙装鲜艳,倒是美人胎子,不过说话就难听了,直骂李玫像个头猪。

敢情没事,李玫骑电单车回家,这个掉头的马六估计车有点走神,差点撞上,没撞上把人家吓了一跳,下车就别着李玫骂上了,李玫好不委曲地抹着泪,终于看到亲人来了,拉着鼠标,委曲地道着:“太欺负人了,他们骂我长得像猪,笨得也像猪。还让我赔他们车。”

“没撞上,走开不就得了,骂什么人呢?”余罪火气上来了。

“少来了,没撞上她,蹭电杆上了,谁赔?”那女人跳脚指着李玫,花容失色的嚷着:“就是她,那头猪……一个人占一个车道。”

“看着办啊,我们车可没全保。”那男人也拽了,迎着余罪叫嚣着:“别以为人多,人多怎么了?不赔这事没完。”

明明没碰上,开车的倒怨骑车的,李玫委曲得两眼泪,边抹边抽泣,这胖妞平时嗓门虽大,可明显受教育程度阻扰了泼妇因子的成长,相比这号满口污言秽语的市井女人,她可就来不了了,只会委曲地抹泪,喃喃道着一句:太欺负人了。

哎哟,气得余罪忍忍忍……当看到那女人白齿红唇又张开时,他忍无可忍了,回头一示意鼠标,兄弟俩挡在李玫面前,齐齐雷喝一句:“闭嘴”

真灵,那女人给吓了一跳,闭上了嘴了。

再没反应机会了,余罪一指两人,吼着道:“看你们俩像貂婵配吕布。”

“呸,其实是二泼妇。”鼠标接上了。

“嘴张这么大于什么?”余罪问道。

“等着给你塞一根爽爽。”鼠标瞠目骂道。

“拍大腿骂人就拽呀?”余罪道又开头。

“有本事你叉开腿偷人拽拽?”鼠标解释道。

“还挺牛的啊?”余罪火冒三太道。

“脱了裤子让大伙瞅瞅,以为你长了个牛逼呀。”鼠标刺激道。

犀利几句。围观轰一声,笑翻了,那女人张嘴还骂出来,哇声哭出来了,躲在那男人背后扯着,那男人还没吭声,余罪鼠标一左一右连珠骂着,尼马你以为清凉美女是,少来,妇炎洁味道这么冲,不是个好逼。动手试试,老子拍死你……瞪什么眼,一看就尼马不是两口子,jiān夫yín妇还出来现眼……识相的尼马有多远滚多远,信不信老子吼几百兄弟,砍死你孙子……开个车就拽呀,开尼马rì系车,砸死你狗rì也白砸……

两人嘴似微冲,唾如弹夹,嗒嗒嗒放个不停,余罪凶得如索命无常,鼠标悍得如怒目金刚,气势如山如岳,出言如枪如剑,那两位可是一泻千里,想躲都没地方躲,一步一步被唾沫星子喷得直往车里钻。

俞峰注意到了,路边的一辆车里是史清淮,他惊得要提醒,却不料没机会了。那车窗缓缓地合上了,一切估计都落到带队眼中了。

“这是……你的队员?”肖梦琪刚问一句,看到了余罪和鼠标手舞足蹈,骂得气势昂扬,她噗声笑了,肯定是,两人在替李玫出气呢。

“噢,胖的是严德标,瘦的是余罪,就是那位jīng英。”史清淮脸上发烧地道。

“不得不承认啊,你的队员上对敌不但团结,而且火力挺猛。”徐赫主任凛然道,车里笑声一团,尤其是肖梦琪笑得厉害,她悄悄地举着手机,照了若于张鼠标和余罪发飚的照片。

这种磨擦恐怕连jǐng察也懒得管,何况骂人的本身就是jǐng察,估计那两位讨不好去了。一路上徐主任和肖梦琪看着照片就笑,还讨论着怨不得刑侦论坛上下来的人,言辞确实犀利啊。两人笑得史清淮俊脸发烧,实在后悔请研究所这两位来了,早知道的话他根本不去请教,省得这家丑外扬。

几分钟高下立见,那一对落荒而逃,鼠标和余罪尚不解气,一左一右,拍着车窗,喷着唾沫星子,直把两人骂得开车飞飚,头也不敢回地跑了。两人被骂跑,余罪和鼠标“耶”了声,击掌相庆,一个得瑟、一个扭臀,笑翻了围观的群众。

一方落败,围观的笑罢,又看着余罪和鼠标俱是凛然不已,行路的上路、骑车上车,都生怕触了霉头似的,霎时间走了个于于净净,俞峰看着两人,再也忍不住,噗声喷笑,笑得弯下腰直抚肚子,李玫早忘了委曲了,两眼茫然地看着,喜滋滋走回来的余罪和鼠标。

“走,肥姐,敢和咱们叫板,活腻歪了。”鼠标得意地道。

“肥姐你平时嗓门挺大的嘛,怎么骂人也不会。”余罪好不讶异地道。

“起来,你还笑。”鼠标踢了踢俞峰,俞峰站起来,还是忍不住笑,此时李玫才惊省了,好不凛然地样子看着鼠标和余罪,仿佛初识一般。

是啊,从来没发现,余罪和鼠标居然都有泼妇潜质,那骂得叫一个jīng彩,李玫都回想不起来,怎么着几句就翻盘了。不过那涌起来的感谢之情简直如滔滔江水不绝,越看余罪和鼠标两人,就亲姐妹也不过如此,联袂骂街的可不好找这么一对。

“哎,刚才史科长看见咱们了。”俞峰提醒道。

“看见了怎么吵架也不下来帮忙。”鼠标道。

“看见就看见了,骂人又不犯法。”余罪道。

“别别说了……”俞峰拉着两人,示意着李玫,从委曲到震惊,就像从地狱到天堂,此时李玫涌起的谢意那叫一个滔滔不绝,两眼期待地看着鼠标和余罪。

“肥姐,你别这样,我们都替你出气了。”鼠标道。

“虽然你不屑与我们为伍,但我们不会弃你不顾的。”余罪贱笑着道。

“你们骂得太恶毒了。”李玫好不难堪地道,不过她很决然地看着两人,那股子憋曲从骂声里喷出来的快感好强,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不过太jīng彩了,我爱死你们俩了……一定要教我学学啊。”

一句话真情悖发,一手揽鼠标、一手搂余罪,激动得又要哭出来了,都不回家了,这一顿胖姐非请…………